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五十三章 你在跟我表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五十三章 你在跟我表白字體大小: A+
     

    ?

    公寓裏,言左左從浴室裏出來,人已經很平靜了。``し她坐在池墨卿對面,咬咬脣說,“我打算辭職,算上工作交接,差不多一個星期就批下來了。”

    池墨卿放一杯茶水在她面前:“你考慮清楚了?”

    言左左點頭,從旁邊拿過筆記本電腦,沒有絲毫猶豫,準備開始打辭職報告。電腦的屏幕是她之前設計的那款婚戒,她很喜歡,想象這是她自己的婚戒。

    她不由自主的伸手摸了摸,說實話,她很喜歡設計東西,看見自己設計的東西被別人喜歡,她心裏有說不出的高興。她是個念舊的人,在一個地方呆久了,總不想挪窩。可現在……

    她搖頭,不準自己猶豫,她已經沒辦法跟齊家輝繼續共事了,離開是最好的選擇。

    池墨卿看她猶豫的樣子,伸手把她抱到懷裏,“左左,除去今天的事情不談,你喜歡繁花建設這個地方嗎?”

    言左左愣了愣,擡眸看他,“爲什麼這麼問?”

    “如果不喜歡,那就辭職,到池氏來,我給你安排工作。”

    “如果喜歡呢?”

    “我是丈夫,自然捨不得老婆受委屈。喜歡就留在那邊,我把繁華建設收購了拿來給你玩。”繁華建設經營的再怎麼不錯,在池氏眼裏也不過是小打小鬧。買個繁華建設討老婆歡心,這點錢他還是不缺的。

    言左左張張嘴,下巴差點掉下來。既感動池墨卿對她的寵,又鄙視他的土豪做法,“池總裁,你就不怕我搞垮了?”

    池墨卿低笑,寵溺的親親她的額頭,“我娶老婆是爲了寵,可不是用來賺錢的。一切以你的心情爲轉移,你要是想拆了繁華建設,我現在就打電話幫你聯繫挖掘機。”

    池墨卿不否認,他是比較贊同拆了繁華建設的,這樣才能一解心頭之恨。齊家輝敢碰他老婆,就要有付出代價的覺悟!

    言左左突然低笑出聲:“我都不知道池總裁原來這麼暴力,不過……”她親親他的下巴說,“我喜歡。”頓了頓,她又補充道,“我什麼都不需要,只要有你的關心和信任就夠了。”

    原本今天的事情最應該不高興的就是池墨卿了,這無疑是對他的羞辱。可他非但不生氣,還反過來安慰她,這讓言左左一顆心徹底沉淪了。

    她主動吻上他的脣,撬開他的眼觀,在沙發上纏綿悱惻。

    池墨卿意外她的主動,很快沉浸在她給予的溫柔的裏,一室旖旎。

    第二天,池墨卿依舊送言左左去上班。在門口遇見穆姚倩,挑挑眉問,“怎麼樣,池總裁沒生氣吧?”

    言左左看她一眼:“不值得生氣,不是嗎?”

    穆姚倩冷哼:“看不出來,你把池總裁吃的死死的。言左左,手段不錯啊。”

    言左左皺着眉頭,沒理她,徑直往辦公室走。突然,穆姚倩一把抓住她的胳膊,低聲警告,“回去告訴你媽,離我爸遠點,我們慕家的門可不是誰都能進的!”

    言左左眯了眯眼睛,旋即淺笑道,“我媽也不是隨便哪個男人能娶的,但她跟你爸要是真愛,我一點都不介意她嫁過去。”

    “你!”

    言左左臉上依舊帶着淺笑:“這種事情,一般都是男的主動。你要真不願意讓你爸找後媽,不如回家跟你爸好好談談,我相信我媽值得更好的。”

    她把包包往辦公桌上一放,不再看穆姚倩。穆姚倩氣的咬牙,轉身離開了。言左左嘆了口氣,想着是不是應該給言媽媽打個電話。

    “左左,你到我辦公室來一趟。”執行長突然叫她,言左左往他辦公室走。她今天以來就注意到同事們的表情,說起來,因爲昨天的事情,她也覺得很尷尬。

    執行長讓她關上門,開口說,“左左,昨天的事情我很抱歉,你也幫我跟池總裁說一聲。”

    “沒事,這跟執行長沒關係。”

    執行長樂呵呵的說:“我就知道你最通情達理了,放心吧,家輝跟新蕊去美國了,這段時間應該不會回來。你安心工作,沒有人會打擾你。”

    言左左點頭,執行長又說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約莫是確定她升職了。言左組應着,不覺得這有什麼值得慶祝的,然後就出門了。

    中午的時候,她思前想後決定給言媽媽給打電話。電話很快接通了,裏面傳出男人說笑的聲音,她心裏咯噔一下,該不會是穆姚倩的父親吧?

    “左左,什麼事?”言媽媽笑問道。

    “沒事,就是想你了,打個電話問候一下。”她笑笑,試探的說,“有人回家裏作客?”

    “是啊,就是上次我跟你提的穆叔叔,還記得嗎?”言媽媽沒什麼心思的說,“今天是你穆叔叔的生日,他一個人,這麼久以來又照顧花店的生意,我就想給他煮碗長壽麪,算是感謝吧。”

    “啊。”言左左愣了愣,心想難道言媽媽跟穆姚倩的父親真有什麼想法?

    她抿抿脣:“媽,你跟穆叔叔走的很近吼,那你們有沒有……”

    “有沒有什麼?你這孩子,我跟你穆叔叔就是朋友,別給我亂說。”言媽媽偷偷看穆天陽一眼,低聲警告。

    “沒事沒事,我隨便問問,媽,那我就不打擾你們了,掛了哈。”言左左笑的曖昧,言媽媽一陣無語,“你這丫頭越來越沒大沒小了。”

    收了線,言左左皺了皺眉頭,明顯穆姚倩不喜歡言媽媽,要是她媽媽真的跟穆姚倩的父親在一起,豈不是會被穆姚倩欺負?

    她嘆了口氣,有些煩躁。還有付子欣的事情,說是婚禮定在三天以後,希望她也能到場。既然付子欣做了選擇,她只能捨命陪君子。

    她撫了撫額頭,就聽見手機響了。是池墨卿打來的,說是池母晚上要他們回去吃飯,她下班來接她。她應了一聲,聽見敲門聲就跟池墨卿切斷通話了。

    有同事跟她借雜誌,她交給對方,卻沒有心思工作。一下午,就在煩躁中度過。

    池墨卿接她回家,路上言左左一直沉默着,紅燈的時候,他偏頭看她,“怎麼了?”

    言左左探口氣,說起了穆姚倩的事情。池墨卿認真聽着,沒有半點不耐煩的情緒。倒是言左左很內疚,自嘲的笑笑,“你是不是覺得我很麻煩,自從我們結婚,就一直有事情發生。”

    “傻瓜,我們是夫妻,難道我有了事你會嫌我煩嗎?”他摟着她的脖子,親一下說,“我已經讓祕書去查了,這兩天有關媽的資料會出來,再等等。”

    言左左心裏覺得暖暖的,淡笑道,“謝謝你。”

    “有關媽跟穆先生的事情,你也看開點,要過日子的是他們老人,做兒女的祝福就好。至於穆姚倩,你也別放在心上,不值得影響情緒。”

    “好。”言左左應着,嘴角不自覺的揚起一抹笑意。

    池墨卿的電話響了,是池母打來問他幾點到。說是路遙遠回來了,正在家裏作客。

    池墨卿眉毛一揚,臉上的笑容多了一抹狡詐。轉頭看向言左左,“家裏有客人,我介紹你們認識。”

    “哦。”言左左盯着池墨卿不懷好意的樣子,總覺得很奇怪。

    池家客廳裏,言左左看着站在她面前,被池墨卿定義爲客人的男人時,下巴差點掉在地上。

    池墨卿摟着言左左的腰,面帶笑意,“左左,這就是我要給你介紹的,路遙遠。”

    路遙遠這才注意到池墨卿身邊的人,驀地一愣,錯愕的瞪大了眼睛,“言左左?!”

    哦,天啊天啊,言左左居然是池墨卿的閃婚老婆!

    他難以置信的看着言左左,突然一把抓住的胳膊就往一邊走,壓低聲音說,“小嫂子,我發誓我之前真的只是嘴花,我這人其實很專情的,你要相信我啊。”

    言左左想起池墨卿說過路遙遠和池冉的事情,她轉頭看池冉一眼,恍然明白路遙遠的意思。她嘿嘿一笑,“你是在跟我表白?”

    “哈?”路遙遠一愣,剛準備解釋,就看見池墨卿黑着臉過來,一把把言左左抱在懷裏,陰險的笑着,“你想跟我老婆表白?”

    “沒、沒有,絕對沒有,我發誓!”路遙遠欲哭無淚,可憐兮兮的看向池冉的方向。

    他要知道言左左和池墨卿的關係,打死他都不會招惹言左左。池墨卿可是有名的笑面虎,十個路遙遠都沒有他來的腹黑陰險。

    等等!他終於想起來自己在哪裏見過言左左了,就是在醫院裏,那天他跟池墨卿吃過飯剛準備回去,也不知道池墨卿發了什麼瘋,居然拉着他就往醫院跑。

    到了醫院,他就跟火燒屁股似的往裏走,他則慢打逍遙的跟在身後。可還沒等他搞清楚怎麼回事,就見池墨卿拉着個女人上車跑了,把他一個人丟在醫院。他當時氣壞了,在心裏狠狠詛咒他一遍,而那個女人就是言左左。

    啊啊啊,簡直是失誤啊。

    言左左看路遙遠神色古怪的樣子,忍不住笑出聲來。真沒想到這個油嘴滑舌的神祕設計師居然是池墨卿的好朋友,路遙遠。

    “好了,別戲弄他了。”言左左扯扯池墨卿的衣服說。

    “還是小嫂子人最善良了。”路遙遠賣萌開口,旋即又哀怨的看着言左左,“你沒有說你是墨卿的老婆。”害他可笑的還信誓旦旦的要追她,他真是不知死活。

    天啊,一想到他居然還天真的跟池墨卿說要追他老婆,他真恨不得殺了自己。池墨卿是什麼腹黑老狼,難怪池冉見到他總是一副嘲諷的樣子,八成是知道了他乾的蠢事。

    啊啊啊,他的人生怎麼會這麼悲劇。

    “你也沒有告訴我你認識墨卿,我只知道你是安德烈。”言左左無辜的說。

    路遙遠一愣,好像還真是這麼回事。所以,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
    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