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五十二章 齊家輝被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五十二章 齊家輝被打字體大小: A+
     

    ?

    言左左的低斥和齊家輝的哀求清清楚楚的傳進包廂裏,大夥兒紛紛替齊家輝捏把冷汗。;當着人家丈夫的面跟妻子告白,這種事情……

    池墨卿眼底閃過一抹冷然,可臉上仍然帶着笑意。他起身朝門口走去,腳步並不急切,可渾身充滿了陰鷙。

    “齊家輝,你還要不要臉?你放開我,混蛋,你放開我啊!”言左左拳打腳踢,齊家輝抱着她的力道更緊了,“左左,我不在乎你結婚了,也不在乎你跟池墨卿的事情。只要你回到我身邊,我什麼都可以不在乎。左左,我求你了,回來吧。”

    說着,齊家輝就開始親吻言左左,溫熱的舌頭啃咬她的耳垂。言左左覺得噁心極了,拼命掐他的身子,“你瘋了,你這個瘋子,放開我!”

    突然一陣腳步聲傳來,緊接着,言左左被用力一拉抱到了一具溫暖的懷抱,只聽見齊家輝悶哼一聲,像是受到了重創。

    啪!的一聲,言左左回頭對齊家輝一巴掌打了過去,“無恥!”她怒瞪着,因爲剛剛掙扎而漲紅了臉,“齊家輝,我真是瞎了眼纔會喜歡你那麼久,你讓我噁心!”

    池墨卿抱着言左左,眼神凌厲的看着齊家輝。甚至沒有人看見他是怎麼衝過去的,就跟一頭憤怒的豹子似的,動作矯健的直接把齊家輝按在地上就是一頓暴打。

    齊家輝沒有反抗的力氣,嘴角開始流血。也不知道他被揍了多久,可是沒有一個人過來勸阻。言左左就那麼看着他被揍,像是被嚇傻了,一動不動。

    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趕緊撲過去,從後面抱住池墨卿,臉貼在他的後背,聲音顫抖的說,“不要打了,別打了,你會把他打死的……”

    像是感受到言左左的恐懼,池墨卿這才鬆了手,轉身把她緊緊抱在懷裏,胸前被她的眼淚沾溼了一片。

    齊家輝看着言左左小鳥依人的蜷縮在池墨卿懷裏,臉上帶着笑,只不過那笑容比哭還要悲傷。他擦擦嘴角,搖搖晃晃的站起身來,死死盯着言左左。

    池墨卿眼神玄寒的瞪他,充滿了警告。

    應該是有人報了警,沒一會兒警察就過來了。當事人都在走廊上,就見幾個警察衝過來,“誰鬧事,站出來!”看見滿臉是血的齊家輝問,“叫救護車沒有?”

    大夥兒搖頭,服務員趕緊打120。

    警察走過來,打量一羣人,看見池墨卿的時候臉色一變,態度很恭敬,“池總裁也在。”

    池墨卿點頭:“這位先生喝多了,欺負我妻子。”

    所以,人是池總裁打的?

    “正當防衛?哦哦,瞭解……”警察看看池墨卿,又看看齊家輝,心裏嘀咕着,這年頭膽大的可真不少,連池墨卿的老婆都敢碰,簡直不要活了。

    “把人送到醫院,後續事情我會自己處理,辛苦你們了。”池墨卿開口,看一眼時間,“不早了,也該吃午飯了,我給你們定個包廂,別客氣。”

    “這怎麼好意思,我們還在執行公務……”警察說。

    “我會跟你們局長說,今天辛苦大家了,就當我犒勞各位的。”池墨卿叫服務員定了包廂,送走警察,這纔給何蒼遠打電話。

    何蒼遠一接到電話,整個人氣急敗壞都要跳腳了。包廂裏的同事大氣都不敢出,還是執行長硬着頭皮出去,連連道歉。

    好好的一頓飯鬧成這樣,這叫什麼事?

    池墨卿走進包廂,臉色淡然的開口,“今天很不好意思,我先帶左左回去了。大夥兒別客氣,你們繼續。”

    池墨卿和言左左離開以後,纔有人開口,“齊副董是專程來鬧事的嗎?這要傳到何小姐耳朵裏,還不把他剁了?”

    “這不是我們能管得事兒,今天在這裏說說就好了,到了公司大家就不要議論了。”設計總監看一眼同事,嘆了口氣。

    “好在蔡可人不在,要不然,她又該嫉妒的翹鼻子了。”穆姚倩冷笑,“兩個出類拔萃的男人爲了言左左打架,可真有有福。”

    大夥兒看她一眼,都不再開口。

    車上,言左左看池墨卿一眼,就見他受身上還有血跡。她拿紙巾給他擦乾淨,這才驚覺他也受傷了。她眉頭緊蹙,“疼不疼?”

    池墨卿抿脣,最後呼了口氣,搖頭說,“沒事。”

    “都是我不好。”言左左垂着頭,要不是她,池墨卿也不會失態,都是因爲她,害他今天不但丟臉,還受傷,“對不起……”她咬脣說。

    這樣的言左左讓池墨卿心裏難受,他伸手摸摸她的頭,“傻瓜,我不是生你的氣,我是生我自己的氣,沒有保護好你,才讓你受了委屈。我這麼疼你,怎麼捨得你難過。”

    不可否認,他從成年以後就已經學會內斂了,到了這個年紀,旺盛的火氣已經不適合他了,加上這麼多年縱橫商場,他早就學會了隱忍,鋒芒盡收。但今天,他是真的生氣了,看言左左被嚇傻的樣子,他恨不得直接砍了齊家輝。

    聽見池墨卿的話,言左左鼻子酸酸的。今天齊家輝的舉動對池墨卿而言無疑不是一種羞辱,他應該是最生氣的那個人,可他竟然還反過來安慰自己。

    她吸吸鼻子,聲音飄渺的說,“也許我早就該辭職了,如果不是這樣,也不會發生今天的事。”一想到齊家輝的吻,她就忍不住蹙眉,那一張紙巾一遍遍擦自己的耳朵。

    池墨卿伸手製止她的動作:“會疼。”

    言左左一愣,突然紅了眼眶。

    到家的時候,言左左堅持要去洗澡,池墨卿把衣服拿給她,自己坐在沙發上抽菸。

    辭職的事情是言左左自己提出來的,未必避免麻煩,他當然可以順水推舟答應。可他看得出來,言左左很喜歡現在的工作,如果真讓她辭職,這無疑是一種殘忍的決定。

    可讓她繼續留在那裏,跟齊家輝擡頭不見低頭見,要是在他看不見的地方齊家輝對她出手,她又沒有反抗能力,豈不是會出事?

    思來想去,池墨卿最後拿出手機,打電話給特助,“三個月之內,收購繁華建設。”

    特助一愣,池氏這年雖然橫跨很多部門,可並沒有涉及到服裝設計這一個領域。池墨卿突然要收購繁華建設,着實把特助嚇了一跳。

    “總裁,我們要開闢新市場嗎?”特助怕自己聽錯了,委婉的問。

    池墨卿頓了頓,覺得這也不失一個突破口。於是說,“通知各部門,針對服裝設計業提出一個切實有效的方案,週五例會我要看到。”

    “是,我這就通知。”特助眼珠子轉了轉,繁華建設,不就是總裁夫人所在的公司,難道發生什麼他不知道的八卦了?

    何蒼遠去醫院看過齊家輝,也跟執行長聊過今天的事情。自然清楚是齊家輝的錯,在醫院他把他訓斥一頓,直到何新蕊過來。不想讓何新蕊受傷,何蒼遠隱瞞了真相,只說是不小心出了車禍。

    何新蕊信以爲真,可何夫人卻不相信。把何蒼遠叫到辦公室,非要問出個所以然。一聽到真相,何夫人又氣又急,“家輝被打了,就是打我們何家的臉,就這麼算了?”

    “是他自己不爭氣,招惹池墨卿的妻子,池墨卿已經很震怒了,你還想怎麼樣?”何蒼遠蹙着眉頭,這下子想要得到池氏的資金贊助怕是更難了。

    何夫人沉默,最後咬牙說,“那我們去給他……道歉?”

    “現在只能這樣了,醫院的生死存亡都握在池墨卿手裏。這個齊家輝,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你找個機會好好教育教育。”

    池夫人點頭,就見何蒼遠拿出手機給池墨卿打電話,一直道歉。池墨卿聲音很平靜,“何院長,你跟我們池氏合作很多年了,飲水思源的道理應該懂吧?”

    池墨卿一句話讓何蒼遠說出話來,這件事情原本就是齊家輝不對,自己又還要仰仗着池氏,只有被羞辱的份兒。

    “我妻子性格溫柔,從不喜歡與人爲惡。可齊先生一直騷擾我妻子,這事我應該跟何院長提過,既然何院長管不了齊先生,我就代爲教訓了。這次是警告,要是下次就等着接池氏律師團的通知。”池墨卿說完,就切斷了通話。

    何蒼遠吃了癟,又無處發泄,一怒之下把手機砸向了牆壁。齊家輝這個混小子,有了新蕊,怎麼還能做出這種齷齪的事情。言左左是池墨卿的老婆,是他能夠招惹的嗎?

    被打活該!

    病房裏,何新蕊心疼齊家輝,不但外傷嚴重,還傷到了筋骨。他目光空洞的看着天花板,神情呆滯,像是還沒有從醉酒中清醒過來。她叫他,他扯出一抹比哭還難堪的笑容,然後繼續發呆。

    這下子,何新蕊再也忍受不了了,揪住他的衣服用力搖晃,“齊家輝,你能不能有點出息?她都嫁人了,你到底還在留戀什麼!我纔是守在你身邊的人,你就不能睜眼看看我嗎?”說着說着,她就哭了,看齊家輝這樣子,半天才又開口,“這個月你不要上班了,跟我去美國吧,等我們結婚以後再回來。”

    齊家輝沒有作聲,他的意見在何家從來不被尊重。現在言左左肯定不會原諒他了,他們說什麼就是什麼吧。他現在突然後悔了,想着跟言左左在一起的那些幸福畫面,如果可以重生,他再也不會從她身邊走開了。

    想起她今天驚恐的樣子,好像他抱她時間多麼骯髒的事情。她甚至給他一巴掌,眼睛裏盡是決絕。他被池墨卿打一點都不感覺疼,只是言左左那一巴掌,硬生生撕碎了他的心。他不知道以後該怎麼面對她,讓他放棄,他做不到;可不放棄,言左左的心已經不在他身上了。這麼想着,他紅了眼眶,轉頭看向何新蕊,“這下你應該滿意了吧?”

    何新蕊神情一稟,覺得齊家輝再也不是那個懦弱的男人了。

    “你出去吧,我想一個人靜靜。”他面無表情的說,看見何新蕊還想說話,於是道,“放心,我會跟你去美國的。”

    何新蕊垂眸,搭在身側的手握的緊緊的,轉身離開了。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
    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