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四十五章 你這個人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四十五章 你這個人渣字體大小: A+
     

    ?

    “言小姐,如果你是在玩欲拒還迎的戲碼,那麼恭喜你,你確實吸引到我了。”安德烈雙手環胸,一副饒有興致的樣子。

    言左左覺得自己跟安德烈這位天才絕對不是同一個位面的,她都已經很明確的表達了自己的意思,這傢伙怎麼還會有這麼爆棚的自信心站在這裏天方夜譚?

    “安德烈先生,你一向這麼自以爲是嗎?”她不客氣的說。

    安德烈聳聳肩,笑的很欠扁,“錯錯錯,這叫自信。”

    言左左實在無話可說,邁開步子往前走,懶得再理他。安德烈就這麼被扔在原地,張張嘴巴還想說話,可看看周圍早就沒人了。一陣小涼風吹過,他的自信心啊,瞬間啪啪啪碎了一地,呼一陣冷風吹跑了。

    餐廳的包廂裏,大夥兒都是在商場上摸爬滾打的人,自然免不了喝酒應酬。衆人還沒有開始點菜,就聽見安德烈哇哇亂叫,“我要做言小姐身邊,吃飯不挨着美女,吃不下去。”

    於是,原本挨着言左左的同事立刻跟他換座位,安德烈得意的朝言左左拋了個媚眼,言左左一陣無語。大夥兒在兩人之間看來看去,笑的曖昧極了。

    路知途和設計總監邊吃邊聊公司的事情,言左左只是悶頭吃飯。並且在心裏記下這家酒店,以後不準池墨卿來這裏吃飯,因爲油太大,不適合他。

    安德烈饒有興致的看着言左左,端起酒杯說,“言小姐,我們也喝一杯啊。”

    不少人往這邊看,言左左不好拒絕,端着酒杯碰了碰,小抿一口。低頭,繼續吃。

    安德烈一點都沒有不受歡迎的自覺,依舊興致勃勃的開口,“言小姐平時都喜歡做什麼?玩遊戲,旅遊,宅在家裏看書,還是……”

    “我的興趣跟我們兩家公司合作有關係?”言左左挑眉,不悅的說。

    “當然,說不定我們以後是要一起工作的人,彼此加深瞭解,更有助於未來合作嘛。”安德烈說的理所當然。

    言左左冷笑:“原來安德烈先生能夠跟其他公司合作愉快,靠的這種關係啊。”

    “哪種關係?言小姐快說說看,我喜歡。”安德烈對她的嘲諷恍若未聞,繼續耍賤。

    言左左看她一眼,起身,抱歉的笑笑,“我去趟洗手間。”

    言左左一走,路知途看向安德烈,笑道,“遙遠,你這次回來還沒有看過墨卿吧?”

    路遙遠一愣:“我這不剛回來,趕明兒就去看他。”

    路知途笑着點頭:“你別拿人家左左開玩笑,她不是你能惹的。”

    路遙遠茫然的眨眨眼:“什麼意思?”

    路知途但笑不語,接着開始招呼大夥兒吃飯。路遙遠不明所以的搔搔頭,心裏犯嘀咕。到底是什麼背景,讓路知途都這麼說。

    言左左出了包廂,看一眼裏面,知道一時半會兒是結束不了了,嘆了口氣就往洗手間走。

    等她出來的時候,就看見路遙遠靠着牆似笑非笑看她。她一愣,“你在這兒幹嘛?”

    “你去那麼久,我還以爲你掉裏面了,正準備找人撈你。”他嘿嘿一笑。

    言左左滿臉黑線,冷冷淡淡的經過他身邊,“那還真是謝謝你了。”

    “客氣了。”路遙遠追上,跟她肩並肩,“我是認真的,我們真見過。”

    “什麼時間什麼地點,見面幹什麼了?”言左左斜睨他問。

    路遙遠雙手一攤:“忘了,所以才問你啊。”

    言左左一點都不相信他,只當他是花花公子,無聊拿她調侃而已。

    “好吧好吧,你不信我也沒辦法。那從今天開始,我們就算是認識了吧?不如留個電話,可以一起談談風華,聊聊雪月,還可以……”

    路遙遠的話沒有說完,就見言左左臉色驟變。他摸摸鼻子,“探討工作也是可以的嘛……喂喂,你去哪兒,包廂在這邊……”

    言左左沒有理會她,徑直朝不遠處的一男一女走去。餐桌正中間放着一枚戒指,那樣子就像是男的再跟女的求婚,女人感動的要哭了。

    路遙遠一把抓住言左左的胳膊:“喂,你幹什麼,認識啊?”

    言左左胸腔裏溢滿了怒火,用力甩開路遙遠。她原本是想要直接衝過去的,可理智在最後一秒發揮作用,頓了頓,她拿出手機打給付子欣。

    電話響了好久,付子欣才接聽,“左左,什麼事?我現在正忙呢,待會兒……”

    “你跟那個警察到底是什麼關係?”不等付子欣說完,言左左直接開口。

    付子欣愣了愣,好半天才說,“沒、沒什麼關係啊,我還在追那條新聞……”

    “付子欣,你跟我說的是實話嗎?”

    “當、當然是,你幹嘛這麼大火氣?”付子欣心虛的說。

    “因爲那個男的現在跟別的女人在求婚。”

    哐啷!

    言左左聽見電話那頭傳來什麼東西摔碎的聲音,果然,付子欣騙了她,要不然,她沒有這麼大反應。言左左一臉陰霾,嚇得路遙遠小心肝怕怕的。

    他戳戳言左左的胳膊:“喂,你還好吧?”

    言左左不理他,擡腳朝警察走去,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

    原本感動的不行不行的女人,突然看見言左左過來,一陣茫然,“你好,有事嗎?”

    言左左轉頭,仔細打量眼前的女人,柔柔弱弱的,眉宇間帶着幾分和暖。即便看見她面色不善的走過來,也還是一副客氣有禮的樣子。對於這種女人,言左左是討厭不起來的。更何況,自始至終這個女人都是無辜的。

    “這位小姐,如果沒有別的事情請你讓開好嗎?我在跟我未婚妻求婚。”警察說。

    言左左嘴角冷冷的揚起一抹弧度,忽而俯身對着警察低聲說,“付子欣。”

    警察神情一變,就聽見言左左笑着對那女人說,“我有點事情想要諮詢你男朋友,可以借他五分鐘嗎?”

    “工作上的事情嗎?好,你們忙。”那女人柔柔一笑,一臉純真。

    餐廳外面,言左左盯着警察問,“你要結婚了,打算怎麼處理跟付子欣的關係?”

    警察頓了頓:“我們說好了,我一結婚就自動結束我們的關係。”

    “所以,你跟付子欣在一起不覺得對不起你女朋友,不覺得自己齷齪,更不覺得這樣對付子欣不公平,是嗎?”言左左直直看着他,一手緊緊握着拳頭,像是恨不得一拳揮過去。

    警察看着她,久久不說話,也許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

    言左左冷笑:“怎麼不說話?人民警察,你也配穿上這身衣服嗎!”

    警察沉痛的閉了閉眼睛:“我知道是我不對,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有些事情是沒辦法解釋清楚的,即便明明知道不對,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不可否認,付子欣是個人情洋溢的女孩兒,明亮的就像是天上的太陽。跟他未婚妻的柔暖相比,她就像是一束耀眼的光芒,橫衝直撞照進了他心裏,他抗拒過,可最後失敗了。

    “人渣!”言左左死死盯着,“你還有臉跟你的未婚妻求婚,像你這種人就不配得到幸福!”

    “她懷孕了……”警察抿脣,眼底閃過苦澀,“我們在一起十年,青梅竹馬,就算我再怎麼被子欣吸引也不可能拋開她不管。我知道錯,我知道我對不起子欣,可這一輩子我只能對一個女人負責,那就是我的未婚妻。”

    “你可以罵我,可以看不起我,但是別讓她知道這件事情。她還懷着我的孩子,我們很快就要結婚了,她是個善良的女人,我不希望受到傷害。”警察眼睛裏閃爍着懇求的眸光,雙手死死握着,過了許久才說,“對不起,我會跟子欣說清楚的。”

    “呵,說清楚什麼,甩了她嗎?”言左左氣的渾身顫抖,“還是讓她忘了你們之間的事情,就當什麼都沒有發生?這種不負責任的說你也說得出來?!”

    “這遊戲規則是她定下的……”

    “啪!”言左左氣的胸口起伏,一巴掌狠狠甩在對方臉上,力道之大,她的掌心都麻木了。而警察則歪着頭,臉上很快浮現出五個觸目驚心的指印。

    經過的人全都看了過來,就連路遙遠都沒有想到言左左會動手,一時間傻愣在那裏,完全反應不過來。嘖嘖,這女人看起來柔柔弱弱的,沒想到骨子裏這麼潑辣。

    “你真不是個東西!”說完,言左左拿起沒有切斷的手機,憤怒道,“付子欣,你現在聽清楚了嗎?這種人渣你也要!”

    付子欣拿着手機站在不遠處,剛剛餐廳裏的音樂讓她知道他們在這裏。她愣愣的站在不遠處,好半響才緩緩走過來。她臉上帶着僵硬的笑容,其實,他說的沒錯,遊戲規則是她定下的:她只在乎曾經擁有,如果他要結婚,她會安安靜靜離開。

    “子欣……”言左左錯愕的看着她,沒想到她會出現。

    付子欣緩過神來,努力扯出一抹笑容,“左左,讓我單獨跟他談談吧。”

    “可是……”看付子欣倔強咬牙的樣子,言左左感覺鼻尖酸酸的,眼淚忍不住涌上眼眶。她該罵她的,沒事做什麼第三者。可看她這樣子,她又覺得心疼。

    “我沒事。”付子欣的目光定格在警察身上,一瞬不瞬,“請你們離開好嗎?”

    言左左想說話,可是被路遙遠制止了,“言小姐,我們先回去吧。”

    言左左垂眸,被路遙遠拉着進去了。餐廳裏空調的溫度很低,她不禁感覺有些涼意。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