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是不是變醜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是不是變醜了字體大小: A+
     

    ?

    司機師傅搔搔頭,呵呵直笑,“我開這麼多年車,還是第一次遇見大總裁跟我說謝謝的。”

    池墨卿點頭,抱着言左左往家走,司機看他們伉儷情深的樣子,有些羨慕,拿出手機給自己老婆打了個電話,“待會回去給你買最喜歡吃的臭豆腐。”

    不知道電話那頭說了什麼,司機師傅嘿嘿直笑。

    到了家,池墨卿把言左左輕輕放在牀上,可能是動作吵醒了她,她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茫然看看四周,“我在哪兒?”

    池墨卿被她這副迷糊的樣子逗笑了,輕聲說,“已經到家了。”

    言左左好奇的看看四周,還真是在他們的房間裏。她抓抓頭,像是有些懊惱,“我最近越來越能睡了,老公,你說我會不會真的變傻了?”一孕傻三年嘛。

    池墨卿笑出聲,伸手幫她理了理頭髮說,“我老婆傻了也可愛。”他看看時間,誘哄道,“你才睡了不過二十來分鐘,再睡兒。”

    “我……”她纔剛張口,肚子就傳來一陣咕嚕咕嚕的聲音。時間像是停止了似的,兩人對看一眼,下一秒,言左左小臉爆紅。

    池墨卿反應過來,好笑的捏捏她的臉,“餓了?”

    言左左不好意思的點點頭,可旋即又快速搖搖頭,“我、我纔不餓,是你的小情人,小情人餓了。”她一副急於撇清的樣子,眨巴着無辜的大眼睛,看起來還真有點可信度。

    池墨卿好笑的看着她,也不戳破,“嗯,那請問我的小情人想吃點什麼?”說着,他就把臉貼在了言左左肚皮上,好像真的在跟小傢伙交流似的。

    沒多久,言左左就感覺肚子上溫溫熱熱的,低頭就看見池墨卿柔情似水的親了親,最後撫摸兩下,一本正經的對着她說,“小情人讓我問媽媽想吃什麼?”

    言左左大笑:“我怎麼沒聽見,你們還真是父女連心啊。”

    “那是自然。”池墨卿一副洋洋得意的樣子,伸手摸摸她的臉,輕聲問,“想吃什麼,我去給你做點。”

    言左左偏頭想了想:“鍋裏還有雞湯,不如煮點雞湯麪好了。”

    “好,你再睡會兒,我去煮麪。”池墨卿扶她躺下,這才往廚房走。

    他從冰箱裏拿了把青菜,又取出麪條,開始做飯。雞湯一熱,他就把麪條煮進去了,等着麪條差不多的時候,再把青菜放進去。

    手機響了,他忙着攪動鍋裏的麪條,看也沒看就接起來,“你好,哪位?”

    “是我。”手機那邊傳來蔡青青輕輕柔柔幽幽怨怨的聲音。

    池墨卿臉色明顯陰沉了,蓋上鍋蓋,冷聲問,“有事?”

    蔡青青聽見他淡漠的聲音,眼底閃過一抹不甘,語氣陰陽怪調的說,“我們好歹在一起那麼多年,就算現在分開了,我還非得有事才能給你打電話嗎?”

    池墨卿眉頭緊蹙,對於蔡青青的無理取鬧他已經見識過了,也懶得跟她廢話,直接切斷了信號,繼續煮麪。對於蔡青青,他從來沒有承認過跟她在一起,只不過之前念在跟言左左有幾分相似的情面上縱容她在自己身邊罷了。如果她夠聰明就應該懂得收斂,安分一些,她越是這樣上躥下跳,他就只會越來越厭惡她。

    面煮的差不多了,池墨卿把青菜放進去,再等會就可以吃了。不過短短十幾秒的時間,蔡青青就不停打電話,池墨卿懶得理她,關了火,開始盛飯。

    可電話持續不停地響,他又擔心吵醒言左左,順手拿過來,不給蔡青青開口的機會,直接說,“蔡青青,這樣有意思嗎?”

    蔡青青冷笑:“你以爲我願意這樣嗎?當年如果不是因爲你……”

    “因爲你給我下藥,自食惡果嗎?”池墨卿冷冷打斷她的話,輕蔑道,“如果你打電話就是爲了回憶過去,我沒有興趣聽。而且最好也不要再打過來了,否則當年你懷孕流產的事情,我可就不保證能繼續替你守祕了。”

    池墨卿從來不是個拖泥帶水的人,要愛,就深愛,心裏身體就只忠於一個女人,完全不給其他女人任何機會;可如果放下了,就是決絕,再也不會跟過去有半點關係。這是他的原則,也是他對自己妻子的愛和責任。

    “呵呵。”蔡青青冷笑,“好,我們不說過去,那就說說現在。我父親也算是看着你長大,你能有今天他功不可沒吧?你現在居然這麼對他,還有沒有良心!”

    她父親的後半生要在監獄裏度過,他們蔡家徹底毀了,就連她現在出門都擔心都被認出來。她媽媽一氣之下病倒在醫院裏,蔡可人那個賤女人甚至跑去醫院對她們母女落井下石,冷嘲熱諷,這些都是池墨卿害的!

    池墨卿完全不意外她提這件事情,他當初不是沒有給過蔡亞仁機會,只是他們父女千錯萬錯錯在不該對言左左動手。她是他池墨卿的女人,連他自己都捨不得動一根毫毛,怎麼能忍得下別人對她出手傷害,只能說他們是自作孽。

    他冷哼一聲:“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們父女做了什麼還用我提醒嗎?”頓了頓,他把面端到餐廳,這才又說,“更何況,我哪點冤枉他了?”

    比起他們誣陷陷害,盡玩那點不入流的把戲,他提交的材料可都是證據確鑿的事實,不管哪一條哪一款都沒有冤枉他蔡亞仁半分。

    “你!”蔡青青氣的臉色鐵青,池墨卿直接打斷她的話,不耐煩的說,“想想你們做的,我只不過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以後別再打電話過來了。”說完,他就收了線。

    蔡青青過慣了錦衣玉食的生活,現在蔡家倒了,她自然受不了一下子沒錢的日子。這種痛苦會比其他任何懲罰來的都要殘忍,如果她能安分點,事情也就過去了。可如果她繼續興風作浪,她的過去,她和蔡夫人當年做的那些齷齪事可就別怪他全都轉告給媒體了。

    他呼了口濁氣,然後去臥室叫言左左出來吃飯。言左左被他抱到餐廳,咯咯直笑,“你這樣,讓我有種當公主的錯覺。”

    “公主嗎?”池墨卿像是有些苦惱,把筷子放在她手裏,哀怨的看着她說,“怎麼辦,我想把你伺候成老佛爺。”

    言左左笑的更歡了,有模有樣說,“小池子,伺候哀家吃飯。”

    “得咧!”池墨卿重新拿一雙筷子,夾起麪條吹了吹熱氣,這才送到她嘴裏,“老佛爺,小心燙。”

    言左左哈哈大笑,可過了一會兒又不開心了,小臉悶悶的,一臉委屈的看着池墨卿,像是要哭出來似的。

    池墨卿一愣,趕緊問,“怎麼了,是不是不合胃口?”

    言左左擡頭,水汪汪的大眼睛裏盡是控訴,“我吃你的喝你的住你的,還讓你伺候,可我什麼都沒有給你做,每天看着你辛苦,卻什麼忙都幫不上,我好沒用。”說着說着就紅了眼眶。

    池墨卿趕緊給她抹淚兒,好笑的把她抱到自己腿上,寵溺的說,“不是有這麼一句話嘛,老公負責賺錢養家,老婆負責貌美如花,這些都是我的責任,我心甘情願,甘之如飴。”

    “可我也沒有貌美如花。”她越說越委屈,低頭看着自己臃腫的身材,眼睛裏還有淚水在打轉,亮晶晶的好不可憐,“我不管,從明天開始我要給你做飯,我要做賢妻良母。”

    池墨卿但笑不語,親親她的臉,一口一口喂她吃飯。吃飽喝足,又伺候她洗澡睡覺。可言左左卻睡不着,拿着雜誌翻了又翻,也沒什麼意思。於是整個人窩在池墨卿懷裏,氣鼓鼓的說,“你說是不是我自從懷孕以後就變得很醜了?”

    池墨卿好笑的看着她,知道孕婦都很敏感,只是沒有想到敏感的這麼可愛。他輕笑,有一下沒一下的輕撫着她的後背,“怎麼會,我老婆懷孕以後比原來還漂亮。”

    “騙人!我明明比原來胖了好多,就連走路都很吃力,跟大象似的。”她剛剛還照鏡子了,盯着鏡子裏面的自己覺得都快不認識了。

    “哪裏有騙人,我說的都是實話。原來摸起來都沒有肉,盡是骨頭,可現在卻肉呼呼,軟嘟嘟的,好有愛。”說着,他的手不安分在她身上開始作亂。

    言左左感覺癢癢的,一邊躲閃一邊笑罵道,“大色狼,走開!”被他這麼一鬧,她很快就忘記自己身材走形的苦惱了。

    池墨卿低笑出聲,邪魅的啃咬的她的小耳垂說,“我喜歡你這樣肉肉的,這裏都變大了很多。”他不規矩的魔抓附在她的胸前,言左左小臉爆紅,狠狠掐他一把,沒好氣的說,“臭流氓,你小情人看着呢。”

    池墨卿哈哈大笑,下一秒就吻住了她的小嘴,纏綿悱惻的在她耳邊低語,“我這是告訴她爸爸很愛媽媽,我們一家人不離不棄。”

    言左左被他吻得醉陶陶的,又被甜言蜜語這麼一泡,整個人都幸福死了,就連下一秒被池墨卿吃幹抹淨也沒察覺到某隻腹黑老狼的心思。

    池氏寵妻第一條:老婆就是用來疼的,只要發現不開心,立刻遏制在搖籃裏。

    池墨卿盯着言左左熟睡的小臉,一雙寬厚的大掌有一下沒一下的輕撫着她,腦子裏閃過穆姚倩今天不懷好意的眼神。他不禁聯想到穆天陽妻子的死,會不會那個時候穆姚倩已經記事了,心裏是懷恨言媽媽的?要不然,她沒有理由這麼厭惡她們。

    他躺在言左左身邊,想着明天讓特助找人時刻注意穆姚倩的狀況。不管怎麼樣,他都不能讓言左左受到半點傷害。。。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
    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