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四十章 餐廳巧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四十章 餐廳巧遇字體大小: A+
     

    ?

    “所以,你答應我莫名其妙的求婚是因爲……”

    “我喜歡了,喜歡了很多年。”他說。

    言左左震驚的瞪大眼睛,許久之後,居然冒出這麼一句話,“你早戀?”

    “……”池墨卿嘴角抽搐,最後無奈的嘆了口氣說,“對,我早戀的對象就是我現在的老婆。嚴格說起來,蔡青青是你的替身才對。”

    言左左抓抓頭,感覺有些混亂,從地獄一下子到天堂,約莫也就是這種感覺了。

    “呵呵,那就好,那就好。”言左左突然低笑出聲,感覺美美的。

    可池墨卿不滿意了,捏捏她的鼻子說,“你沒有什麼要跟我說的?”

    言左左定定的看着他,伸手撥了撥他額前的亂髮,左看右看,最後總結道,“男大十八變,我還真是看不出你小時候的樣子了。”

    池墨卿欲哭無淚,抓着她的手問,“真沒有別的要說的?”

    言左左偏頭,心情很好,“有緣千里來相會?”

    池墨卿放棄了,賭氣似的抱住言左左就吻。狠狠地,激烈的,纏綿的,憤怒的,像是要懲罰她似的,吻得很不客氣。

    言左左的小手不斷拍打着他,直到他放開,這才氣呼呼的攤在他懷裏說,“我遲早會被你吸乾陰氣的。”

    池墨卿被她的說法逗樂了,摩挲着她的小臉,格外疼惜。

    言左左突然想起蔡青青的話:“她之前住這裏?你們摟摟抱抱,還親親我我?”

    池墨卿看着她笑,旋即搖頭說,“沒有,沒有住這裏,也沒有摟摟抱抱,親親我我。我跟她只是比普通朋友好一點,卻沒有真正交往過。”

    看言左左吃醋的樣子,池墨卿心裏一陣喜悅。雖然她現在還沒有愛上他,可她會吃醋,顯然對她並非無動於衷,這樣的認知讓他高興。

    言左左知道自己很壞心,可聽見池墨卿這麼說,她心裏確實冒着喜悅的泡泡。她非但不是替身,還是池墨卿喜歡了這麼多年的女生,不可否認,有那麼點翹尾巴的驕傲。

    “你先好好睡覺,我明天帶你去個地方。”池墨卿托起她的小吧,嘴角帶着笑意。

    言左左一愣:“哪裏?”

    “到了你就知道了,快睡吧。”池墨卿安撫她睡下,這才從房間出來。

    蔡青青梨花帶雨,楚楚可憐的坐在沙發上,一如幾年前那般惹人憐惜。可池墨卿卻沒有憐香惜玉的情緒,看見她還沒有走,不禁蹙了蹙眉頭,“你該回去了。”

    “墨卿……”蔡青青深情叫他,那語調,那聲音不曾改變,可池墨卿只是神色平靜的看她,眼睛沒有半點波瀾。

    “我剛剛確實喝多了,我不是故意的,我真不知道自己跟左左說了什麼,你相信我。”她邊說邊掉淚,樣子很委屈。

    池墨卿淡漠的看她一眼,淡聲說,“不重要了,回去吧。”

    “是我不好,我可以跟她解釋,我真沒有打算破壞你們,我……”她的眼淚掉的更兇了,就像自己纔是被欺負的那個。

    “我會跟她解釋,不送了。”池墨卿拒絕的毫不留情,打開家門送人,蔡青青不捨的經過他身邊,希望他能夠挽留自己,可沒有,什麼都沒有。

    “對了……”池墨卿突然出聲,蔡青青眼前一亮,希冀的看着他。結果就聽見他說,“以後少喝點酒,我不想希望因爲你傷害到我妻子。”

    蔡青青愣愣的站在那裏,整個人如墜深淵。

    一早,言左左想起池墨卿的告白,心情很好,雖然很對不起蔡青青,可她就是抑制不住的開心。池墨卿送她去上班,她第一次主動在他臉上落下一吻,不敢看他的反應,很快跑走了,留下一臉驚喜的男人。

    剛到公司,言左左就聽見一陣議論聲,說是蔡可人跟執行長那點事被執行長的老婆知道,帶着人去把蔡可人打了一頓,聽說扒光扔到大街上了。

    言左左垂眸,一邊收拾東西一邊聽他們八卦。說起來,她並不同情蔡可人,倒不是因爲她們之間那點私人恩怨,而是第三者這種事情原本就不是什麼道德的事情。

    “聽說她請了一個星期的假,估計被打的不輕,自作自受,活該。”

    “像她那種女人也就那張臉和牀上功夫了得,真要說能力,進公司這麼久了也沒見幾件拿得出手的作品。整個跟妖精似的,栽了吧?”

    “你要羨慕,也設計幾套穿跟沒穿一樣的衣服啊,沒事朝男人拋拋媚眼,指不定以後你還能成咱們公司的執行長夫人呢。”

    “去你的,我寧可畫一輩子圖,也不要去伺候老的足夠當我爺爺的男人。”

    辦公區到處充滿了對蔡可人的嘲諷,言左左只是聽着不說話,沒留心,不知道什麼時候穆姚倩站在她辦公桌前,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痕跡,“對手走了,開心吧?”

    言左左看她一眼:“我從來沒拿她當對手。”

    穆姚倩冷哼一聲:“也對,她確實不配做你的對手。就連挑個男人,都不如你有眼光。”

    “你還有別的事情嗎?要是沒有,我工作了。”

    穆姚倩冷笑:“看來這次組長的位置非你莫屬了,恭喜啊,言左左。”

    言左左不再說話,拿着資料開始看。穆姚倩自覺無趣,又嘲諷了就離開了。言左左看着她的背影,只覺得莫名其妙。她跟穆姚倩又不熟,可這個女人總有意無意落井下石,這對她有什麼好處?

    她聳聳肩,沒在把心思放在這上面。

    快下班的時候,設計總監拿給她一份資料,“我們跟rx同時競爭這個案子,你拿回去先看看,有什麼想法來找我。”

    言左左受寵若驚:“總監的意思是讓我參與這個計劃?”

    “我目前選定了五個人,從中抽取三個,我詳細你的實力。”

    “謝謝總監,我一定會努力的。”言左左很激動,要知道這個能夠參與這個計劃,就意味着公司對設計師的肯定。而且,rx的設計師都是頂尖大師,跟他們競爭,即便是輸了,也能從中學到不少東西。

    言左左這輩子沒什麼特別大的期盼,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夠做個出名的設計師,有自己的品牌,這樣她的小日子就過得很滿足了。

    就在她興奮地躍躍欲試的時候,池墨卿的手機響了,說是已經在樓下了。言左左趕緊收拾東西,一路小跑上了車,“等很久了嗎?抱歉,我忘了時間。”

    “沒什麼,餓不餓?我們先去吃飯,再去祕密基地。”

    言左左被他說的越發好奇了:“什麼祕密基地?”

    “到了你就知道了。”

    餐廳裏,言左左不知道這算不算冤家路窄,她跟池墨卿吃飯的時候,居然又碰上了何新蕊和齊家輝。何新蕊就像是忘了上次宴會的事情一樣,挽着齊家輝的胳膊過來打招呼。

    “池總裁,言小姐,這麼巧。”何新蕊的聲音充滿驚喜。

    池墨卿淡漠看她一眼,眼底閃過幾分疏離,“這是我太太,何小姐可以稱她池太太。”

    何新蕊一愣,旋即又面帶笑容,“池太太,是我的疏忽。”

    聞言,齊家輝的臉上閃過不甘。

    “池總裁和池太太也過來吃飯啊,這邊的菜色不錯,環境也好。你們這頓飯我請客,就當我爲上次的事情跟兩位道歉了。”說着,何新蕊自作主張交代服務生掛在她賬上。

    “謝謝何小姐的好意,不用了。”池墨卿朝服務生點頭,“何小姐跟齊先生在這裏約了客人嗎?時候不早了。”

    他趕人意味明顯,也不知道何新蕊是故意裝作聽不懂,還是真沒有聽懂,挽着齊家輝的胳膊說,“不是約了人,就是一家過來吃頓飯,順便商量一下我跟家輝的婚事。”

    “是嗎?恭喜你們了。”池墨卿也不多說,只是溫柔的看着言左左,“多吃點,你太瘦了。”

    “池總裁跟池太太感情真好。”驀地,在他們身後,就聽見何蒼遠的聲音傳來,“你們也過來吃飯啊,真巧。”

    言左左蹙了蹙眉頭,突然就感覺有隻手握住了她放在桌下的手。她一愣,擡眸看向池墨卿。只見他依舊是一臉淡漠的笑意,起身跟何蒼遠握手。

    她跟着站起身來,就看見齊家輝正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她別過頭,躲閃他的目光。

    何蒼遠夫婦見到池墨卿自然是開心的,因爲酒會的事情,他們一直膽戰心驚,就怕言左左不給他們填好話,讓池墨卿對他們心懷芥蒂。重要的是,池氏今年對市立醫院的注資遲遲沒有批下來,這讓何蒼遠很擔心。因爲他已經跟國外簽訂了購買機器設備的協議,要是資金不到位,醫院可就徹底垮了。

    他不止一次打電話給池墨卿的特助,可對方一律迴應總裁沒時間,這讓何蒼遠很着急。說來也巧,今天正好碰上了,一定要把這件事情解決掉。

    何蒼遠熱情的跟池墨卿握手,連連讚歎,“很是太巧了,緣分啊緣分。一直想請池總裁和池夫人吃個飯,爲上次的事情道歉,可池總裁一直沒給這個機會。”

    池墨卿面不改色的笑笑:“這段時間確實很忙,何院長擡愛了。”

    “相請不如巧遇,今天正好遇上了,不如一起吃頓飯吧。”何蒼遠笑道。

    “何院長太客氣了。”說完,他轉頭看向言左左,她正含笑的看着自己。

    如果不是資金的問題,何蒼遠其實並不想這樣面對言左左。一個被他拋棄的女兒,現在反過來竟然要他求她,他好歹也是做父親的,這面子裏子都丟光了。可沒辦法,眼下只能求助言左左,看得出來,池墨卿很在乎她。

    “池太太,上次的事情真不好意思,不知道今天有沒有這個榮幸請你們吃頓飯,算是我們一家的賠禮道歉的心意。”

    言左左雖然面帶笑容,可心裏卻複雜的很,有報復的快感,有對何蒼遠的悲哀,還有絲絲落寞。如果她沒有嫁給池墨卿,這輩子都看不到何蒼遠給她低頭認錯的樣子吧?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