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一百二十章 蜜月旅行 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一百二十章 蜜月旅行 1字體大小: A+
     

    ?

    言左左在他懷裏點點頭,沒多久就聽見外面傳來池冉咋咋呼呼的聲音,“哥,你又上頭條了?這次可不得了,居然堪比優衣庫了。”她原本正在外地出差,忙着工作,你看他家大哥又上頭條了,立馬買機票飛回來了。

    池墨卿淡漠的看一眼突然闖進來的池冉,不緊不慢的說,“沒什麼,有人合成的。”

    “又是蔡青青吧,我早就說過那女人不是什麼好貨色。”池冉憤憤不平的不開口,她可是從小到大都看不慣那個虛僞做作的女人,當初背叛大哥也就算了,現在還回來搞這些有的沒的,簡直喪心病狂。

    “這件事情我會處理。”池墨卿淡聲說,他老婆的淚水,這頓家法,可都不是讓他用來原諒的。對於那些意圖陷害他的人,他一個都不會放過!

    言左左擦擦眼淚跟池冉打招呼,就見路遙遠從樓下上來。他推開門,原本還想跟池墨卿打趣幾句,可看看言左左哭的淚眼汪汪的樣子,最後只是笑笑,“有些壞人就是欠教訓,看小嫂子傷心的。”

    池墨卿看見路遙遠的手很自然的打在池冉肩上,池冉也沒有拒絕,反而偎依在路遙遠懷裏一臉甜蜜和幸福。她笑着說,“哥,這傢伙都跟你們說了吧?我們一起拍婚紗照,海邊哦。”

    言左左一愣,錯愕的看向池墨卿,“在海邊拍婚紗照?”

    池墨卿捏捏她的小鼻子:“原本想去國外的,順便度個蜜月,可你懷孕了,就先在附近拍着,生了孩子我們再補蜜月。”

    言左左一陣驚喜,還以爲他早就忘了這事兒,沒想到他居然還記得。

    池墨卿看她高興的樣子,寵溺的笑笑,一股曖昧的情愫盪漾在兩人之間。

    池冉看他們恩愛的樣子,微微垂眸,掩去了眼底的失落。不過很快又恢復一臉笑意,戲謔的說,“夠了哦,你們再這樣放閃光,我們眼睛都要瞎了。”

    池墨卿斜睨她一眼沒說話,倒是言左左看見她跟路遙遠的互動,有些困惑。池冉對路知途的感情那麼深,前一段時間還在爲他難過,這才過了多久,就把感情轉移到路遙遠身上了?

    她張張嘴想問點什麼,可大家都在,她又不方便開口。

    晚上吃飯的時候,一家人都到齊了。池家原本就是個賞罰分明的家庭,錯了就要罰,可罰過之後也就過去了,該怎麼樣還怎麼樣。路遙遠早就把池家當成自己家了,幹什麼都百無禁忌的,時不時還充當活寶,把大夥兒逗得肚子疼。

    吃過飯,池墨卿帶着言左左在外面散步,天氣已經漸漸轉涼了,再有幾個月寶寶就該出生了。言左左算了算孩子大概算是冬天的娃娃,這樣也好,將來不怕冷。

    池墨卿握着她的手,扶着她在亭子裏坐下,讓她靠在自己身上休息。

    言左左不放心他的傷口,不敢太用力,只是輕輕靠着他,擡頭問,“你覺得小冉跟路遙遠是認真的嗎?”

    池墨卿幫她她亂了的頭髮整了整,淡聲說,“她已經是個大人了,要爲自己的行爲負責。既然她決定跟路遙遠在一起,就要承擔那個結果。”

    言左左點頭,不再說話。

    因爲池墨卿的緋聞,池氏的股票還在下跌,有些股東已經蠢蠢欲動想要拋售股票了。池墨卿除了穩住媒體,配合警方調查以後,繼續暗中讓人收購池氏股票。

    池墨卿倒是不擔心自己,更不擔心池氏,只是不希望言左左受到傷害。所以,他要求務必儘快解決這件事情。媒體跟蔡青青聯繫過了,蔡青青只說照片是假的,對於他們池墨卿的關係模棱兩可,甚至有意無意暗示池墨卿跟她父親的關係,意圖讓池墨卿不清不白。

    很顯然,民衆受了輿論導向的作用,說是池墨卿年紀輕輕就能夠闖出池氏這麼大規模的公司,肯定暗中有什麼不光彩的事情。於是,各家媒體開始深扒,然而始終都是雷聲大,雨點小,沒什麼黑幕能夠拿點出來。

    這天,池墨卿在辦公室裏處理文件,路知途坐在他面前,也不拐彎抹角,“我看了新聞,有沒有需要幫忙的?”

    池墨卿搖頭:“我會處理好的。”

    他的能力路知途是知道的,讓祕書送一杯茶水進來,然後說,“沒想到當年跟在我們屁股後面跑的那個女生居然會變成這樣。”他有些感慨的說。

    池墨卿挑眉,處理完一份文件往旁邊放了放,“你想說什麼?”

    路知途苦笑:“還真是什麼也瞞不過你,我接到蔡伯母的電話,拜託我求你放過蔡青青,說她只是一時鬼迷心竅,再給她一次機會。”

    池墨卿嘴角緩緩勾起一抹笑意:“讓我默認了這件事情,爲了一個蔡青青讓我妻子受傷,我父母難堪,這就是給她一個機會?”

    路知途嘆了口氣,正巧祕書送茶水進來,他喝了一口,才緩緩說,“我不過是個帶話的,不管你要怎麼做,我們之間的感情不會改變。”

    池墨卿笑笑,伸手把剛剛調查的結果拿給路知途,“蔡青青早就瘋了,爲了陷害我,不惜串通醫生騙我蔡伯母得了癌症,這女人我不可能輕易放過她。我要對我的家庭,我的妻女負責,而她就是一顆不定時炸彈。”

    路知途微微蹙眉頭:“我真沒想到,跟我們一起長大的那個女孩兒居然這麼可怕。我還以爲我們都是瞭解她的,現在看來是我錯了。如果她能用這種謊言騙你,我看她的手段絕不僅僅是這樣,你還是小心點好。”

    池墨卿點頭,突然說,“小冉昨天回家了……”

    路知途身子一僵,池墨卿繼續道,“跟遙遠一起回去的,看樣子是打算……”

    “不可能!”路知途的反應很激烈,沒了剛剛的沉穩,拳頭握的死死的,“我這就去找她,我不能讓她毀了自己,也毀了遙遠。”

    池墨卿點頭:“我也是這麼想的。”

    路知途離開以後,特助才進來,拿着資料給池墨卿,“公安局那邊的鑑定結果出來了,視頻是作假的,不過發佈視頻的人顯然是個老手,他在一家無證網吧發佈的,沒有監控,沒有登記記錄,怕是很難查到。”

    池墨卿簡單看了看資料,然後說,“去調醫院的視頻,總會有發現的。”

    特助點頭,頓了頓說,“總裁,受到這次緋聞的影響,我們的股價還在下滑,您看……”

    “不用擔心,繼續收購股票,我自有打算。”

    “是,總裁。”跟在池墨卿身邊這麼多年,他從來不打沒有把握的仗。既然他說了自有打算,就肯定有辦法扭轉局勢。

    特助要出去的時候,池墨卿突然問,“找這種勢頭下去,你不擔心池氏哪天垮了,你連工資都拿不到嗎?”

    特助笑笑:“我相信總裁。”他說的篤定,這讓池墨卿不禁低笑出聲,“出去吧。”

    雖然受緋聞影響,很多合作商有了猶豫,但池墨卿像是一點都不擔心,反而帶着先行一步,去了婚紗拍攝地點。池冉知道以後哇哇亂叫,“說好的一起過去,一起蜜月,一起拍照的,你們怎麼可以丟下我一個人,真是太過分了。”

    言左左唏噓的摸摸鼻子,就見池墨卿伸手過來,拿過言左左的手機說,“跟你嫂子說話客氣點,不是還有路遙遠陪着你嘛,難道你度蜜月,還想多找幾個電燈泡?”

    一聽見池墨卿的聲音,池冉立刻蔫了,沒好氣的嘀咕一聲,“偏心……”

    “我偏心我老婆有什麼不對,就這樣吧,掛了。”說完,池墨卿就切斷了通話,言左左低笑出聲,“你到底用了什麼辦法讓小冉這麼怕你?”

    池墨卿笑笑:“因爲我是她的財神爺。”

    言左左一愣,旋即大笑出聲,“原來池總裁也沒什麼特別的嘛。”因爲笑的太不淑女了,她的肚子突然傳來一陣疼痛。

    池墨卿嚇了一跳:“怎麼了,是不是哪裏不舒服?”

    言左左搖頭:“可能是小傢伙嫌她媽媽太不淑女了,拳打腳踢的抗議呢。”

    池墨卿表情僵了一下,旋即摸摸她的肚子,溫聲警告說,“這幾天可是媽媽爸爸的蜜月旅行,你們要乖乖的,要是不聽話欺負媽媽,看我打不打你們的小屁股。”

    言左左看他認真的樣子,嘴角勾笑。她伸出胳膊環住池墨卿的腰際,打趣的說,“小心你的小情人不愛你了。”

    “我有你這個大情人愛就夠了。”池墨卿說着,在她臉上親了一下,“我們很快就到酒店了,你要不要先眯一下?”

    言左左搖頭,高興地說,“這邊的風景很好,要是被睡過去多可惜。”

    池墨卿寵溺的摸摸她的頭,很快就到了他們預定的酒店。他扶着言左左下車,然後說,“先把東西放下,你休息一會兒,晚上我帶你去吃好吃的。”

    言左左眼前一亮,忙不迭答應。

    池墨卿定的酒店可是這裏最豪華的,寬敞明亮,簡潔大氣,裏面清一色浪漫風格,一看就是給蜜月夫妻的。

    池墨卿給她放好水,幫她簡單沖洗一下,雖然這些日子讓他伺候慣了,可言左左還是有些羞澀,小臉滾燙滾燙的。

    池墨卿每次對她這種含羞帶怯的樣子把持不住,下一秒宛如狂風暴雨的吻就落了下來,言左左承受着,時不時故意撩撥幾下,立馬讓池墨卿化身狼人了。

    不過,他每次都很注意,就擔心言左左有個萬一。牀上,池墨卿抱着她,頭埋在她的長髮裏,深深吸吮着她身上的香甜氣息,“好香……”

    言左左咯咯直笑:“哪裏香了,分明就是你獸性大發的藉口。”

    池墨卿挑眉:“嗯哼,還有精力調侃我,看來是我不夠努力了。”

    言左左一驚,趕緊求饒,“努力努力,你很努力了……哈哈哈,不要撓我……”。。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
    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