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九十七章 老婆,我回來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九十七章 老婆,我回來了字體大小: A+
     

    ?

        “媽,我不是因爲這件事情住院的。是我自己一不小心,動了胎氣,你就別爲難他了。”言左左多少也聽出些關係了,趕緊說。

        池母冷哼一聲,坐在言左左身邊,“左左,你別怕,媽在這裏,誰也別想欺負你。”

        言左左笑笑:“我真沒事。”看見池母過來,她剛剛緊張的情緒終於放鬆了。

        凌飛看言左左慘白的小臉,不禁關心道,“你還好吧?”

        “沒什麼大礙,可能是之前太不小心,你別在心上。”既然是有親戚關係,言左左也不想大家以後見面尷尬。

        凌飛點頭,最後說,“墨卿已經把書面說明交給我們了,我們會盡快調查此事。你放心,只要他是清白的,我們一定會還他個公道。”

        言左左點頭,想了想說,“我不知道我說的話,你們會不會相信,可我還是覺得應該說出來。在你們來之前,蔡青青父女找過我……”

        她把所有情況都跟凌飛說了:“我知道就是這些,蔡青青找我的事情,你們可以去調監控,這是剛剛的通話記錄。”她把自己的手機拿給凌飛。

        凌飛看了看:“好,你反應的情況很重要,我們會調查的。”說完,他跟池母打聲招呼就往外面走。身後傳來言左左的神聲音,“等一下。”

        “有事?”凌飛困惑的看着她。

        “那墨、墨卿他……”

        不等她說完,凌飛直接道,“事情還沒有徹底查清楚,我還有事還是會需要他配合的。其他的我不能多說,你好好休息吧。”

        言左左點頭:“我知道了。”

        付子欣看見凌飛出來,這纔要進去。只不過走到門口,就看見池母關心言左左的樣子,她想了想,還是決定先離開。

        池母剛纔光顧着跟凌飛生氣了,這會兒一看言左左小臉蒼白,別提有多心疼了。立刻拉過她的手,關心道,“臉怎麼白成這樣?”

        “媽,我沒事。”她笑笑,可池母不放心,不禁憤憤然,“墨卿也真是的,跟蔡青青都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到現在還因爲這個鬧不清楚。”

        “媽,墨卿早就跟蔡小姐沒有關係了,是蔡小姐不肯放手,不怪他。”言左左笑道。

        “那也是他不好,當人家老公的,不能給老婆一個安心的環境,算什麼男人!”池母皺了皺眉頭,“等這件事情過去了,我一定回家好好教訓教訓墨卿,你看都把你嚇到醫院了。”

        言左左笑笑,知道池母這是心疼她。自從跟池墨卿結婚以來,池母對她真的特別好,她決定自己肯定是上輩子修了什麼福,這輩子纔會嫁給池墨卿,有這樣和藹的公婆。

        “對了,我剛剛聽你說凌組長是墨卿這件事情的負責人,你們怎麼會一起來?”

        “中午,他給你爸打電話的時候,我正好去找你。結果你不在家,我回去的時候聽見他們說話,就馬上發現不對勁,揪着他過來一起看你。嘖嘖,這傢伙,我就是要他內疚。”

        言左左低笑出聲,覺得池母有時候真是可愛的緊。

        “醫生怎麼說,有沒有事?”池母給她扯扯被子蓋好,關心的問。

        “沒什麼大礙,只不過需要住院觀察。”

        池母心疼的摸摸她的肚子,好一會兒才說,“你這孩子也真是的,出了事也不給我打電話,媽媽過來也能陪陪你不是。”

        “真沒什麼大事,要有事,我還能不告訴媽媽嗎?”言左左笑道,不過很快眉頭緊蹙,擔心的說,“媽,墨卿不會有事的,對不對?”

        池母摸摸她的頭:“當然不會有事,你提供了那麼重要的線索,凌飛會查清楚的。”

        言左左這才安心的點點頭,經過一上午這麼折騰,整個人都累了。她打了個哈欠,看着池母說,“媽,我有點累了,睡一下。”

        “好好好,你先睡。我打電話讓家裏的保姆熬粥給你送過來,醒來餓了就有吃的了。”池母扶着她躺平說。

        言左左點頭,感覺這半天過的比半年都要長,都要累。她身心俱疲的躺在病牀上,很快就睡過去了。等她睡着以後,池母這纔出去打電話。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間,言左左感覺有熟悉味道傳進她鼻子裏,熟悉的溫度和氣息,讓她不禁往那邊蹭了蹭,剛剛不安穩的睡衣一下子變得安穩了。

        池墨卿的手輕輕覆在她肚子上,一下又一下撫摸,眼底盡是歉意。如果早知道事情會連累到她,他當初寧可不談拿筆生意。

        又過了兩個小時,言左左像是要睡醒的樣子。池墨卿低聲叫她,“左左?”

        言左左蹙了蹙眉頭,幽幽轉醒。病房裏的燈光很暗,她沒能一下子清醒。只是聽見池墨卿低沉好聽的聲音,這才完全睜開眼睛,就見池墨卿溫潤的眸子一下子跳進她的眼睛裏,帶着疼寵,“墨……”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一記溫潤的脣堵住了,纏綿輾轉,帶着深深地眷戀。明明不過才分開十幾個小時,可現在看見池墨卿這樣臉,她卻覺得好久好久沒有看見他了。突然鼻尖泛酸,眼淚啪嗒啪嗒就滾落下來。

        她緊緊抱着他,害怕這只是一場夢,她聲音顫抖的說,“你回來了。”

        “老婆,我回來了。”池墨卿把她的手放在自己臉上,嘴角帶着笑意,“讓你擔心了。”

        言左左的眼淚掉的更兇了,到最後整個人哇哇大哭,緊緊抱着池墨卿,一遍一遍不停叫她的名字,“墨卿……墨卿……”

        池墨卿伸手給她擦擦眼淚,寵溺的說,“傻瓜,哭什麼?”

        言左左撇撇嘴,可眼淚就是止不住。池墨卿看了心疼,躺在牀上,把她摟到懷裏一遍遍安慰,“沒事了,沒事了。”

        言左左緊緊貼着他的身子,小臉在他懷裏蹭啊蹭,一雙小手緊緊揪着他的衣服不放。

        池墨卿滿目深情的看着她,低頭在她頭頂落下一吻,“餓不餓,媽剛剛讓人送粥過來了。”

        言左左搖頭,抓着他衣服的力道更重了。

        池墨卿知道她今天被嚇壞了,他原來知道蔡亞仁和蔡青青很有可能會做什麼,只是沒想到會拿那百分之一的利潤說事。蔡亞仁怎麼敢這麼冒險?他之前也不是沒有給過他更高的抽成,把這件事情牽扯出來,對他百害而無一利,難道爲了陷害他,他當成不惜一切代價?

        池墨卿搖頭,只怕這不是蔡亞仁做的,倒像是蔡青青會做的事情。這個女人還真是瘋了,爲了達到目的,居然到了這麼陰險惡毒的地步,難道她就不怕連累到蔡亞仁?

        他冷笑,不過這就是不是他要關心的問題了。他低頭看言左左一眼,想起剛剛池母告訴他,蔡亞仁父女打電話威脅言左左的事情,他冷眸一眯,既然他們要玩,他就奉陪到底!

        他輕輕拍着言左左的後背,看她緊緊抓着自己的樣子,不禁低笑出聲。他很高興他老婆這麼愛他,但他並不想用這種方式證明。既然他們都已經欺負到他頭上了,也是他該反擊的時候了,只怕到最後哭的人不會是他。

        過了一會兒,池墨卿看言左左的情緒穩定下來了,起牀給她倒了碗粥,小心翼翼喂她喝下去。昏暗的燈光裏,言左左一邊喝粥,一邊緊緊看着池墨卿,纔像是怕他會跑掉似的。

        快喝完的時候,他伸手摸摸他的臉,溫溫熱熱,是真實存在的。還好,沒走。

        池墨卿笑笑,把碗放在桌上,拉下她的手放在嘴邊親了親,“再吃點?”

        言左左摸摸肚子,好像真的沒有吃飽。於是點點頭,嘟着嘴不禁抱怨,“你的小情人真是太壞了,這麼能吃,我肯定會被她吃成大胖子的。到時候,你就是她一個人的了。”

        池墨卿好笑的看着她:“我這輩子都是你一個人的。”說着他親親她的臉,還把手放在言左左的肚子上,狀似警告的說,“寶貝,記住哦,你準跟媽媽搶爸爸,我是媽媽一個人的。”

        言左左看他認真的樣子,噗嗤笑出聲了聲音。

        言左左喝粥喝的差不多了,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池墨卿,圓溜溜的轉了轉說,“現在該你吃了。”

        “我還不餓。”池墨卿放下碗,給她擦擦嘴說,“我陪你躺會兒,餓了再吃。”

        “你又打算騙我。”言左左小聲嘀咕,看看四周,除了水果和粥也沒有別的能吃的了。頓了頓,她說,“今天奢侈一回,我請你吃外賣。”說着,她就去拿手機。

        池墨卿笑笑:“你這鬼丫頭。”

        他拿過她手裏的手機,打電話給餐廳,要了兩份晚餐。不要問爲什麼是兩份,因爲一份吃不飽。

        言左左躺在他懷裏,心疼的看着他眼底濃重的陰影,想也知道他有多疲憊,“你先睡會兒,等外賣來了我叫你。”

        池墨卿笑笑,躺在她身邊,真的睡了過去。言左左盯着他好看的俊顏,忍不住在他額頭上親了親,眼底溢滿了柔情。

        四十分鐘以後,外賣到了,言左左叫醒池墨卿起來吃飯。池墨卿誘哄着言左左陪他一起吃,這纔過來送晚飯的池母沒好意思直接進門。

        她可是個與時俱進,善解人意,懂得進退,識大體又知情趣的婆婆,自然不會在這個時候進去打擾小兩口。只不過,一會兒一個小情人,一會兒一個寶貝,還真是聽得她很不自在。

        池墨卿吃過晚飯,正在收拾餐盒準備扔出去。就聽見外面傳來一道清脆的聲音,“媽,你聽牆角啊?”

        池墨卿和言左左互看一眼,同時又看向門口。門很快就被打開了,就見池冉笑嘻嘻的走進來,倒是跟在她身後的池母眼神有些幽怨,像是在責怪她破壞好事。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