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七十六章 辭職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七十六章 辭職了字體大小: A+
     

    ?

    言左左被他壓在牀上,雙手勾着他的脖子,兩舌交纏,身體貼的緊緊的。````

    “謝謝你。”趁着喘息的機會,她低聲說。如果不是他的指點,她很有可能迷失在沒有路的死角。

    池墨卿嘴角微勾,他喜歡懷裏的小女人紅着臉嬌羞的樣子。下一秒緊緊扣住她的頭,加深這個吻,霸道而急切,像是恨不得把她一口氣吞進去。

    言左左悶哼一聲,覺得自己要死在他懷裏了。池墨卿終於放開了她,不過並不是離開,而是快速褪去兩人的衣服,一室旖旎。

    言左左覺得自己快要被池墨卿榨乾了,整個人躺在牀上一動也不想動。可心滿意足的男人此時正心情愉悅的字廚房裏做晚餐。

    她不高興的撇撇嘴,每次都是這樣,她明明就是被動的那個人,可最後累的要死。反倒是出力的那一隻,居然精神抖擻,她越想越不滿意,穿着睡衣就往廚房走。

    池墨卿正在做飯,突然感覺後背一疼。他嘴角勾笑,戲謔道,“沒吃飽?”

    “池墨卿!”言左左嬌嗔,又在他背後咬了一口。

    池墨卿低笑,可以想象這丫頭現在羞紅小臉的樣子。他喜歡逗她,喜歡看她手足無措的樣子,他從來不知道自己竟然這麼壞心,只是看着她羞窘的小模樣,就覺得很溫馨,很幸福。

    吃飯的時候,池墨卿從酒櫃裏拿出一瓶紅酒,還沒有打開就被言左左搶走了,“不準喝酒!”他的胃不好,還這麼不知道節制,真是太過分了。雖然他在外面應酬她管不了,可是在家裏,她必須要控制他。而且……

    言左左憤恨的瞪着池墨卿,想起上次自己醉酒的事情,這傢伙就是個陰謀家,不懷好意大騙子。所以,她這次纔不要上當,免得又被他騙。

    “只喝一點點。”池墨卿笑道。

    “半點都不準!”言左左態度很堅決,沒有一點商量的餘地,轉身就把紅酒又放回去了,嘴裏不滿的嘀咕,“你根本就是個腹黑狼,誰知道你還會不會騙我。”

    池墨卿聞言大笑,跟言左左在一起的每天都覺得很有趣而寧靜。

    言左左堅持要洗碗,池墨卿只能由着她。過了會兒,他說,“待會兒去醫院看媽吧。”

    “不用了,有穆叔叔陪着,我們去了只會不自在。”言左左洗好碗,擦乾,放在碗櫃裏。

    池墨卿也沒有堅持,最近因爲招標案的事情確實麻煩事很多,他不得不加班加點,還把工作帶回家。

    言左左泡了水果茶,池墨卿顯然喝不習慣。他委屈的看着言左左,“我要喝鐵觀音。”

    “晚上喝茶對睡眠不好,就喝這個。”言左左不去看他控訴的表情,低頭在他臉上親了一下,“好好工作,乖乖別鬧。”

    池墨卿頓時有種被當小孩子哄的感覺,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老婆母愛這麼氾濫,我們寶寶應該快報到了吧?”說着,他伸手去摸她的小腹。

    言左左一把拍開:“快工作!”

    池墨卿大笑,伸手把她摟到懷裏,不安分的啃咬她的小耳垂,“我今晚估計要晚點才能睡,不用等我。”

    言左左推開他的臉,點頭說,“別太累了。”不顧他的挽留,徑直出去了。

    她沒有直接回房間睡覺,而是坐在客廳裏看電視。也不知道看了多久,不知不覺就睡着了。池墨卿從書房出來的時候,看見的就是她倒在沙發上睡着的樣子。

    他無奈的笑笑,蹲下身子抱她回房間。言左左被他稍稍一動就醒了,揉了揉眼睛,還有些茫然,“你忙完了?”

    “怎麼不回房間睡覺?這裏睡起來又該難受了。”

    言左左像是終於睡醒了,頓了頓說,“我剛剛想明白一件事。”

    “什麼事?”

    “我想休息一陣子,不想工作了。”她緊張的看着他,“你會不會嫌棄我白吃白喝?”

    池墨卿低笑出聲:“養老婆是我該做的,怎麼會嫌棄你?”

    言左左笑了,眉眼彎彎。

    言左左向來不是個喜歡拖泥帶水的人,既然決定了辭職,她就沒有再猶豫。第二天一早打好辭職信,就敲門進了設計總監辦公室。

    設計總監一看是言左左,立刻一臉笑意,胸有成竹的等着她妥協,“坐吧。”

    言左左坐在他面前,看着他的眼神淡淡的。

    “有答覆了?”設計總監試探的問,他很清楚言左左有多喜歡設計這份工作,想也知道她不可能放棄。只不過出於小心,這纔開口。

    言左左點頭:“我想清楚了。”

    設計總監心頭一喜,狀似不在乎的問,“所以……”只要言左左答應,公司不但可以得到競爭小組的案子,還可以一舉拿下池氏的招標案,這樣一來,公司高層自然會對他另眼相看,年底的股份分配自然會得到更多。

    言左左沒說話,只是把手裏的辭職信推到了設計總監面前。

    設計總監原本一臉笑意,可是在看見辭職信的時候臉色一僵,再也笑不出來了。他驀地擡頭,一臉陰沉的看着言左左,“你這是什麼意思!”

    本以爲十拿九穩的事情,沒想到竟然等來這麼一個結果,那他之前跟執行長的保證不就成了一個屁!他想過言左左會拒絕,可只要她還在公司,他們有的是辦法讓她妥協,可現在她竟然直接辭職,那他們玩什麼玩!

    言左左依舊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從我畢業就到了這裏,三年時間我也不是沒有感情,但是到了今天這個地步,我實在沒有辦法待下去了。這次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故,就當我是引咎辭職吧。”

    設計總監生氣的瞪着她,口氣凌厲,“你要知道,你這次闖的禍可不小,你以爲你這麼做就能解決問題嗎?那公司的損失怎麼辦,你知道這份計劃可是關係到公司下半年的盈利!你辭職了,責任誰來承擔!”

    言左左笑的嘲諷:“我沒有責任,總監不是比任何人都清楚嗎?”

    設計總監一愣,旋即別開眼,“設計圖是從你的電腦上泄露出去的,你沒有責任,那你說誰有責任?”

    “總監覺得呢?”言左左的口氣很輕,直勾勾的看着設計總監,“崔光遠離開前單獨請我吃了頓飯。”

    設計總監臉色瞬間變得難看了,握了握拳頭,試探的問,“你、你跟我說這個做什麼?”

    這件事情他可是跟執行長密謀了好久的,該不會到最後被崔光遠給泄露了吧?

    言左左似笑非笑的看着設計總監,從她畢業就一直在設計總監手下工作,她一直以爲他是個好人,正直和藹,對她也很好,甚至是傾囊相授,所以她對他尊敬有加,如果可以,她希望一直呆在他手底下工作。可如今……

    她失望的搖搖頭,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把手機放在桌上,然後裏面傳出崔光遠的聲音。

    設計總監整個人僵在了那裏,心虛的看看她。好一會兒才說,“這又能證明什麼?我怎麼知道是不是你們合謀的,你想憑這個洗脫自己的責任?”

    言左左越發失望了,她嘆了口氣說,“既然總監這麼認爲,那就報警吧。順便把上次我設計圖外泄的事情也一併查清楚,對於上次的結果,我很懷疑。”頓了頓,她定定的看着設計總監,“還有我被關在倉庫裏的事情……我這個人也許不聰明,但也沒有笨到被別人陷害了還要替人賣命的地步。”

    設計總監握了握拳頭,原以爲她只是對設計很有天賦,對其他事情很遲鈍。沒想到,其實她什麼都清楚,只是懶得理會那些小打小鬧。

    “你就沒有想過,你要是真辭職了,在業界的名聲也就壞了,到時候還有公司會要你嗎?”設計總監威脅。

    “我很清楚你們的目的,但總監似乎忘了,在你們想要利用我,陷害我的時候,池墨卿會坐視不管嗎?他是我老公,就算這件事情我會善罷甘休,你覺得他會嗎?”

    設計總監一愣,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別說到時候池氏的招標案你們拿不到,憑藉池氏的勢力,他想要搞垮繁花設計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言左左冷笑,看設計總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的樣子,就知道他被嚇住了。她起身,衝他鞠了一躬,“我很感謝這三年總監對我的照顧,保重。”

    設計總監看她離開的背影,臉色鐵青。他握了握拳頭,突然把桌上的東西全部掃到了地上,該死!該死該死!

    要是這件事情池墨卿真的插手,別說池氏招標案拿不到,只怕真的會像言左左說的那樣,整個繁花設計都有可能賠進去。這下好了,不但沒有算計成功,簡直就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言左左從設計總監辦公室出來,就開始收拾東西準備離開。反正她也沒什麼需要交接的,環視一圈四周,她最後深呼了口氣,拿着東西就要走。

    同事們面面相覷,不少人過來問她怎麼回事。她只是笑笑什麼也沒有說,徑直朝電梯走去。沒想到,最後送她到樓下的居然會是蔡可人。

    “其實,我應該恭喜你的。”蔡可人看了她好一會兒說。

    言左左沒說話,頓了頓,把自己這些年珍藏的幾本有關設計方面的書給了她,“這個算是謝禮了,我也恭喜你終於擺脫了我。”

    蔡可人有些意外,不過還是接過書,聳聳肩說,“那我也奉勸你一句,做人不要太正直,要不然在哪裏都混不開。”

    言左左看她一眼:“但也不要太想得開,想要在這條路上混,還是專業第一。”說完,她頭也不回的離開的。

    蔡可人看看她的背影,又看看她手裏的書,眼底閃過一抹複雜。她是很討厭言左左,好像她一直以來對她什麼都比她好,所以她各種羨慕嫉妒恨,恨不得除掉她。可如今她真的要走了,她居然矯情的有些傷感。

    抿抿脣,她甩去那些亂七八糟的思緒,擡腳上樓去了。沒有言左左的日子纔是最好過的,她的競爭對手終於走了。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