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一百零二章 產品出了問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一百零二章 產品出了問題字體大小: A+
     

    ?

        言左左點頭,眼睛還停留在蔡可人身上,只見她抓着何新蕊的頭髮,對着她的臉猛打。一雙修的美美的指甲也斷了,用力撕扯何新蕊的衣服。自己的黑色內衣都漏出來了,也無暇顧忌。蔡可人從來不是個受屈的主兒,嘴上也不讓何新蕊佔便宜。

        齊家輝走過去,一把抓住何新蕊就往車上走。何新蕊不甘心,掙扎還要打蔡可人,“這個不要臉的臭女人,我今天非把她打死不可!”

        “夠了!你還有完沒完,再折騰我們就離婚!”齊家輝抓住了何蒼遠的把柄,雖然股份還沒有拿到手裏,可也硬氣的很。

        “你跟我離婚試試看,信不信我讓你滾着屁股出門!”何新蕊大聲嚷嚷。

        齊家輝畢竟是還沒有坐上執行長的位置,家裏還有何夫人那隻母老虎,脾氣也還算稍稍收斂,“那你最好現在就跟我回去,要是再鬧我可什麼都不管了。別忘了,你假懷孕的事情。”

        何新蕊身子一僵,心虛的低着頭。當初就是擔心齊家輝會回到言左左身邊,她才故意假懷孕。結果被齊家輝抓住了把柄,一個不順心就拿出來說事。

        就在兩個人爭執的時候,被打在地上的蔡可人狼狽不堪的爬起來,惡狠狠的瞪着何新蕊,用力衝過去,就朝她臉上揮過去。

        齊家輝眼疾手快,一把拉開何新蕊,啪的一巴掌,又準又狠的打在蔡可人臉上,那力道兇殘的讓蔡可人直接跌坐在地上。齊家輝咬牙瞪她,“明天不用來上班了。”說完,扯着何新蕊的胳膊就走了。

        何新蕊這回得意了,回頭看蔡可人一眼,朝她狠狠踹了兩腳,“賤人,以後我見你一次打你一次!”

        圍觀的人沒有人一個同情蔡可人的,有冷眼旁觀的,有嘲諷謾罵的,對於小三,人們向來沒有多少好感,更不會去安慰。

        看戲的人羣漸漸散了,蔡可人躺在地上,臉上紅腫的厲害,衣服破成了布條,臉上掛着淚,神情空洞的攤在那裏。

        言左左頓了頓,緩緩上前,她說不清楚自己現在的感受,只是看着蔡可人這樣覺得可憐。她脫下自己的外套,把她扶起來。蔡可人茫然的眼神終於有了焦距,在看見言左左的時候,愣了一下,然後抱着她崩潰的哭起來。

        言左左輕拍着她的後背,雖然當初蔡可人不止一次害她,她也恨死了她。可現在看見她這樣,讓她把她丟在這裏不管,她還真是做不到。

        言媽媽不知道言左左和蔡可人的關係,但剛剛的情況她大致也看見了。雖然她也不喜歡第三者,可看在言左左的面子上,還是扶着她回去了。

        張媽看見她們帶回來一個遍體鱗傷,狼狽不堪的女人嚇了一跳。言左左讓她倒杯水過來,她趕緊去倒水。言左左找自己的衣服出來,讓她去洗個澡。

        蔡可人麻木的坐在沙發上,聽見言左左的聲音,這才擡眸困惑的看着她,“爲什麼幫我?”她以爲她應該恨死了自己纔是,沒想到今天這種狀況,居然是她幫了她。

        “我們同事一場,應該的。”言左左把衣服放在她手裏,“去洗澡吧。”

        蔡可人點頭,進了浴室。看見她關上門,言媽媽這才問,“怎麼回事?”

        言左左搖頭:“媽,別問了。”

        言媽媽點點頭,進廚房去幫張媽做飯了。不多久,蔡可人從浴室出來,臉上青青紫紫的,身上也有抓痕。可能是剛剛被何新蕊踹的太用力,走起路來一瘸一拐。

        言左左拿了醫藥箱出來:“我給你處理一下傷口。”

        蔡可人點點頭,言左左不問也不多說話,只是專心給她消毒上藥。

        “謝謝你。”蔡可人苦笑的說。

        言左左沒說話,處理完傷口這才說,“晚上的菜色不錯,留下來吃飯吧。”

        蔡可人定定的看着她,眼底盡是困惑。她咬脣,輕聲問,“你不恨我嗎?”

        “以前恨過吧,可後來想清楚了,你本來就讓我已經很難過了,我要是再因爲恨你,毀了我原本應該的幸福生活,豈不是太不划算了?”言左左笑笑,“別人越是爲難你,你就越是應該活的精彩,要不然,你的損失就變成了雙份的。”

        蔡可人愣愣的看着她,知道她叫她吃飯,這纔回過神來。可她搖搖頭說,“我不吃了。”說着,她起身往外面走。到門口的時候,她轉頭看向言左左,“還記得蔡青青害你留下的那隻耳環嗎?是我寄給你的。”

        言左左愣了愣,想起了蔡可人的身世。所以她是恨蔡青青才幫她的?

        “我幫過你一次,你今天也幫了我,算是扯平了。至於之前我做的那些事情……”頓了頓,蔡可人深呼一口氣說,“左左,對不起。”

        言左左抿脣:“都過去了,回去好好睡一覺。”

        蔡可人勉強笑笑,轉身離開了。

        池墨卿晚一點纔回來,言左左已經睡了。言媽媽趕緊給他張羅吃的,看見他疲憊的樣子,也是心疼的很,“多吃點,又要上班又要管左左,你看人都瘦了。”

        “謝謝媽。”池墨卿最近確實有些累,吃飯的時候都快要睡着了。

        言媽媽收拾完碗筷,這才離開。好在不過十來分鐘的路,距離到也近。送走了言媽媽,池墨卿回到臥室,言左左聽見聲音迷迷糊糊醒了。

        看見池墨卿憔悴的樣子,她坐起身來,招招手讓他過去,伸手摸摸他的臉,心疼道,“吃過飯沒有?”

        池墨卿點頭,拉下她的手親了親,“寶寶有沒有鬧你?”

        言左左搖頭,看着他的眼神越發心疼了,“要不要先睡會兒?”

        池墨卿搖頭:“我還有些工作要處理,估計會忙到很晚。”

        言左左下意識蹙緊了眉頭:“最近這麼忙嗎?身體受不受得了?”

        “我沒事,你別擔心,等過了這一陣子就好了。”池墨卿摸摸她的臉,淡聲說。

        言左左雖然不願意他這麼累,可也知道這是工作。只能把所有的擔心吞下去,“我讓媽每天熬湯的時候給你留一碗,必須喝。”

        “好。”池墨卿親親她,“我去洗個澡,你繼續睡。”

        言左左點頭,原本是打算等池墨卿工作完一起睡的,可她等着等着就睡着了。池墨卿睡覺的時候都快兩點了,看見言左左背靠着軟包就睡着了,小心翼翼扶她躺平,這才抱着她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言左左醒過來,就看見池墨卿還在睡。這陣子他真的很辛苦,就連她起牀的聲音,他都沒有聽見。她在他額頭上落下一吻,嘴角勾笑的出去了。

        難得她起得早,親自下廚給他做早飯。只不過,她飯還沒有做好,池墨卿就已經拿着公文包要走了。言左左一愣,“總要吃完飯再走吧?”

        池墨卿看看時間,抱歉的說,“早上還有個會,來不及了。”

        言左左擔心的看着他,突然用力抱了抱,“墨卿,我不求你掙多少錢,也不想大富大貴,你只要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就好。你答應我,不要爲了錢辛苦自己好不好?”

        池墨卿笑笑,有些感動,“聽老婆的,等過着這陣子,我就有時間陪你了。”

        “我又不需要你陪,我就是擔心你的身體。”他這樣早出晚歸,又是開會又是加班,時不時還有飯局,她哪能不擔心。

        池墨卿伸手抱抱她,寵溺的親吻她的額頭,“老婆,在等我一陣子,我很快就忙好了。不過,現在我真要走了,在家乖乖聽話。”

        言左左點頭:“慢點開車。”

        送走了池墨卿,言左左把早餐拿出來一個人吃。可是少了池墨卿,她總覺得東西都不對味了。要不是爲了肚子裏的寶寶,她真是一點食慾都沒有。

        池墨卿這幾天忙得暈頭轉向,不僅僅是蔡亞仁介紹的合作案出問題,還有行賄的事情沒有調查清楚。今天他開會的時候突然電話打進來,說是他們的產品出了問題,檢查出有毒物質,這讓池墨卿大爲震驚。

        他去出事的地點查看狀況,原來是養老院接受他們的物資檢查出有毒物質,現在已經有兩個老人住院治療了。養老院的老人紛紛要求他們給個說法,已經驚動了警察和記者。

        池墨卿趕到的時候,就被記者紛紛包圍了,“池總裁,請問你對這次有毒產品投放市場有什麼想說的?”

        池墨卿看記者一眼,皺了皺眉頭,“我想先見見住院的老人。”

        記者並不打算放棄,可很快被特助攔下來了,“各位,等會我們會召開記者會,請各位稍安勿躁。”

        記者也不好再追問,跟着池墨卿的腳步進了急診室。醫生給出了鑑定結果,確實是因爲使用了有毒產品才造成這樣的後果。

        兩個老人的孩子都守在一邊,看見池墨卿來了,吵鬧着紛紛要求賠償。池墨卿答應一定會賠償,但現在更關心老人的病情。

        他坐在老人身邊,緊緊握着他的手,心裏歉疚的說,“老人家,讓你受苦了,都是我們的錯,我一定會調查清楚給你們一個說法。安心養病,所有的醫藥費我會承擔。”

        “我擔心的不是這些,而是擔心養老院裏別的老人。我們相依爲伴這麼久了,真要有個出事的,心裏也難過。”老人紅了眼眶。

        “您放心,養老院所有老人我們都會安排全面檢查,只要發現有異常的,立刻治療。我也是有父母的人,您放心,我絕對不會做虧良心的事情。”池墨卿說的真切。

        老人看了她好一會兒,這才說,“那我就放心了,我詳細你。”

        “爸,怎麼能就這麼算了,你都成這樣了,是不是該談談賠償的事情……”老人家屬不滿意了,開始嚷嚷。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