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三十五章 池墨卿住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三十五章 池墨卿住院字體大小: A+
     

    ?

    因爲是週五,加上週六週日,一共三天的時間,言左左覺得自己應該可以復原那款戒指的設計圖。し所以,下班以後她拿着工作回家。

    正巧,又遇上出門倒垃圾的蔡青青,說是晚上邀請他們夫婦過來吃飯。言左左拒絕了,笑笑說晚上有事。蔡青青不好勉強,就跟她分別了。

    言左左看的出來,蔡青青醉翁之意不在酒,藉着跟她拉關係,實則是爲了接近池墨卿。也許她想要再回到他身邊,可池墨卿的態度讓她還算是安心。只不過,蔡青青要是糾纏不清,池墨卿真的還能這麼堅決嗎?畢竟是前女友……

    言左左不怎麼確定的想。

    回到家,言左左直奔書房,最近似乎有長胖的趨勢,她決定減肥。把設計圖鋪好,她認真想原來的圖紙,同時也不滿意的細節改了又改。

    沒怎麼注意時間,等她感覺累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她伸手去拿杯想要喝口水,這才發現杯子裏已經沒有水了。

    伸了個懶腰,她去客廳接水。剛走到樓梯口,就聽見嘭的一聲,她一驚,趕緊往下走。

    “池墨卿!”她驚呼一聲,就看見他整個人攤在沙發上,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想要去拿藥瓶。蒼白的臉上滿是汗珠,看上去很痛苦。

    她趕緊跑過去:“池墨卿,你怎麼了?”她扶着他,幫他拿藥,可裏面居然一顆藥都沒有了。她嚇壞了,聲音跟着顫抖起來,“還、還、還沒有別的……我去拿……”

    池墨卿搖頭,痛苦的臉頰有些扭曲,“沒、沒了。”

    “那怎麼辦?去醫院……對,我們現在就去醫院……”言左左快要急哭了,又是翻箱又是倒櫃的找出他的病歷本,扶着他就往車上走。

    車上,池墨卿痛苦的把整個身子靠在她身上,言左左又着急又心疼,路上甚至闖了好幾個紅燈,好在晚上車子不多,沒出什麼意外。

    到了醫院,醫生給他輸了液,讓他好好休息。言左左不放心的抓着醫生的手,顫抖的問,“怎麼回事,要不要緊?”

    “因爲酒精和辛辣食物的刺激導致胃潰瘍發作,不用手術,但也必須多住院觀察幾天。重要是日後保養,刺激性的東西儘量不要吃,酒也別喝了。”醫生說。

    言左左鬆了口氣,坐在池墨卿身邊,看着他痛苦蹙眉的樣子,跟着一陣難受。

    池墨卿醒來的時候,天已經微微亮了。他偏頭,就看着言左左趴在牀邊迷迷糊糊的樣子,她的一隻手還緊緊抓着他的手,像是生怕他醒了她不知道。

    不想吵醒她,他悄悄起身想要倒水,可即便他的動作已經很輕了,還是吵醒了言左左。見他半側着身子,她趕緊站起來,“現在感覺怎麼樣了,有沒有哪裏不舒服?胃還疼不疼,是要喝水還是吃點東西?”

    昨晚趁他睡着的時候,她擔心他醒來餓,在附近買了粥。如果餓了,剛好可以拿來熱熱吃。還有一些洗漱用品,她打算一直在醫院陪他。

    “水。”池墨卿努力扯扯嘴,才發出一個虛弱嘶啞的聲音。他想告訴她別擔心,可喉嚨像是堵了東西,說不出話來。

    言左左趕緊喂水給他,池墨卿幾乎喝去了一大半,才感覺嗓子舒服點。她扶他躺下,又問,“餓不餓,我把粥給你熱熱去。”

    池墨卿搖頭,只覺得渾身難受,昏昏沉沉又睡着了。等他再醒來的時候,已經第二天中午了。隱隱約約還能聽見言左左給設計總監打電話的聲音,“對,他人不舒服,現在在醫院裏……不不不用,我一個人就行,不好意思……那好,下、下次一定……”

    池墨卿等言左左打完電話,才抱歉的笑笑,“最近應酬多了點,好久不犯胃病,忘了這回事,嚇壞你了吧?”

    言左左搖頭,拿毛巾給他擦擦臉又擦擦手,看着他蒼白的臉色很是心疼。頓了頓,她說,“怎麼喝那麼多酒?”她腦子裏唯一閃過的念頭就是跟蔡青青有關,心驀地一酸。

    池墨卿看着她咬脣的樣子,伸手把她的脣瓣解放出來,笑道,“昨晚有應酬,是公司未來的合作對象,推不掉的。”

    “那也少喝點啊,腸胃又不好。”她蹙着眉頭,幫他擦好手,把毛巾放進臉盆裏。

    池墨卿拉過她的手,看她心疼的樣子,心裏暖暖的。他抱抱她說,“對不起。”想起她昨晚急哭的樣子,他就一陣歉疚。

    言左左的頭靠在他肩上,過了好久,才探口氣,“以後,別喝酒了。”

    池墨卿低笑,眼底漾着柔柔的情愫,“好,聽老婆的。”

    言左左被他這麼一說,小臉立馬就紅了,起身去倒洗臉盆的水。過了一會兒,她出來說,“一天沒吃飯,餓了吧。我剛剛買了粥和幾樣小菜,你少吃點。”

    醫生的囑咐她都記在心裏,清一色清淡食物,讓池墨卿看了很無奈。

    言左左的電話響了,是執行長打來的,“在哪家醫院,我們也好過去看看。”

    “不用不用,不是什麼大病,不用麻煩執行長了。”

    “沒事,你是我的屬下,你家人生病了,哪有不去看看的道理,告訴我地址就行。”執行長執着的很,言左左無助的看池墨卿一眼。

    池墨卿伸手拿過手機:“謝謝關心,不是什麼大病,家人都在這裏,就不用麻煩執行長了……好,吃飯的事情就約在改天,到時候我做東……好,就這樣吧……”

    言左左纔回過神來,池墨卿就切斷了通話。她咬咬脣說,“我給你添麻煩了。”

    池墨卿好笑的看着她:“難道你不希望把我介紹給你同事?”

    言左左一愣:“啊,當然不是,只不過你的身份……”

    “我是你老公。”池墨卿說的擲地有聲,言左左怔怔的看着她,突然紅了小臉,“我昨天有點東西忘了買,我去超市一趟。”

    醫院門口就是超市,言左左急匆匆往外走。也不是什麼必需品,只不過覺得氣氛有點火熱,她就跑出來了。

    在超市裏,她把落下了的東西都買好了,排隊等着結賬。一轉頭就看見一抹熟悉的身影,女人嬌小的身子靠在男人身上,男人像是有些不耐煩,可女人卻很幸福。

    言左左震驚的看着這一幕,女人也看見了她,眼底閃過一抹慌亂。那女人不是別人,正是跟言左左保證不破壞別人感情的付子欣。

    言左左結了賬,卻沒有立刻離開,而是給付子欣發了條短信讓她過來。她透過玻璃看那男人,眉宇間帶着一股正義的感覺,一張刀削似的臉雖然談不上俊美,卻格外有型。這的確像付子欣會喜歡的男人,給女人足夠的安全感。

    付子欣很快就出來了,拉着言左左往角落走,“我今天不想跟你談,我們改天聯繫。”

    言左左看付子欣的目光很複雜,不給付子欣逃避的機會問,“你破壞別人感情?”

    付子欣張張嘴,捶在身側的手緊了又緊,最後才說,“我只是想爭取個機會,要是我不努力就這樣放棄,我會後悔一輩子的。”

    “那他女朋友呢,活該被背叛?”言左左的語氣前所未有的冰冷,這一瞬間,她想到的不是齊家輝和何新蕊,而是蔡青青和池墨卿。

    “如果他們的感情足夠堅定,我根本不可能拆散他們。”

    言左左心裏一滯,難以置信的看着她,就像是不認識付子欣似的,“所以,你覺得你沒有錯?”她接受不了這種說法,難道第三者破壞了別人的家庭,還要怪原配蠢嗎?

    她蹙緊了眉頭,死死盯着付子欣,“你沒有錯,那你有沒想過你的行爲是在傷害另一個女人,就算你跟他在一起,你真能心安理得嗎?你的幸福是踩着別人上位的!”

    “我不是!”付子欣也拔高了音量,冷冷看着言左左,“難道就因爲你被傷害過,所以我連追求幸福的權利都沒有嗎?言左左,我告訴你,勝者爲王,齊家輝拋棄你是你自己無能,怪不了別人,而我付子欣絕對不會重蹈覆轍!”

    言左左被她嗆聲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她就那麼看着她,臉上盡是明明暗暗的情緒。所以,蔡青青回來了,要奪回池墨卿,她輸了是她活該?

    她心裏一痛,說不出的難受。

    付子欣知道自己話說的太重了,可她愛上了那個男人有什麼辦法?她就是想爭取一下,不想到最後後悔自己不努力而錯失愛情。言左左是她的朋友,爲什麼不肯支持她?

    言左左垂眸,嘴角揚起一抹苦笑,“如果這是你的選擇,那我無話可說。”說完,她拎着東西轉身離開了,留下付子欣一個人傻傻站在那裏。

    她咬脣,心底糾結着對錯。直到一抹黑影走過來,聲音低低沉沉的,卻也帶着疏離,“可以走了嗎?小羽還在家裏等我吃飯。”

    付子欣愣愣的看着他:“是不是不管我多努力,你都不會喜歡我?”

    “我這輩子只愛小羽。”說完,男人就上車了,烈日下,付子欣卻只覺得自己渾身發冷。

    就這樣放棄嗎?她不甘心啊。

    言左左心情不好的提着東西往醫院走,一路上,她不斷反思是不是真的對付子欣不公平。

    愛情原本就是要爭取的,如果不爭取就退出,豈不是一輩子的遺憾?可那個男人有女朋友啊,而且她看得出來,他對付子欣並沒有多餘的感情,這樣的爭取真的好嗎?

    她煩躁的搖搖頭,還沒有推開病房的門,就聽見裏面傳出說話的聲音,好像是言媽媽和池母。她一愣,她們怎麼來了?

    “媽,你們……”言左左看看池墨卿,又看看她們。

    “我來進貨的,正好墨卿媽媽喜歡水果茶,我就帶了點新的過來。原本打電話想一起吃飯的,哪裏想墨卿住院了。我說你這孩子,墨卿腸胃不好,你怎麼不照顧着點,這才結婚多久就把人送到醫院了,你也真是的。”言媽媽瞪言左左一眼,噼裏啪啦開始言語進攻。

    言左左尷尬的笑笑,就聽見池母說,“這怎麼能怪左左,是墨卿自己的錯。明知道腸胃不好,還不收斂着點,這都是他自找的,可爲難左左了。”說着,池母拉言左左一把,呵護意味明顯。她就是喜歡言左左,這孩子不吵不鬧,聽話又懂事,不管她跟池墨卿怎麼認識的,能做她的兒媳婦,她就喜歡。

    池墨卿摸摸鼻子,兩位家長還真是有的聊,每次見面就跟失散多年的姐妹似的。他跟言左左對視一眼,相視而笑。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