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一百零五章 怕我把人拐跑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一百零五章 怕我把人拐跑了字體大小: A+
     

    ?

        言左左和付子欣同時看過去,就看見一臉不善的何新蕊正怒氣衝衝的看着他們。

        言左左愣了愣:“有事?”

        何新蕊朝她走過去,咬牙切齒的站在她面前,恨聲道,“言左左,就是你,你故意不讓池墨卿給我爸爸醫院注資對不對!”

        言左左蹙了蹙眉頭,對於何新蕊身上的香水味感覺很難受,“我不知道你什麼意思,不過,請你離我遠一點。”

        “你這是心虛嗎?”何新蕊憤怒的往前一步,那眼神像是要把她生吞活剝了,“你把我們何家害成這樣,到底安的什麼居心?”

        家裏值錢的東西現在都被父親拿去典當了,可比起合同上的金額根本就是九牛一毛。父母天天在家吵,齊家輝又不回去,他們家都快要撒了。她原來那些朋友一看她家要破產,個個遠離她,生怕她會借錢似的。

        言左左反應過來,無辜的說,“我沒有要害你們何家,如果你們過得不好也只能說是自作孽,跟任何人沒有關係。”

        何新蕊身上的香水味讓言左左越來越想吐,她起身推開她要往洗手間走,可何新蕊扯着她的胳膊不讓她走,“你想去哪兒?言左左,你給我說清楚,我們何家到底哪裏對不起你,讓你這樣害我們!”

        言左左真的很難受,可被何新蕊這麼一激,也來了脾氣,“你想知道你們何家怎麼對不起我?行啊,回去問問何蒼遠當年做過什麼齷齪的事情。你們何家落到今天這個地步,根本就是罪有應得!”

        “你這話什麼意思,我爸爸怎麼了?”何新蕊面色不善的瞪着她。

        付子欣一看何新蕊這副誓不罷休的樣子,趕緊起身護在言左左面前,“你這個女人是怎麼回事?搶了別人的男朋友,還好意思在這裏大呼小叫,還要不要臉?”

        “你是誰,輪得着你管我嗎?”何新蕊鄙夷的看着付子欣。

        言左左胃裏滾翻的嘔吐**越來越強烈,何新蕊抓着她不依不饒,“言左左,你今天不把話說清楚,就別想離開這裏!”

        言左左用力想着掙扎,可何新蕊死抓着不放,最後,言左左實在忍不住了,對着何新蕊噴了出去。

        嘔!嘔嘔!

        何新蕊時下流行的透視裝,整體黑紗設計,看起來性感嫵媚極了。雖然外面的黑紗長及腳踝,可一直高開叉到了臀部,言左左這一吐,整個黑紗黏在她的大腿上,上面直接露出了底褲,還沒有消化的點心粘在她腿上,格外噁心。

        何新蕊整個人愣住了,怔怔的看着身上的污物,一時間反應不過來。付子欣則是直接笑出聲來,響亮的聲音裏帶着幸災樂禍,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言左左吐了一半,還是覺得很難受。正巧這個時候付子欣猙獰的朝她撲過來,嘔!嘔嘔!又是一陣嘔吐聲,言左左把胃裏剩餘那點酸水再次噴到了何新蕊身上,肚子上,胳膊上,甚至是臉上,慘不忍睹。

        “啊!”付子欣尖叫出聲,整個人氣的渾身顫抖,聞見自己身上那股子酸臭味,瘋狂的只想殺人。她面目扭曲的就去掐言左左的脖子,可人還沒有撲過去,迎頭就被付子欣潑了一臉牛奶,白白滑滑的從她頭上留了下來,悽慘無比。

        “你這個女人是瘋子嗎,沒看見左左大着肚子很難受嗎?要發瘋出去發瘋,這裏不是你搗亂的地方!”付子欣一點都不同情何新蕊,怒氣衝衝的教訓。

        何新蕊臉色鐵青,張嘴剛準備說話,就被外面進來的保安制止了,一臉不悅的瞪着何新蕊,“這位小姐,我們注意你很久了,這裏是供客人休閒的地方,請你出去。”

        何新蕊簡直氣瘋了,怒氣衝衝的對着保安怒吼,“你讓我這樣出去?你們都是瞎子嗎,沒看見我纔是被欺負的那個?”

        “抱歉,我們這裏有監控,明顯是你在打擾這兩位小姐,請你出去。”保安說。

        何新蕊惡狠狠地看着保安,回頭又瞪言左左一眼。拳頭髮出咯吱咯吱的聲音,轉頭就走。

        保安看何新蕊走了,這才恭敬道,“讓兩位受驚了,請慢用。”

        言左左和付子欣互看一眼,總覺得情況怪怪的。

        “別多想了,瘟神走了,我們也趕緊溜吧,免得她又殺回來。”付子欣覺得很過癮,她早就看何新蕊不順眼了,今天這不是找上門來給她們欺負嗎?活該!

        言左左也覺得此地不宜久留,跟付子欣拿着包包離開了。付子欣一邊走還一邊大笑,“左左,我發現你真是太腹黑了……不不不,是我家乾女兒簡直太爭氣了,我喜歡!”

        言左左好笑又好氣的看着她,剛走出點心店就看見不遠處蘇康靠在車上,像是在等付子欣。她挑眉看她一眼,“看來剛剛保安受賄了。”

        付子欣看見蘇康的時候嘴角抽搐,這丫是打算幹什麼,她現在不管去哪兒,他都寸步不離,是怕她給他戴綠帽子還是怎麼着?

        言左左牽着不情不願的付子欣就往蘇康面前走:“怎麼,怕我把人拐跑了?”

        蘇康嘿嘿一笑:“你們都大着肚子,我這不是不放心嗎?”

        “嘖嘖。”言左左好笑看他一眼,“人就還給你了,我還有事,先走了。”

        “你去哪兒,我送你吧。”他看一眼言左左的肚子,明明跟付子欣的月份差不多,不知道爲什麼比付子欣要大很多,看起來很嚇人。

        言左左咯咯低笑,拒絕了他的好意。臨走前,湊到付子欣耳邊,小聲說,“看起來還算有誠意,好好把握。”

        付子欣瞪她一眼,還沒有來得及開口,就見她揮揮手說,“我走了。”

        好不容易出來走走,言左左沒有直接回家,一個人在路上悠閒的轉着。突然就看見不遠處,兩個正在典當鋪前爭執的男女,她身子一僵,眯了眯眼睛。

        何蒼遠和何夫人!

        她想起剛剛何新蕊的話,眼底閃過一抹複雜。停頓片刻,她轉頭朝反方向離開了。她不是聖母,對於何蒼遠之前對她的做的,對她母親做的,她沒有辦法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而在他走投無路的時候出手幫忙。

        池墨卿的電話打過來,問她在哪裏。言左左說了地址,然後找個地方坐下,告訴他剛剛看見的。池墨卿頓了頓問,“你想讓我幫他?”

        言左左搖頭,堅決的說,“不要。”頓了頓,她又朝何蒼遠和何夫人的方向看了看,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們已經離開了。她抿抿脣,繼續說,“就是覺得心裏悶悶的,他當初拋棄我們母女,想過的就是這種生活嗎?”她不無嘲諷的開口。

        池墨卿沒說話,過了一會兒纔開口,“左左,你應該慶幸他當初離開了,要不然媽媽現在還遇不上穆叔叔這麼好的男人。”

        言左左突然撲哧一笑,翻了個白眼說,“你是不是還在想,如果不是我被齊家輝拋棄,還遇不着你這麼好的男人?”

        “老婆過獎了。”池墨卿一點都不謙虛的說,逗得言左左哈哈大笑,吐槽道,“自戀!”

        很快,池墨卿的車子就停在她面前了,言左左笑着站起來,“今天下班好早。”

        “想你了。”池墨卿柔聲說,環着她的腰際上了車,“還想去哪裏,我陪你走走。”

        言左左點頭,他們好久沒有一起手牽手逛街了,既然出來了,就好好享受一下浪漫時光好了。池墨卿問,“有沒有什麼想買的,今天我買單。”

        言左左一臉無語,自從她懷孕以後,池墨卿簡直就變成了購物狂,凡是對孕婦好的營養品,她穿着合適又舒服的衣服鞋子,還有平時她捨不得買的包包奢侈品,他全都搬回家,童裝玩具更是恨不得堆滿房間。

        不僅僅是池墨卿這樣,就連言媽媽和池家也都這樣,他們家現在都快沒地方放東西了。

        “池總裁,你要是再買下去,我們就該睡大門外面了。”她吐槽。

        池墨卿想想也是,心虛的摸摸鼻子,“那、那就這樣一直散步?”

        言左左嘆了口氣,哀怨的看着他,“再有兩年,你纔不會跟我這樣手牽着手散步呢。”

        “怎麼會,我這樣牽你一輩子。”別說是兩年,就是十年二十年,他也會一直牽着她的手。他從來不是個花心的男人,愛上了就是一輩子。

        言左左不信的蹙蹙鼻子:“我纔不相信,等你的小情人長大了,你牽她的手還來不及,哪裏有空搭理我,你到時候肯定會喜新厭舊的。”她越說越哀怨,控訴的看着他,就像是看見了以後的悲催生活。

        池墨卿好笑的捏捏她的鼻子:“亂說,頂多我一手抱着小情人,一手牽着我老婆。”說完,他目光款款的看着言左左,深情的說,“女兒遲早是要出嫁的,可老婆卻是一輩子的。”

        “你真這麼想?”言左左嘴角勾笑,心裏終於得到了安慰。

        “當然。”池墨卿摸摸她的頭,笑着說。

        言左左偏頭想了想:“好吧,算你會說話。”說完,她自己都笑了。

        又走了一會兒,正好走到公園的小河邊,池墨卿摟着言左左的腰,讓她靠在自己肩上,夕陽西下,餘暉落在他們身上,格外柔美。

        言左左低聲說:“池墨卿,你是不是覺得我特沒出息,居然跟女兒吃醋?”

        池墨卿大笑,輕撫着她的小臉,“可我就是喜歡吃醋的老婆怎麼辦?”看言左左懊惱又糾結的樣子,他覺得可愛極了。低頭,想也不想就吻上了她的脣。

        言左左趕緊推開他,心虛的看看四周,這裏是公園咩,真是太亂來了。她小臉通紅的瞪他一眼,小聲嘀咕,“臉皮厚!”

        池墨卿大笑,牽着她的手往車上走。身後的影子拉的很長很長,甜蜜的交纏在一起。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