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五十七章 付子欣發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五十七章 付子欣發泄字體大小: A+
     

    ?

    婚禮開始了,在熱鬧的結婚進行曲中,王凱俊牽着蘇菲的手站在神父面前許下誓言。。しw0。付子欣就那麼定定的看着,眼淚再也控制不住了,她緊緊咬着脣,不讓自己哭出聲來。

    輪到王凱俊回答神父的問題了,他下意識朝付子欣看去。就看見她眼眶紅紅的,可還努力笑着。他心裏一痛,充滿了糾結。

    “王凱俊先生,請問你願意嗎”神父再問一遍。

    王凱俊回過神來,勉強擠出一抹笑意,“我願意。”

    “下面交換戒指。”

    王凱俊拉過蘇菲的手,從錦盒裏拿出戒指,可是半天都沒有往蘇菲手上套。蘇菲滿臉緊張的看着他,小聲說,“凱俊,大家都在等着我們呢。”

    王凱俊的目光不由自主落在付子欣身上,他閉了閉眼睛,深呼一口氣,像是害怕自己會改變決定似的,快速套在了蘇菲手上。

    蘇菲像是鬆了口氣的樣子,牽起王凱俊的手,滿臉幸福的把戒指套進去。付子欣看到這一幕,鼻子酸的難受,心像是被撕裂似的,緊緊握着拳頭,長長的指甲陷入肉裏,卻沒有絲毫感覺,她的目光定格在王凱俊的胸花上。

    是啊,他已經是別人的新郎了,從今天開始,他跟她再也沒有任何關係了。

    周圍不知道什麼時候響起一陣歡呼:親她,親她,親她,親她

    蘇菲期待的看着王凱俊,王凱俊的目光卻落在付子欣身上。他像是在剋制,又像是隱忍,周圍的歡呼他根本聽不進耳朵裏,滿眼滿心只剩下付子欣傷心的面容。

    他不受控制的邁開步子,想要朝她走。可下一秒就被蘇菲拉住了胳膊,她的手放在小腹上,小聲說,“你可以不愛我,難道連我肚子裏的孩子都不要了嗎”

    王凱俊面色冷淡的看着她,邁出的步子終究還是收回來了。還沒等他反應過來,蘇菲早已踮起腳尖,粉嫩的紅脣直接貼在了他的脣上,周圍又是一片歡呼。

    付子欣看着他們一臉幸福的樣子,緩緩退出了人羣。她腳上的鞋子很不舒服,於是取下來,光着腳一步步走出了婚禮現場。

    言左左跟在她身後不說話,這個時候,也許她需要就是靜靜的想一想。等她想通了,一轉身,她就在她身後。

    “子欣。”付子欣茫然的不知道該往哪裏走,突然聽見有人叫她。她木然回頭,就看見蘇康氣喘吁吁的跑過來,“你還好嗎”

    付子欣被他問的有些蒙:“什麼”

    蘇康停下腳步,張張嘴想說什麼,最後卻吞了下去。臉上帶着和煦的笑容,“沒什麼,就是看你一個人,我過來看看。裏面真是太吵了,不如我們走走吧。”

    付子欣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你怎麼會在這裏”她擡眸,看見他頭上還有剛剛灑落的亮片,身子一僵,“你來參加婚禮”

    “嗯,女方是我親戚。”蘇康說的保守,不給付子欣反應的時間,旋即笑笑,“走吧,前面就是遊樂園,聽說增加了不少刺激項目,我們去試試。”

    “我不”

    “難道你不敢我認識的付子欣可不是這麼沒膽的,走了走了。”蘇康拖着付子欣就往遊樂園走。

    言左左站在原地,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現在是什麼狀況。難道蘇康對付子欣不懷好意

    呸呸呸,反正蘇康也沒有女朋友,兩人在一起倒是個不錯的選擇。

    遊樂園裏,蘇康從過山車上下來已經吐得昏天暗地,臉色蒼白的看着在一旁大笑不止的付子欣,控訴的開口,“你到底有沒有良心,我可是陪你坐的。”

    付子欣把水拿給他,打趣的說,“我怎麼記得剛剛是你拖我進來的”她踢他一腳,“帶回去坐那個吧,聽說很刺激的。”

    蘇康看一眼高空的大轉盤,頓時有準頭暈目眩的感覺。那麼轉,那麼快速運轉,下面有事海,確定不會掉下來摔死嗎

    付子欣不給他猶豫的時間,拖着他就去買票了。蘇康欲哭無淚,可擡眸對上付子欣躍躍欲試的笑臉,他所有的抱怨瞬間消失了。

    至於從大轉盤上下來,蘇康已經渾身軟到什麼程度就不用形容了。可付子欣依舊一副不夠盡興的樣子。她斜睨蘇康一眼,指了指前面的蹦極,挑釁道,“要不要試試”

    蘇康差點下廚心臟病來,趕緊搖頭,“你可饒了我吧,這麼高跳下去,我肯定會死的。”

    付子欣不以爲然的揮揮手:“算了算了,我自己去跳,你在這邊等我。”

    “子欣”蘇康想要勸她,可付子欣回頭衝他無辜一笑,“出來玩就要盡興,你沒有聽過一句話嗎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我命大,沒事的。”

    蘇康看她笑容裏的悽然,最後鬆了手。不過下一秒強忍着腿軟站起身來說,“我陪你。”

    付子欣瞪大了眼睛,看着蘇康跟自己綁在一起的繩索,再次不確定的問,“你真沒事”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就算我命不大,跟你死在一起,值了。”他一雙熱切的眼眸盯着她看,付子欣突然感覺渾身熾熱。她躲閃的別過頭,尷尬的大喊一聲,“準備好了。”

    二百多米的高度跳下來,蘇康和付子欣緊緊抱在一起,兩人的命此時是連在一起的,風聲吹過耳畔,呼嘯着死亡的召喚。

    蘇康很怕,怕得閉緊了眼睛。可他緊緊抱着付子欣,像是能夠跟她死在一起真的很幸福。

    付子欣是享受這樣的快感的,猛衝的速度,呼嘯的風聲,這一刻真的就像是高空墜樓的感覺,她甚至能夠想象四分五裂,腦漿迸裂的畫面。所有的痛苦,所有的不敢,都在她一聲響過一聲淒厲的叫喊聲中消失了。

    當他們接近地面的瞬間,她猛然睜開眼睛,就看見嚇得嘴脣發紫的男人。她大笑,大聲嘲諷他,笑的眼淚都涌出來了,繩索從他們身上解開,她蹲在地上笑的停不下來。

    緊接着是撕心裂肺的哭聲,她幾乎把二十六年的感情都給了王凱俊了,她最純真的愛情,最純潔的第一次,愛他,所以心甘情願做個沒名沒分的女人。她以爲自己真的只在乎曾經擁有,以爲真的可以不在乎天長地久。可到頭來,她才發現自己錯了。

    她也渴望一生一世,她也渴望一輩的感情。然而,沒有可能了。她痛苦地閉上眼睛,任由眼淚從眼眶裏滑落,她最想要的男人已經跟別的女人結婚了,再也沒有可能了。

    蘇康就這麼默默地守在付子欣身邊,看見她痛苦,他的心就像是撕裂一般,疼得快要喘不過氣來了。也許沒有人知道,從高中開始,他就已經喜歡她了。出國七年,再度回來,就是爲了能夠站在她身邊,做個保護她的男人。

    他伸手,把她抱在懷裏,故作打趣的說,“不讓你玩你偏玩,嚇壞了是不是”

    付子欣不說話,只是把頭深深地埋在他懷裏,哭得撕心裂肺。

    言左左擡腳準備回家的時候,就看見王俊凱追了出來。抓着她的胳膊,急切地問,“子欣呢,她在哪裏”

    言左左甩開他的胳膊,冷冷的看着他,“王先生,你以什麼立場問子欣的事情別忘了,你已經結婚了。”

    王俊凱身子一僵,握了握拳頭說,“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想知道她好不好。”

    “她好不好跟你有關係嗎”言左左冷笑,“別忘了你答應過我什麼,從今天開始,你再也沒有資格過問子欣的任何事情。”

    王凱俊痛苦的咬牙,他後悔了,他不想放棄付子欣,他愛她。如果沒有了她,他不知道以後的生活還有什麼意義。

    “你現在不禁是蘇菲的丈夫,更是她孩子的父親。既然你給不了子欣承諾,就不要再打擾她了。她讓我轉告你,從今以後,形同陌路。王先生,你好自爲之吧。”

    說完,言左左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只留下王凱俊痛苦的嘶吼。他從來不想傷害付子欣,他甚至想要跟她牽手一輩子。可他沒有機會了,蘇菲懷孕了,他們結婚了,他再也沒有資格去愛付子欣了。他萬分痛苦的跪在地上,一顆眼淚從眼底滾落。

    不遠處,蘇菲把這一切看在眼裏。她伸手撫摸着肚子裏的孩子,眼底有着執着。她跟了王凱俊整整十年,她的青春,她的付出都在他身上,她絕對不允許任何人搶走他

    言左左回到家,一個人蜷縮在沙發上。她拿着手機,幾次想給付子欣打電話,可又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覺得心裏悶悶的難受,無處發泄。

    池墨卿的電話這個時候打了進來,聲音裏帶着笑意,“婚禮結束了嗎我去接你。”

    言左左搖頭,委屈的吸吸鼻子,“池墨卿,男人都是混蛋對不對”

    何蒼遠和齊家輝爲了前途拋棄他們母女,王凱俊明明有未婚妻卻還招惹付子欣。男人甩掉女人有一萬個理由,可女人除了被動受傷接受什麼也做不了了。

    混蛋,統統都是混蛋。

    池墨卿終於察覺到她的不對勁,忙問,“左左,你怎麼了,在哭嗎”

    言左左哽咽,心裏替自己言媽媽難過,替自己難過,也替付子欣難過。她覺得好委屈,拼命掉眼淚。

    池墨卿更擔心了,她又不說發生了什麼事情,還他在這邊直跳腳,“左左,你在哪兒,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言左左擦擦眼淚,努力止住哽咽,“我在家,池墨卿,你回來好不好”她半抽泣的說。

    “好,你在家等我。”池墨卿切斷通話,直接往家趕。

    可他剛走出辦公室,就看見蔡亞仁來了。一臉疲憊的樣子,“墨卿,我想跟你談談。”

    池墨卿一愣:“蔡伯父,現在恐怕不行,我有急事,必須回家。”

    蔡亞仁沒想到池墨卿會拒絕他,趕緊說,“耽誤不了多久,是親親的事情”

    池墨卿猛地停下腳步,回頭嚴肅的看着蔡亞仁,鄭重道,“蔡伯父,我妻子現在很傷心,我要趕着回去安慰她。至於青青,她從來就不是我的責任,您找錯人了。”

    說完,他邁開步子往電梯口走。蔡亞仁追了過來,“可青青因爲你不吃不喝,鬧着要自殺。你們好歹在一起那麼多年,你真狠心不管她嗎”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
    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