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四十九章 小東西變壞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四十九章 小東西變壞了字體大小: A+
     

    ?

    第二天,言左左醒來的時候,池墨卿已經做好早餐了,香噴噴的,一看就很有食慾。》し這段日子,她真覺得自己很幸福,不由自主的往廚房走,從身後抱住他的腰,臉貼在他背上,暖暖的,很溫馨。

    正煎蛋的池墨卿一愣,旋即嘴角揚起一抹好看的弧度,“怎麼了?”

    “沒什麼,就是想抱抱你。”言左左環着他的腰,這種擁抱真的很奇妙,她的臉貼在她的背上,甚至能夠感覺的出來他的心跳。

    池墨卿嘴角的笑容越來越大,翻了翻煎蛋,關掉火,轉身抱住她,在她臉上親一下,“池太太,先吃早餐,等吃完早餐,池先生任你蹂躪。”

    言左左小臉一紅,擡眸看着她,然後踮起腳尖在他脣上落下一吻,“謝謝池先生的早餐,這些就夠了。”說完,她紅着小臉端盤子出去。

    小東西在跟他**?!

    池墨卿瞪大了眼睛,喜出望外。

    吃過飯,言左左給池墨卿打領帶,又從鞋櫃裏給他挑了雙鞋放在他面前。

    池墨卿笑笑:“今天晚上有時間嗎?”

    言左左想了想:“應該有,有什麼事嗎?”

    “一個長輩的壽宴,想帶你一起去。”穿好鞋,池墨卿牽着她的手就往電梯走。

    言左左蹙蹙眉頭:“需要花枝招展嗎?”她摸摸自己的臉,實在很不適應抹上一層厚重的濃妝,在人來人往的舞會裏走動。明明都不認識,可還要虛僞的撐着笑臉。

    池墨卿低笑:“本色出演,稍微換件衣服就好。”

    言左左鬆了口氣:“那就好,禮物呢,用不用我陪你去選?”

    “不用,已經準備好了。下班我去接你,不用擔心。”

    言左左上了車,繼續剛剛的話題,“池總裁,我真覺得你不用天天接送我,雖然我不喜歡開車,可我還是可以坐公交,打出租啊。你這樣接送我,我很開心,可也會給我帶來困擾。”

    池墨卿挑眉:“我讓你有壓力了?”

    言左左一愣:“不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她懊惱的垂着小臉,其實也不能算是困擾,而是她覺得他們上班的距離很遠,他這樣來回跑讓她覺得很辛苦。

    說起來,她不過是心疼他。可對上他受傷的表情,她立馬愧疚了,滿滿的罪惡感充斥着自己。人家是好心,可她還反過來指責對方,真是太不知好歹了。

    池墨卿看她一臉糾結不斷的表情,從理直氣壯到心虛懊惱,最後就跟打蔫的茄子似的,無辜的看着他。他忍不住低笑出聲,伸手摸摸她的小臉,一雙深情地眸子直直看着她,“我錯過了你好多年,這些都是我的遺憾。現在你好不容易在我身邊了,我不想再錯過分分秒秒。所以,送你這件事情,我一直覺得很幸福,當成是我們之間最貼心的舉動。”

    言左左看着他,張張嘴,發現自己感動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這個男人實在是太可惡了,明明不是什麼甜言蜜語,可聽在心裏卻比甜言蜜語更甜。

    “左左,我們是要牽手一輩子的,你願意一直縱容我,給我們白髮蒼蒼時候的回憶更多一些甜蜜嗎?”池墨卿問的認真,言左左被幾乎忘了自己的堅持,就這麼傻傻的跟着他的思路走,最後莫名其妙的點了頭。

    池墨卿笑着,在她沒心落下一吻。看她呆呆傻傻的樣子,忍不住有啄了她的嬌脣幾下,這才壞心的提醒,“八點五十五了,要遲到嘍。”

    “呀!”言左左驚呼一聲,趕緊往辦公大樓裏跑。

    等電梯的時候,正好碰上蔡可人,嘴角帶着一抹嘲諷的笑意,“可真恩愛。”

    言左左淡漠的看她一眼:“謝謝誇獎。”正好電梯來了,她頭也不回的走了進去。

    蔡可人跟着進去,一雙眼睛若有似無的看她,眼底閃爍着嫉妒。她到底是哪裏不如言左左,爲什麼她遇到的都是出類拔萃的男人,而她這麼年輕漂亮,卻要伺候一個足矣當她爹的老男人?她跟了執行長那老頭足足五年,可她得到了什麼,什麼也沒有!到頭來,還要忍受他家母老虎的羞辱,憑什麼?

    她越看言左左越憤怒,在電梯打開的瞬間,她故意擡腳。

    “啊!”言左左差點就摔在地上,好在扶住了電梯。她氣憤的回頭,還沒有說話,就聽見蔡可人毫無誠意的開口,“抱歉,沒注意啊。”她臉上帶着不屑地笑容,擡腳就走。

    言左左看她理直氣壯地樣子,反而不生氣了。跟着走出電梯,不冷不熱的說,“沒關係,眼睛小看不到很正常。”

    “你!”蔡可人氣的想發飆,言左左聳聳肩,無辜笑笑,“小心點,雙眼貼要掉了。”說完,她拎着包包往座位走。

    蔡可人看她傲慢的樣子,眼神更兇殘了。

    中午的時候,言左左擔心付子欣,於是打電話給她。她的情緒依舊不怎麼高昂,雖然沒有看見她人,但言左左通過她停頓的時間,也能想象出她憔悴茫然的樣子。

    “付子欣,你能不能有點出息。把自己養的米分嫩米分嫩的去做伴娘,這纔是你的風格,你現在人不人,鬼不鬼算怎麼回事,還指望他回過頭來同情你啊。”言左左氣急敗壞的說。

    “言左左,我發現你最近火氣很大,是不是更年期了?”付子欣打趣的說,總算有點精神了。

    “我要更年期,第一個就找你算賬,都是你把我氣的。我告訴你,從今天開始,好好吃飯,好好休息,把自己養好了去做個美美的伴娘。記住,你是讓男人悔不當初的付子欣,不是你悔不當初讓人看笑話,懂?”

    “好好好,你再這麼嘮叨下去,就真成更年期了。我跟你發誓還不成,我一定會好好照顧自己的,到時候把新娘子的風頭搶了,讓王凱俊後悔去吧。”

    “這就對了。”聽見她有了生氣的話音,言左左終於放心了。頓了頓,她忍不住問,“子欣,你真的要去做伴娘嗎?”

    付子欣沉默片刻才說:“是啊,這是我死心最直接的辦法。”

    “那你就痛快點跟他做個了斷了,我絕對不允許你在他結婚以後還跟他糾纏不清!”言左左擲地有聲的說,她身邊,包括她自己經歷的第三者都不是什麼好下場,她不希望好友走上這條路。

    “我知道,那天以後我們已經基本不聯繫了。”付子欣苦笑,心一緊,痛到麻木。

    兩個人又聊了一會兒,才切斷通話。言左左呼了口氣,收拾東西準備去吃飯。

    “池太太還沒有去吃飯啊?”她的辦公桌被人敲了敲,她擡眸正對上何新蕊微笑的臉。

    言左左淡淡的扯了扯嘴角:“何小姐。”

    何新蕊挑眉,戲謔道,“我下個月就要跟家輝結婚了,我不介意你叫我齊太太。”

    “齊太太,我是想告訴你,你的手壓着我的設計圖,可以把它還給我嗎?”

    何新蕊故作了然的笑笑:“抱歉,我沒看見。我跟家輝約了吃午飯,就先走了。”

    言左左點頭,把東西整理到抽屜裏,起身出去吃飯了。

    下午下班,池墨卿接她直接去精品店。跟上次一樣,一進門,言左左就受到衆人簇擁。池墨卿環視一圈店裏,點了三套禮服,恰如其分的說出她的型號。

    言左左瞪大了眼睛,還沒來得及問他怎麼知道的,就被推進了試衣間。前兩套一白一藍,池墨卿不是很滿意。等到第三套出來的時候,池墨卿眼前一亮。

    淡紫色長裙穿在言左左身上,輕盈而柔美。掛脖設計,露出兩個白皙性感的雙肩,同色系的帶子沿着胳膊延伸到手腕上,正好一圈鑲鑽設計,就像是兩個璀璨的手鐲。長裙剛好到腳腕,將她整個人拉高很多,窈窕的身材一覽無遺。

    池墨卿幾乎看呆了,走上前,從身後抱住她,下巴放在她的肩上,對着鏡子裏的言左左真心讚美道,“好漂亮。”

    旁邊的服務員一臉羨慕,言左左很不好意思。紅着臉,不敢擡頭。過了一會兒,她突然想起來,“你怎麼知道我穿什麼號?”就連裏面的內衣都是他剛剛親手挑的。

    池墨卿低笑出聲,背對着服務員的手不規矩的爬上她的胸前,邪魅的聲音在他耳邊低緩的響起,“這樣、這樣,還有這樣……”

    “你你你你你……”言左左小臉爆紅,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這裏還有別人啊,他用得着這麼親身示範嗎?果然是好奇害死貓。

    她伸手抓住他的手,用力甩開,“你、你別鬧了,我知道了。”

    嗚,好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池墨卿悶笑,看她羞澀的樣子,伸手拿過一套首飾,親自給她戴上,璀璨奪目的光澤一看就價格不菲。

    言左左狠狠倒抽了口氣:“不是壽宴嗎?太誇張了。”她說着,要取下來,可是被池墨卿制止了,“很漂亮,我們走吧。”

    言左左無奈,只能彎着他的胳膊出門。

    到了宴會,言左左這才察覺,壽宴的主人居然是上次在池家老宅跟她說話的老人,池墨卿叫他蔡伯父。

    蔡亞仁跟池父是多年的老交情,都是從部隊上退下來的高官。所以今天壽宴來的大多是部隊上的人,還有一些關係不錯政府官員,場面不算奢侈,但很熱鬧。

    “好嚇人。”言左左看整個宴會廳裏那麼多穿軍裝的人,不禁小聲嘀咕。

    池墨卿低笑,點頭應付着不斷過來打招呼的人。因爲他結婚的事情沒有宣傳,大夥兒自然好奇跟在他身邊的言左左,“池總裁,這位是……”

    池墨卿轉頭,深情地看着言左左,繼而介紹道,“我太太。”

    言左左儀態大方的跟大家打招呼,着實震驚了不少人。這中間可還有迫不及待想要把女兒介紹給池墨卿的,哪裏想,人家居然結婚了?失策!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
    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