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一百七十一章 費希爾是個大花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一百七十一章 費希爾是個大花癡字體大小: A+
     

    ?

    “總裁夫人,你有什麼事情嗎?等總裁洗完澡出來,我幫你轉達。”沒有等到言左左的回話,樸善熙又說一遍。

    “沒、沒有,沒什麼事情,我先掛了。”言左左立刻切斷了通話,眉頭緊蹙。

    她是相信池墨卿的,只不過心裏有點酸澀。以前都是特助幫他接電話,什麼時候成了祕書在做這種事情了?

    池墨卿跟客戶開完會,從辦公室出來剛準備回家的時候,不巧撞到了端着咖啡走過來的樸祕書,咖啡就這麼好巧不巧灑了他一身。

    辦公室的休息間裏有浴室和換洗衣服,他就進去洗澡了。出來剛準備拿手機,就發現手機被動過了。他還沒來得及看消息和電話,就見樸善熙端着一杯茶水進來。

    池墨卿眉頭緊蹙:“誰讓你進來的?”

    樸善熙笑容僵了僵,把茶水放在桌上,“總裁剛洗了澡,喝杯熱茶不容易感冒。”

    “我再問你,沒有我的允許,誰讓你進來的!”

    樸善熙眼眸一黯:“對不起,是我的錯,我下次會注意的。”

    池墨卿眯了眯眼睛,看一眼來電顯示,這下子更不悅了,“你接我電話?”

    “總裁在洗澡,我擔心夫人有事……”

    “夠了!”池墨卿雙眸一冷,厲聲道,“我請你來是做祕書的,不是讓你來胡思亂想的。如果這份工作你不能勝任,明天就不用來了!”

    樸善熙身子一僵,面色惶恐的看着他:“總裁,我做錯了什麼嗎?如果是因爲我接了您的私人電話,我以後改正,是我考慮不周。”

    池墨卿面色清冷的看着她:“樸祕書,如果真想繼續留在這裏工作,就收起你那點不應該有的心思。否則,就只剩下捲鋪蓋走人了!”

    樸善熙面有難堪,低着頭說,“我明白了,請總裁放心,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會發生這種事情了。”

    池墨卿沒有多說話,徑直走出了辦公室。如果不是看在樸善熙的工作能力不錯的份上,他早就把這個女人趕走了。

    自作聰明的女人,向來都很討人厭!

    樸善熙盯着池墨卿離開的背影,死死握着拳頭。她就不信池墨卿會對她無動於衷,現在的她可是多少男人的喜歡的女神,只要給她時間,她就不怕池墨卿會不動心。

    到時候,可就是言左左該哭的時候了!

    言左左已經上牀睡覺了,臥室的門悄悄被打開,是池墨卿回來了。她緩緩睜開眼睛,迷迷糊糊看他一眼,聲音裏還帶着睏意,“你回來了,吃飯了嗎?”

    池墨卿走過去,在她額頭上落下一吻,“我不餓,你睡吧,我洗個澡過來陪你。”

    “這麼說你還沒有吃飯了?我去給你做……”說着,她就要起牀,可是被池墨卿按了回去,“我真不餓,你快睡吧。”

    言左左點頭,剛躺下就聽見池墨卿再度開口,“你之前給我打電話了?”

    她心裏一揪,想起樸善熙說他在洗澡的事情,咬咬脣問,“你在辦公室洗澡?”

    像是察覺到她的控訴,池墨卿拿着睡衣走過來,伸手摸摸她的頭,“我跟客戶開完會,準備回家的時候,不小心把咖啡灑衣服上了,就洗了個澡。我已經警告過樸祕書了,她以後不會隨便接我的電話。”

    言左左嘟嘟嘴:“你把電話給樸祕書哦?”

    “是我的錯,我跟你保證沒有以後了。”池墨卿在她額頭上落下一吻。

    言左左噗嗤低笑出聲:“我就隨便問問,你還當真了,快去洗澡。”

    池墨卿笑笑,進了浴室。

    言左左也沒有多想,在她心裏,解釋清楚就好了,沒有那麼多連七八糟的想法。

    第二天一早,吃早飯的時候,言左左想起今天晚上跟樸善熙約飯的事情。於是問,“是我自己過去,還是你跟樸祕書一起來接我?”

    池墨卿好笑的看着她:“要去也是我跟老婆一起去,爲什麼要跟樸祕書一起接你?”

    言左左摸摸鼻子:“這樣比較順路啊。”

    “除了我老婆,我跟任何女人都不順路。”

    “池總裁是一大早就偷吃了蜜嗎?這麼會說話。”雖然嘴上這麼說,可言左左心裏還一陣竊喜,她嬌嗔的瞪他一眼說,“這麼說,池總裁的車子沒有別的女人坐過嘍?”

    “……以前有過,不過以後再也沒有了。”池墨卿頓了一下說。

    言左左想起之前蔡青青坐他車子的時候,輕咳兩聲說,“我隨便問問的。”

    “沒關係,正好我也該換車了,以後除了我老婆,別人再也沒有機會了。”

    說起換車,言左左想起自己的駕照,“我要去學車,你幫我找着駕校沒有?”

    “你不說我都忘了,正好趕在上一個祕書辭職的時候就把這事耽誤了。我今天上班的時候給你聯繫一下,到時候打電話。”

    言左左點頭:“等我學會了,以後接送池總裁上下班。”

    “好啊,我表示很期待。”池墨卿低笑,可私心裏還是不喜歡言左左學車,這樣豈不是活生生剝奪了他接送她的福利?不開心。

    言左左上班空閒的時候,第一個電話打給付子欣,想要問問她跟蘇康的事情,可是付子欣一直沒接聽,她有些擔心。於是打到她家裏,保姆說她出門了。她以爲付子欣和蘇康和好了,也就沒再給她打電話。

    開了一天會,都是有關新裝發佈的事情,言左左回家的時候已經快七點了。她想起今天晚上去樸善熙家裏吃飯的事情,也不知道池墨卿到底有沒有時間。

    她拿起手機,猶豫着要不要打給他先問問,結果他就把電話就打過來了,“我再有二十分鐘到家,你收拾一下,我們去樸祕書那裏。”

    “好,我等你。”言左左收了線就去衣櫃裏選衣服,因爲是回樸祕書家裏,所以她穿的比較休閒。反正樸善熙是個大美女,無論她怎麼穿都會遜色的,還不如簡單大方點。

    所以,言左左看見池墨卿的時候,穿着一身簡單的運動裝,還是池墨卿上次非要拉她早起跑步的時候買給她的。

    池墨卿看她一會兒,伸手撥了撥她額前的碎髮,“我老婆穿運動裝都這麼漂亮。”

    言左左吐吐舌頭:“你天天見大美女,這話說的不誠實。”

    “我說的都是實話,敢質疑我,受罰!”說着,池墨卿摟住她的脖子,在她脣上親了一下,聲音低沉的說,“在我眼裏,沒有比我老婆更漂亮的女人。”

    言左左一陣臉紅,也不知道池墨卿是不是故意耍壞心,咬一口她的耳垂問,“今天上班有沒有想我?”

    言左左滿臉黑線,池大總裁什麼時候這麼幼稚了?

    “還是天天陪着費希爾那個大花癡,把我給忘了?”池墨卿修長的手指托起她的下巴,醋味濃厚的說。

    合着大總裁這是吃醋了,言左左低笑不語。

    池墨卿更不滿了,捏着她的下巴,眼底滿是認真,“言左左同志,請你嚴肅回答你老公的問題。”

    言左左嬌嗔的瞪他:“費希爾纔不是大花癡,而且我們都老夫老妻有什麼好想的……唔!”

    果然,答案不夠讓池總裁滿意,言左左的懲罰就是一記纏綿悱惻的吻。直到言左左無力的攤在他懷裏,這才羞澀道,“有想啦,很想。”

    結果,又換來池墨卿一記熱吻,言左左直翻白眼,池總裁這是故意找理由欺負人吧?

    臭流氓!

    等池墨卿心滿意足之後,肯定的說,“費希爾就是大花癡!”

    “……”言左左嘴角抽搐。

    約莫二十分鐘的時間,他們就到了樸祕書的小區,車子剛停好,池墨卿就環住了言左左的腰際,一邊往樸善熙的公寓走一邊跟她說話,也不知道說了什麼,只見言左左小女人的錘他兩下胸口,池墨卿笑的更大聲了,兩人的恩愛不言而喻。

    樸善熙就站在他們那棟樓門口,遠遠就看見兩人恩愛的樣子,眼底閃過一抹冷然,不過很快又恢復了笑容。

    言左左也看見了樸善熙,想要掙脫池墨卿的懷抱過去跟她打招呼,可是池墨卿緊摟着她不放,害她覺得尷尬異常。

    樸善熙也是一身簡單的運動裝,雪白的顏色更是把她襯托的完美無疑。站在樸善熙面前,言左左怎麼都有種自慚形穢的錯覺。

    “不好意思,讓樸祕書久等了。”她伸手跟樸善熙打招呼。

    樸善熙臉上的笑容很和藹:“夫人真是太客氣了,遠遠就看見你跟總裁走過來,真是恩愛的讓人羨慕。”

    “哪有的事兒,樸祕書這麼漂亮,肯定有不少男人追求,才讓人羨慕。”言左左的話剛落音,就聽見某人不滿的聲音,“老婆,你是不是該跟我解釋一下這句話的意思?”

    言左左心裏暗叫:糟糕,某人又吃醋了。

    她趕緊討好的笑笑:“我是在誇樸祕書,我有老公一個就夠了,帥氣多金,給我十個也不換。”

    “這還差不多。”池墨卿捏捏她的鼻子,寵溺的說。

    樸善熙看兩人的樣子,撐着笑容熱情的說,“快進屋吧,外面多熱啊。我說總裁大人,就算是這麼寶貝夫人,也不用摟着這麼緊啊,你們也得體諒一下單身女人的小心思嘛。總裁夫人,你說是不是?”

    言左左笑的更尷尬了,伸手拍開池墨卿的手。可池墨卿就是不放,她拍開一次,他伸手摟一次,幾次三番,言左左終於意識到,合着池總裁是在耍着她玩……

    樸善熙捶在身側的手一緊,拉着言左左就往裏面走,“快進來吧,也不知道你們喜歡吃什麼,我包了餃子,好幾種餡,不過還沒有包完,可能要夫人搭把手了。”

    “沒問題,我就是包的不好看,待會兒你們可不許笑話我。”言左左說。

    “夫人謙虛了。”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正文。。。。。。

    一秒記住《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神馬小說網首發地址/ml-57351/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
    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