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一百二十三章 蔡青青瘋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一百二十三章 蔡青青瘋了字體大小: A+
     

    ?

    說是拍婚紗照,池墨卿也擔心言左左會累。他們換好了衣服,他要求不用刻意擺姿勢,只是讓攝影跟着他們在海邊走,浪漫的白色婚紗,莊重的音色西裝,言左左和池墨卿就跟平時一樣在沙灘走,即便沒有刻意擺出什麼姿勢,但彼此流露的濃情蜜意也足夠攝影師拍了。

    起初,言左左還有些緊張,擡眸看着池墨卿,“這樣拍出來的效果好嗎,我們用不用擺幾個pose,好擔心自己拍的醜醜的。”這可是他們的婚紗照,以後是用來回憶一輩子的。

    池墨卿低笑出聲,寵溺的在她脣上落下一吻,“這是給寶寶留個紀念,等你生了寶寶,什麼時候想要再拍我們再拍,不用緊張。”

    言左左好笑又好氣的說:“池大總裁,你最好真有那麼時間陪我。”

    池墨卿啞然,有些委屈的說,“老婆,你這是在抱怨我陪你時間少嗎?”

    “如果是呢?”言左左挑眉,一副嬌蠻的樣子。

    池墨卿低笑:“那我以後只能在牀上多賣力了。”

    “臭流氓!”言左左羞紅了小臉,因爲池墨卿的關係,反倒是忘了他們在拍婚紗照。突然,她看見前面不遠處一枚漂亮的貝殼,驚喜跑過去要撿。

    池墨卿擔心她摔倒,趕緊跟過去,先她一步撿起來,放在她手心裏,輕笑着,“怎麼辦,看來我以後是要照顧三個寶貝了,老婆,你要補償我。”

    言左左蹙蹙小鼻頭:“哪裏來的三個寶貝,你在外面有私生子?”她故作驚呼的說,氣嘟嘟的鼓着腮幫子,“啊哈,池總裁,你最好老實交代,要不然我帶着女兒離家出走。”

    她越說越想那麼回事,池墨卿忍住抱她,“你不就是我的大寶貝,還是最寵愛的寶貝。”

    言左左哼哼一聲:“花言巧語。”不過還是很喜歡這種小情調,小曖昧,摟着他的腰笑呵呵的說,“你可要記住今天的話,要是以後你對女兒比對我好,我就……阿嚏!”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就重重打了個噴嚏,池墨卿一驚,擔心道,“感冒了?”

    言左左揉揉鼻子說:“沒有啦,可能海邊有點涼。”

    池墨卿脫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酒店後花園的風景也不錯,我們待會兒去那邊坐坐。”他摟着她,言左左瞬間感到一陣溫暖。

    池墨卿在她脣上親了一下,衝攝影師招招手,說是去酒店的後花園再拍幾張。

    言左左覺得不好意思:“這樣會不會麻煩人家?”

    池墨卿低笑:“怎麼會,這可是給路遙遠那傢伙做廣告的,他巴不得多拍一些。”

    言左左這才恍然,怪不得路遙遠這麼積極,合着他們身上的衣服全都是他這一季的主打服裝,免費給他做宣傳了。

    她簇簇小鼻頭說:“我們跟他要代言費。”

    池墨卿低笑,摟着她往後花園走,“必須要,就當是他貢獻給我們寶寶的奶粉錢了。”

    言左左大笑,池墨卿看着她燦爛的笑臉一陣心馳盪漾,他簡直沒辦法想象,她不在他身邊的話,那樣的日子得有多煎熬。

    才這麼想着,他突然抱着她低頭吻上了她的脣,目光灼灼,充滿了愛意。言左左羞紅了臉,看見不遠處的攝影師,沒好氣的瞪他,小聲抗議,“還有人呢。”

    池墨卿大笑,伸手給她理了理被風吹亂的頭髮,又在她頭頂落下一吻。

    等他們拍完回去的時候,就看見路遙遠一個人在喝悶酒,顯然心情不好。池墨卿見他這樣,走過去輕笑道,“不捨了?”

    他把路遙遠對池冉的感情看在眼裏,那麼深那麼濃,讓他一時間放下怎麼也不可能。

    路遙遠蹙了蹙眉頭,朝他看一眼,“痛,怎麼才能不痛,你告訴我。”

    池墨卿嘆了口氣,拍了拍他的肩,“心不空了就不痛了,既然小冉要離開,那就換個女人住進來。小冉是我妹妹,你是我兄弟,不管是誰,我都希望你們幸福。”

    路遙遠苦笑:“哪有那麼容易?”重新愛個女人真要有那麼簡單,這麼多年,他也不會只守着池冉了,即便到現在他的心裏還是隻有她。

    “不試試怎麼知道?”池墨卿輕笑着,也不阻止他猛灌酒的樣子,只是嘆息一聲,最後摟着言左左的肩離開了。

    拍完婚紗照,他們又逗留了一天,直到週一纔回去。可他纔剛回去,就接到一組陌生電話,電話那邊的男人語氣算不上和善,“請問是池總裁嗎?”

    池墨卿蹙蹙眉頭:“是,請問你是哪位?”

    “我是s市刑偵大隊的隊長羅斌,我們想請池總裁配合我們調查一起謀殺案,被害者的女兒和兇手一口咬定池總裁是幕後主使,我們想請你配合調查。”

    池墨卿眉頭緊蹙:“被害者是誰?”

    “於鳳嬌,蔡青青女士的母親。”

    當池墨卿趕到公安局的時候,也不知道消息是哪裏傳出來的,門口已經圍滿了記者,閃光燈閃個不停,人山人海的,讓人分不清楚誰是誰。

    “池總裁,請問你是不是來證明你跟於鳳嬌女士的死有關?”

    “池總裁,聽說今天凌晨於鳳嬌女士在醫院被害了,請問你到底是不是幕後主使?”

    “池總裁,就連行兇者都指認你是幕後主使,請問你對此有什麼看法?”

    “池總裁……”

    看着陣勢,特助趕緊趕緊上前驅趕媒體,可無奈他只有一個人,抵不過那些蜂擁而來的記者,只能眼睜睜看着他們把池墨卿團團圍住。

    池墨卿站在記者中間,淡聲開口,“我沒什麼可說的,有關於鳳嬌女士被害的事情,我也是之前剛剛聽說的。因爲那個時候我還在城郊陪着我老婆孩子,距離市區約莫兩個小時的路程。我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裏,確實是爲了配合調查的。至於其他,我相信我沒有比各位知道的更多。”

    “那請問池總裁,傳言說於鳳嬌女士是原部隊高官蔡亞仁的妻子,請問是真的嗎?”

    “池總裁,有關之前網上廁所門的傳聞,你有什麼需要解釋的嗎?”記者們咄咄逼人。

    池墨卿依舊淡漠嚴肅的表情:“首先,有關於鳳嬌女士的身家背景,不在我的回答範圍之內;另外,有關網上的視頻,公安局和池氏公關部已經做過聯合說明,證明內容完全不屬實,對於那些散發惡意謠言的人,我們將會提出控告。”

    “可行兇者已經指認了池總裁,池總裁對此有什麼看法?”

    池墨卿皺了皺眉頭:“我的看法就是,等待公安局給出最後結論。”

    “池總裁……”有記者還不想罷休,緊追着開口。

    “我能說的就是這些,其他無可奉告。”池墨卿直接越過記者,徑直朝公安局走去,記者還想追進去,可是被門口的警衛攔住了。

    刑偵大隊裏,羅斌裏問了有關謀殺案的相關問題,池墨卿全都如實作答。態度誠懇而從容,倒是給羅斌留下不錯的印象。

    “請問池總裁認識兇手王玉柱嗎?”

    池墨卿搖頭:“不認識。”

    “可兇手不是這樣說的,他說你給了他一筆錢,讓他要於鳳嬌的命,因爲她手裏握有你偷稅漏稅,行賄國家公職人員的確鑿證據。”羅斌說。

    “這種謊言羅隊長也相信嗎?”池墨卿反問。

    “是不是謊言,我們會調查清楚的。十分感謝池總裁的配合,有什麼結果我們會盡快通知池總裁。”羅斌說。

    池墨卿點頭,在筆錄上籤了字。然後就聽見羅斌說,“有關網上視頻的案子,我們還在追查上傳者,但對方顯然很瞭解我們的行動,已經先一步拿走了醫院的監控錄像。不管怎麼樣,我們都會盡力查找嫌疑人。”

    池墨卿點頭:“那就麻煩了,或許你們可以調查醫院附近的監控路線,說不定會有線索。”

    羅斌點頭,跟池墨卿握了握手,“看來這次事情很不簡單,有人想要整死你。”

    池墨卿笑笑:“也許吧。”

    回到公司,池墨卿召開祕密會議,約莫是對近期池氏股票持續下滑的預見和處理方針。參與會議的都是他信得過的心腹,經過一下午的祕密商討,總算是有了個完美的解決方案。

    等他從辦公室出來以後,就接到了蔡青青的電話,她的語氣很得意,“我送給你的禮物還喜歡嗎?”

    池墨卿面無表情,淡聲開口,“你以爲這樣就能扳到我?”

    “呵呵。”蔡青青輕笑,眼神驟然陰狠起來,“我說過,我會讓你後悔的!”

    “所以,你才假借伯母生病的事情騙我去醫院,故意假裝崴腳,藉口去洗手間,其實你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只等着拍照陷害我,是嗎?”池墨卿淡聲開口,聽不出情緒。

    蔡青青咯咯直笑:“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事後我也澄清了,不是嗎?”

    池墨卿眼底閃過一抹晦暗不明的幽光,冷聲說,“這次也是一樣吧,只不過我沒有想到你會喪心病狂到這種地步,連自己的母親都下得去手,蔡青青,你瘋了。”

    聞言,蔡青青整個人激動起來,她像是受了刺激,咬牙切齒道,“這要怨誰?如果不是你,我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嗎?是你把我害成這樣的,是你害了我父親,把我母親也害死了,沒錯,統統都是我做的,因爲我恨你,我要毀了你!”她瘋狂地大喊大叫,眼神變得狂亂,完全沒有理智可言。

    池墨卿抿脣,淡漠的聽着她發狂,蔡青青的聲音再度傳來,瘋狂地冷笑,“池墨卿,既然你不讓我好過,那我們就同歸於盡,反正我也沒有好留戀的了!”

    “你以爲你做的事情真調查不出來?”池墨卿覺得可笑,到底是她瘋了,還是他池墨卿在她眼裏就這麼沒用?

    “調查清楚又能怎麼樣?池氏註定是要被毀掉的,你別想踩着我父親的肩膀爬上去,自己過得如魚得水,我告訴你,我不會讓你稱心如意的!”

    就算毀不了他的人,她也要毀掉他所擁有的一切!。。

    ...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
    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