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一百零一章 婆婆威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一百零一章 婆婆威武字體大小: A+
     

    ?

        言左左噁心的別過頭,一把推開他,“不用了,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死了這條心吧!”

        齊家輝冷笑:“別說的這麼肯定,等池墨卿一無所有以後你再說這句話。”

        言左左不再理他,越發對當年跟他在一起的那段時間感到後悔。她真是瞎了眼,纔會爲這種人傷心。

        “你不想知道是誰要搞垮池墨卿嗎?”齊家輝看着她冷笑,言左左抿脣不語,他繼續說,“只要何蒼遠能夠搞垮池墨卿,蔡亞仁會幫他把設備的款項付清。如果你肯回到我身邊,我可以阻止他們的一切陰謀。”

        言左左蹙緊了眉頭,腦子裏想的是那些人會用什麼卑鄙無恥的手段,齊家輝卻誤以爲她在猶豫,冷眼看着她說,“好好想清楚,到時候打電話給我。”

        言左左擡眸,似笑非笑的看着齊家輝,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自以爲是了?好像地球離開他就不會運轉一樣。她深呼一口氣,剛準備開口,卻沒想到有人先她一步。

        “我勸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左左是墨卿的老婆,這輩子你都別想拆散他們。”池母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了,顯然已經聽到了他們的對話。她氣呼呼的從門外進來,一臉鄙視。

        “媽。”言左左意外的看着她,池母走到她身邊,示意她坐着別管。

        齊家輝臉色一沉,不悅的質問道,“你又是誰?”

        “我是誰跟你有毛線關係?你這個人是腦子有病嗎,沒聽見我們家左左讓你滾蛋嗎?我警告你,左左是我們池家的媳婦,你想打她的注意,下輩子重新投胎比較快。”

        “你!”齊家輝臉色鐵青,惡狠狠地瞪着池母,雙拳緊握。

        “我什麼我,當初是你拋棄我們家左左的吧,現在你後悔了就要左左跟你回去,你以爲自己是什麼玩意,所有人都圍着你轉啊,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那副德行,丟不丟人啊!”池母不屑地開口,“像你這種人只會藉着女人上位的男人,也好意思站在這裏,怎麼不乾脆找個地方頭扎進去,淹死自己算了。”

        “你……”齊家輝被池母嗆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額頭上青筋暴涌,恨恨的看着她,臉色陰沉。好半天,才咬牙道,“你們都等着,有你們後悔的一天!”

        “我們後後悔用不着你操心,你以爲自己是誰啊,想要扳到我們池家,你還不夠資格!走走走,我還得照顧我兒媳婦和孫子,懶得跟你這種無賴說話。我警告你,以後別再出現在我們左左面前,看着就不舒坦。”池母沒有半點好臉色給齊家輝,轉頭看向言左左,柔笑道,“司機在外面了,我們回家。”

        言左左點頭,忍不住低笑出聲,挽着池母的胳膊說,“謝謝媽。”

        張媽回過神來,拎着行李趕緊跟過去了。他們纔剛走出病房,就看見來找齊家輝的何新蕊,看見言左左那副幸福的樣子,怒氣就不打一處來,衝着她們大聲嚷嚷,“言左左,你給我站住,你還要不要臉了,有男人還來勾搭我老公!”說着,就要上前打言左左。

        池母不高興了,用力推她一把,輕蔑的說,“哪裏來的瘋狗,忘了打狂犬疫苗吧?跑出來到處咬人,到底有沒有家教啊?我警告你,我兒媳婦可是懷着孕呢,要是有個三長兩短,看我不撕了你!”

        “我說錯了嗎?她就是勾引我男人,狐狸精!”何新蕊潑辣的大聲嚷嚷。

        池母看何新蕊一眼,故作驚訝的說,“原來你就是裏面那個渣男的太太啊,老話說的話,物以類聚人以羣分,你們結婚還真是沒結錯,般配的很。”

        “你什麼意思?”何新蕊怒氣沖天的說。

        池母鄙夷的看她一眼,剛準備開口,就聽見言左左接話,“這都不懂,渣男賤女,天作之合,沒上學嗎?”

        “言左左,你敢罵我?”何新蕊氣不過,想要打人。

        池母一把攔在前面:“就罵你怎麼樣?你動我兒媳婦一根毫毛試試,沒教養的東西。”

        “你!”

        “你什麼你,還真以爲我們池家沒人了好欺負是不是?隨便一個阿貓阿狗都想過來撒野,下次再過來撒潑,也回家照照鏡子,看你那副讓人道盡胃口的尊榮適不適合出現在這裏。”說完,池母拉着言左左就走。

        何新蕊不服氣,上前去抓言左左的頭髮,下一秒就被趕過來的保安架住了,“這位小姐,這裏是醫院,你再鬧,我們要請你出去了。”

        “放開我,我讓你鬆手,知道我是誰嗎?放開!”不管何新蕊怎麼大呼小叫,還是被保安帶走了。自始至終齊家輝都沒有出來給她結解圍,對齊家輝而言,這個女人已經沒有任何利用價值了,不知道他討好。

        池母幾乎把齊家輝和言左左的對話都聽完了,好傢伙,當初爲了上位拋棄了左左,現在還有臉過來威脅逼迫她,簡直是不要臉到家了。於是,她想也沒想,衝過去就是一頓炮轟。

        池母就是個心直口快的人,不找事兒,但也不受屈。你不惹我,大家都相安無事,你要撒潑耍橫,直接橫着來。不找事,不怕事,這就是池母一貫的原則。

        言左左看見齊家輝原本還心情不好,可被池母這麼一鬧,心情反而變好了。她靠在池母身上,笑呵呵的說,“媽最好了。”

        池母轉頭,好笑的看着她,“這就好了?下次他們再找你麻煩,我就放狗咬他們。”想了想,池母說,“改明兒就去買兩條藏獒,嚇死他們。”

        言左左咯咯直笑,一旁張媽跟着笑出聲。

        池母原本是想要言左左跟她回去的,可言左左婉拒了。要是她搬過去,池墨卿又該來回跑了,他這陣子已經夠辛苦,她可捨不得再加重他的負擔。幫不上他的忙,她已經很內疚了,哪能還給她添麻煩。

        池母自然明白她的心思,她也是過來人,而且池墨卿還是她兒子,她哪有不心疼的道理。再說了,這邊又有言媽媽和張媽照顧着,她倒也放心。

        吃飯的時候,只是不好意思的跟言媽媽說,“你看,我們家墨卿讓左左受累了,還得讓你照顧,我怪不好意思的。”

        言媽媽笑道:“左左是我女兒,這不都是應該的,親家母真是太可氣了。”

        “那行,左左就麻煩你了,我有時間就過來看看。”池母笑道。

        “好好好,你也上年紀了,別總來來回回跑。要真想見他們了,就讓墨卿週末開車回去看看你,這是他們做兒子的本分。”

        池母就是能夠言媽媽聊得來,就連言左左吃過飯睡着了,兩個媽媽還聊得開心。

        等言左左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五點多了。她抓抓頭,懊惱的發現自己越老越能睡。等她從臥室出來的時候,就見言媽媽和張媽在廚房忙碌。見她出來,言媽媽笑道,“醒了,餓不餓?我剛剛熬了粥,先給你盛一碗。”

        言左左搖頭:“中午出多了,不餓。”頓了頓,她說,“媽,我下去轉轉。”

        言媽媽趕緊洗手:“我陪你下去。”

        言左左原本是打算拒絕的,可有一陣子沒跟言媽媽談心了,正好借這個機會母女倆聊聊。

        言左左和言媽媽走在小區的院裏,言媽媽嘆了口氣說,“當年的事情說起來媽媽也有錯,如果我當初沒跟你穆叔叔借錢,也就什麼事情都沒有了。”

        言左左一愣,意外言媽媽提起這件事情。

        “當年,何蒼遠離開的時候,騙我說去做生意,需要一大筆錢。我就跟親戚去借。結果他跟別的女人跑了,那些人天天上門要賬。我沒辦法,只好找你穆叔叔借錢,可沒想到,這件事情被有心人添油加醋,傳的很難聽,讓你穆叔叔的妻子誤會了。”

        言左左沒想到事情居然是這樣,她好奇的問,“你跟穆叔叔很早就認識了?”

        “是啊,那時候你穆叔叔的工廠還很小,我給他做過祕書。何蒼遠把我借來的錢都拿去討好別的女人,沒錢又回來跟我要,我拒絕了他。他居然跑到你穆叔叔妻子面前胡說八道,你穆叔叔的妻子本來精神狀況就不好,被他一刺激神經失常,結果自殺了。”

        說起當年的事情,言媽媽眼底閃過一抹歉疚,“我以前不敢告訴你這件事情,是怕你看不起媽媽,畢竟你穆叔叔妻子的死跟我有間接關係。可我現在想通了,與其讓何蒼遠跟你亂說,倒不如我直接告訴你,也不用他再威脅你了。”

        言左左聽着言媽媽的話,咬咬脣,低聲說,“媽,對不起,我以前不該懷疑你的。”

        當何蒼遠告訴她,言媽媽第三者插足,害死了穆天陽的妻子的時候,她竟然差點信以爲真。不過好在她沒有被蠱惑,要不然還不一定會闖什麼禍。

        “傻孩子,都怪媽媽沒有跟你說清楚。這件事情就算過去了,你也不要放在心上了。”言媽媽拍拍她的手說。

        言左左笑笑;“知道了。”

        言媽媽跟言左左在前面的草坪上轉了一會兒,準備回去的時候就聽見前面在吵架,她原本就不是個愛熱鬧的人,打算跟言媽媽回家,可突然就看見齊家輝從一輛路虎車上下來,怒氣衝衝的朝前走,人羣被撥開的瞬間,她看見兩個女人扭打成一團,其中一個女人居然是蔡可人,另一個是齊家輝的老婆,何新蕊。

        言左左愣了愣,沒想到何新蕊的戰鬥力這麼強,上午纔跟她吵完架,下午就來找蔡可人打架,當真是女中豪傑。

        兩人女人打的不分上下,何新蕊嘴裏罵罵咧咧的,大約就是那麼幾句,狐狸精,小三,不要的的臭女人。言左左蹙蹙眉頭,這女人罵人的時候,不知道有沒有想過自己也曾經做過這種事情,現在好意思用這種不文明的詞彙罵別人嗎?

        言媽媽沒有看清楚齊家輝的樣子,只是看言左左不走了於是問,“你認識?”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