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一百六十章 老公給你靠 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一百六十章 老公給你靠 2字體大小: A+
     

    ?

    池墨卿抱着言左左上車:“是不是又胃難受了?我帶你去醫院。”

    言左左搖頭,過了一會兒,又點點頭,她原以爲只是喝酒宿醉的原因,這會兒真的一抽一抽疼起來。

    池墨卿見她蹙眉的樣子,關心的問,“很疼?”不等她說話,他寬厚的大掌就落在她的胃部,緩慢輕柔着。

    溫熱的力道很快傳遞到言左左身上,胃疼竟然奇異緩和了很多。

    “對不起……”她突然開口,池墨卿挑挑眉,“你是該跟我說對不起,夜不歸宿不說,受了委屈寧可自己灌醉也不告訴我,你這是不拿我當老公了?”

    言左左心虛的摸摸鼻子:“我沒想到會這樣……”

    池墨卿看她歉疚的樣子,又是氣憤又會心疼,最後嘆了口氣,也不忍心多說。他抱着她的力道又重了,他是接到付子欣的電話立刻趕過去的,沒想到還是讓她受了委屈,說起來,是他這陣子太忙了,一直忽略她,連她受了委屈也不知道。

    他輕撫着她的胃部,溫聲說,“左左,對不起,我來晚了。”

    言左左靠在他懷裏,不管受了多少委屈,有他在,她彷彿又能撐下去了。

    到了醫院,醫生已經在門口等着了。

    池墨卿直接抱她進去做檢查,言左左紅了小臉,“我可以下來走,你別鬧,人多。”

    池墨卿就當沒聽見,言左左氣惱的把頭埋在他懷疑。

    言左左被送進了檢查室,池墨卿則等在外面,沉思片刻,他給路遙遠打了電話,面色凝重的說,“不管怎麼樣,都給我把姓鄭的女人弄走!”

    路遙遠接電話的時候就心驚膽戰的,這會兒聽見他大總裁的命令更是面容僵了僵,他也知道池墨卿這次是真的生氣了,可問題是鄭雨妍纔剛上任,對工作有了瞭解,而且能力也不錯,就這麼把人趕走真的好嗎?

    “要不讓我再跟師父說說?畢竟是他帶過來的人,他現在還沒有作出決定,我這裏不好開口啊。”路遙遠恨死了鄭雨妍,沒事幹嘛招惹小嫂子,現在輪到他頭疼了。

    池墨卿沒說話,就看見醫生已經扶着言左左出來了,他過去扶她,“怎麼樣了?”

    醫生趕緊回話:“夫人之前胃剛出了問題,還沒有調理好,這段時間又心力交瘁,加上昨晚喝了酒,肝脾勞損,怕是要調養一段時間了。”

    這麼嚴重?

    池墨卿蹙眉,低頭看言左左蒼白的小臉,眼底閃過一抹心疼,他伸手把她散落在額前的髮絲別到而後,衝醫生點點頭,“我知道了,去開藥吧。”

    醫生臨走前又不放心的交代:“夫人調養這段時間,別讓她情緒起伏過大,不利於恢復。”

    池墨卿點頭,在護士的帶領下拿了藥就上車了。

    言左左是真的很不舒服,加上宿醉難受的原因,一車上就睡着了。

    池墨卿趁着紅燈的時候看她,伸手摸摸她的臉。他這纔多久沒有好好照顧她,她就把自己折磨成這個樣子了,真是個讓人不放心的小東西。

    回到別墅的時候,言左左還沒有醒過來。他抱着她下車,看見她眼底濃重的陰影,眉頭蹙的更緊了。

    他這個老公當的,實在是太失敗了。

    讓言左左回房睡下以後,他就到廚房裏熬粥,不管怎麼忙,他都得先讓她把身體養好。

    手機響了,是路遙遠打來的。

    “小嫂子還好吧?”他心虛的嘿嘿一笑,池墨卿把言左左交給他照顧,結果他跟着費希爾去了米蘭,現在好了,小嫂子出事了,他可是罪責難逃啊。

    一想到池墨卿腹黑又陰險的性格,他小心肝怕怕的。

    池墨卿聽見路遙遠的聲音,臉色不怎麼好看:“很不好!那個女人走了沒有?”

    路遙遠摸摸鼻子:“師父的意思是讓鄭雨妍當着全公司人的面作個檢討,然後給小嫂子賠不是。畢竟是師父一手帶出來的,多少也要念舊情……”

    “那個女人必須走!”池墨卿眼眸一閃。

    左左這才上班兩個月,就已經成這樣了,要是再留着那個女人,指不定哪天出什麼事!

    路遙遠拿着手機的一抖:“可師父那邊不好交代啊。”

    池墨卿扯扯嘴角:“那是你的事情,左左出事我還沒有找你算賬,給我等着!”

    路遙遠徹底傻眼了,還沒得及死纏爛打,池墨卿就切斷了電話,他簡直是無妄之災啊。

    言左左醒來的時候沒有看見池墨卿,倒是房間裏飄着香氣,勾引的她肚子裏的饞蟲亂動。她起身,剛準備去廚房找好吃的,就看見池墨卿端着粥進來了。

    “躺回牀上去,沒聽醫生說你這段日子要好好休息嗎?”他放下手裏的粥,扶着言左左坐好,拿枕頭讓她靠。

    睡了一覺,言左左明顯有精神了,她笑笑,心虛的說,“我就是昨晚喝多了,又不是真的生了大病。”

    池墨卿好氣又好笑的看着她,端一杯溫水送到她嘴邊,“爲什麼不告訴我?”

    言左左喝完水,感覺喉嚨舒服多了,這纔不好意思的說,“是我自己做的不好,告訴你多丟人啊。”

    池墨卿蹙了蹙眉頭:“不是你的錯。”

    言左左苦笑,沒有說哈。過了會兒,這纔想起來,“你怎麼會趕過去的,最近不是很忙嗎?”

    “我接到了付子欣的電話。”他面色嚴肅的看着她,端起粥一口一口送到她嘴邊,然後說,“左左,這件事情我很不高興,我是你老公,可是你受了委屈我卻要從別人嘴裏聽說,我們以前不是這樣的,你是在怨我這陣子冷落你嗎?”

    言左左趕緊搖頭,她哪裏有這種心思?她只是看他最近太忙了,心疼都心疼不過來,不想用這種小事打擾他。

    她剛準備開口解釋,她的手機就響了。她看了一眼,伸手去拿,可是被池墨卿搶先一步,“我來。”

    言左左還沒有點頭,他就接通了電話,“我是池墨卿,左左身體不舒服,費希爾大師有什麼話跟我說吧。”

    聽見池墨卿的聲音,費希爾先是一愣。又聽說言左左身子不舒服,立刻關心道,“不要緊吧?”

    “脾肺勞損,胃病又犯了,沒什麼要緊的。”池墨卿故意說。

    費希爾眉頭緊蹙,他對言左左要求是很嚴格,可他都有所控制,不至於讓她太過疲憊,可怎麼會變成這樣?還是說,有人揹着他做了什麼?

    池墨卿沒有聽見費希爾呃聲音,不禁眯了眯眼眸:“費希爾大師打電話過來是有了對鄭總監的處罰嗎?”

    就像路遙遠說的,他原本只是打算讓鄭雨妍做個檢討,給言左左道歉就算了。畢竟鄭雨妍是個不錯的苗子,他還算是欣賞。可一聽言左左的病情,他又猶豫了。

    頓了頓,他說,“我已經明白池總裁的意思了,這件事情我一定會給左左一個滿意的交代。”

    “那是最好不過了,我妻子最近的身子需要調理,可能有段時間不去公司了,我提前跟費希爾大師說一聲,沒問題吧?”

    “那就讓左左休息一段時間吧,等我處理好這邊的事情會過去看她的。”

    兩個男人較量,費希爾也不恐多讓。

    切斷電話,言左左看見池墨卿生氣的樣子,扯扯他的衣服問,“費希爾打來的,他說什麼?”

    “沒什麼,讓你在家好好休息。”他又端起粥喂她,言左左搖頭,“吃不下了。”

    池墨卿也不勉強她,拿紙巾給她擦擦嘴,心疼的撫摸她的小臉。他這陣子太忙了,結果好不容易給言左左補上來的那點肉又下去了,甚是比原來還瘦。他抱着她,讓她靠在自己胸前,溫聲說,“看來還得找個保姆才行,要是再這下去,你就剩下皮包骨了。”

    好久沒有這麼安靜的靠在他懷裏了,言左左整個人都放鬆下來,“哪有那麼誇張,我不過是剛上班,對一些東西還不是很清楚,過了一段時間就好了。對了,費希爾剛剛有沒有提到鄭總監,怎麼說的?”

    提起鄭雨妍,池墨卿的臉色緊繃,抿抿脣,好久才說,“她不適合呆在繁花設計。”

    言左左身子一僵:“要開除她?”

    “這是她自作自受,我不准你替她求情!”池墨卿緊緊摟着她,冷聲說,“她能陷害你一次就能陷害你第二次,這種帶有威脅性的女人,我是不會讓她留在你身邊的。”

    言左左其實還是對鄭雨妍的設計很有興趣的,如果不是發生這件事情,她也希望呆在鄭雨妍手下。可現在……

    她搖頭:“我沒打算給她求情,不過她走就走了,這件事情就這麼算了,你不準……唔!”言左左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池墨卿緊緊抱住了,溫熱的脣貼在她的脣上,體內像是有怒火要爆發了。

    言左左知道他對她的關心,鄭雨妍踩到了他的底線,他自然是不可能放過她的。這個男人有時候很霸道,他不要放過鄭雨妍,也不准她求情。

    她伸手推他,可他吻得更深更濃了。原本的霸道漸漸變得溫柔起來,很快,她就忘了鄭雨妍的事情,整個人意亂情迷。她體內的空氣像是被抽離了似的,意識模糊。

    兩個人靠的很近,她甚至能聽見他失控的心跳。自從池墨卿開始處理公司的蛀蟲,他們幾乎有兩個月沒怎麼觸碰對方了。言左左感覺自己也要失控了,小臉通紅,心跳的厲害。

    隨着池墨卿的動作,她被壓在了牀上,耳邊傳來他低沉嘶啞的聲音,“老婆,可以嗎?”

    言左左紅着臉點頭,這個微小的動作就像是引爆了池墨卿體內積攢兩個月的能量,臥室裏,瞬間變得火熱而迷離。

    等池墨卿心滿意足的時候,她已經暈過去了。昏昏沉沉裏,只是感覺他抱着她進了浴室,溫熱的水流沖刷着她的身子,她覺得很舒服,可越是舒服就越是睜不開眼睛了。

    很快,她就徹底睡死了,以至於沒有聽見門鈴的聲音。

    池墨卿洗過澡,換了衣服,這纔不緊不慢的去開門。開門的瞬間就看見鄭雨妍站在門外,他臉色一沉。。。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
    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