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三十七章 老婆,你冤枉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三十七章 老婆,你冤枉我字體大小: A+
     

    ?

    言左左從樓上下來的時候,池墨卿在車裏等她。<>

    池墨卿若有所思的看着她,言左左被看的莫名其妙,她摸摸自己的臉問,“哪裏不對?”

    “你冤枉我。”池墨卿突然開口,像是控訴又像是抱怨,表情幼稚的很。

    言左左很想笑,可愣是忍住了,“什麼?”

    “我一直都活在跟你的現實裏。”他悶悶的說,言左左一愣,突然噗的笑出聲來,“池總裁,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可愛了?哈哈哈……哈哈哈……唔!”

    言左左心安的幸災樂禍還沒有笑完,就被溫熱的脣貼上來了。她的笑聲被池墨卿全部吞進嘴巴里,整個人驀地瞪大了眼睛,手足無措。

    池墨卿身體力行的告訴言左左,蔡青青只是一段不重要的過去,她纔是他的現在和未來。

    言左左掙扎,這裏可是公司樓下,要是讓同事看見了怎麼辦?

    “唔唔……池、池墨卿……放開……唔唔、你……”言左左被吻的零七零八,眼睛緊張的看着窗外。可池墨卿一點都沒有要放開的樣子,反而加深了這個吻。

    言左左暈頭轉向,最後連反抗也忘記,忘情的沉醉在他的吻裏,熱烈迴應。

    窗戶外面突然傳來一陣敲擊玻璃的聲音,言左左回過神來,立刻推開池墨卿。轉頭就看見執行長一張滿是笑意的臉,“池總裁,原來真的是你。”

    池墨卿看了一眼低頭不敢擡眸的言左左,落下窗戶笑笑,“我陪我妻子過來送設計圖。”

    執行長看一眼小臉通紅的言左左,嘴巴還有些紅腫,立刻知道兩人剛剛做了什麼,眼神曖昧,“原來是這樣啊,哈哈哈……聽說池總裁前兩天住院了,現在好些了嗎?”

    “好多了,謝謝關心。要沒什麼事,我們先走了。”池墨卿看一眼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的言左左好笑的說。

    “沒事沒事……啊,對了,我們約個時間吃飯……”

    “就這兩天吧,我們請大夥兒一起吃個飯。”池墨卿笑道,“那先走了。”說完,他就升起了玻璃,一踩油門離開了。

    言左左很生氣,恨不得把池墨卿大卸八塊。而池墨卿則是一臉悠閒滿足的樣子,伸手把言左左抱在懷裏,曖昧的說,“好了,人走了,我們回家繼續。”

    “誰要跟你繼續,壞人!”言左左猛地擡眸,氣呼呼的瞪他。剛剛居然被執行長看見了,她恨不得這輩子都不要去上班。

    池墨卿哈哈哈大笑,尤其對上言左左爆紅的小臉,更是忍不住心情大好。

    他們從菜市場出來的時候,就接到池母的電話,“墨卿沒事了,中午你們回來吃飯,我給你們做好吃的,去去晦氣。”

    池墨卿看言左左一眼,小聲說,“媽讓我們過去吃飯。”

    言左左看一眼手裏的菜:“也好,你跟媽說別買菜了,我都買好了。”

    池墨卿笑笑,轉到老婆的意思。

    池家飯桌上,池母不停的給言左左夾菜,“照顧墨卿這幾天人都瘦了,多吃點。”

    言左左笑笑:“我沒事,倒是他最近吃的清淡,人也瘦了。”

    “他那是自作自受,不值得同情,就是連累了我無辜的媳婦。”池母瞪了池墨卿一眼,繼續給言左左夾菜。

    言左左看着碗裏跟一座小山似的飯菜,簡直欲哭無淚。她向來胃口不大,這麼多飯菜哪裏吃得了。

    池墨卿幸災樂禍的看她,就聽見池母繼續說,“老婆娶來是要用心疼的,不是給你當保姆的。你一個大男人連自己的老婆都保護不好,還有資格生病住院?”

    池墨卿徹底無語了,這都什麼跟什麼,合着沒有照顧好老婆,自己也就不能生病了?

    不過,池母這話裏還有別的意思,她雖然沒有明說,可池墨卿聽得出來。這是指責他爲了蔡青青醉酒,結果讓言左左跟着吃苦。他很想聲明自己醉酒住院跟蔡青青一點關係都沒有,可只怕沒有人會相信。

    看言左左實在是吃不下去了,池墨卿默默夾走她碗裏的菜。言左左一愣,就見他笑笑,“應該的。”言左左小臉通紅。

    讓一個大男人吃她的剩飯,第一次咩。

    池母把一切看在眼裏,以他們這麼恩愛的樣子,想必離她抱孫子的願望不遠了。池母越想越開心,恨不得倆人二十四小時黏在一起,早點把她的大孫子生出來。

    這纔剛吃過飯,池母就趕緊說,“碗筷放着,墨卿帶左左出去走走,身子養好了纔好懷孩子,我可等着呢。”

    言左左又是一陣羞窘,只能尷尬的笑笑,任由池墨卿牽着她的手出門了。

    s市的夜景很美,尤其這邊環境污染少,到處青山綠水的,更是美得心曠神怡。

    池墨卿牽着言左左的手走了路邊,不多久就爬上了小山頭,站在上面一望無際的田野,微暗的夜空閃爍着幾縷星光,很舒服很享受。

    言左左轉頭看他:“爸是軍人,你爲什麼沒有留在部隊?”

    “我的興趣不在此,相比起部隊,我更喜歡經商。”池墨卿一雙充滿征服欲的眼眸看向遠處,他想要的成就絕不僅僅是眼前這些,他的野心更爲廣闊。

    “你很成功哈,現在多少人想要巴結你呢。”想起那些平時頤指氣使的人對他點頭哈腰的樣子,言左左心裏有種說不出的自豪。不是因爲他的事業有多成功,而是他是她的男人。

    池墨卿挑眉,戲謔的看着她,“那你想要巴結我嗎?”

    言左左學他挑眉的樣子,俏皮的問,“你有什麼值得我巴結的嗎?”

    “啊,原來我這麼失敗。”池墨卿一副苦惱的樣子,忽而又認真的說,“池太太,話不是這麼說的哦,你確實有需要巴結我的地方。”

    “噯?我爲什麼不知道?”言左左被他認真的模樣逗笑了。

    “我這就讓你知道。”說着,他俯身吻住了她,甜蜜的,火熱的,激情的,他不給她喘息的機會,曖昧的逗弄她,空氣升騰着熱意。

    言左左整個人攤在他懷裏,渾身像是着了火似的。就聽見池墨卿灼熱的呼吸噴灑在她耳邊,曖昧的說,“你要是不巴結我,怎麼生寶寶?”

    言左左一愣,下一秒怕打他的胸膛,紅着臉說,“你你你……臭流氓!”

    池墨卿低笑,帶着笑意的聲音在她耳邊低低的說,“我還有更流氓的,要不要晚上再試?”

    “啊啊啊,池墨卿,你要死了。”言左左瞪他,甚至去捂他的嘴巴。

    池墨卿好笑的看着她,一把環上她的腰際,低沉性感的聲音傳來,“好美。”

    言左左看着夕陽染紅了天邊,整個人靠在他懷裏,點頭附和,“好美。”

    等他們回到大院的時候,池父纔回家,池母拉着言左左要說貼心話,池墨卿則是被池父叫到書房談話。也不能說是談話,只是父子間的閒聊。

    “蔡青青回來了?”池父說,池墨卿點頭,給池父和自己各倒了杯茶。池父若有所思的看他一眼,“你們見過了?”

    池墨卿笑笑:“她搬到我們小區樓下了。”

    池父臉色一沉:“你有什麼打算?”

    “沒什麼打算,他不過是父親世交的女兒,左左是我的妻子。”他的話說的很明白,池父這才鬆了眉頭,無奈的嘆口氣說,“你蔡伯父看樣子還沒有死心。”

    “這不是我的問題,過兩天,我打算跟左左搬到新家去。”他喝了口茶,風輕雲淡的說。

    池父點頭:“如果真不在意了,就別借酒澆愁,左左是個好丫頭,別辜負她。”

    池墨卿笑笑,沒有多說。

    時候不早了,池母回房間休息了。言左左一個人坐在臥室的牀上,拿着手機玩遊戲。這個時候,付子欣的電話打進來。她一愣,還以爲經過上次的事情,短時間內付子欣不會跟她聯繫了。

    言左左接電話,兩人繞着圈子說了很多無關緊要的事情。最後,付子欣纔開口,“左左,上次我說話重了,對不起。”

    言左左沉默了片刻,抿抿脣說,“也許你說得對,我怨過何新蕊,怨過齊家輝,甚至怨過何蒼遠,可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錯。說起來,還是你一句話把我點醒了。”

    “左左,我不是這個意思。你很好,齊家輝放棄你是他的損失……”付子欣迫不及待的說,“不過這樣也好,如果不是齊家輝眼瞎,你也遇不到池墨卿這麼好的男人。”

    言左左垂眸,沒有說話。

    付子欣躊躇一會兒,覺得有些尷尬。她跟言左左吵過鬧過,卻從來沒有說過這麼重的話,那些話就像是一道道裂痕,在她們之間劃開了。

    “左左,我放棄了。”終於,她開口了,深呼一口氣說,“我付子欣是誰,什麼樣的好男人找不着,何苦找個有女朋友的。離開這顆歪脖子樹,下一個纔會遇到更好的。比他好千倍萬倍,一個小警察有什麼了不起的,姐還不要了……”

    她說的自負且驕傲,可下一秒就哭了,聲音裏帶着哽咽,嗚嗚嗚的,聽着讓人難受。

    言左左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陪着她哭。

    不知道過了多久,付子欣的情緒像是緩過來了,她張張口,還沒有來得及發聲,就聽見付子欣大叫一聲,“啊啊啊,我不跟你說了,我下午還有采訪,眼睛可不能紅着上鏡,我要去熱敷一下,先這樣,掛了。”

    言左左聽見付子欣又恢復活力的聲音,一顆心終於放下了。付子欣就是這樣,即便遇到了傷心事,大哭一場,像是發泄完立刻又能活蹦亂跳了。

    只不過,這件事情只怕就會像是一道永遠留下疤痕的傷口,刻在付子欣的心裏。她嘆了口氣,突然沒了繼續玩遊戲的興致。正想着關燈睡覺,臥室的門就打開了。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
    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