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家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家法字體大小: A+
     

    ?

    池墨卿一方面調度自己的資源處理這件事情,一方面報警要求警察介入。爲了阻止池氏股票持續下滑,池墨卿召開記者會澄清視頻裏的人不是自己,而且暗中讓人收購池氏股票。

    言左左站在二樓,看着外面各個雜誌報紙甚至電視臺的齊齊發動車子守在她家門口,她不由的一陣嘆息。池墨卿走過來抱她,溫聲道,“看什麼?”

    言左左靠在他懷裏,嘟着嘴巴說,“你做好事,捐慈善的時候也沒有看見這麼多記者,現在你被人誣陷了,倒是都跑出來了。”

    池墨卿低笑:“讓他們守着好了,這不省去了我們請保鏢。”

    “也就你能想得開。”言左左笑笑,想起之前言媽媽打電話來問,如果她猜的沒錯,池墨卿的父母也該打電話過來了。

    果然,池墨卿的電話響了,是池母打來的,讓他們回去一趟。言左左有些擔心,“爸媽該不會是因爲視頻的事情吧?”

    池墨卿笑着點頭:“沒事的,不用擔心。”

    言左左勉強擠出一抹笑臉,可看看外面大批記者,不禁蹙了眉頭,“我們怎麼出去啊?”

    池墨卿笑笑,叫特助給他租了輛出租直接進了地下車庫。他們乘坐電梯直接從車庫上車,就這樣避開了外面那些記者。

    等他們到了池墨卿父母住的地方,就看見池父一臉陰沉的坐在那裏,池母坐在一旁,顯然很擔心。

    池墨卿牽着言左左的手進門:“爸媽,我們回來了。”

    池父沒有說話,倒是池母很緊張的樣子,不時用眼睛暗示他們什麼,可言左左看不懂。她也跟着池墨卿和大家打招呼。

    “跪下!”一直沒有說話的池父突然開口,嚇了言左左一跳。她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聽見噗通一聲,緊跟着池墨卿就跪下了。

    她茫然的看看池父,又看看池母,跟着跪在池墨卿身邊。

    池母嚇壞了,趕緊去扶她,“丫頭,你這是幹什麼,快起來快起來。”

    言左左看看池墨卿,又看看池父,就見池父微微蹙了眉頭,“左左,你起來,跟你媽媽回房間。”

    言左左搖頭:“爸,你要是因爲視頻的事情責怪墨卿,我還是陪着吧。”

    池墨卿轉頭看她,淡笑着說,“我沒事,你快跟媽進去,乖。”

    言左左搖頭,雖然有些害怕池父,可還是堅定地說,“爸,你真要是因爲視頻的事情生氣,我就在這裏陪着。視頻裏的人不是墨卿,她已經跟我解釋過了,你不要生氣。”

    池父看一眼挺着大肚子的言左左,又看看池母,“你帶她進去。”

    池母有些爲難,池墨卿反而轉頭看着言左左,“聽話,快跟媽進去。”

    言左左就是不肯動,她的肚子又大,池母也不敢硬拉,只能好言相勸,“都是他們男人的事情,我們進去聊,左左聽話。”

    言左左搖頭,還想挽回什麼,就是不動。說起來,池母也很擔心池墨卿,畢竟是自己的兒子,這次的事情鬧得動靜又大,她還真不放心,生怕池父真的打池墨卿。

    於是,轉頭看着池父,“老池,這次就算了吧,你看看左左大着肚子……”

    池父看言左左一眼,對着池墨卿低斥,“你跟我到書房來!”

    池墨卿跟着進去,言左左還想跟進去,可是被池母攔住了,幽幽嘆口氣說,“別擔心,沒什麼的。”

    言左左很猶豫,轉頭看看書房,又看看池母,“媽,這到底怎麼回事?”

    然,她的話音才落,就聽見裏面傳出啪啪啪的聲音,緊接着是池父嚴厲的斥責。言左左嚇了一跳,小臉慘白,“爸爸打他?”

    池母臉上帶着不忍,可又不想嚇着言左左,只是拉着她坐在沙發上,“這次是墨卿不對,怎麼能被人拍了那樣的視頻傳到網上,該受罰。”

    “可裏面的人不是他啊。”言左左心驚膽顫,一雙眼睛緊緊盯着書房,耳邊又是一聲接着一聲的鞭子聲,光聽那聲音就可以想象到皮開肉綻的樣子。

    “如果不是他給人可乘之機,怎麼會有那種視頻傳出來。不管是嫁禍還是誣陷,他的行爲都對這個家庭造成了傷害。你還懷着孩子,他跟別的女人糾纏不清,置你於何地?”池母雖然心疼兒子,可還是很嚴肅的說。

    鞭子聲再度傳來,言左左心驚肉跳,緊緊握着池母的手,“媽,你快去勸勸爸,這種事情又不是墨卿想要發生的,你快去勸爸啊。”她說着說着都要哭了,起身就往書房跑。

    池母攔不住,言左左又進不了門,只能不停的拍打書房的門,哽咽道,“爸,你不要打了,不是墨卿的錯……蔡青青母親得了癌症,墨卿不能袖手旁觀啊……爸……”

    池母一方面擔心池父下狠手一方面又擔心言左左,跟着喊道,“老池,行了,你快開門吧,左左這還大着肚子呢,經不起嚇。”

    池父的鞭子一下一下落在池墨卿身上,池墨卿一聲不吭,即便背後已經皮開肉綻了,可還是咬緊牙關忍着。直到聽見言左左的哭聲,這才努力維持着平靜說,“左左,我沒事,你跟媽去喝喝水,看會兒電視,乖。”

    “我不要!”言左左堅決拒絕,帶着哭腔說,“爸,您不是一直教導墨卿要有責任感,要感恩嗎?就算這件事情他沒有處理好,可他也是爲了蔡夫人才過去的,難道您希望他成爲一個忘恩負義,不仁不義的人嗎?”

    “那也可以避開蔡青青,他是個有家室的人,跟你結婚了,還跟別的女人糾纏不清,將來怎麼給孩子們樹立榜樣。錯了就是錯了,我罰他一點都不委屈!”池父厲聲開口,轉頭看着池墨卿,“你覺得委屈?”

    “不委屈,這件事情是我的錯。”現在想想,這種事情他原本就可以避免的,可他一時疏忽,纔會對左左對家庭造成傷害,這頓打一點都不委屈。

    “好了好了,孩子既然知道錯了,你就快開門吧。”池母趕緊說。

    池父看池墨卿一眼,把手裏的鞭子扔到了一邊。池墨卿的後背早就皮開肉綻了,衣服上滿是血水,池父最後冷聲道,“去開門。”

    池墨卿站起身來,挺直了腰背去開門,額頭上盡是汗水。言左左和池母進來,一看見池墨卿傷痕累累的樣子,一陣心疼。

    池墨卿抱着言左左,衝池母笑笑,“我沒事,這是我該受的。”

    池母心疼壞了,趕緊去拿醫藥箱,生怕傷口感染了。言左左不敢觸碰他的傷口,眼睛裏一下子就蓄滿了淚水。池墨卿笑着,“傻瓜,怎麼就哭了,做錯事情就該罰。”

    言左左扁扁嘴:“是不是以後兒子犯錯了也要這樣?”

    池墨卿忍着疼,回頭看池父一眼,“是這樣的吧,爸?”這是家法,要代代流傳下去。

    池父冷哼一聲:“沒看見報紙上培養出三個清華的老父嗎?棍棒底下出人才,還是有一定道理的。”

    “爸爸說的是。”池墨卿爲了讓言左左安心,還故意跟池父開玩笑,“以後我兒子的教育就交給爸爸了,爭取生一個上一個清華。”

    言左左跟着笑了,眼睛裏還帶着淚水,“是不是很疼?”

    池墨卿感覺背後火辣辣的,可還是勉強撐起一抹笑意,“沒有你看見視頻的時候疼。”

    言左左咬着脣,伸手給他擦擦額頭上冷汗,淡聲說,“媽媽去拿藥了,我們回房間。”說完,她衝池父笑笑,“爸,剛剛我出言不遜了,對不起。”

    池父點頭,雖然言左左剛纔的言辭激烈,不過倒不難看出她對池墨卿的真心,這個兒媳婦還真是娶對了。

    臥室裏,言左左脫下池墨卿的衣服,看見他後背斑駁的傷口,淚水更多了。她擦不急的眼淚掉在他的傷口上,就見池墨卿一個顫抖,狠狠倒抽了口氣。

    言左左更心疼了,眼淚嘩嘩的。池母拿過醫藥箱,看她哭紅的小臉,反倒噗嗤一下笑出聲來,“沒事的,以前墨卿他爸也是這麼過來的,我那會兒跟你一樣,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

    言左左有些羞赧,不好意思的接過池母手裏的醫藥箱,顫抖抖的給池墨卿上藥。含着眼淚還琢磨,肯定就是因爲家規,池墨卿纔不想要兒子。

    池母雖然看了心疼,可還是對着池墨卿斥責,“你這孩子也真是的,平時看你辦事挺穩重的,怎麼在蔡青青這件事情上就這麼糾纏不清?”

    池墨卿歉疚的看看言左左,鄭重道,“我會處理好的。”

    池母點頭,轉身離開的時候,突然說,“沒聽別人提起蔡夫人癌症的事情,墨卿,你是不是應該先查查?”

    池墨卿一愣,他從來沒有想過蔡青青會在這件事情上做文章,難道他真的被騙了?

    “我知道了,謝謝媽。”

    言左左給他上藥,疼得他握緊了拳頭,額頭上冷汗直冒。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終於上完藥了,而言左左也早就哭的涕不成聲。

    池墨卿轉身,伸手把她抱在懷裏,輕撫着她的後背說,“傻瓜,哭什麼。”

    言左左不說話,也不敢觸碰他的傷口,就是看着他背上血跡斑斑的,一陣陣的心疼。

    “好了,老婆不哭不哭,相信我,我年輕時候比這個打的還厲害,一點都沒事。”

    言左左淚眼汪汪的看着他:“你年輕的時候也很皮哦?”

    池墨卿輕笑,湊到她耳邊說,“你想象不到的皮,有機會說給你聽。”

    言左左點頭,目光又關注到他的後背上,緊接着眼淚又出來了。池墨卿伸手給她擦擦淚,“只要你相信我,我比什麼都開心,這點傷一點也不礙事。”

    言左左咬脣,過了會兒說,“我相信你,雖然我們結婚時間不長,可你的好,可你對我的好,我都能感覺的出來。不管你做什麼,說什麼,我都相信。”

    池墨卿笑了,抱着她感覺前所未有的滿足,“老婆,你放心,我一定會處理好這件事情的。不管是給爸媽,還是給你和女兒,我都會有一個交代。”。。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
    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