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一百二十一章 蜜月旅行 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一百二十一章 蜜月旅行 2字體大小: A+
     

    ?

    兩人又鬧了一陣,這才穿戴好出去吃飯。池墨卿輕車熟路的樣子讓言左左覺得很奇怪,她眨眨眼問,“你以前來過嗎?”

    池墨卿牽着她的手邊走邊說:“以前常來,對這裏還算是熟悉。”

    言左左眼前一亮,可很快又嘟嘟嘴,“是不是跟女人一起來的,老實交代!”

    “有蔡青青。”池墨卿一點隱瞞的意思都沒有,倒是讓言左左一愣,緊接着又聽見他說,“她當初意圖設計我,結果陰差陽錯跟別的男人上牀的地方就是在這裏。”

    言左左目瞪口呆,有些擔心的看池墨卿,就見他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繼續說,“從那件事情以後就再也沒有來過了。”

    “傷心了?”言左左看他沒事,打趣的問。

    池墨卿挑挑眉頭:“要真是傷心了,你會不會吃醋?”

    言左左鬱悶了,偏頭想了想,最後肯定的說,“不會!你以前傷心不來這裏,可現在卻爲了我來了,我覺得自己好偉大。”說着,她拍兩下自己圓滾滾的大肚子。

    池墨卿好笑的看着她,趕緊阻止她的動作,“哪裏有人翹尾巴的時候就打自己的肚子,這裏面可還裝着我的小情人呢。”

    言左左嘖嘖兩聲,突然說,“你的小情人餓了,我們找個地方吃飯吧。”

    池墨卿寵溺的捏捏她的鼻子,來海邊自然是要吃海鮮的,可言左左懷着孕不能吃,於是他帶她去吃當地有名的麪食特產。

    言左左笑眯眯的看看四周,跟池墨卿一邊說笑一邊等着老闆端面食過來。誰都沒有注意到距離他們不遠處那張桌子旁的女人。

    她嘴角勾笑的看看言左左,又看看池墨卿,目光並不強烈,但是我這手機的手卻格外用力。言左左一副小鳥依人的樣子,歪着頭跟池墨卿有說有笑,眼睛彎彎的,樣子幸福的很。

    她抿脣,安靜的收回目光,背對着他們拿起包包離開了。當年,言左左的母親害死了她媽媽,讓她成了沒有母親的孩子;現在她媽媽居然又嫁給了她父親,而她居然好命到嫁給了池墨卿,憑什麼所有的好事都被她言左左母女攤上了,而她母親卻只能與世長眠?

    穆姚倩握了握拳頭,感覺濃烈的恨意躍上心頭。她走的很快,不想去看言左左那張幸福的臉,那會讓她忍不住衝過去不顧一切的懲罰她。

    這邊言左左和池墨卿相親相愛,而那邊知道池冉要跟路遙遠拍婚紗照的路知途已經炸翻了天。他不停的給池墨卿打電話,可他的手機落在酒店了,壓根就沒有聽見。

    緊接着,言左左的手機也響了。想當然是路知途找不着池墨卿,只能把求救信號打到言左左手機上。言左左好奇的看一眼來電,“陸大哥?”

    “左左,池冉是不是要跟你們在一起拍婚紗照?你們在哪裏,快告訴我!”路知途要瘋了,自從知道池冉和路遙遠的事情,他整個人就處在暴走邊緣,像是下一秒就會爆炸似的。

    公司裏的人從來沒有見過路知途這種恐怖的狀態,紛紛避走。在他們看來,一向冷靜沉穩的總裁大人肯定是忘了吃藥,要不然怎麼會整麼瘋狂。

    言左左不知道怎麼回事,只能把手機交給池墨卿。一聽見池墨卿的聲音,路遙遠再度抓狂了,嚷嚷着說,“快告訴我你們在哪裏?我不準小冉跟路遙遠拍結婚照!”

    他一邊說着一邊抓着鑰匙就往外面走,原本非常在乎形象的人,這會兒邋遢的簡直跟個野人沒什麼區別。

    池墨卿說了地址,很快就聽見車子引擎的聲音,不由得蹙緊了眉頭,“你慢點開車,他們還沒有過來呢,別出什麼事。”

    路知途這樣的瘋狂,池墨卿還是第一次見,有些提心吊膽。然而路知途沒有再說話,只是收了線,加足馬力往這邊趕。他整個人跟飆車似的,左竄右竄,即便有電子監控的地方也毫不減慢車速,簡直就是拿生命跟時間賽跑。

    言左左約莫知道了怎麼回事,雖然他們二人世界的計劃徹底失敗了,不過如果因此能夠看見池冉得到幸福也是值得的。

    吃過飯,他們回酒店,池墨卿看見手機上二十來個未接來電,全都是路知途的,眯了眯眼睛,直接刪除了。現在知道擔心了,早幹嘛去了,他池墨卿的妹妹是讓人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嗎?

    言左左洗了手,從廁所出來,不禁還在擔心路知途,“聽他開車的聲音就很恐怖,可千萬別出什麼事。”

    池墨卿嘴角微勾:“他年輕時候玩過車,沒事的,你就別擔心了。”說着,他打電話給前臺,又訂了一間房,雖然不滿路知途之前對池冉的所作所爲,可畢竟他人已經來了,總不能睡大街吧。就算他肯,只怕他老婆心軟也不同意。

    言左左走了一下午也累了,池墨卿哄她睡覺,盯着她恬靜的小臉,他臉上帶着笑容。

    路知途趕到的時候,言左左已經睡熟了,池墨卿給她開了門,就看見他一臉惶恐的樣子,緊張的問,“你知不知道小冉在哪兒,我打她電話不接,短信也不回。我除了知道她要拍婚紗照,其他的什麼都不清楚。”

    池墨卿怕他吵醒言左左,直接推着他出門,然後輕輕關上房門說,“他們可能要晚兩天才到,至於小冉現在在哪裏我也不清楚。”

    “那你打電話給她啊,她不喜歡遙遠的,難道你眼睜睜看着她不幸福嗎?”路知途整個人自始至終都處在一種抓狂狀態。

    池墨卿挑眉,看着他的眼神格外嚴肅,“遙遠很愛她,如果他都不是小冉的幸福,我還能指望只會拒絕她,讓小冉傷心的你嗎?”

    路知途身子一僵,抿了抿脣說,“我發誓,我發誓盡我所能對小冉好,我愛她,我會給她幸福的,你幫幫我。”

    池墨卿淡漠的看他,突然褲兜裏的手機傳來震動,是池冉發來的消息,說是明天一早就到,臨了還發了張張牙舞爪的照片。

    他直接把手機拿給路知途看,然後淡聲說,“我希望你不是一時衝動,而是真的想清楚了。小冉表面看上去大大咧咧的,什麼都不在乎,可她內心脆弱,經不起你一再傷害。如果只是一時頭腦發熱,現在去睡一覺,等明天她來之前就離開。”

    “我不是一時頭腦發熱!”路知途激烈反駁,“我想清楚,想得很清楚,感情是不能退讓交換的,我愛小冉,就算對不起遙遠,我也不會再把小冉讓給他,他要恨就恨我吧。”

    池墨卿一雙銳利如鷹的眸子緊緊盯着他看,像是在確定他沒有說謊。最後說,“”既然你已經決定了,要怎麼做都隨你,但我只有一個條件,那就是不準傷害小冉。如果她真的下決心要跟路遙遠在一起,我也希望你能成全。

    路知途握緊了拳頭,他根本不知道池墨卿說了什麼,滿心想着明天池冉會過來,不管她做什麼決定,他都要把她搶回來。

    “這是隔壁的門卡,現在進去睡覺,有什麼話想清楚,等明天小冉來了再說。”池墨卿一個指令,路知途一個動作。直到他進了房間,他這纔回到言左左身邊。不管是路遙遠還是路知途,只要是池冉自己選擇的,他都會支持。

    言左左睡得正香,微微張着嘴巴,還發出嬌憨可愛的呼聲。他笑笑,把她抱到懷裏,很感謝上蒼把言左左送到了他身邊,讓他不用經歷那些起起伏伏的磨難。

    也許他的事業沒有那麼一帆風順,甚至有可能會出現危機。但只要她在他身邊,他就沒有什麼好怕的,就算失去所有也可以從頭再來。

    他低頭,在她脣上落下一吻,可能是覺得癢了,熟睡中的言左左動了動眉毛,迷迷糊糊的看一眼時間,聲音沙啞的問,“都天亮了嗎,陸大哥有沒有來?”

    池墨卿點頭:“已經到了,在隔壁睡覺呢,還有小冉今天也過來。時間還早,你再睡會兒,這樣纔有力氣拍婚紗照。”

    言左左揉揉眼睛:“婚紗照還拍的成嗎?”要是路遙遠和路知途爲了池冉鬧得不可開交的,怕是這個計劃要改變了。

    看見她蹙着的眉頭,池墨卿伸手輕輕給她撫平,“不用理他們,我們拍我們的。”

    言左左低笑出聲:“你這是當大哥說的話嗎?”

    “我只是她哥哥,她的人生應該有她自己負責。而我要負責的是你,是我們的孩子和家庭。”他長臂一伸,把她摟到自己懷裏,讓她枕在自己胳膊上,低聲說。

    言左左點頭,秀氣的打了個哈欠。池墨卿哄着她,“我們繼續睡。”

    言左左點頭,埋在他懷裏再度沉沉的睡過去了。等她再醒來的時候,就看見一副活色生香的畫面,池墨卿赤果着上半身,下身僅僅圍了條浴巾,整個人帥氣的站在鏡子面前刷牙。

    言左左不急着起牀,反而側躺在牀上,靜靜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好看的側顏,完美的身材,解釋的肌肉,想起牀第之間揮汗如雨的運動,她的小臉不自覺又是一陣通紅。

    “池太太如果欣賞夠了,可以起牀吃飯了嗎?”池墨卿擦了擦嘴角的牙膏沫,聲音裏帶笑的說。

    這下子,言左左的小臉更紅了,被子一捂臉,纔不承認她剛剛在腦子裏覬覦他了。

    池墨卿收拾完,好笑的走過去,扒開她的被子笑道,“再不起牀可就趕不上早餐了。”

    言左左這才極不情願的探出個小腦袋,嘟着嘴巴說,“你先出去我再起牀。”

    “那怎麼行,我還要伺候老佛爺更衣洗漱呢。”說着,他一把抱起她就往浴室走。

    言左左驚呼一聲,嬌嗔的拍打在他身上,“討厭,你嚇死我了!”

    池墨卿哈哈大笑。

    洗澡的時候,言左左說,“也不知道小冉他們來了沒有,如果真拍不了就算了,就當我們來這裏旅遊了。”

    “老婆大度。”得妻如此,夫復何求。。。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
    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