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居然是她 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居然是她 1字體大小: A+
     

    ?

    剛好池母端着牛奶進來了:“你明天要工作,喝了牛奶就回房間睡覺,我看着孩子。”

    “媽,我沒事,還是我來照顧寶寶吧。”

    “你這是不放心媽媽照顧嗎?”池母故作嚴肅的說,言左左連連擺手,“哪能啊,媽媽照顧我最放心了,可媽媽總這麼熬夜對身體也不好,我偶爾替換一晚上也沒什麼的。”

    “怎麼能沒什麼,工作要緊,孩子交給我。快喝了牛奶去睡覺,要不然我生氣了。”

    言左左拗不過池母,只好回房間去睡。可是習慣了有池墨卿陪着,她一個人躺在牀上怎麼也睡不着了。翻來覆去的,覺得很煩躁。

    她起身,從衣櫃裏拿了件池墨卿的睡衣出來。然後抱着上牀睡覺去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心裏作用,抱着帶有他氣息的睡衣,她竟然很快入眠了。

    池墨卿是在半夜回來的,言左左睡得迷迷糊糊,沒有聽見。他去書房工作一會兒,這才洗了澡回臥室睡覺。盯着言左左抱自己睡衣的可愛樣子,不自覺一陣失笑。

    他低頭,寵溺的親吻她一下,小心翼翼的從她懷裏抽出自己的睡衣。可言左左卻緊緊抓着,就跟自己的寶貝似的。

    池墨卿好氣又好笑,脫了鞋上牀,伸手把她抱到懷裏,趁着她放鬆酣睡的時候,小心翼翼把自己的睡衣抽出來。

    言左左嚶嚀一聲,小臉在他身上蹭了蹭繼續睡覺。這動作無異於點了他體內的熊熊烈火,他湊到她耳邊,曖昧的啃咬着她的嬌脣,輕喚道,“左左……”

    言左左哼了哼,還沒有醒來,在他懷裏換了個位置,就跟只慵懶的小貓似的,讓人恨不得狠狠疼愛一把。

    池墨卿覺得自己簡直要燃燒殆盡了,看心愛的老婆這樣,這怎麼讓他控制。一個翻身,就把某隻細微掙扎的小東西給壓在了身下,又啃又咬,玩的不亦可乎。

    言左左終於睜開了眼睛,睡顏朦朧的看着他,“你回來了?”

    池墨卿應付的嗯了一聲,很感激母親的貼心,快速就把他心愛的小妻子吃幹抹淨了。

    言左左累的實在是沒有力氣了,嬌小的身子蜷縮在他懷裏,猶如嬰兒一般睡得香甜。

    “左左……”他低聲叫她,言左左沒有迴應,嘴巴微微張着,不是發出可愛的鼾聲。

    看來是真的把她累壞了,池墨卿躺在她身邊,長臂一伸,就把她抱到懷裏了,鼻尖盡是她身上好聞的氣息,勾逗的他一再蠢蠢欲動。

    可最終還是被他剋制下來了,要不然,明天這隻小貓又該抓狂了,他苦笑。

    第二天,言左左是被一陣嘹亮的號角吵醒的,伸了個懶腰,下意識往旁邊摸了摸,牀榻早就沒人了,涼冰冰的,看來已經起牀很久了。

    池母做好了早餐擺在桌上,包子和小米粥,旁邊還放着熱好的牛奶。看見牛奶,言左左心裏甜甜的,趁着熱氣就喝了。

    看看時間還早,她上樓去看寶寶,經過書房的時候就聽見裏面傳出池墨卿說話的聲音,“蔡青青的診斷結果出來了……確定精神異常?很好,既然這樣,那就送到精神病院好好治療,一定要痊癒了……那就麻煩羅隊長了,好的,有新情況及時聯繫……”

    池墨卿收了線,回頭正對上言左左站在門口的影子。他笑笑,“是羅隊長,蔡青青送進了精神病院。”

    可言左左還是緊緊盯着他,像是等他說重點。

    池墨卿不確定他聽見了多少,沉穩道,“媽媽那邊……何新蕊還是找不到人,至於穆姚倩……”

    言左左身子一縮,聲音帶着些許不穩,“他們懷疑穆姚倩?她不是車禍住院嗎,怎麼可能會對媽媽下手?”

    池墨卿走過去抱她,輕聲安撫道,“不排除這一切都是她設計安排好的,但這些也只猜測,還得等着警察那邊調查取證。”

    言左左偎依在池墨卿懷裏,緊緊住着她的衣服,一臉傷心,“我不希望是穆姚倩,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媽媽的對她的好又算什麼?臨死前還惦記她,可她居然害死了媽媽……”言左左說的慌亂,整個人陷入了莫可名狀的恐懼裏。

    池墨卿抱着她,輕撫她的後背。

    沒幾分鐘,電話又打來了,是池墨卿自己派出去的私家偵探,說是在b市的偏遠小鎮裏有人見過何新蕊,她在那裏呆了一陣子又消失了。不過按照當地人的說法,何新蕊應該沒有作案的可能,因爲她呆在那裏的時間除了吃喝就沒有出去過。他們調出了監控,證實了小旅館老闆的說法。

    如果不是何新蕊,那就只有一種可能,穆姚倩!

    言左左在聽見這個消息的時候,整個人都愣住了。她心裏覺得難過極了,說不出的傷痛。想起媽媽臨死前,還讓她打電話問穆姚倩的傷勢,可轉眼她就被穆姚倩害死了。

    她爲什麼要這麼做?那穆天陽呢,在殺害媽媽的案子裏又扮演了什麼角色?

    言左左躺在牀上難過的流淚,整個人呆呆看着天花板,一言不發。

    池墨卿走進去,默默坐在她身邊。他理解她心裏的難受,也不多說話,只是安靜的陪着她,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見她睡着了,這才鬆了口氣。

    言左左心裏煎熬的很,她只是閉着眼睛,等池墨卿出去以後,這纔拿出枕頭底下的手機,她想要打電話穆天陽,問他到底知道不知道這件事情。

    可電話終究是沒有撥出去,她對他們父女已經不信任了。如果她問了穆天陽,結果他又包庇穆姚倩怎麼辦?想着想着,言左左又哭了,瘦弱的小身子一抽一抽的,好不可憐。

    池墨卿跟羅斌聯繫以後,又回到房間,就看見言左左傷心欲絕的樣子。他趕緊走過去,緊緊抱着她,擔憂的問,“怎麼不睡了,心裏不舒服就跟我說。”

    言左左靠在他身上,緊緊抓着他的衣服哭,“我只是替媽媽感到不值,如果穆叔叔也知道穆姚倩是兇手,卻不告訴我們……那我媽媽的付出的親情和愛情算什麼?爲什麼會這樣……媽媽一輩子已經夠苦了,可最後……”

    池墨卿見她難受,輕撫着她的後背說,“想哭就哭出來,我一直陪着你。”

    言左左真的就哭了,哭的很大聲,不知道過了多久,就這麼在池墨卿懷裏睡着了。

    池墨卿擔憂的擦擦她臉上淚珠,小心翼翼的把她放在牀上,希望她睡得舒服點。他剛一動身子,言左左就醒了,緊緊抓着他的胳膊,慌亂的說,“不要走!”

    池墨卿握着她的手親了親,露出一抹安撫的笑容,“我不走,我一直守着你,要是心裏難過就說出來,我會一直在你身邊。”

    言左左朝他擠出一抹蒼白的笑容,緊緊摟着他的腰,就像個害怕被拋棄的孩子。

    又過了一會兒,池墨卿低頭看她,這次言左左是真的睡着了。他緩緩呼了口氣,悄悄出門。池母就站在門外叫他們吃飯,她一臉擔心的看他,“怎麼回事?我聽見左左哭的傷心。”

    池墨卿簡單說了一下,對池母道,“你們先吃吧,我再陪她一會兒。”

    池母點點頭,嘆了口氣說,“左左媽媽也真是命苦,唉……好了,我已經吃完了,我守着她,你也去吃飯吧。”

    池墨卿搖頭,回頭看一眼熟睡的言左左,“我不餓,待會兒再說吧。”

    他的手機又響了,是警察局那邊打來的電話,說是找到了兇手僞裝的假髮和護士服,上面留有頭屑和皮屑,應該是兇手留下的。

    既然鎖定了穆姚倩,就從她身邊的男人開始入手。

    第一個目標:崔光遠!

    警察很快就行動了,可崔光遠就像是突然消失了一樣,怎麼也找不到人。

    收了線,池墨卿又加派人手尋找崔光遠的痕跡。

    池母聽在耳朵裏,不禁皺了皺眉頭,“居然是個小女生作案,現在的孩子都瘋了嗎?這種殺人的事情也做得出來。”

    池墨卿抿脣,好一會兒才說,“這件事情先別告訴左左,她現在正難受着,等有了結果再說吧。”

    “這倒是,這兩天你們也別回去了。我看左左精神狀況不好,你要忙就忙,我也能守着她。”池母很是心疼言左左。

    “那就辛苦媽了。”池墨卿也很擔心言左左的狀況,畢竟穆姚倩是個讓她接受不了的事實,尤其又牽扯到穆天陽。

    言左左醒來的時候,池墨卿就在旁邊守着她,她眼眸一縮,抓着他的胳膊問,“有線索了嗎,是不是穆姚倩?”

    “左左,我們現在只是懷疑,還沒有證據,只有找到證據才能確定是不是穆姚倩。”池墨卿溫聲說,伸手撫摸她蒼白的小臉。

    言左左垂眸,聲音裏帶着落寞,“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找到證據?”

    “放心吧,很快的。”池墨卿摟着她,低頭在她額際上親了親,“午飯做好了,你要不要先吃點東西?”

    言左左搖頭,難過的說,“我吃不下。”

    她現在什麼也不想吃,什麼也不想喝,就算是睡着了也睡不踏實。她滿腦子都是言媽媽被穆姚倩害死的各種畫面。她恨得去找穆姚倩對質,問她爲什麼要這麼做,可又擔心打掃驚蛇。

    也許,也許不是穆姚倩做的……

    在她心裏某個小小的角落還有這樣的一份期待。

    池墨卿擔心的說:“就算不餓也要吃點東西,兩個寶寶都等着你餵奶呢,要是媽媽看見你這樣放着寶寶不管,在天上一定會不高興的。”

    不提言媽媽還好,池墨卿這一說,言左左又開始掉淚了。

    池墨卿見她這樣更擔心了,緊緊抱着她,輕撫她的後背,“好了好了,不餓就不吃了,寶寶可以喝奶粉,不哭不哭……”

    言左左最終還是吃了點東西,正巧嬰兒房裏寶寶哭了,她擦擦眼淚,起身去餵奶。柔軟的手指輕撫着寶寶的頭,是不是小時候媽媽也這樣抱着她,不管再傷心再難過,爲了她都一次次咬牙挺過來了?

    越是感受到言媽媽的不容易,她就越是心裏難過,眼淚成成串串落在孩子臉上,小傢伙哭個不停。

    ———————————————————————————————

    第一百四十九章居然是她(1)。。

    ...



    上一頁 ←    → 下一頁

    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
    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