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六十五章 被關進倉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六十五章 被關進倉庫字體大小: A+
     

    ?

    “蔡伯父,我說過了,我是不會過去的。:樂:文:小說3wし如果連她自己都不懂自愛,我去又有什麼用就算這次我去了,那下次,下下次呢我是個結了婚的男人,在感情問題上,我首先應該尊重的是我妻子,對於其他女人,我沒有任何義務,更不會糾纏不清。”

    “墨卿,我知道我這個請求讓你很爲難,可青青一口東西都不吃,我只有這麼一個女兒,就算伯父求求你了。”不管蔡青青怎麼任性,終究是自己的親生女兒。上次跳樓的事情,他差點就嚇得半條命沒了,這會兒看見她臉色慘白的躺在牀上不吃不喝,怎麼可能不心疼。

    “蔡伯父,很抱歉,在我眼裏,青青不過就是你的女兒,其他的沒有再多聯繫了。我是不可能去看她。如果她真因此出了什麼意外,我只能表示惋惜。”池墨卿果斷拒絕,“如果今天左左是你的女兒,你也希望我揹着她去關心別的女人嗎好了,我言盡於此,希望蔡伯父不要再因爲這個問題打電話給我了,不管打多少次,我的答案不變。”說完,他就切斷了通話,站在窗戶邊深呼一口氣,這才往臥室走。

    言左左剛洗完澡出來,他主動走到她面前,給她把頭髮吹乾。剛剛沐浴過的言左左小臉米分嫩,眼睛水汪汪,很是好看。

    吹好頭髮,他從背後抱着她,盯着鏡子裏面的人,嘴角微揚。他也說不上爲了,就是這樣抱着她,他就覺得很滿足。

    言左左看着鏡子裏的男人笑笑:“看夠了沒有,快去洗澡。”

    “我老婆這麼漂亮,永遠都看不夠。”池墨卿在她脖子上落下一吻,起身往浴室走。

    言左左擡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輕笑出聲。

    池墨卿洗完澡出來,言左左正躺在牀上看電視,時不時發出笑聲。池墨卿走過去,把她抱在懷裏,“什麼東西這麼好笑”

    “喜劇啦,你快看哈哈哈”言左左笑的前仰後合,可池墨卿的心思完全不在電視上。他灼熱的目光完全膠着在身邊這個小丫頭身上,他朝她吹了口熱氣,翻身把她壓在身下,一雙不規矩的大手在她肆無忌憚,到處點火。

    言左左一愣,不安的抓住他的大手,“你幹嘛”

    池墨卿笑笑,蜻蜓點水死的親吻她,“索取報酬啊,你不知道這年頭信息費很貴嗎”他的吻不斷往下,聲音裏充滿了性感的誘惑,“而且,媽想抱孫子了。”

    言左左在他身下扭捏:“說好了順其自然,而且昨、昨天才剛剛休息啦,我很困,不要欺負我”說着,她故意打個哈欠,表示自己真的很累。

    “沒關係,你睡你的,我做我的,互不影響。”池墨卿越來越過分。

    言左左翻個白眼,他這樣這樣又那樣,她怎麼能睡得着。她推他,抗議的話還沒有說出口,就被池墨卿一下子吞進肚子裏了。

    第二天一早,陽光透過窗戶照進房間。她剛準備起牀收拾,就發現渾身痠軟,連走路的力氣都沒有。言左左頓時不淡定了,懊惱的在心裏狠狠詛咒某人。

    “啊池墨卿”言左左邁着艱難的步子終於到了浴室,可往鏡子裏一看,狠狠倒抽了口氣,整個人差點暈過去。有沒有這麼慘烈,她脖子上,胸口上滿是紅痕,鮮明而刺眼的彰顯着昨晚空前盛況。嗷嗚言左左暴怒了,立刻怒吼聲討某人。

    池墨卿聞聲趕來,身上還穿着做早飯的圍裙。以爲她怎麼了,趕緊關了火進來。言左左沒穿衣服,窈窕的身材就這麼赤果果的撞進了他的眼底,他艱澀的吞了口口水。

    難道昨晚沒有伺候好,一大早,老婆就要求繼運動。可是該上班了啊,好糾結。

    言左左死死盯着想入非非的男人,氣惱的指了指自己的脖子,“現在是夏天,你告訴我,我要怎麼出門”

    池墨卿一愣,剛做好思想準備,今天不上班了,在家努力造人。哪裏想,浪漫沒有等來,一擡頭就對上言左左控訴的眸子。他搔搔頭,盯着自己昨晚的傑作,輕咳兩聲,尷尬的笑笑,“大家都是成年人那個,應該會理解的,結婚嘛難、難免會有這種情況”

    言左左磨牙霍霍,難道她真要圍個絲巾去上班分明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自知理虧的池墨卿看一眼時間,摸摸鼻子說,“老婆,你要洗澡就動作快點,要遲到了。”

    言左左愣了愣,一把把他推出去,用力關上浴室的門磨牙霍霍。

    三人小組裏,除了言左左,剩下兩個分別是穆姚倩和崔光遠。討論完一個環節,穆姚倩似笑非笑的朝言左左看去,“今天三十四度,言左左,你圍個圍巾不熱嗎”

    言左左一下子就臉紅了,不自在的抓抓圍巾,好一會兒才尷尬的說,“昨晚落枕了,帶個圍巾暖暖。”

    大夥兒看她脖子也沒事啊,活動自如,瞬間明白過來,忍不出低笑出聲。言左左臉上燒的厲害,恨不得回去把池墨卿大卸八塊。

    中午,大家都去吃飯了。言左左決定先去倉庫選布料,待會兒再去吃。因爲太過投入,以至於沒有發現外面偷偷摸摸的身影。

    倉庫分爲內外兩間,裏面一間都是高級布料,只有特定的人才允許進入,外面是普通布料,做了登記,設計師一般都可以進去。因爲言左左是公司的重要設計師,所以被允許進去裏層。

    倉庫管理員看見她,笑着打招呼,“言小姐不去吃飯,中午還工作啊。”

    言左左笑笑:“我先把布料選好,一會兒就去吃飯。”頓了頓,她說,“你去吃飯吧,不用管我。等我選好了布料,就在你那裏登記一下,我會鎖門的。”

    倉庫管理員看一眼時間:“好吧,你也小心。”

    言左左看管理員離開,這才走進去。等言左左選好布料,要出去的時候,已經是一個多小時以後。她伸個懶腰,拿着布料往外面走。

    咦她用力拉門把鎖,可無論她怎麼拉都拉不開。就在她驚恐萬分的時候,倉庫裏不知道怎麼回事,居然斷電了,碩大的倉庫漆黑一片。

    言左左嚇壞了,用力拍門,“有沒有人啊,外面有沒有人啊,開門啊”

    喊了半天都沒有聲音,她伸手去拿手機,這才發現自己把手機忘在座位上了。因爲裏面這層倉庫沒有窗戶,可以說是完全封閉的,除了敲門,再沒有其他可以出去的辦法。

    “開門啊,我在裏面有沒有人啊,開門啊”她只能用力呼喊,可外面依舊半點聲音都沒有。

    平時裏間倉庫通風都是靠排風扇和最上面一個小小的窗戶,現在排風扇斷電了,只靠一個小小窗戶,明顯裏面通風不暢,言左左感覺呼吸越來越困難。

    “有沒有人啊,救命啊我在裏面”她胸口越來越悶,沒多久就沒有力氣了。她緊緊捂着胸口,難道她就要死在裏面嗎

    她用最後的力氣不斷敲門,意識越來越模糊,“來人啊,救命啊墨卿,老公”她嘴裏艱難低語,很快就暈過去了。

    等看倉庫的人回來,已經是兩個小時以後了,他看一眼緊鎖的門,以爲是言左左臨走前鎖上的,沒有再打開檢查,順手拿過登記錄,想看看她走了哪些布料,到時候好統計。

    然,上面什麼都沒有記在,只有她進入的時間,甚至連什麼時候出去的都沒有登記。

    倉庫管理員一愣,莫名察覺到一股不安,趕緊去檢查倉庫。他拉開門的瞬間,言左左的身子咚的一下摔在了地上。

    等言左左醒來時候,人已經在醫院,池墨卿蹙着眉頭,擔憂的看着她。她緩緩睜開眼睛,只覺得頭很疼,“墨卿”

    聽見她的聲音,池墨卿驚喜的看過去,下一秒緊緊抱住了她,懸着的一顆心終於放下了。

    言左左很茫然,伸手想要推他,卻察覺他抖的厲害,像是嚇壞的樣子,“池、池墨卿”

    她喉嚨很疼,有種灼燒的感覺,腦子也亂哄哄的,茫然的看看四周的白牆,一時間沒有想清楚自己怎麼會進醫院的。

    池墨卿抱了她好久,直到恐懼感慢慢淡去才鬆開她。中午接到電話,說是言左左暈倒住院了,他整個幾乎嚇傻了。一股失去她的恐懼感瞬間侵襲全身,他瘋了似的就往醫院跑,還是特助擔心他出事,非要開車送他過來的。要不然,他真有可能在路上發生車禍。

    到了醫院,看見她躺在病牀奄奄一息的樣子,他整個人。快要崩潰了雖然醫生一再跟他保證言左左只是短暫缺氧所致,可他還是不放心,死死守着她,就怕她醒不過來。

    “我沒事,別擔心。”言左左沙啞着嗓音說,輕撫他的後背。

    池墨卿點頭,深呼一口氣,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他伸手倒杯水給她,小心翼翼的喂她喝下去,一臉嚴肅的說,“你怎麼會被鎖進倉庫裏”

    言左左愣了愣,這纔想起中午的事情。她緩緩搖頭,“我也不知道,我當時在選布料,等我想出去的時候,門從外面被鎖上了。”

    所以是有人故意想要害她

    池墨卿眯緊了眼眸,眼底閃過一抹冷光。

    他打電話問過了,言左左出事的時候監控被關掉了,可見對方早有預謀,恨不得置她於死地。這讓他不禁打了個冷顫,要是倉庫管理員沒有及時查看庫房,他甚至不敢想象言左左還能不能活着出現在他面前。

    驀地,他用力抱住她,聲音的顫抖的說,“不要離開我。”

    言左左知道他嚇壞了,緊緊抱着他,輕聲說,“不會的,我沒事,你看,我真的沒事。”

    醫生給言左左檢查過,沒什麼大礙,只是交代回去多休息就好。池墨卿一再確認以後,這才把言左左接回家。

    言左左有驚無險的逃過一劫,心裏說不出的複雜,既慶幸又憤怒。她只當公司裏同時不對盤,也不過是小打小鬧,豈不想,居然有人想要置他於死地,這不禁讓她汗毛聳立。

    池墨卿從廚房裏端粥出來,看着言左左受驚的樣子,眸色越發陰沉了。不管是誰想要傷害他的妻子,他都不會心慈手軟

    言左左放下手裏的粥,擡眸正對上他一臉陰霾的樣子,她伸手摸摸他的臉,淡笑道“別這麼嚴肅,我大難不死,開心點。”

    池墨卿握着她的手,寵溺的笑笑:“我給你們執行長打過招呼了,你這幾天在家休息,這件事情我報了警,總會查個水落石出的。”

    言左左點頭,吃完粥要去洗碗,池墨卿接過來,“你休息,我去洗。”

    言左左坐在沙發上,滿腦子想的都是誰會這麼做。如果倉庫管理員沒有發現她,她在裏面關一天一夜很有可能會悶死,這分明就是有心要她死。

    她腦子裏閃過蔡可人的臉,她們向來不對盤,可她真恨不得她死她咬脣,除了不解更多的是驚恐。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
    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