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三十四章 蔡青青的心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三十四章 蔡青青的心機字體大小: A+
     

    ?

    蔡青青一身家居服,撩了撩別有風情的大波浪卷,面帶笑意的看着他,“我找左左……”

    池墨卿一愣,旋即眯緊了眸子,“你到底有什麼目的?”

    蔡青青嘴角帶着笑痕:“如果我說只是巧合,你會信嗎?”

    池墨卿冷笑,明顯一副不相信的樣子。。しw0。

    蔡青青聳聳肩,“好吧,我只是不想放棄,我想回到你身邊。”

    “做夢!”池墨卿冷聲拒絕,“我以爲我之前已經說得很清楚了,蔡青青,別逼我把你的醜事公佈於衆。”

    蔡青青一愣,臉色變得悽然。她剛想說話,就看見門被打開了,露出言左左一張奇怪的臉,“你怎麼還沒有……咦?青青,你有事?”

    “哦,我來跟你借醬油的,正好碰上這位……是你先生吧,看從你家裏出來的。”

    言左左羞澀的笑笑,轉頭看向池墨卿,“這是我先生,池墨卿;這位是我之前在小區碰上的青青,她住我們樓下,是不是很巧?”

    蔡青青伸手跟池墨卿打招呼:“我跟左左很有緣分的,大家以後是鄰居,請多關照。”

    池墨卿伸手碰了碰,沒有多看她一眼,而是摟住言左左的腰,額頭上落下一吻,“那我去買醬油了。”

    “啊,原來你們家也沒有,那不如一起去吧。”蔡青青俏皮的說。

    言左左剛想開口,就聽見池墨卿說,“這是零錢,既然蔡小姐要去,麻煩你幫我們帶上來好了。”

    “墨卿!”言左左驚呼,怎麼也沒有想到他會這麼說,很不禮貌的。

    蔡青青也是一愣,旋即笑道,“沒關係,等我。”她說完就離開了。

    送走她,言左左轉身的時候,就看見池墨卿拿煙的動作。她看他,“怎麼了?”

    池墨卿笑笑:“沒事,煙癮犯了。”

    言左左點頭沒有說話,她知道他在說謊,平時不抽菸的男人怎麼會有煙癮。她不知道他跟蔡青青是什麼關係,但她知道他們是認識的,即便要裝作不認識,也很假。

    池墨卿閉着眼睛躺在沙發上,即便他不喜歡抽菸,可現在卻覺得這種感覺很過癮,很刺激。就像是在煩躁的世界裏,找到了一地讓人心安的鎮靜。

    “啊!”廚房裏傳來言左左的驚呼,她傻傻的愣在那裏,眉頭蹙的緊緊的,盯着手指上的血呼呼往外冒。

    池墨卿聽見聲音,立刻捻滅了香菸就往廚房走。看見言左左手上的傷口,眉宇間盡是擔心,“怎麼這麼不小心?”他趕緊拉着她往客廳走,去拿醫藥箱。

    傷口很深,看上去觸目驚心。

    池墨卿小心翼翼的給她消毒,只見言左左紅了眼眶,他擔心的問,“很疼?”

    言左左咬着脣,不讓眼淚掉下來,“不疼。”

    池墨卿繼續給她處理傷心,只是動作輕了許多。他的手法很專業,就連包裹都漂亮的很。言左左原本不想說的,可最後忍不住問,“你經常給人包紮?”

    “我媽開過花店,不小心就會傷到自己。我爸不在的時候都是我來,久而久之就熟練了。”

    言左左點頭,心頭有些鬆口氣的感覺。她起身往廚房走,池墨卿蹙了眉頭,“你幹嘛?”

    “湯還沒有做,我去……”

    “你是故意讓我心疼嗎?”他無奈的嘆了口氣,摸摸她的頭,把她重新按到座位上,認真說,“你坐這裏等着,我去煮湯。”

    言左左咬咬脣:“其實,剛剛是意外,我……”

    “坐好!”池墨卿從她身上拿過圍裙穿在自己身上,轉身進了廚房。

    言左左看他忙碌的身影,腦子裏忍不住又在胡思亂想,池墨卿跟蔡青青到底是什麼關係。

    等等!她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那張照片!

    雖然是初中生的樣子,可照片裏那個女生的輪廓跟蔡青青分明如出一轍。

    難道,她是池墨卿的前女友?

    言左左整個人僵在了原地,直到模糊的聲音傳來,“左左,左左?”

    言左左回過神來,見池墨卿已經把飯菜擺在餐桌上了。

    “剛剛想什麼呢?”池墨卿問。

    言左左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最後搖搖頭道,“沒什麼,工作上的事情。”

    “要不要我幫忙?”

    “我自己可以解決。”言左左笑笑,喝了口湯,突然眼前一亮,“很好喝,想不到你廚藝這麼好。”不禁賣相好,味道也很好。

    池墨卿笑笑,淡聲說,“快吃吧。”只是在言左左看不見的地方,他臉上的笑容消失了。

    言左左不是真的遲鈍,只是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誰都有個過去,包括她自己還有齊家輝,池墨卿沒有追問過這件事情,對他的過去,她是不是太計較了?

    第二天,池墨卿送言左左上班,電梯裏又碰上蔡青青。蔡青青跟他們打招呼,只見池墨卿有些不悅的摟住言左左,徑自朝自己的車走去。

    言左左回頭想要跟蔡青青說抱歉,就看見她臉上的笑容垮了下來。那笑就像是專門爲池墨卿揚起的,他不看了也就沒有必要硬撐着。

    上了車,言左左心裏有些不是滋味,低着頭,一時沒注意,整個人往前衝了過去,好在她抓住了門把手,要不然該撞到了。

    猛然開車的池墨卿這才意識到自己的衝動,想說什麼,可抿抿脣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頓了頓,言左左說,“明天同事聚會的事情……”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池墨卿的手機就響了。是池冉打來的,“哥,我跟你說,蔡青青那個女人又回來了。她昨天還來家裏坐過,那女人到底想幹什麼啊。之前背叛了你,現在又對你糾纏不清,就沒有見過這麼不要臉的人。”

    好在池墨卿帶着耳機,言左左沒有聽見。他點頭說,“我知道了。”

    池冉一愣:“這麼淡定,該不會那女人找過你吧?”

    “是。”他看一眼言左左,只見她神情專注地看着窗外,像是心事重重的樣子。

    “嫂子也知道了?”池冉沉默一會兒問。

    池墨卿的心一沉,頓了頓才說,“我不知道,她什麼也沒有問。”

    池冉嘆了口氣說:“哥,嫂子是個好女人,你別傷害她。有些事情,我覺得你親口告訴她比等她問你的時候要好。真等那個時候,只怕嫂子就該離開你了。”

    池墨卿僵在了那裏,是這樣嗎?等她開口問的時候,他們的婚姻也就走到了盡頭?

    他突然有些害怕,害怕他們真的會走到那一天。他眼眸一斂,異常深邃。

    收了線,池墨卿突然開口,“我記得明天的同事聚餐。”

    言左左點頭,想起執行長的話。於是補充道,“執行長想約你吃飯,我拒絕了。不過,我告訴他明天的同事聚餐,所以他可能也會去。”

    車子停在言左左的公司樓下,言左左打算下車的時候,卻被池墨卿制止了。他說,“我跟蔡青青認識。”

    言左左有些意外,愣了好一會兒才說,“前女友?”

    池墨卿點頭:“好久沒有聯繫了,她剛從國外回來。”

    言左左抿抿脣:“那你心裏……”

    “沒有,過去的事情早就過去了,現在只是認識。”池墨卿說的認真,盯着言左左的眼眸一瞬不瞬。

    言左左嘴角微勾,突然感覺愉悅了很多,她很高興他的坦白,就連聲音都明亮了,“那我去上班了,至於執行長的事你別爲難。”

    “我知道怎麼處理。”池墨卿看着她走進辦公大樓,開車離開了。

    池氏總裁辦公室裏,池墨卿讓特助進來,“環宇那邊的房子裝修的怎麼樣了?”

    “還得一個月。”

    “一週儘快裝修好。”

    特助一愣,爲難的說,“一個星期恐怕不行,就是日夜趕工也得兩週。”

    池墨卿蹙了眉頭,那套房子原本就是要做他跟言左左新房的。原本是沒有這麼着急,可現在蔡青青打擾到他們的生活了,他不想她住的不安穩,所以要儘快離開。

    “十二天,馬上處理好!”

    雖然有些爲難,可是看池墨卿不容置喙的樣子,特助只好答應。

    池墨卿一個人坐在辦公室裏,嘴角帶着冷笑。蔡青青怎麼會以爲他心裏還有她?

    池墨卿是喜歡言左左的,很早之前就喜歡,可她卻喜歡上了齊家輝,看見她幸福的樣子,他默默祝福。也正是因爲蔡青青跟言左左多少有幾分相似,所以在她狂追不捨的時候,他纔沒有拒絕,但也算不上承認,只是大家都認爲他們是一對而已。

    如果蔡青青多等一陣子,如果這個女人不要這麼急功近利,也許他真可能承認她的身份,可偏偏她太着急了,最後落得聲名盡毀。

    蔡青青離開以後,他沒有半點傷心,反而鬆了口氣的感覺。也許是她跟言左左的緣分未了,最後兜兜轉轉,他們竟然又走到一起了。深呼了口氣,他眼底閃過一抹清冷。如果蔡青青安安分分還好說,可如果她敢不懷好意,那就別怪他不客氣了。

    言左左纔剛放下包,設計總監就找她。進了辦公室,設計總監問,“那款戒指的設計圖你還能重新做出來嗎?”

    言左左想了想,點頭說,“應該可以,只不過被盜了,我擔心會跟上次一樣……”

    “這個你不用擔心,你儘快做出來,我讓工廠趕工,絕對不會跟上次一樣。”

    言左左看設計總監篤定的樣子,越發肯定跟蔡可人有關。不過,她在意的是作品,既然設計總監都這麼說了,她當然不會推辭。

    “我儘快再畫一份。”她說。

    “那就好,至於盜取設計圖的事情,公司一定會追查到底,給你個說法的。”設計總監這麼說,可言左左並不怎麼相信,只是淡聲道,“那我等公司消息。”

    設計總監無奈的嘆了口氣,他是很看好言左左的,可無奈蔡可人背後有執行長撐腰,也只能暫時這麼着了。

    言左左笑笑:“要沒有別的事情,我先出去了。”

    “明天的聚會池總裁會去吧?執行長也很有興趣,所以……”

    “會去的,總監放心吧。”從辦公室出來,言左左去了趟洗手間,正好看見蔡可人正補妝。她只當自己沒有看見她,徑直洗洗手就出去了。

    蔡可人不屑地冷哼一聲,繼續對着鏡子畫紅脣。粉底過白,嘴脣過紅,一頭凌亂的捲髮,身上穿着大紅色長裙,總讓人有種看血腥恐怖片的視覺衝擊。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