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想離婚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想離婚了字體大小: A+
     

    ?

    付子欣看了新聞報道,知道言左左出事了,趕緊給她打電話,言左左說是已經沒事了,只不過擔心肚子裏的小孩,所以纔會在醫院多住兩天。要是明天早上檢查結果出來,沒有問題,他們就回去了。

    第二天一早,言左左和池墨卿纔剛到家,付子欣就打電話過來,急切的問怎麼樣了。言左左說是一切很好,人已經到家了。付子欣撂了電話,直接過去找她。

    而言左左這才掛了電話,池母的電話又打過來了,確定言左左沒事,劈頭蓋臉又把池墨卿罵了一頓,說是再有類似的事情,就讓池父直接打死他好了。

    池墨卿摸摸鼻子,連連賠不是。擡眸就對上言左左擔心的臉,他衝她笑笑,又跟池母說了幾句,這才收了線。

    他走過去,坐在言左左身邊,好笑的揉揉她的頭,“怎麼了?”

    言左左搖頭,只是剛纔聽見池母大嗓門的罵人聲有些擔心他罷了。她咬脣,若有似無的把玩着池墨卿的大掌,“委屈你了。”

    其實這件事情真不怪他,他對蔡青青的態度一直很明確,是蔡青青自己不死心,非要貼上來搞這麼一出,結果害得他被罵。

    “這沒什麼的,讓媽媽罵罵我反倒心裏舒坦了。”池墨卿淡笑,讓她靠在自己肩上,“男人原本就應該頂天立地,保護好自己的妻兒。這次是我沒有做好才讓你受了傷害。我原本就應該承擔起責任,哪裏來的委屈?”

    言左左嘆了口氣,嘟嘟嘴說,“要真是這樣,還是要女兒好了,做池家的男生很可怕咩。”

    池墨卿低笑:“不是可怕,這是在培養他做人的道理。不過,我也覺得女孩兒好,女孩本來就應該疼着寵着,像個小公主一樣。”他的手放在她肚子上來回撫摸,再有幾個月,他們的天使就要降臨了。

    言左左低笑:“就算真是男孩,你也不能打擊報復,都是我們的寶貝。”

    池墨卿蹙了蹙眉頭,最後認真道,“我儘量。”

    言左左翻了個白眼,其實也挺替肚子裏的娃娃擔憂的,真要是男孩,想想池家的家訓她就心疼的很。這可都是她身上的肉,動不動就一頓家法,捨不得啊。

    池墨卿看她懊惱的樣子,親了親她的小臉說,“放心,我儘量寬大處理。”

    “這還差不多。”言左左靠在他懷裏,兩人坐了好一會兒。直到門鈴響起,池墨卿這纔不情願的起身開門。這麼沒有耐性的按門鈴方法,不用想就知道是付子欣。

    果然,池墨卿一開門,付子欣就大嗓門的嚷嚷起來,像是沒有看見池墨卿,直接衝向沙發上的言左左,焦急的說,“左左,左左,你沒事吧?快給我看看。”

    言左左從沙發上站起來,好笑的看着火急火燎的女人,無奈的笑笑,“你看我像有事的樣子嗎?”

    “怎麼像沒事了,你這脖子,這胳膊……我的天,你可是個孕婦,怎麼能把搞的狼狽,我要暈了暈了。”付子欣誇張的說,拉着言左左左看右看,確定除了皮外傷沒有其他的傷口,這才安心。不禁埋怨的瞪她一眼,“言左左,這可是我兒媳婦,要不是我看了新聞,你是不是不打算告訴我了?”

    言左左心虛的笑笑:“哪能啊,我這不是剛出院嘛。”

    付子欣不怎麼相信的冷哼一聲,擡頭朝門口看去。言左左挑眉,跟着看過去,就見蘇康也來了,正跟池墨卿在門口聊天。

    “手上的傷沒事吧?”蘇康表情嚴肅的看着他。

    池墨卿淡笑,側着身子讓他進門,“沒什麼大礙,進來坐吧。”

    蘇康點頭進屋,然後坐在了付子欣身邊。言左左看兩人一眼,眉眼彎彎,“你跟子欣一起來的啊?”

    蘇康點頭,把手裏的果籃放在茶几上,“看了新聞,過來看看,還好吧?”

    言左左淡笑:“挺好的。”說完,她神色曖昧的看付子欣一眼。

    認識這麼多年,付子欣怎麼會不知道她腦袋裏那點小聰明,不由得翻了個白眼。

    客廳裏坐着兩個孕婦,池墨卿過去榨了兩杯果汁,他跟蘇康則不緊不慢的喝着茶,聊得大多都是公事。

    過了一會兒,言左左說,“你們聊得話題我們都不愛聽,我們子欣回房間了。”

    池墨卿沒有反對,言左左拉着付子欣就往臥室走,一關上門就神神祕祕的,笑的不懷好意,“你跟蘇康到底怎麼樣了?”

    付子欣奇怪的看她一眼:“什麼怎麼樣了?”

    “別給我裝傻,兩個人都一起來了,還不老實點承認。”言左左曖昧的說。

    付子欣受不了她三八的樣子,翻了個白眼說,“還那樣唄,沒有你想的那麼親切。”說這話的時候,她的眼底閃過一抹艱澀。

    言左左蹙眉頭:“子欣,你跟我老實說,到底怎麼回事?”

    付子欣沉默了許久,然後說,“左左,要是我跟蘇康離婚,你會怎麼想?”

    言左左一愣,錯愕的瞪大了眼睛。

    客廳裏,蘇康和池墨卿的話題不外乎就是工作,工作談完了,兩人似乎沒什麼好說的了。可蘇康沉默一會兒,卻說,“有時間麻煩你拜託一下左左,讓她多跟子欣聊聊,有些話我不能說,麻煩你了。”

    對於蘇康的話池墨卿有些意外:“你們現在不是挺好的?”

    蘇康端起茶杯喝了口水,苦澀的說,“只有我們兩個是沒什麼事情,可我家裏那邊……你也知道,子欣現在什麼事情都不跟我說,我擔心她受了委屈只會自己吞嚥。要是哪一天受不了了,我害怕她會一走了之。”

    池墨卿沒說話,感情不僅僅是兩個人的事情,更是兩個家庭的事情。如果蘇康的家人真的接受不了付子欣,他們的路只怕會走的很艱難。

    頓了頓,池墨卿問,“你是真的打算跟她走一輩子的?”

    “當然,我不知道左左有沒有跟你說過,從高中開始我就喜歡她了,只不過後來我出國了。這麼多年,沒有人能夠替代她在我心裏的位置。”蘇康笑着說,可語氣裏也有苦澀,“造化弄人也許就是我這個樣子,好不容易回來了,遇見了,可結果……”

    原本他父母就受了蘇菲的影響,對付子欣心裏不喜歡。好在她懷孕了,他父母算是無奈接受了。可沒有想到王凱俊一場醉酒,又去家裏找她,結果被蘇菲一通大鬧,現在他父母連孫子都不要了,逼着他們離婚。

    他知道付子欣很冤枉,也知道她心裏的苦,可她什麼話也不說,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最近這段時間,他越來越感覺到她的疏離,好想她隨時會離開一樣,這讓他很擔心。

    池墨卿安靜的聽着,只說是會跟言左左談談,但最終還是要靠他自己。蘇康也明白,又聊了一會兒,起身說要離開,至於付子欣,他待會兒會讓司機來接的。

    池墨卿送他離開,等付子欣和言左左從房間出來的時候,已經中午了,言左左留她吃飯,付子欣也沒有拒絕,兩人又聊了好一會兒,才讓蘇康派車過來。

    付子欣離開以後,言左左擔心的靠在池墨卿懷裏,“如果子欣在蘇家真的受了氣,我到底要不要支持她離開?”

    池墨卿抱着她,沒有說話,這種事情不適合旁人插手。

    羅斌接到電話去醫院的時候,蔡青青已經被打了鎮定劑睡着了。醫生告訴他,開始的時候她還沒事,只是呆呆的看着天花板,沒什麼反應。可到了後半夜就跟瘋了似的,又打又鬧,嘴裏還叨唸着什麼,但聽不清楚。幾個護士上前制止她,她抓着護士就打,實在沒有辦法了,這纔不得不注射鎮靜劑。趁着她昏睡的時候,給她處理胳膊上的槍傷。

    不用醫生描述,羅斌看一眼病房裏到處是血,凌亂不堪的場面也才能猜到之前蔡青青瘋狂的舉動。他蹙眉深思,轉頭看向醫生,“什麼時候可以做筆錄?”

    醫生取下口罩,有些爲難的說,“暫時做不了了,恐怕有必要找精神科專家看一下。”

    羅斌擡眼看着醫生:“確定?”

    醫生點頭:“怕是跟之前的謀殺案有關,畢竟是自己的親生母親,買兇殺人,只怕她也過不了自己心裏那道坎兒。”

    醫生都這麼說了,羅斌也無奈,最後給池墨卿打電話,告訴他這件事情。池墨卿沉默了一會兒,語氣嚴肅道,“即便是這樣也要依法處置,絕對不能給任何人鑽空子的機會!”

    羅斌自然清楚他這是什麼意思,即便蔡青青真的瘋了,那就永遠在精神病院關着,什麼時候好了,直接交給監獄那邊。至於鑽空子……以現在蔡家的情況,只怕也沒有人會出手幫忙。

    才切斷跟羅斌的電話,媒體記者就要求採訪。池墨卿蹙了蹙眉頭,“在警局沒有結案之前,池氏一律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採訪。”

    “是,總裁。”跟在池墨卿身邊多年,特助自然明白他的行事作風。頓了頓說,“最近我們的股票又有了上升趨勢,總裁,還要不要暗中收購股份了?”

    “繼續收。”池墨卿想到沒想就開口道。

    特助點頭,又問,“你跟夫人的傷勢都還好吧,要不要緊?”

    “沒什麼大礙,這幾天如果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我就不過來了,到時候你電話通知我。”

    “好,那我現在安排車送總裁回去。”

    池墨卿點頭,很快就到家了,張媽說言左左正在睡覺。他放下公文包就往臥室走,自從蔡青青的事情以後,她總是睡得不好,夢裏說話還帶着驚慌,就連靠在他懷裏也會時不時驚醒,看樣子是真的嚇着了。

    他小心翼翼躺在她身邊,剛伸手把她攬到懷裏,言左左突然驚呼一聲,猛地坐起身來,“不要!快跑……”

    池墨卿一愣,趕緊抱住她,手有一下沒一下的拍着她的手背,溫聲說,“左左,沒事了,沒事了……”

    言左左半睡半醒,直到過了很久,這才徹底清醒過來,看見池墨卿在她身邊,這才鬆了口氣,整個人偎依在他懷裏,像是對夢裏的情形還心有餘悸。

    ———————————————————————————————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