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一百二十二章 爭風吃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一百二十二章 爭風吃醋字體大小: A+
     

    ?

    吃早飯的時候,言左左就沒有看見路知途,她讓池墨卿去看看是不是出了什麼事,可池墨卿卻說不用看,說不定正蓄勢待發呢。

    言左左開始還沒有聽懂是什麼意思,過了片刻纔想明白,不禁翻了個白眼,“池總裁,我怎麼感覺你有種幸災樂禍的樣子?”

    “我只是在陳述事實。”一陣海風吹來,把言左左額前的髮絲出亂了,池墨卿伸手給她理了理,又脫下自己的外套給她。

    言左左不發表意見,輕輕撫了撫他背後的傷,“還疼不疼?”

    一想到之前鮮血淋漓的畫面,連她都覺得疼的受不了。她一直以爲現在很少有父母打孩子了,大多都是口頭教育爲主,沒想到池家的家規這麼嚴格,她還真是有些嚇壞了。

    但也不可否認,正是這樣的鐵腕政策,才教育出池墨卿這樣出類拔萃的男人。於是,她有些糾結了,將來寶寶要是犯了個錯,到底要不要打呢?

    池墨卿笑笑:“有老婆隨時不忘上藥,哪裏還疼,只剩下甜了。”

    “貧嘴。”言左左笑着說,兩人手牽手走在沙灘上,突然,她腳下的步子一頓,嚴肅認真的看着池墨卿,“我問你,你上次是跟吧開玩笑的吧?以後寶寶犯了錯,你該不會真的動手吧?要是會的話,她到底是應該反對還是支持?雖說棍棒底下出人才,可真要鞭子落在她的寶貝身上,她還是很捨不得的。

    “不會。”池墨卿立刻否認,“即便她們犯了錯,我也不會動手,女孩兒是寶,生來就是要捧在手心裏疼的,哪能動手。”

    言左左一愣,這纔想起池墨卿的偏執。她失笑的搖搖頭,“那要是男孩呢?”

    池墨卿蹙緊了眉頭,似乎有些委屈,看着她一臉篤定的說,“一定是女孩兒!”

    言左左徹底無語了:“我是說假如,要真是男孩,你會動手嗎?”

    “會!”池墨卿想都沒想,直接開口,不過頓了頓又補充道,“肯定是女孩兒,沒有假如!”

    言左左笑翻了,發誓再也不要跟偏執狂討論這個問題。

    池墨卿看着她燦爛的笑臉,跟着笑出聲音,兩人的影子在地上拖出長長的痕跡,恩恩愛愛的交纏在一起。

    當他們往酒店走得時候,就看見兩輛車停在酒店門口,其中一輛很眼熟,像是路遙遠的。

    言左左跟池墨卿對視一眼:“小冉他們來了,我們進去看看吧。”

    池墨卿點頭,拉着言左左往裏面走。可剛出了電梯,就聽見路知途的房間裏傳出一陣打鬧聲,而門口站着兩個服務員,像是在猶豫要不要報警。如果是普通客房,她們早就報警了。可偏偏這是超v房間,她們有些猶豫,正準備請示經理。

    池墨卿走過去,低聲說,“不用理他們,出不了事。”

    服務員對看向一眼,還是很猶豫。

    於是,池墨卿拿出手機直接打給她們經理,經理一聽是池墨卿的吩咐,立刻讓兩個服務員離開了,並交代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要進去。

    服務員走了,可言左左還是很擔心。耳朵貼在門上,就聽見裏面傳出池冉焦急的聲音,“你們這是幹什麼?住手,住手!”

    “路知途,你瘋了吧,你沒事幹嘛打遙遠,快住手!”可裏面的打鬧聲依舊不斷,池冉都快要哭了。

    言左左緊張的看着池墨卿,“要不要進去看看?”

    池墨卿其實不打算管這種事情的,打累了不就老實了。可看自己老婆擔心的樣子,還是敲開了門,池冉看見他,立刻哭訴道,“哥,你快讓他們住手。”

    池墨卿摟着言左左,生怕她被無辜波及,他不急着叫停,反倒是淡漠的掃視一圈被他們打的狼狽不堪的房間,桌子倒了,檯燈壞了,好在鋪着地毯,杯子雖然凌亂一片,倒也沒有摔壞。只不過可憐了那臺歪七歪八的電視,眼看着大有搖搖欲墜的態勢。

    路知途身上的衣服被扯的七零八落,領帶早就不見蹤影了。路遙遠一身運動裝也沒有好到哪裏,拉鍊被扯開了,衣服胡亂扭動的穿在身上。兩人頭髮都亂七八糟的,臉上誰都沒有比誰少一片青青紫紫。

    看的出來路遙遠很生氣,死死盯着路知途,一副要吃了他的樣子。路知途雖然理虧,可在爭奪池冉這個問題上毫不退縮。他擦了擦紅腫的眼角嘴角,眼神堅定的說,“我知道這麼做很對不起你,可我真的不能沒有小冉。遙遠,小冉喜歡的人是我,放棄吧。”

    “你怎麼知道她喜歡的人是你,就算原來是你,現在也不是了,路知途,你能不能不要一直這麼自作多情。我告訴你,我是不會放棄小冉的,你死了這條心吧!”路遙遠同樣不甘示弱,用力擦了把嘴巴,一臉怒氣的朝他怒吼。

    “你還要自欺欺人到什麼時候,你心裏很清楚小冉根本不愛你!”路知途生氣的大喊,上前要去拉池冉。

    路遙遠飛快阻擋在他們中間,衝着路知途大吼,“你到底想要幹什麼?小冉喜歡你的時候你不知道珍惜,現在他不喜歡你了,你又來糾纏不清。路知途,你以爲自己是誰,所有人都必須圍着你轉嗎!”

    “我不跟你吵,讓小冉自己說。”路知途還想去拉池冉,可是被路遙遠用力拍開了,“別碰小冉,她現在是我的未婚妻!”

    聽到未婚妻三個字,路知途身子一僵,受傷的看向池冉,“小冉……”

    池冉不看他,反而拉着路遙遠心疼的檢查他的傷口,“疼不疼?”

    路遙遠很享受池冉的關心,故意裝可憐,“疼,好疼。”說着,他指指自己的臉,又摸摸身子,“這裏疼,這裏也疼,還有肚子好痛,他打我。”

    一旁路知途看的火氣更旺了,完全忘記了之前猶豫糾結把池冉讓給路遙遠的事情,拳頭握的死死的,眼神陰沉,像是恨不得直接把路遙遠一拳打飛。

    言左左看的心驚肉跳,擔心他們下一秒又打起來。可池墨卿缺一副似笑非笑的樣子,像是看的很開心。

    池冉給前臺打電話,讓他們幫着去買藥。她扶路遙遠坐下,轉頭看向池墨卿,“哥,麻煩你幫我們開個房間,我待會兒過去給遙遠上藥。”

    “好。”池墨卿瞪着看好戲,自然沒有去前臺開房,而是直接打電話給經理,在這兩間房附近又開了一間。

    路知途的拳頭咯吱咯吱作響,尤其看見池冉小心翼翼給路遙遠吹吹的樣子,更是怒火中燒。要是他再看他們秀恩愛下去,他可不保證會不會一拳打死他這個可愛的弟弟。

    於是,趕在自己的暴力傾向完全爆發出來之前,他大步向前,拉着池冉就往外面扯。

    池冉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呆呆的被他扯着走。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被路知途拖上車,鎖死了車門,疾馳着離開了,任她大喊大叫也沒有人理她。

    “大哥,嫂子,救我啊!”

    池墨卿和言左左互看一眼,池墨卿無動於衷,言左左則是佯裝沒有聽見,嘴角悄悄揚起一抹笑意。不過,她跟池墨卿沒什麼反應還好理解,可路遙遠也一副沒什麼反應的樣子這就奇怪了。她挑眉看他,“你不去救小冉?”

    路遙遠苦笑着聳聳肩,看着池墨卿說,“你覺得我的勝算有多大?”

    池墨卿搖頭:“跟小冉在一起的人是你,這不是應該問你自己嗎?”

    路遙遠抹了一把臉,眼底盡是落寞,“如果路知途能夠給她幸福,我祝福他們。”

    言左左一愣,倒是意外他的豁達。

    “我又不是傻子,雖然小冉一直說要跟我訂婚,拍婚紗照,可我看得出來她並開心,就算我們勉強在一起也不會幸福。就當這是我最給她最後的疼寵,讓路知途看清楚自己的心。”他摸摸自己臉上的傷,狠狠倒抽了氣,“下手真狠,我都懷疑是不是他弟弟了。”

    池墨卿但笑不語,正好服務員送藥過來,他說,“我先給你上藥。”

    路遙遠哀怨了,怪聲怪氣的尖叫道,“我被打成這樣,你還要跑來二次傷害?我不管,小嫂子,你給我上藥,他一個大老爺們笨手笨腳的,我嚴重拒絕。”

    “給你上藥就不錯了,你還這麼多廢話,要不然自己來!”池墨卿一巴掌打在他腦袋上,沒好氣的說。

    路遙遠更加哀怨了,女朋友跑了不說,還要被池墨卿欺負,嗚嗚嗚,他真是太悽慘了。

    就在池墨卿給路遙遠上藥的時候,他的手機響了,是池母打來的,“墨卿,到底怎麼回事?剛剛知途給我打電話說是要跟小冉結婚,小冉這不是去跟遙遠那孩子拍婚紗照了嗎,他們到底怎麼回事?”

    池墨卿看路遙遠一眼,淡笑道,“這恐怕要等小冉回去你問她了。”

    “我就是問不出來才問你,到底怎麼個意思。”路知途和路遙遠都是她看着長大的,這兩個孩子都不錯,小冉要嫁給誰她都沒意見,可問題是總不能一次嫁兩個吧?

    “算了算了,懶得跟你廢話,你把手機拿給左左,我問左左。”池母沒什麼耐心的說。

    池墨卿好笑的把燙手山芋丟給言左左,言左左翻了個白眼,小聲嘀咕,“讓路遙自己解釋不是更好?”

    池墨卿一頓,覺得主意不錯,轉而把手機拿給路遙遠,還大聲說,“媽,就讓遙遠自己跟你解釋吧。”

    路遙遠欲哭無淚,這是赤果果的往他傷口上撒鹽啊,兩個壞人!

    解決完池母的問題,池墨卿要求馬上拍照,要不然等那兩隻回來,誰知道還會發生什麼事情。趁着言左左大肚子時候留個念,到時候也可以拿來教育寶寶。

    路遙遠無限哀怨,怨恨的看着池墨卿,好想報復社會啊。。。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
    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