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好像闖禍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好像闖禍了字體大小: A+
     

    ?

    “對,我是爲了總裁好。”樸善熙眼神一瞬不瞬的看着池墨卿,讓人看不出半點心虛,“公司是工作的地方,如果總裁夫人心情一不好就過來找總裁,那總裁怎麼能安心工作,下屬又會怎麼想。要是各級部門都有樣學樣,這還能是公司嗎?我是總裁祕書,在某些事情上,很有必要提醒總裁夫人。”

    “說完了?”池墨卿面無表情的開口,“樸祕書知道整個池氏,我跟我妻子有多少股份嗎?”

    樸善熙搖頭,不解的看着他。

    “六成以上,換句話說,不管公司怎麼改選,都不可能動搖我的總裁位置。樸祕書覺得,整個池氏有多少人敢有樣學樣?”

    樸善熙一滯,抿抿脣沒說話。

    “另外,我跟我妻子怎麼相處,我怎麼寵她愛她都是我們夫妻之間的事情,我希望不相干的人少插手,因爲還輪不到別人指手畫腳,樸祕書還有別的話要說嗎?”

    察覺到池墨卿的不耐煩,樸善熙心裏冒着一股一股憤恨,她咬牙,“可就算這樣,總裁就能公司不分了嗎?”

    “樸祕書要是公私分明,就不會跑到我家裏談工作,不是嗎?”池墨卿冷笑着說。

    樸善熙握了握拳頭,擡眸看向池墨卿,“那總裁爲什麼還要縱容我?”

    池墨卿看她一眼,這是打算暗示什麼?

    他面色清冷的盯着她:“樸祕書以爲如果不是我妻子求情,你能踏進我家半步?我妻子單純,不會對人存有壞心,但如果有人居心不良,我池墨卿也不會坐視不管!”

    樸善熙身子一僵,對上池墨卿那雙銳利如鷹的眼眸,莫名的,總感覺自己要被他看穿似的。她垂眸,過了一會兒說,“我明白總裁的意思了,我以後會注意的,下班以後我跟總裁一起回去,跟夫人賠禮道歉。”

    “不用了,對於不重要的人,我妻子不會放在心上的。”池墨卿一口回絕了。

    樸善熙臉上有些掛不住:“總裁,我沒有惡意,就是過去道個歉而已。”

    “不需要,如果沒有別的事情,你可以出去了。”池墨卿面色一冷,淡聲道。

    對上池墨卿冷冰冰的模樣,樸善熙心裏一顫。她以前看過的池墨卿一直都是陪着言左左,溫文爾雅的樣子,還以爲他是個好脾氣的人。可是最近這段時間她發現自己的認知錯了,他的好脾氣只針對言左左,對其他人絕對沒有那麼好說話。

    尤其經過今天這件事情,跟讓她意識到池墨卿的深不可測,看來以後還要謹慎行事。

    “如果沒有別的事情,樸祕書可以出去了,我希望這次的事情不會再發生第二次。”

    樸善熙深呼一口氣說:“我知道了。”說完,她就轉身出去了。

    池墨卿在樸善熙關上門的瞬間臉色一沉,看來這個女人越來越不安分,他得儘快查到她的真實身份。

    第二天一早,言左左要去送池墨卿,可是被他拒絕了,“你把我送過去,再一個人回來,這段路又偏僻,我不放心。”

    言左左一愣:“我跟你的司機一起回來,有什麼不放心的?”

    池墨卿伸手摟住她說:“我就是不放心,乖乖在家等我,我爭取早點回來,嗯?”

    言左左嘟嘟嘴,雖然有些不情願,可還是答應了,“工作的事情要緊,你不用擔心我,家裏有保姆,我也可以去看媽和寶寶,我能照顧好自己的。”

    池墨卿哼哼一聲,捏捏她的鼻子說,“沒有其他想說的?”

    言左左偏頭,還有什麼忘記的嗎?

    過了一會兒,她問,“樸祕書也一起去嗎?”

    池墨卿直接臉黑了,他還以爲她多少會說點想念他之類的話,結果居然是這種問題。他也知道她心裏有疙瘩,點頭說,“對,與其把她留下來擔心對你不利,還是帶在身邊比較放心。”

    言左左有些鬱悶,可也清楚,池墨卿是爲了她好,微微嘆口氣,低聲交代,“到了那邊要好好照顧自己,按時吃飯少喝酒多休息,知道了嗎?”

    池墨卿笑笑:“不過一星期時間,怎麼說的跟出門打仗,不知歸期似的。”

    言左左眨眨眼,一個星期他跟樸祕書在一起她就已經夠鬱悶了,還想不知歸期,真是膽兒肥了哈!

    池墨卿離開的第二天,言左左正在逛街,走到一家酒店門口的時候就接到了教練的電話,說是她之前預約的考試科目一時間定在明天,讓她直接過去就行。

    言左左馬上答應了,又問了地址和電話,可是沒有紙筆,就快速跑進酒店,跟前臺要了紙和筆,“好了,麻煩您再說一遍。”

    教練把地址和電話告訴她一遍,又囑咐了幾句,這才收線。

    言左左看了看地址,距離家不算近,看來是要早去了。就在她轉身,準備回家的時候,突然被一個急匆匆走過來的身影撞了一下。她還沒來的說話,就聽見對方驚呼一聲,“哎喲,痛死我了。”

    她蹙眉,擡眸看一眼在自己面前小聲嘀咕的男人,總覺得有些眼熟,可一時間也想不起來在哪裏見過。她愣了愣,還沒有反應過來,就看見黑壓壓的一羣人衝了進來,目標很明顯,就是她跟前這個男人。

    她的第一反應就是:跑!

    她不認識這個男人,一點也不打算捲進這出烏七八糟不知道什麼鬼的戲劇裏。然而,她纔剛準備擡腳,下一秒就被摟住進了一堵結實的肉牆裏,緊接着閃光燈擦擦直閃,她幾乎看不清楚東西,趕緊擡手擋住眼睛。

    就在一通昏天暗地,迷迷糊糊裏,身邊的男人用力一摟她,緊接着開口說,“又有勞各位費心了,我來介紹一下,這位就是我的女朋友,既然被發現了,也就不用再躲躲藏藏了。”

    女朋友?!

    言左左錯愕擡眸,正對上男人宛如星星一般閃亮的眼睛,很清澈很乾淨。她不由得一愣,被他好看的面容的吸引了,一時間忘了反駁。

    男人渾身上下充斥着優雅的貴族氣息,薄脣微揚,“親愛的,大夥兒都等着你表態呢。”

    言左左回過神來,眉毛一蹙。親愛的?這男人到底在開什麼國際玩笑!

    她頓時氣不打一處來:“你哪裏跑出來的瘋子,我跟你很熟嗎?鬆手!”說着,她用力一腳踩在男人腳背上,趁他因爲疼痛鬆手的時候,轉身就走。

    可她還沒有走出兩步,就被男人再度摟在了懷裏,笑的炫目而燦爛。

    言左左一驚:“你幹什麼,放開我……唔!”

    她還沒有說完,就錯愕的瞪大了眼眸,只覺得嘴脣上溫溫熱熱的,像是一條靈巧的小蛇要撬開她的脣齒。她當場就震驚了,該死的野男人,居然還敢非禮她?

    她剛準備動手,男人就已經離開了她的脣,緊接着低沉好聽的聲音傳來,“不好意思,我就喜歡這種麻辣女友,越辣越好,讓各位見笑了。”

    言左左莫名其妙被當了槍使,還被一頭莫名其妙的豬給親了。是可忍孰不可忍,就在男人還在繼續賣弄優雅的時候,她一巴掌揮了過去。

    啪!

    一道清脆又響亮的巴掌聲傳來,不是越辣越好嗎?讓你辣個夠!

    原本鬧哄哄的大廳頓時安靜了,紛紛震驚的看向言左左和男人。

    男人的臉被打偏了,白皙緊緻的臉上帶着五個紅紅的掌印,同樣一臉詫異的看向言左左。

    看什麼看,是你不對在先,少裝無辜!

    言左左咬牙,一把推開他,“神經病啊,要發春就去站街,在這裏耍什麼流氓,信不信我報警抓你!”說完,她就往外面走,心想着,要是這個野男人再敢追出來,她肯定一腳踹過去,先廢了他再說。

    不過剛走出酒店大門,她腳下的步子突然一頓,剛剛那個男人……她好像有印象。

    她的腦子轟的一下,瞬間臉色慘白,剛剛被她打的男人是這次池墨卿要去談判的對象吧?她記得昨晚在池墨卿的書房裏聽他說過,還看見了照片。

    池墨卿向來是個謹慎的人,在出發前總會一再確認對方的相貌,以免發生尷尬。而那張照片就是他在看的時候被她掃了兩眼,當時還覺得這個男人很帥,長得跟最近大紅大紫的時尚明星有幾分相似。

    歐鷺晗,最大的華人財團太子爺,分管亞太地區相關事業。聽說是歐氏總裁最滿意的小兒子,很有可能是未來整個歐氏的接班人。

    完蛋了,她居然得罪了池墨卿的重要合作伙伴。

    她胡亂抓一把頭髮,簡直是欲哭無淚,心想着得趕緊告訴池墨卿,免得因爲她搞砸了生意。

    接到言左左的電話,池墨卿一陣驚喜,“老婆,想我了?”

    言左左沒工夫跟他甜甜蜜蜜,只是着急的告訴他,“老公,我好像壞了你的生意,怎麼辦,我把你的合作伙伴給打了。”

    池墨卿一愣:“老婆,你慢點說,我沒有聽懂。”

    “就是歐鷺晗……你這次的合作伙伴,我把他給打了……”言左左內疚死了,說的語無倫次,要是早點知道歐鷺晗是池墨卿的合作伙伴,她肯定……

    肯定怎麼樣?

    言左左一頓,他那麼欺負她,肯定還是暴揍啊,瞧她這暴脾氣!

    聽完言左左的話,池墨卿沉默了好久。言左左以爲他生氣了,弱弱的說,“池墨卿,老公,我這次是不是真的闖禍了?”不知道她現在過去給歐鷺晗道歉,還來不來得及。

    “不,老婆,你幫了我大忙,我現在就訂機票馬上回去,你乖乖在家等我,你真是我的福星老婆。”說着,池墨卿就切斷了通話。

    言左左不明所以的看着話筒,池墨卿該不會是氣瘋了,故意說反話吧?可他的語氣又不像是,到底怎麼回事啊?

    她一晚上翻來覆去的睡不着,就擔心因爲自己莽撞會壞了池墨卿的生意。直到凌晨四點的時候,她才迷迷糊糊睡着,緊接着就聽見外面窸窸窣窣有人開門的聲音。

    她一驚,霍的坐起身來,以爲是小偷。立刻拿起牀頭裝修用的花瓶,小心翼翼的走到門口,就等着小偷進來了。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
    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