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九十三章 不準賣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九十三章 不準賣萌字體大小: A+
     

    ?

        齊家輝想要去咖啡廳坐坐,可是言左左拒絕了,“有什麼話就在這裏說,我不放心子欣。”

        自從他們分手以後,言左左一直對他都很冷淡,這讓齊家輝又氣又無奈。他握了握拳頭,“那我們在那邊椅子上坐坐。”他說着,伸手去拉言左左的手。可是被言左左躲開了,他一愣,臉上閃過一抹失望的神情,自嘲的說,“我沒有傳染病。”

        言左左淡漠的看他一眼:“我不習慣讓我丈夫以外的男人碰我。”

        她的話重重敲在齊家輝心頭,像是有什麼碎裂的聲音傳來。他垂眸,好半天才才苦笑道,“抱歉,是我唐突了。”

        言左左沒接話,轉而定定看着他,好一會兒才淡聲說,“怎麼,何新蕊滿足不了你的胃口了,這麼快就準備換人了?”

        “什麼?”齊家輝先是一愣,繼而看見不遠處的蔡可人,臉上閃過一抹難堪,“不、不是你想的那樣。”

        言左左冷笑:“我想的哪樣?”

        齊家輝看着她,抿抿脣說,“是,我跟蔡可人在一起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可我這麼做都是爲了你。我……”

        言左左看着他淡笑,有些嘲諷,又有些疲憊,不禁嘆息道,“齊家輝,到底你是一直這麼無恥,還是後來變得這麼無恥了?你做這種齷齪的事情,怎麼還能把責任推到我身上?”

        “我沒有推卸責任,我說的都是真的。蔡可人可以幫我探聽執行長那邊的情況,我只是想盡快坐上執行長的位置,到時候,我就可以擺脫何家,我們又能在一起了。”他扳過言左左的肩膀,說的激動。

        言左左只是冷冷的看着他:“就算你坐上執行長的位置,何蒼遠不把股份給你,你也不過是個傀儡。齊家輝,到底是你太蠢,還是你覺得我傻的很好騙?”

        “不是這樣的,只要我跟何新蕊結婚,何蒼遠就會把股份給我。等我再坐上執行長的位置,整個繁花設計都被我收入囊中,我們以後再也不會擔心會有人破壞我們了。”齊家輝像是看到了成功的喜悅,眼神灼灼的盯着言左左。

        言左左只覺得好笑,臉上充滿了諷刺,“沒有人破壞我們,是你先放棄了我們的感情。不過這些已經不重要了,因爲我不可能跟你這麼齷齪的人繼續在一起。”

        齊家輝面對言左左近乎羞辱的言辭,身子一僵,臉色變得猙獰了,“言左左,我不允許你這麼說我,我這麼都是爲了你!”

        言左左冷笑:“你是爲了你自己!聽說何新蕊懷孕了,齊家輝,我勸你一句,人心不足蛇吞象,好自爲之。”

        “我……”

        “你什麼也不用說,我也不想聽。你要怎麼做,怎麼走是你自己的事情,請你不要再打着爲了我的旗號做盡喪盡天良的事情,因爲我覺得噁心。”說完,她掉頭就走。

        齊家輝伸手還想攔住她,可是蔡可人卻走了過來,直接環上他的胳膊,“你們聊完了?我們走吧,我在凱悅定了房間,我們今晚可以好好玩。”她說的嫵媚,眼底盡是魅惑的幽光。

        “我沒心情。”齊家輝氣惱的盯着言左左的背影,用力甩開她。

        蔡可人低笑出聲:“就連老頭子那邊的消息你也不聽了?”

        齊家輝身子一僵,很快換上一副猥瑣的表情,一把摟住蔡可人,“開玩笑的,小妖精,今晚就等着被我榨乾吧。”說完,他的眼神在言左左身上留戀片刻,緊接着摟着蔡可人離開了。

        言左左穿過馬路,回到付子欣身邊,就看見王凱俊已經走了,付子欣則是一臉平靜。如果不是看見她用力抓着的包包,她很可能會被騙過去。

        “子欣……”言左左叫她,有些擔心。

        付子欣點頭,聲音繃得很緊,“我們走吧。”

        車上,兩人誰都沒有說話。司機問她們去哪裏,言左左看看付子欣,一時間也沒了注意,最後說出了付子欣家裏的地址,看樣子今天是去不了商場了。

        司機把她們放下,言左左讓他稍等片刻,跟過去擔心的看着付子欣,“你還好吧?”

        付子欣笑笑,一雙手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小腹,“我是有依靠的人了,怎麼會不好?”

        言左左抿脣,即便清楚她在說謊,可看她一副不願多說的樣子,也沒再追問,只是抱抱她說,“回去好好休息,有什麼事情給我打電話。”

        付子欣點頭,手機正好響了,是蘇康打來的,“你在哪裏,怎麼這麼晚還沒有回來?”

        付子欣像是一點都不意外,輕聲說,“已經到樓下了。”

        蘇康沒說話,急匆匆從樓上跑下來,一臉擔心。言左左看見他,又看看付子欣,最後笑笑,“那我先回去了。”

        付子欣沒有解釋,只是點頭,囑咐她路上小心。

        言左左回家的時候,突然想起池墨卿的交代。腦子裏頓時閃過一抹惡作劇,她坐在別墅的花園門口,拿出手機正準備打電話給池墨卿,可手機先一步響起來了。

        她看一眼來電顯示,嘴角微微勾起。都說兩個人在一起生活久了,就會越長越像,她甚至懷疑,是不是兩個人在一起久了,也會心有靈犀。

        “在哪裏,我去接你。”顯然,池總裁的耐性已經耗光了,這麼久不見老婆,想啊。

        言左左俏皮的笑笑:“好遠的,我待會兒自己回去吧。”

        “告訴我地址,我馬上過去!”池墨卿的語氣裏帶着不容拒絕的霸道。

        言左左笑出聲,心裏暖暖的。烏黑明亮的眼睛裏滿是調皮,“莊嚴路呢,最少半小時的路程,還是算了。”

        “具體地址!”池墨卿不容拒絕的說,很快,言左左就聽見裏面傳出換鞋拿鑰匙的聲音,她嘿嘿一笑,隨便說了個地址。收了線,涼涼靠在門口的座椅上,等着某人出來。

        速度很快,某人的車子已經開到了門口,言左左嘴角勾笑,看見池墨卿的時候,揚了揚手裏的手機,又把電話撥給他,“這麼快就到了?”

        池墨卿停下車子,整個人一愣,下一秒就笑了。他下車,把她摟在懷裏,用力捏捏她的鼻子,狀似責備的寵溺道,“你這個調皮鬼,這麼晚了,不是說好要去接你,怎麼自己回來了?不聽話!”

        “我這不是讓你來接了嗎?”言左左在他懷裏蹭蹭,狡黠的說,“我很乖,對不對?”

        池墨卿一副似笑非笑的樣子,握着她的手上車。把車子又放回去,這纔回家。也不知道言左左是怎麼發現的,一開門就不高興的指責,“你還沒有吃飯?”

        池墨卿失笑:“準備吃了。”

        言左左翻了個白眼:“都沒有做,吃什麼吃?”說着,她放下包包,就往廚房走。

        池墨卿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下一秒就聽見言左左在廚房怒吼的聲音,“池墨卿,你居然準備吃泡麪!”

        池墨卿心虛的摸摸鼻子,討好的笑笑,“沒打算吃……”

        “不吃還泡麪,你騙鬼啊?”言左左氣鼓鼓的瞪他,伸手就把泡麪倒了,嘴裏嘀咕着,“你是小孩子嗎?我一會兒不在家,你就不好好照顧自己。”

        池墨卿走過去,從身後抱住她嬌小的身子,在她身上蹭了蹭,“你不在家,吃什麼都沒胃口。”

        言左左冷哼:“不要賣萌,你去洗手,我給你煮麪。以後要是再讓我發現你吃泡麪,看我怎麼收拾你!”

        “辛苦老婆了。”池墨卿很聽話的往洗手間走,嘴角盪漾着笑意。

        言左左煮好面,又做了滷,給他過完涼水,這才把滷澆在面上,在餐桌上擺好,叫他出來吃飯。趁着煮麪的湯還熱,她又抓了一把菠菜放裏面,煮熟以後放在碗裏,讓他吃。這是她從電視學來的,說是很有營養。

        池墨卿一邊吃一邊笑,看的言左左很沒好氣。這男人分明就是故意的,腹黑的大灰狼!

        因爲吃的太急,池墨卿不小心燙了嘴,伸伸舌頭,哪有一點優雅的樣子。言左左看了好笑,起身給他倒杯涼白開,“慢點吃。”

        “老婆真溫柔。”池墨卿討好的說,看上去就像是陰謀的腹黑老狼在搖尾巴。

        “油腔滑調!”言左左嘴上這麼說,可還是不忘關心道,“怎麼越來越跟個孩子似的,就算過水了,也還是會燙,不知道小心點啊。”

        池墨卿但笑不語,繼續吃飯。言左左看他這樣,頓時沒了脾氣。盯着她的眼睛柔情四溢,明明廚藝好得很,只要她在家,總是想方設法給她做出不同的美味。可她不在家的時候,他就這麼打發自己,還真是個傻瓜。這麼想着想着,她就覺得又心疼又生氣,想要罵他又捨不得,真是個讓人又愛又恨的男人。

        池墨卿夾了一口菠菜給她:“乖,張嘴。”

        言左左好氣又好笑,張口吃下他送來的菠菜,“你自己吃,我晚上吃太多了。”

        池墨卿立刻一副哀怨的表情:“我就知道你嫌棄我。”

        言左左頓時無語了,惡狠狠地瞪他,“不準賣萌!”

        池墨卿哈哈大笑,很快就把一碗麪解決掉了。她伸手收走碗筷,卻被池墨卿制止了,“你去休息,我來。”

        言左左瞪他:“我今天很生氣,我要洗碗發泄,你一邊呆着。”

        池墨卿當然明白她的心思,心裏很感動。可還是擺出一副義正言辭的樣子,挑眉說,“誰欺負我老婆了,我去揍他。”

        “你說呢?”言左左看一眼垃圾桶裏的方便麪,一臉嚴肅,“你告訴是誰?”

        池墨卿有些爲難:“方便麪都已經丟進垃圾桶了,要是拎出來再打會不會很不人道?”

        “池墨卿!”言左左磨牙霍霍。

        池墨卿大笑:“好了好了,我知錯了,我保證以後再也不犯。這樣好了,我去給我親愛的老婆放滿滿一缸水,讓你洗個美美的花瓣浴好不好?”

        言左左冷哼一聲,小聲嘀咕,“最後還不是便宜了某人?”自從得到醫生的許可以後,這男人又開始不知節制了。雖然一星期一次,可每一次都持續時間很長,真是太過分了!

        “老婆,你說什麼?我沒有聽清楚。”池墨卿笑的不懷好意,故意咬了一下她的耳朵。

        言左左小臉一紅,在心罵了一聲禽獸,很快推開她,故意一臉不悅,“還不去放水。”

        “遵命!”池墨卿立刻往浴室走,臨走前還不忘偷一個吻。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
    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