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三十三章 老婆辛苦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三十三章 老婆辛苦了字體大小: A+
     

    ?

    噗!付子欣被嗆着了,不停地咳嗽,伸手去擦臉上的水,沿着牆壁緩緩下滑,捂着臉哭的痛不欲生,“原來我不相信一見鍾情,可我就是喜歡上了……左左,言左左,你告訴我該怎麼辦……越是相處,我越是喜歡他,我戒不掉了……”

    言左左關了花灑,把她扶到浴缸裏,放了溫水,“想談可以,先洗個澡,我在外面等你。し”說着,她就出去了。

    她整個人愣愣的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見付子欣這樣子,她想起了何新蕊。多麼不可一世的女人,居然會爲了齊家輝跟她道歉,想必是真愛吧?

    問她怨恨過何新蕊和齊家輝嗎?她一時間有些迷茫,也許怨過,可現在卻再也找不到那種感覺了。

    爲什麼?因爲她心裏已經有了另一個男人的關係嗎?

    想起池墨卿,言左左的嘴角不僅勾起一抹連自己都沒有察覺的笑容。

    半個小時以後,付子欣紅着眼眶出來,身上穿着浴袍,頭上裹着毛巾,一臉憔悴的坐在言左左對面。

    言左左挑眉,給她倒了杯水,“好點了?”

    付子欣點頭,精神不振的往沙發上一灘,“我沒辦法再跟這個節目了,明天我就去找領導要求換人。”她輕咳兩聲,聲音裏帶着醉酒的沙啞。

    言左左嘆了口氣:“你是我一輩子的好友,我能害你嗎?就是因爲我感受過,我纔不希望你跟我一樣受傷。且不說那警察不跟女朋友分手,你一個人傷心;就算因爲你分了手,你能安心嗎?對前女友的愧疚,對他人品的懷疑,你們真能走到最後?”

    付子欣愣了愣,眼底閃過一抹黯然。

    “如果對方真是個好歸宿,我會鼓勵你勇敢追求,可他明顯不是你的良人。”

    付子欣垂眸,從頭上取下毛巾,一點點把水珠擦去。最後苦笑道,“我知道,剛剛……我失態了,抱歉……”

    “我們之間哪裏用這種話,你沒事就好。”言左左笑笑,他們從高中到現在多少年的好友了,中間不是沒有爭執過,不過也就是一會兒事兒,下一秒就沒心沒肺的和好了。

    付子欣嘿嘿一笑,脾氣來的快,去得也快,往她身邊一坐,“對了,你怎麼沒上班,還是不放心我,特意過來的?”

    言左左沒好氣的瞪她一眼:“你覺得呢?”

    付子欣摸摸鼻子,心虛的很。結果就聽見言左左說,“也是因爲我鬱悶。”

    她大致把事情說了一遍,果然就看見付子欣炸毛了,“擦!這也太欺負人了,我第一眼就直覺這女人不是好玩意,長得跟狐狸精似的,看吧,姐就是料事如神。”

    言左左抿脣:“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麼得罪她了,就跟我搶了她男人似的,處處針對我。現在好了,我設計圖也丟了,又得被通報批評了。”

    “監控呢,你看了沒有?”

    言左左扯扯嘴:“沒有拍到,說是那段時間監控出了故障。”

    “媽蛋,這分明就是有計劃有預謀的陷害。言左左,我跟你說,這是絕對不能就這麼算了,要不然狐狸精一定以爲你好欺負,就剩下得寸進尺了。一定要追查到底,徹底把這個長殘的歪脖子樹砍掉。”

    言左左苦笑,公司裏的人都說蔡可人跟執行長關係不一般。她之前對這個傳聞沒怎麼理會過,可剛剛她在執行長辦公室門口遇見蔡可人,那股味道,那樣子,要說他們在裏面什麼都沒有發生,她也就太蠢了。

    有執行長護着,包庇着,要追查到底談何容易。驀地,言左左身子一僵,難道上次她設計圖泄露的事情也是蔡可人做的,結果被執行長壓下來了?

    一想到這種可能,她渾身都不自在了。

    付子欣哇啦哇啦說了半天,可轉頭一看言左左無動於衷的樣子,頓時暴怒了,恨鐵不成鋼的戳戳她的頭,“言左左,我說你倒是給點反應啊,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她就看你軟弱可欺才專門對你下手的,你這次可絕對不能聽之任之。”

    言左左苦笑:“要不然呢?我又沒有證據。”

    付子欣瞪她一眼:“要不咱們來暗的,跟蹤竊聽加威脅,就不信她沒有疏忽的時候。”

    噗!言左左直接笑噴了,沒好氣的看着付子欣,“你以爲你福爾摩斯啊,還會玩跟蹤竊聽了,你怎麼不直接去做私人偵探。”

    付子欣得意的看她一眼:“你還別說,要不是私人偵探負能量太多,指不定姐就是偵探界一姐。就你這點小事,還不是手到擒來。”

    言左左敬謝不敏:“你還是老老實實做你的娛記吧,你要成偵探了,指不定得禍害多少人呢。”

    “喂,言左左,你這可是赤果果的人身攻擊!”

    言左左哈哈大笑:“我就攻擊你了,怎麼着吧?”

    “言左左,我要跟你拼命。”說着,付子欣就撲了過去。

    言左左想起今晚說做飯的事情,匆匆跟付子欣告別,就往超市跑。她想了想,這可是她第一次認真下廚,怎麼也要做的像樣點。

    “晚餐要清淡,一個西芹百合,一個蒜蓉西蘭花,一個南瓜燉排骨,最後來個蝦仁豆腐湯……”言左左一邊說着一邊往購物車裏放菜,就在她伸手拿西蘭花的時候,另一隻手也伸了過來,拿同一個西蘭花。

    兩人同時一愣,旋即笑開了。那姑娘笑笑,柔聲道,“真巧,我們又見面了。”

    言左左想起這姑娘就是之前在公司對面那家麪店裏遇到的姑娘,朝她笑笑,“是啊,你也住這附近?”

    姑娘伸手說:“我叫蔡青青,住前面不遠那個小區。”

    言左左跟她握手:“我是言左左,好像是同一個小區。”

    “真是太巧了。”兩人推着購物車邊走邊聊,言左左越看越覺得蔡青青眼熟,可一時間就是想不起在哪裏見過她。

    直到回家的時候,言左左這才驚覺,蔡青青不禁跟她住同一個小區,甚至住同一棟樓。只不過他們住三十一樓,蔡青青住二十六樓。

    “沒想到我們這麼有緣。”言左左笑着感慨。

    “是啊,既然我們這麼有緣,以後可要多走動走動,我在這裏沒什麼朋友,就把你當朋友了。”蔡青青溫柔的笑笑。

    言左左沒什麼心機,自然是點頭答應。她的手機響了,是池墨卿打來的,“下班了嗎,要不要我去接你?”

    “不用不用,我都快到家了。”言左左笑道。

    “這麼說,我從現在開始可以期待自己的晚餐了?”

    “可以是可以,不過,你也別期待太高,嘿嘿。”她摸摸鼻子,畢竟廚藝不是她的特長。

    池墨卿低笑出聲:“也別太勉強自己,實在不行等我回去。”

    “好,路上注意安全。”收了線,言左左臉上還掛着笑意。

    “男朋友?”蔡青青試探的問。

    “我先生。”言左左進了電梯,蔡青青點頭,沒有多說。快出電梯的時候,她突然問她,“我以後可以叫你左左嗎?”

    “當然。”言左左笑笑,就聽見蔡青青說,“你可以叫我青青,我先走了,拜。”

    言左左點頭,沒有發現電梯合上的瞬間,蔡青青原本的笑臉驟然陰沉了。

    池墨卿回來的時候,言左左正在做飯。動作算不上熟練,但也賞心悅目。迷糊,可愛,倔強,越是跟言左左相處,他就越覺得滿足。

    言左左聽見他的聲音回頭,衝他露出一抹笑容,“你回了,等等了,我還要一會兒纔好。”

    “需要幫忙嗎?”脫了外套,池墨卿往廚房走。

    言左左一邊炒菜一邊說:“你幫我把蝦仁撈出來,我待會兒要用。”

    池墨卿笑着,幫她把蝦仁撈出來。看她手忙腳亂的樣子,突然覺得很有趣。他朝她靠過去,一張英俊的臉驟然在她面前放大。言左左嚇了一跳,瞪大眼睛看他,“你你你你、你幹什麼?你可以出、出去了……我自己來……”

    池墨卿灼熱的呼吸噴灑在她的臉上,眼看着言左左越發紅潤的小臉,眼底的笑意更濃了。

    言左左被他看的渾身發燙,他那副樣子就像是要把她吞入腹中。眼看着自己避無可避,她緊緊閉上眼睛決定接受現實。然而,耳邊卻傳來一陣低沉的笑意,緊接着,一個清淺的吻落在她脣上,“老婆,辛苦了。”

    言左左猛地睜開眼睛,對上他似笑非笑的眼神。她驚覺自己被耍了,頓時惱羞成怒,氣呼呼的剛想抗議,就被他一把抱在懷裏,壞心道,“是不是很失望,要不要我再給你個火熱一點的?”

    言左左的小臉紅的更厲害了,心裏不停地罵他,磨牙霍霍道,“你、你別亂說,放開!”

    池墨卿哈哈大笑,讓兩人的身子貼的更緊了,戲謔道,“是我亂說嗎?嘖嘖,小臉紅的跟蘋果似的,真想讓人咬一口。”

    “池墨卿!”言左左低吼,彆扭又倔強的樣子看在池墨卿眼底真是可愛極了。下一秒,他的脣就壓了過來,長驅直入,吻得又深又急,激烈的讓人臉紅心跳。

    言左左動情了,直到一股糊鍋的味道傳來,她這才驚醒,一把推開池墨卿,哇哇亂叫,“都是你啦,走開走開,快走開。”

    池墨卿慾求不滿的瞪着有些糊味的鍋,就聽見言左左喊道,“啊啊啊,沒有醬油了,你快去樓下買一瓶。”

    池墨卿無奈的笑笑,拿着外套就往外面走。直到他離開,言左左這才趕緊整理自己被他弄亂的衣服,真是太壞了。

    池墨卿心情很好,臉上還帶着笑意。然,剛走出家門他的臉色就驟然陰沉了,一雙凌厲的眸子看着擋在他面前的女人,“有事?”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