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九十八章 言媽媽憤怒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九十八章 言媽媽憤怒了字體大小: A+
     

    ?

        池冉完全不知道池母的心思,還笑嘻嘻跟池墨卿和言左左打招呼,“嫂子,你沒事吧?”

        “沒事。”言左左點頭,就聽見池冉又問池墨卿,“哥,你也沒事吧?”昨天回家,居然聽說老哥被凌叔叔請去喝茶了。

        “沒事。”池墨卿淡聲開口,收拾好餐盒,扔進了垃圾桶。

        池冉點頭,反正池墨卿說沒事就一定不會有事,她也就不多問了。只不過,她有點替蔡青青和蔡亞仁擔心,跟池墨卿在一起生活這麼多年,他的腹黑程度可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尤其這次讓言左左這麼擔心,甚至差點小產,那後果……嘖嘖!

        池母見池冉也接收不到自己哀怨的小眼神,於是拎着晚飯過去了。有給言左左熬得雞湯,也有給池墨卿煎的牛排,“看來我晚了點,你們都吃過了。”

        她把晚飯放在桌上,看言左左起色紅潤了不少,這才放心。

        言左左笑笑:“媽,醫院這麼遠,你以後不要過來了,來來回回太累了。我們又想吃,也可以叫外賣。”從軍區大院到這邊醫院要一個多小時的路程。

        池母蹙蹙眉頭:“外賣的東西多不乾淨,我不放心。”

        “可我們也不放心媽媽這麼辛苦啊。”言左左笑着說,“就算不吃外賣,這裏也有廚房,墨卿可以做給我吃的。”

        池母聽見言左左這話,鼻尖酸酸的,轉頭看向池墨卿和池冉,冷哼一聲,“看見了吧,還是左左會心疼人,哪像你們。尤其某些人,一個月也不一定能回家一次,打電話也不接,我哪天真要有點什麼事,人還指不定在哪兒呢。”

        池墨卿結婚了,好在在言左左的培養下一週回去一次。至於那個一個月不着家的,自然是說池冉。她不禁翻了個白眼,苦哈哈的說,“哥,嫂子,不帶你們這麼玩的。你們讓媽這麼開心,她就整天把矛頭對準我,這樣下去我要崩潰啦。”

        大夥兒笑出聲來,池母還不客氣的拍她一下後腦勺,“不孝順就不孝順,還好意思指責別人,壞丫頭。”

        池冉摸摸被敲痛的後腦勺,不滿的嘟囔,“好啦好啦,爲了表達我濃濃的愛心和孝心,嫂子住院這幾天的營養餐我全包了,保證味道鮮美又營養可口,這樣行了吧?”

        池母斜睨她一眼,狀似嚴肅的說,“這還湊合。”說完,就笑了。

        池墨卿去外面倒垃圾,就聽見手機響了。是路遙遠打來的,一驚一乍的,“墨卿,聽說你被我舅舅請去喝茶了,沒事吧?”他一回家就聽說這事了,迫不及待的打電話表示關心。

        “要真有事,我現在就接不了你電話了。”池墨卿笑笑,悠閒的坐在一旁的長椅上。

        “哈,我就說你是九命貓妖,這點小事怎麼可能會有問題。”他笑道,“這事是把你給你舉報了,都驚動省裏了,動靜可不小。”

        “你覺得呢?”池墨卿淡聲問。

        路遙遠頓了頓,難以置信的瞪大眼睛,“不是吧,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挖坑往裏面跳嗎?蔡家人該不會是打算跟你同歸於盡吧?”

        嘖嘖,這纔是真愛啊,活着得不到你,做鬼也不放過你,佩服!

        池墨卿但笑不語,又跟路遙遠聊了幾句。路遙遠聽他那意思,就知道池墨卿要有動作了。

        “有什麼我能幫上的,儘管開口。”路遙遠說。

        “謝了,暫時沒有。”池墨卿眼睛看着前方,他跟蔡可人多年的感情,亦父亦友亦恩師,可如今居然走到了這種地步,果真是世事無常。

        頓了好半天,路遙遠這才吞吞吐吐的說,“那、那個……墨卿,你最近有沒有……”他問的很猶豫,不禁讓池墨卿挑挑眉,“什麼?”

        深呼一口氣,路遙遠這才下定決心問,“你最近有沒有看見小冉?”

        小冉?

        池墨卿看了一眼病房裏表情誇張的池冉,又走遠了一些,問道,“怎麼了?”

        “沒、沒什麼……”路遙遠趕緊解釋,“我就是好一陣子沒有見着她了,所以問問。”

        池墨卿想起了路知途,不知道他考慮的怎麼樣了。沉默了一會兒,他說,“遙遠,感情的事情是不能勉強的,雖然我很希望你跟小冉能成,但小冉似乎……”

        “我知道,可如果我不努力就這樣放棄,我會後悔一輩子的。墨卿,不要勸我。”

        池墨卿搖搖頭,有些無奈。

        池冉在醫院帶了一會兒,接了個電話要走。就在她走出病房的時候,池墨卿跟了出去,低聲問她,“你跟路知途最近怎麼樣了?”

        池冉一愣,眼底閃過一抹苦澀,而後搖搖頭,“不怎麼樣,還那樣唄。”

        “小冉,如果路知途要因爲某些事情一直猶豫不定,你還是放棄吧。”她是他妹妹,他並不希望她手上,他定定的看着她,“相信我,遙遠比知途更適合你。”

        池冉咬咬脣:“給我點時間。”

        池墨卿沒有多說,感情這回事別人再怎麼樣也插不了手。

        池母又呆了一會兒,司機過來接她,她才離開。病房裏,只剩下言左左和池墨卿。池墨卿坐在她身邊,半摟着她,一隻手跟她的小手糾纏在一起。

        言左左笑笑,臉上帶着溫柔,“你們家人真好。”

        “就只是我們家人?”池墨卿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言左左低笑出聲:“我們家人。”頓了頓,她又說,“嫁給你真好,我很慶幸當初跟你求婚,要不然,我就錯過了。”

        池墨卿笑笑,低頭親吻她的脣,“也只有你纔會那麼大膽,跟個陌生人求婚。那天要不是我看見你跟過去,你指不定就被誰拐走了。”

        言左左心虛的吐吐舌頭,她當時是真的太氣憤了,連後果都沒有想,抓住他就求婚,現在想想,這肯定是她這輩子做過最瘋狂的事情了。

        “你還不是一樣,一口就答應了,你也不怕我是騙子。”現在這種騙婚的新聞可是屢見不鮮,這個男人也夠大膽的。

        “你怎麼可能是騙子,我可是愛了你很多年了。”池墨卿捏捏她的鼻子,笑道,“要不說,我們是天造地設的一對,這樣都能走到一起。”

        言左左表示嚴重同意:“命中註定嫁給你。”

        池墨卿低笑,緊緊抱着她,享受此刻滿足又溫馨的感覺。

        第二天,池墨卿沒有去上班,只是讓特助有事打電話給他。言左左一邊吃早飯一邊把蔡青青父女打電話給她的事情告訴了池墨卿,“我昨天也告訴凌叔叔了。”

        池墨卿眯了眯眸子,冷哼一聲,“這對父女還真是豁出去了。”

        言左左看他:“你會不會生我的氣,畢竟蔡伯父之前對你……”

        “傻瓜,別想這麼多,你是爲了我,而且我跟他們父女的緣分也算是早就盡了,用不着愧疚。”蔡亞仁這幾年幫襯他也不過是爲了錢,同樣也希望他跟蔡青青能複合。對於蔡亞仁,他的私人饋贈不少,算是對得起他;至於蔡青青,她當年做的那些醜事,他都替她隱瞞了下來,也算是仁至義盡,如果他們父女要害他,他沒有理由不反擊。

        頓了頓,言左左擡眸看向池墨卿,“還有一件事情,你要小心點。”

        “什麼?”池墨卿挑眉。

        “蘇菲因爲付子欣的事情一直懷恨在心,要求蘇康出來指正你們招標案弄虛作假。雖然蘇康說是拒絕了,可子欣不放心,要我提醒你注意。”

        池墨卿沉默,而後淡聲說,“我知道了。”

        言左左摟着他的腰滿是歉疚:“我好像總是給你惹麻煩。”不管是蔡青青的事兒,還是蘇菲的事情,或多或少都跟她脫不了關係。

        池墨卿抱着她,伸手捏住她的下巴,逼她看着自己的眼睛,“這些事情都跟你沒有關係,不準胡思亂想,更不準有離開我的念頭!”

        言左左一愣,旋即笑道,“我就感慨一下,沒有真放在心裏。而且,就算是我連累了你,我也不會傻到離開你,因爲我捨不得這麼寵我的男人啊。”

        “最好是這樣。”池墨卿親親她的臉,言左左轉頭,熱情的迎上去。

        就在兩人吻得難捨難分的時候,言左左的手機響了。池墨卿戀戀不捨的鬆開她的脣,直到兩人氣息恢復平穩,他這纔拿手機給她。

        言左左劃開屏幕,剛準備開口,就聽見裏面傳出言媽媽怒氣衝衝的聲音,“言左左,我說過不讓你去見何蒼遠,你爲什麼不聽!”

        言媽媽吼的聲音很大,大到池墨卿都聽見了。言左左一愣,着實被嚇到了。她還沒有來得及開口,就聽見電話那頭的言媽媽怒吼的聲音又傳過來,“言左左,你要是再去見何蒼遠那個人渣,我們就一刀兩斷!”說完,不給言左左解釋的機會,言媽媽直接切斷了通話。

        言左左甚至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不,也許她是知道的,能讓記憶中一直溫溫順順的言媽媽變得這麼竭斯底裏,難道是怕何蒼遠告訴她那件事情嗎?可她已經知道了。

        池墨卿把她的手機拿開,輕聲問,“怎麼回事?”

        言左左愣了好久,眼神茫然的看着池墨卿,在他把她寵溺的樓到懷裏的時候,她的眼淚就忍不住滾落了。

        池墨卿輕拍着她的後背,溫聲說,“你去見何蒼遠了?”

        言左左在他懷裏點頭,心裏覺得又委屈又難過。她明明什麼事情都沒有做,爲什麼所有人都跑來威脅她?何蒼遠是,言媽媽也是。

        “何蒼遠昨天找你說了什麼?”池墨卿問她,他懷疑言左左住院跟何蒼遠有關係。

        言左左咬緊脣,別開眼睛,不看他。

        池墨卿扳過她的下巴,眼睛緊緊看着她,“左左,我們是夫妻。”

        言左左垂眸,過了好久,才淡聲說,“何蒼遠要我跟你求情,撥資金給市立醫院。”

        “只是這樣?”池墨卿蹙着眉頭問。

        言左左吸吸鼻子,轉頭看向窗外,頓了頓才說,“他說他手裏有我媽媽不堪的過往,如果我不答應他,他就去曝光。”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