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九十九章 崩潰的言媽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九十九章 崩潰的言媽媽字體大小: A+
     

    ?

        池墨卿看着她,一時間沒有說話,也沒有問她是什麼樣的過往。

        言左左很體貼他的用心,好一會兒又說,“我不知道他是不是騙我的,可我又不敢問媽媽,擔心她會受刺激……”

        池墨卿看她傷心的樣子,伸手給她擦擦眼淚,輕聲問,“左左,你想我把錢給他嗎?”

        “不要!”言左左想都沒想,直接拒絕了,“他不配!”

        當年他狠心拋棄她們母女,非但不覺得內疚,現在反而用媽媽的過往來威脅他。何蒼遠就是個人渣,她死都不會幫他。

        池墨卿看着她:“萬一他說的是真的呢?”

        言左左頓了頓,淚眼汪汪的看向池墨卿,“我不知道,我覺得很混亂。也許他就是認準我不敢跟我媽求證,這才騙我的。墨卿,我該怎麼辦?”

        她緊緊抓着池墨卿的衣服,突然問,“我上次讓你調查何蒼遠的事情有結果了嗎?”

        池墨卿看着她,有些猶豫,卻又擔心言左左情緒不穩,傷害到自己和孩子,於是說,“左左,你相信我嗎?”

        言左左點頭,在這個世界上她最相信的就是池墨卿了。

        “那好,我告訴你,何蒼遠當年爲了飛黃騰達,拋棄了你們母女。可她又擔心你母親會破壞他的婚姻,所以故意謠言。你媽媽很好,沒有做錯任何事情。不管何蒼遠說了什麼,你都不要相信,知道嗎?”

        言左左盯着他認真的眼神,不確定的問,“所以我是被騙了,都是我胡思亂想的?”

        “對!”池墨卿肯定的說,言左左像是這才鬆了口氣,整個人靠在池墨卿懷裏,低聲說,“我有點累了,想睡覺。”

        “好,你睡吧,我一直在這裏守着你。”池墨卿知道口袋裏的手機傳來震動,可是沒有理會。直到確定言左左真的睡着了,這纔出去接電話。

        等他通完電話,準備回病房的時候,就聽見身後傳來一道不確定的聲音,“池總裁?”

        池墨卿回頭,意外會在這裏遇上何蒼遠。他看他眼神有些疏離,淡漠道,“何院長,這麼巧?”

        何蒼遠笑笑:“我過來參加個會,沒想到會在這裏看見池總裁。昨天的事兒我都聽說了,不過看這樣應該只是誤會。”

        池墨卿不冷不熱道:“是誤會,有人舉報我跟退休老幹部行賄。”

        “是嗎?這可真是太荒謬了。”何蒼遠言辭間有些閃爍,池墨卿沒有說話,倒是何蒼遠趕緊換話題說,“池總裁怎麼會在這裏,看朋友?”

        池墨卿沒有立即回答,而是眼神冷厲的看着何蒼遠,“我妻子住院了。”

        “怎麼會?我們昨天還見面了,她氣色很好。”像是篤定言左左會幫他似的,他毫不避諱他們昨天見面的事情。

        池墨卿冷笑:“我也很好奇,我妻子怎麼會在見面何院長之後情緒失控,差點小產。”頓了頓,他故意道,“這可是我們池家第一個孫子,我爸媽很震驚。”

        何蒼遠臉色驟然變得難堪了,心虛的的不敢看池墨卿。池墨卿往前走了兩步,氣場強大的站在何蒼遠面前,“何院長昨天跟我妻子說了什麼?”

        何蒼遠呼吸一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就在兩人對峙的時候,齊家輝突然走過來,看見何蒼遠和池墨卿皆是一愣,很快揚起一抹笑臉,“爸,池總裁,這麼巧?”

        何蒼遠看他一眼:“你怎麼會在這裏?”

        “我來看同事。”齊家輝淡笑着說,往身後看了一眼。不遠處的拐角裏蔡可人就躲在那裏,她懷疑自己懷孕了,讓齊家輝過來陪她看醫生。

        何蒼遠沒再理他,討好的看着池墨卿,“那池夫人現在怎麼樣了?”

        “池夫人?左左……她怎麼了?”齊家輝急切的問,直到何蒼遠一記凌厲的視線看過來,他這才驚覺自己失態,尷尬的摸摸鼻子說,“大家同事一場嘛。”

        池墨卿輕笑:“兩位都很關心我夫人啊。”

        何蒼遠臉色僵硬,神情很不自然。齊家輝則是緊緊握着拳頭,像是在極力壓抑什麼。

        “承蒙厚愛,我妻子很好。”說完,池墨卿看看時間,“我出來有些久了,我得回去照顧左左了,兩位自便。”說着,他就往病房走。

        言左左還在睡,只不過眉頭蹙的緊緊的,看起來睡得很不安穩。池墨卿嘆了口氣,心疼的摸摸她的小臉。他早就知道何蒼遠和言媽媽的過去,只不過不遠把一切告訴言左左。他私心裏只想讓她過的開心幸福,至於那些煩人的事情就交給他處理吧。

        牀頭上,言左左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池墨卿擔心吵到她睡眠,趕緊接起來,“穆叔叔。”他一邊說,一邊往病房外面走。

        穆天陽聽見他的聲音一愣,旋即高興道,“墨卿啊,今天沒上班?”

        “嗯,我休息。”池墨卿說。

        穆天陽笑笑:“也對,就應該勞逸結合。不管工作有多忙,對應該多陪陪家人,放鬆放鬆自己。”

        “穆叔叔說的是。”池墨卿笑笑,“你找左左有什麼事情嗎?她剛睡,可能不方便接電話。”

        穆天陽嘆了口氣:“左左還在生你媽媽氣?”

        “女兒哪會跟媽媽生氣?她真的正在睡覺。”

        穆天陽點頭表示瞭然:“你媽媽剛纔激動了,你們別跟她一般見識。她現在正後悔着呢,又拉不下臉跟左左道歉。你們晚上回來一趟吧,燉了湯,讓左左補補身子。”

        池墨卿蹙了蹙眉頭:“這幾天恐怕不能過去了,左左在醫院,醫生要她臥牀休息。”

        穆天陽一愣,坐在一邊的言媽媽跟着着急,“怎麼回事?是不是剛剛被你媽媽氣着了?”

        “不是的,穆叔叔。只是出了點小意外,這幾天不宜走動。”

        言媽媽着急了,直接搶過電話,“怎麼回事怎麼回事?住院了怎麼也不打電話說一聲,要不要緊?”

        “現在已經沒事了,不用擔心。”池墨卿寬慰的說。

        正在這個時候,池墨卿就看見一直沒走的何蒼遠走了過來,好像在等他。

        “我們怎麼能不着急?哪間醫院啊,我這就過去。”言媽媽着急的說。

        池墨卿無奈,只好告訴她地址。果然,他剛收線就看見何蒼遠走了過來。他看着他,“何院長還沒有走?”

        何蒼遠看看言左左的病房:“池夫人生病了,我買了些水果想進去看看。還有,怎麼這麼遠來這家醫院,不如轉到我那裏,我也方便照顧。”

        “謝謝何院長的好意,不過不用了。左左需要靜養,在這裏挺好的。”他冷冷開口。

        “可這裏畢竟距離池總裁家裏遠,市立醫院會近一些。”何蒼遠趕緊說。

        池墨卿定定的看着他,面無表情的說,“我妻子就是跟何院長見過面以後差點小產的,我不覺得轉院會是個好主意。”說完,他轉身回房間了。

        門外,何蒼遠一臉陰沉。現在好了,不但沒有威脅到言左左,還把池墨卿給得罪了。他咬牙,眼珠子轉了又轉,不行,得想辦法再見言左左一眼。要是拿不到池氏的錢,他真就該坐牢了。

        穆天陽和言媽媽趕到的時候,言左左還沒有醒。池墨卿叫醫生來把言左左的情況簡單給他們解釋了一遍,言媽媽這才安心。

        她走進病房,坐在牀邊看着臉色蒼白的言左左,心裏懊惱極了,恨不得打自己兩巴掌。

        穆天陽看出她的難受,走過去心疼的抱抱她,輕聲安慰,“別難過了,孩子這不沒事嘛。”

        言媽媽拉着言左左的手,滿臉擔心。

        言左左悠悠轉醒,就看見穆天陽和言媽媽坐在牀邊,不禁一愣,“穆叔叔,媽,你們怎麼來了?”她困惑的看向站在一邊的池墨卿。

        言媽媽見她醒了,眼眶紅紅的,“左左,對不對,都是媽媽不好。”

        言左左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媽,我沒事的。”

        “都是媽媽不好,不該說那些混賬話。你原諒媽媽好不好?你永遠都是媽媽的乖女兒。”言媽媽哽咽的抱着言左左說。

        “你永遠都是我媽媽。”言左左笑着說。

        看言左左沒事了,穆天陽和言媽媽才離開醫院。臨上車前,言媽媽像是想起了什麼,趕緊說,“豬蹄湯要趁熱喝,孕婦容易缺鈣,喝這個是補鈣的。改明兒你們回去一趟,我給你們燉兩隻鴿子。你這一陣子也夠爲難了,回去媽媽給你們補補。”

        池墨卿連連點頭:“謝謝媽。”

        說來也巧了,言媽媽站在車邊正跟池墨卿說話,就看見停在他們旁邊那輛車的車主過來。言媽媽和對方看見彼此,皆是一愣,穆天陽和池墨卿也愣住了。

        誰都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見言媽媽突然往前走了幾步。

        啪!

        一道清脆又響亮的巴掌聲落在了何蒼遠臉上,他的臉直接被打偏了,紅腫一臉。

        時間像是靜止了一般,旁邊經過的人都往這邊看。

        言媽媽那一巴掌是卯足了力氣,從何蒼遠臉上那片猩紅猩紅的巴掌印就可以看出來。是真的生氣了,言媽媽胸口起伏的厲害,眼眸猩紅的瞪着何蒼遠。

        “你這個人渣,你有什麼資格跑到我女兒說三道四威脅她?你有更好的選擇,你就滾啊,滾去享受你的榮華富貴,你又跑到我女兒面前亂說什麼?你這個齷齪的混蛋,要不要我把你當年的乾的那些事情統統說出來!”

        言媽媽情緒有些崩潰,眼神犀利的瞪着他咆哮,“我不堪的過往,我有什麼不堪的過往?那些都是你編造的!你這個王八蛋,我警告你離我們母女最好遠一點,不要髒了我們的眼,要不然,我現在就去電視臺曝光你的齷齪事蹟,讓你一輩子擡不起頭做人!”

        何蒼遠雙脣抿的緊緊的,被她罵的痛快,可一句話都不敢反駁。臉上的巴掌印越來越猩紅,嚇人的很。

        言媽媽罵完,整個人都要暈過去了,好在穆天陽手快,把她抱住了。他冷冷看何蒼遠一眼,“如果當年不是你挑撥離間,我夫人也不會死,你就是個殺人兇手。”說完,他抱着言媽媽上車離開了。

        池墨卿目送着穆天陽和言媽媽離開,回頭看何蒼遠一眼,擡腳就走。不遠處,齊家輝把這一切都看在了眼底,他眯了眯眼睛,嘴角緩緩勾起一抹邪惡的笑意。

        

        

    ...



    上一頁 ←    → 下一頁

    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