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婚紗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婚紗照字體大小: A+
     

    ?

    服務員把涼菜端了上來,付子欣夾了一口才說,“你不是告訴我,如果他連這種事情也處理不好,就不配做個男人嗎?所以我現在想怎麼樣就怎麼樣,至於他家裏的問題應該是他處理,而不是讓我一個孕婦操心。”

    言左左一滯,自己確實說過這種話,可如今付子欣真的實踐起來,她又開始擔心了。如果王凱俊糾纏不斷怎麼辦,如果蘇菲揹着蘇康亂來怎麼辦,如果蘇家不接受付子欣,將來搶走孩子怎麼辦?言左左覺得整個人混沌了,可考慮到付子欣懷孕的情況,又不能直接把這些問題全都丟給她,她只能一個人急的抓狂。

    可就算言左左不說,付子欣也也知道她在想什麼,這麼多年的閨蜜不是白當的,她苦笑兩聲說,“你不用替我擔心,蘇康已經把他名下的所有財物都過繼到我名下了,而且簽了不搶孩子的保證書。如果他家人亂來,我就帶着他的財產和孩子遠走高飛,到時候一無所有的是他們蘇家,不是我。”

    言左左看着她,先是一驚,緊接着又無奈的搖搖頭,“你結婚真的是因爲這些財產嗎?”正因爲知道不是,她才擔心。如果付子欣真是因爲錢纔跟蘇康結婚,她反倒是放心了。

    付子欣故作輕鬆的笑笑:“不管怎麼樣,我結婚總歸算是不虧。再說了,你幹嘛這麼不看好我們,說不定蘇康將來會跟池總裁愛你一樣深愛着我不是?”

    言左左倒是不反駁蘇康愛付子欣的事實,只不過擔心蘇家人而已。

    “好了,我又不傻。如果蘇菲和蘇家人真的欺負我,我肯定會欺負回去的,你就別替我擔心了。快吃快吃,孕婦應該心情愉快,可別把我兒媳婦生成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付子欣故作大笑的說。

    言左左看她一眼,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她希付子欣,可又擔心她未來的幸福不是蘇康能給的,畢竟她跟蘇菲和王凱俊的關係太複雜。

    她嘆了口氣,還沒有說什麼突然就聽見付子欣驚呼一聲,“左左,你往後看!”

    言左左困惑轉頭,就看見車窗外面因爲紅燈停下來的車子。那輛車很眼熟,蔡青青就坐在副駕駛上,而開車的不是別人,正是池墨卿!

    她一愣,臉上的神色頓時有些複雜。

    付子欣擔心的看着她,見她久久不回神,於是輕喚道,“左左,你還好吧?”

    言左左轉頭,看着一臉擔心的付子欣,最後搖搖頭,“我沒事。”

    付子欣試探的問:“你老公一直跟蔡青青有聯繫?”

    言左左眼神立馬古怪起來,她搖搖頭,心思翻涌,垂眸道,“我不知道。”

    付子欣一愣,這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她偷偷打自己一下,幹嘛哪壺不提提哪壺。她乾笑兩聲,“也許是有事情……你別多心,你家池總裁還是很愛你的……”

    言左左沒好氣的看她一眼:“幹嘛說的跟他真出軌似的,在這點上我還是相信我家池總裁的。沒關係,我回去問問就好。”

    “這就好這就好。”付子欣不放心的看看她,又看看窗外,池墨卿已經開車離開了。說實在的,她還真是替言左左捏把冷汗。

    前女友咩,全世界最恐怖的物種。

    傍晚的時候,司機接付子欣回家,順便送言左左。言左左下車,緊緊握着付子欣的手,“不管怎麼樣,你都要幸福。”

    付子欣笑着點頭:“你也一樣。”

    言左左轉頭回家,想着付子欣跟蘇康的事情,心情有些沉重。她拿出手機給蘇康發了條短信,讓他好好照顧付子欣,雖然沒有明說別讓付子欣被他家人傷害,但她想蘇康是明白的。

    很快,蘇康回過短信,說是知道該怎麼做,替付子欣謝謝她。

    言左左沒有再回短信,推開門進去了。張媽見她回來,問她吃什麼。她搖頭,說是累了,就回房間休息去了。

    池墨卿回來的很早,張媽趕緊跟他彙報言左左今天的異常。池墨卿挑眉,放下公文包擔心的往房間走,推開門就看見言左左無精打采的躺在牀上,一副沉思的樣子。

    他走過去,伸手撫平她蹙緊的眉頭,低聲問,“怎麼了?”

    言左左看見他,好半天才扯出一抹笑意,“回來了。”

    池墨卿脫了鞋子上牀,把她抱在懷子,一下一下輕撫着她的長髮,柔聲問,“張媽說你回來以後就不開心,遇到什麼事情了?”

    言左左感受到他溫暖的氣息,在他懷裏蹭了蹭,找了個舒服的位置,輕聲說,“子欣跟蘇康結婚了。”

    池墨卿挑眉,原來他對蘇康是沒有什麼印象的,可最近因爲招標案的事情兩人接觸多了起來,他對這個男人的印象還不錯。

    “那挺好,你不用再擔心付子欣的孩子成爲私生子了。”池墨卿說。

    “要真這麼簡單就好了。”言左左嘆了口氣,緩緩道,“我雖然很替子欣感到開心,畢竟蘇康是個不錯的選擇,看起來又是真的很愛她。可我還是不放心王凱俊和蘇菲,還有蘇家二老是不是真的能夠接納她,這都是未知數啊。”

    池墨卿沒說話,只是輕撫着她的後背,聽她說自己的煩惱。

    “要是王凱俊還不放手,對子欣糾纏不清,到時候那場面可就混亂了。蘇菲表面溫溫順順的,可也不是個省油的燈。還有蘇家二老,誰知道會站在哪邊?”言左左就跟嫁女兒似的輕聲嘆息,簡直不敢想象未來付子欣的悲催生活,她已經是受過一次傷害的女人了,要是蘇康到時候不站在她這邊,她不確定付子欣還能不能承受住第二次打擊。

    “蘇康是知道這些的,既然他決定跟付子欣在一起就證明已經想清楚了。付子欣也不傻,能夠答應蘇康自然有她的考量,你就不要多想了。”

    言左左擡眸看他,知道他說的都對,可她還是不放心。她抱着他的腰,輕聲說,“但願他們能跟我們一樣幸福。”

    “一定會的。”池墨卿把她摟在懷裏,一隻手輕撫着她的小腹,“就像我們兜兜轉轉又走在一起一樣,說不定蘇康就是付子欣的最好歸宿,分開這麼多年還能相遇相知,誰能說他們緣分不深?所以我們能做的只有祝福,祈禱他們能夠跟我們一樣幸福。”

    言左左靠在他胸口,靜靜聽着他沉穩的心跳,彷彿他這樣說就真能成真似的。她迷迷糊糊快要睡着了,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驀地從池墨卿懷裏推出來,看着他的眼睛定定的問,“池總裁,你今天干什麼去了?”

    池墨卿蹙蹙眉頭,想了一會兒說,“上班啊。”

    “那你見了什麼人?”她挑眉,一副誓不罷休的樣子。說起來,她倒不是真的懷疑池墨卿在外面亂來,只不過不想心裏藏着事,任由自己一個人胡思亂想。與其她胡亂猜測,倒不如直接問出口,坦誠尊重纔是夫妻的相處之道。

    “開會見了高層,然後跟客戶去吃飯,下午處理公事,見過特助,還有……蔡青青。”池墨卿一點都沒有隱瞞,坦白的很。

    言左左鬆了口氣,在她心裏,沒有存心隱瞞就是光明正大的。也許她的想法很幼稚,可她就是相信池墨卿。

    “我今天跟子欣去吃飯,正好看見蔡青青坐着你的車經過。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怕自己會胡思亂想。”現在問清楚了,她也安心了。重新爬回池墨卿懷裏,她又感覺想睡覺了。

    池墨卿伸手摸摸她的頭:“蔡青青找我是因爲他父親的事情,她希望……”

    “我困了……”言左左完全沒有追究的意思,就像是真的問問就算了,然後小聲咕噥着,調整一個舒適的姿勢合上眼睛就睡着了。

    池墨卿無語,低頭就看見她真的睡過去了,雖然眼睛很努力想要睜開,可最後還是沒能抵過周公的召喚。他好笑又疼惜的摸摸她的臉,在她額頭上親了一下,給她調整一個舒服的姿勢讓她好好睡覺。

    池墨卿從臥室出來,正好看見王媽上樓叫他們吃飯,他示意她小聲點,“你回去吧,等太太睡醒了,我幫她熱熱。”

    王媽說聲好就離開了,池墨卿坐在客廳裏看文件,沒多久手機就響了,是路遙遠打來了的。

    “我說大總裁,你上次吩咐小的那事兒已經談好了,就差您親自過目了,什麼時候給個明確指示,小的也好立馬行動。”

    池墨卿想了想,這個週末應該有時間,“那就週六週日吧,左左現在懷着孕,地點也別選遠的,只要是海邊就成。”

    之前無意間聽言左左提起想要在海邊拍婚紗照,他就把這任務交給了路遙遠。這傢伙最喜歡滿世界到處跑,肯定知道什麼地方最適合。更何況,他可是給他免費拍過廣告的,把這任務交給他就當是酬勞了。

    “附近海邊?”路遙遠愣了一下,像是有些爲難,結結巴巴的說,“那就剩下那一處地方了,可以嗎?”

    雖然他沒有明說,可池墨卿還是知道他說的是哪裏,於是眉頭緊蹙,腦子裏過了一圈附近的海邊,還真是就剩下那一處了。好半天,他才說,“那就它吧,嘴巴嚴實點,別告訴左左。”

    “那必須的,我是那種人嗎?”路遙遠嘿嘿一笑,緊接着像是有些不好意思開口,“我跟小冉可能和你們一起拍婚紗照……”

    “什麼?”池墨卿一愣,聲音裏都帶着古怪,“你跟小冉要拍結婚照?”

    “是啊,小冉已經答應我的求婚了,這事我們也商量過了,你該不會不同意吧?”路遙遠突然後知後覺的說,要是池墨卿不同意怎麼辦?這可是未來大舅子呢。

    池墨卿沒有立刻回話,而是沉默着,這讓路遙遠着急了,嚷嚷着說,“喂,你該不會真的不同意吧?我對小冉可是真心的,你不能搞破壞,哇哇哇,我們還是不是好哥們了,你可不能在關鍵時刻扯我後腿……說話啊,你這是要急死我……”

    “你都說完了,我還說什麼?”池墨卿翻了個白眼,“這要是你跟小冉的決定,我沒什麼好反對的。”

    路遙遠終於鬆了口氣,不禁抱怨道,“你嚇死我了。”他又跟池墨卿聊了幾句,這才收線。

    池墨卿坐在客廳裏,想起剛剛跟路遙遠的談話,蹙了蹙眉頭。之前池冉還很喜歡路知途,怎麼一眨眼的時間就改由跟路遙遠結婚了?

    她如果是真的看開了,他倒也祝福她跟路遙遠,畢竟路遙遠是個不錯的選擇。可如果是因爲賭氣,這樣一來毀的可不僅僅是她自己,還有路遙遠和路知途的幸福。他思來想去決定給池冉打個電話,可是手機響了半天也沒有人接聽。他又往家裏打,池母說是她剛剛還回來了,可又走了。

    池墨卿沒有說她跟路遙遠的事情,默默切斷通話,想着明天再打過去問問。。。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
    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