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二百章 不請自來 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二百章 不請自來 3字體大小: A+
     

    ?

    言左左挑了挑眉,兩人這就把終身大事給定了?她這個正牌老婆好像還沒有說話,於是,她輕咳兩聲說,“我覺得是不是也應該把池夫人的位置也給讓出來,我怎麼都感覺我有點多餘。”

    樸善熙眼底閃過一抹亮光,這樣最好,沒有了池墨卿護着,她要收拾言左左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不過她聰明的沒有說話,而是偷偷看向池墨卿。

    池墨卿微微蹙眉頭,摟着言左左腰際的胳膊一緊,警告出聲,“老婆!”

    言左左看他一眼:“你都跟人家上牀打算負責了,難道我還不應該離開嗎?”

    池墨卿眼眸一黯,一雙深邃的眼眸緊緊盯着她。

    言左左無所謂的聳聳肩,轉而看向樸善熙,“樸祕書,你是真的甘心做個見不得人的情婦,還是想要坐上池夫人的位置?”

    樸善熙臉色僵了僵,繼而道,“沒有哪個女人會想要做第三者,可我不想總裁爲難。”

    嘖嘖,還真是溫柔體貼呢。

    言左左笑笑:“你如果真不想我老公爲難,今天就不會出現在這裏,跟我說這些話。咱們也別玩那些虛的,說說吧,你最終目的是什麼?”

    “老婆……”池墨卿困惑的看着她。

    言左左沒好氣的瞪他一眼:“叫什麼叫,禍還不是你闖的?”她冷哼一聲,繼續跟樸善熙說,“不如你一次性告訴我那天的情況,還是說你跟我老公不止那麼一次發生過關係,或者你們已經祕密同居,有了孩子什麼的了,趁現在趕緊說完,說不定我會考慮把位置讓出來。”

    樸善熙摸不透言左左的想法,咬脣說,“就那麼一次,總裁喝多了……但我知道總裁是愛我的,要不然也不會叫我的名字……”

    “叫你的名字?那就是還沒有徹底喝暈。”言左左狀似生氣的深呼了口氣,可眼底卻閃過一抹嘲諷。

    池墨卿睡覺的時候叫的都是她言左左的名字,就不信喝醉了會叫樸善熙的名字。而且,她家老公還有一個很特殊的怪癖,這還是在她被騙以後才發現的,那就是池墨卿真的喝醉以後,是不可能跟人發生關係的,除非……女人強了他!

    唔,這個技術層面也不怎麼高,畢竟要是男人沒反應,女人怎麼也不會得逞不是?

    她把樸善熙上上下下打量一番,法律上還沒有女人強了男人判刑的先例,看來她家老公是註定要吃啞巴虧了,真可憐。

    池墨卿當然不知打言左左的想法,只是看對上她看自己的眼眸,那抹古怪的同情是怎麼一回事兒?

    “也就是說酒後亂行了?”言左左笑的人畜無害,“那樸祕書有沒有喝多?”

    樸善熙身子一僵,這跟她想象的完全不同。在她的意識裏,言左左應該跟生氣,然後離家出走,跟池墨卿的感情破裂什麼的,而不是這麼冷靜的坐在這裏質問她。

    她咬牙:“我也喝醉了,不過,就算是沒有喝醉,我也願意跟總裁在一起,因爲我喜歡他很久了。”

    言左左挑眉:“這就奇怪了,既然樸祕書也喝多了,怎麼就會那麼清楚記得我老公叫的是你的名字,會不會是樸祕書記錯了?唔,也許是酒後出現幻覺了。”

    “我沒有!總裁就是跟我發生關係了,我們第二天都沒有穿衣服!”

    這話一出,池墨卿臉色徹底陰沉了,他惡狠狠瞪着樸善熙,薄脣緊抿。

    言左左越發驚奇了:“你確定?可我老公最晚回來的一次也是凌晨四點,樸祕書,是不是那次啊?”

    “我不記得時間了,差不多就是四五點。”

    “嘖,可那次是我老公送蔡青青回家咩,樸祕書,你穿越啊?”言左左無辜的笑道。

    “你!”樸善熙氣的臉色鐵青,握了握拳頭,看向池墨卿,“難道總裁也想否認嗎?”

    池墨卿沉思片刻說:“我不已經讓特助給你準備好住的地方了,樸祕書還想怎麼樣?”

    樸善熙一滯,總覺得哪裏怪怪的,可一時間又說不出來。

    “既然事情已經處理好了,樸祕書可以走了吧?”言左左依舊笑眯眯的。

    樸善熙看她,沉思一會兒說,“我不走,明天讓特助直接帶我去新住所,我今晚要留下。”

    池墨卿剛準備說話,就聽見言左左開口,“可以,那就住客房好了。”

    池墨卿雖然不贊成,可言左左已經站起身來,準備回房了。他跟着站起來摟住她的腰,“老婆,時候不早了,我們去睡吧。”

    言左左好笑的看着他:“你的小情人在這裏,你晚上確定要跟我睡嗎?”

    “你是我老婆,凡事享有優先權。”他笑看着她,寵溺的說。

    言左左瞪他一眼,回頭看樸善熙,“樸祕書要是受不了的話,可以選擇離開。畢竟你很有可能懷孕了,太刺激的聲音我擔心你跟寶寶受不了。”

    樸善熙看着言左左的目光像是恨不得撕裂她,深呼一口氣,這才緩和了語氣說,“你們回房吧,我是不可能離開的。”

    “隨你嘍。”言左左溫柔的看向池墨卿,“老公,我們回房吧。”

    池墨卿突然抱起她,嚇得她趕緊摟着他的脖子,“壞人!”

    池墨卿哈哈大笑:“男人不壞,女人不愛。”說着,就用腳關上臥室的門。

    他小心翼翼的把言左左放在牀上,跟着躺在她身邊,一個翻身就讓她趴在自己身上了,親了親她的嘴說,“老婆,你真這麼大度,都不問我怎麼回事?”

    言左左用力在他身上掐了一把,不滿的哼哼道,“你現在可以老實交代了。”

    池墨卿在交代之前先偷了個香,這才緊緊抱着她說,“我沒有跟樸善熙發生任何關係,她趁着宴會的時候往我酒裏下藥,我事先已經知道了,不過是將計就計想要看看她做什麼。”

    言左左橫眉冷對:“那你還被她脫光了衣服?”她磨牙霍霍,恨不得咬他一口。

    池墨卿低笑出聲,一遍一遍撫摸着她的後背解釋道,“她只是脫了我上半身,我怎麼可能讓她真正得逞,我可是專屬老婆一個人的。”

    “上半身也是脫了。”言左左盯着他健壯精美的身子,威逼利誘道,“你老實交代,那麼一個活生生的大美女躺在你身邊,你有沒有過不純潔的思想,嗯?”她的小手不安分的在他堅實的胸肌上流連,媚眼如絲的看着他。

    池墨卿感覺身體像是着了火,眼底閃過一抹熱烈。突然一個翻身就把她壓在了身下,“難道老婆到現在還不清楚我的小兄弟只對你有反應?該罰!”說着,他開始在她身上亂吻亂親。

    言左左被他親的又熱又癢,咯咯直笑,“你可要小心了,你的小情人就在隔壁,小心她不要你……哈哈哈,別鬧……”

    “不管大情人小情人,我都只有老婆你一個。”說完,他就吻上了言左左的脣,輾轉吮吸,一室火熱。

    言左左覺得池大總裁某方面的能力簡直太強了,每次讓她昏昏沉沉半路途中就睡過去了。不過這次因爲心裏有事,她竟然堅持到了最後。

    整個人嬌喘吁吁的躺在池墨卿懷裏,一雙小手若有似無的在他胸前劃來劃去,她擡頭,眼神迷離的看着他,“樸祕書的身份還沒有查清楚嗎?”

    池墨卿盯着她嫣紅的嬌脣,忍不住心猿意馬,在她脣上親了又親,這才沙啞着聲音說,“有眉目了,但還不是很確定,估計用不了多久就知道了。”

    言左左小腦袋點了點,大概也明白池墨卿將計就計的意思了。讓樸善熙住在他的監控範圍裏,一有什麼風吹草動他也能第一時間掌握。

    她愛睏的打了個哈欠,覺得池總裁簡直太腹黑了。哼了哼,在他懷裏找了個舒服的位置,沉沉睡去了。

    池墨卿盯着她嫣紅的小臉,眼底一片溫柔。他在她額頭上落下一吻,等她睡熟了,這纔拿着手機悄悄起身走到陽臺上,低聲問,“都處理好了嗎?”

    “已經處理好了,就連洗手間也裝上了監控,手機監控也裝好了。”

    “嗯,你回去睡吧,明天記得把她的東西都搬到新居,密切注意。”池墨卿說完就收了線,轉身又回到牀上,長臂一伸,把言左左摟到懷裏,跟着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池墨卿和言左左起牀的時候,樸善熙已經把早餐做好了,昨天還光鮮亮麗的女人,今天一早看起來憔悴不堪,應該是昨晚沒有睡好的緣故。

    說起來,言左左倒還有點同情她,放着好好的日子不過,何苦讓自己受這份罪,真是太想不開了。

    她坐在餐桌旁,池墨卿把早餐拿給她。可是在端杯子的時候不禁蹙了蹙眉頭,看向樸善熙,“樸祕書,我妻子早上喜歡喝熱牛奶,麻煩你去熱一下。”

    樸善熙一愣,沒有動作。

    池墨卿淡漠的看她一眼,不悅道:“樸祕書!”

    樸善熙回過神來,面色不悅的拿過杯子,眼神憤恨的看一眼言左左,起身往廚房走,握着杯子的手指尖泛白。

    以爲這樣就能讓她退縮了嗎?爲了讓言左左痛不欲生,這點委屈算什麼?

    不多久,樸善熙就把牛奶拿出來了,池墨卿摸了摸溫度,轉頭對她說,“有點燙,下次注意。”說完,他把牛奶倒在碗裏,對言左左溫潤道,“稍等一下就能喝了。”

    言左左笑笑,難怪她每次喝牛奶的時候都覺得溫度剛剛好,原來就在這種小事上他都這麼用心,她不禁心裏一暖。

    言左左越是幸福,樸善熙的恨意就越是濃烈,她父親現在在監獄裏,母親病重住院,連她自己都是個戴罪之身,只能換個身份苟且偷生。

    這一切都是言左左害的,她絕對不會讓她好過!。。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
    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