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三十二章 瞧你那點出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三十二章 瞧你那點出息字體大小: A+
     

    87_87200言左左回到辦公室,這才驚覺自己忘了拔鑰匙。她拍拍自己的腦袋,嘀咕出聲,「真是年紀大了,這種事情都能忘。」

    她伸手去拿自己的設計圖,已經修飾的差不多了,下午就可以給設計總監。驀地,她瞪大了眼睛,甚至連整個抽屜都拔出來了,就是沒有找到自己的設計圖。

    她明明記得就把圖紙放在抽屜里的,怎麼就消失不見了。她猛地站直身子,厲聲開口,「剛剛誰來我座位了!」

    辦公區瞬間鴉片無聲,大伙兒全都停下手裡的工作,不明所以的看著她。

    有人小聲問:「左左,出什麼事情了嗎?」

    言左左眼神凌厲的掃視四周,生氣的開口,「你們中午到底有誰來過我這裡!」她真是氣瘋了,她手裡這款設計圖是她耗盡心血繪製的,也許是受了池墨卿承諾給她婚戒的影響,她甚至把它想象成自己的婚戒,她所用的時間和精力勝過任何一款設計。

    可現在,不過一中午的時間,她的設計圖就不翼而飛了。這種感覺就像是她的婚姻被人玷污一樣,讓她恨不能找出真兇暴打一頓。

    眾人紛紛搖頭,剛剛大伙兒都去吃飯了,誰也沒有留心這種事情。看大家都不說話,言左左陰沉著一張臉就走,「都不承認是嗎?好,我去查監控!」

    蔡可人冷哼一聲,譏諷道,「可是現在身份不同了,說話嗓門也大了,還真是讓我們這些小人物怕怕的。」

    言左左看了她好一會兒,突然開口,「你去過我的座位。」不是疑問,她很肯定的說。

    蔡可人撩了撩自己別有風情的大波浪卷,漫不經心的說,「你看見了?」

    「我敢肯定,就是你偷了我的設計圖!」

    自從有了升職的傳聞以後,蔡可人處處針對她。想起上次設計圖泄露的事情還沒有完全水落石出,她不禁開始懷疑是不是也跟蔡可人有關。

    她的指控讓整個設計部一片嘩然,大家紛紛小聲議論,指手畫腳。聽說設計總監格外重視言左左手裡那款設計,這可是有神秘大人物親自定製的,絕對不可以出差錯。現在好了,眼看著交稿的時間到了,可設計圖沒有了,這責任還不是落在言左左身上?

    大伙兒又一想升遷的事情,要是言左左被罰了,最後這種好事還不是落在蔡可人身上。不得不說,這招夠高明。

    「言左左,注意你的言辭。你看見我拿你的設計圖了?你這樣出口污衊我,小心我告你誹謗。」蔡可人冷著一張臉,語氣強硬。

    「那你現在就告,正好過來找出真兇!」言左左氣憤的說,捶在身側的雙手不由緊緊攥著,「要不要我幫你打電話?」

    「簡直是無理取鬧,我沒有做就是沒有做,你找過來我也不怕。」

    「好,我先去看監控,最好不是你,要不然,這件事情我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言左左定定的看著她,冷笑道,「還有,看在同事一場的份上,我奉勸你一句,搞設計靠的是腦子,不是歪門邪道,有時間想那些不乾不淨的東西,還不如多看書多學習來的對你有用。」

    「你這話什麼意思?」蔡可人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咬牙切齒道。

    「我說的夠明白了,難道你希望我直接說出來?」

    「言左左!」蔡可人伸手就朝她臉上甩去。

    眾人狠狠倒抽了口氣,眼看看蔡可人的巴掌就要落在她臉上了,突然半空中出現一隻手,緊緊握住蔡可人的胳膊,用力甩開了,「這是工作的地方,你們在幹什麼!」

    蔡可人腳下不穩,差點就摔倒在地上。她站穩身子,一臉委屈的看著突然出現的設計總監,「總監,言左左污衊我!」

    「是不是污衊總會查清楚的,蔡可人,我勸你適可而止,不要以為你在背後搞的小動作沒有人知道。我只是暫時忍耐你,不代表我會一直忍下去。」言左左怒瞪著她,轉身就往作為走,整個人氣的渾身顫抖。

    「總監,你看她……」蔡可人還想告狀,就聽見設計總監沉著臉說,「你跟我去一趟執行長辦公室!」

    蔡可人一愣,不得不跟在設計總監身後。

    執行長辦公室里,設計總監把來龍去脈說了一遍,蔡可人立刻反駁,「是言左左污衊我,我才沒有拿她的設計圖。」

    啪!的一聲,執行長一拍桌子,毫不客氣的對著蔡可人開轟,「你是豬腦子嗎?沒事招惹言左左幹什麼,她可是池墨卿的妻子,你要是把她得罪了,就給我捲鋪蓋滾蛋!」

    蔡可人錯愕的瞪大了眼睛,怎麼也沒有想到這老頭子居然不袒護她。她氣呼呼的瞪著他,拳頭握的緊緊的。

    他們的事情設計總監是知道的,其實蔡可人沒什麼本事,執行長之所以留著她也不過是貪圖她年輕的身子,至於所謂的設計圖,實際是執行長交代下來,全都出自設計總監之手。

    設計總監看蔡可人不順眼已經很久了,可無奈上面有執行長壓著,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任由她在設計部閑逛。

    執行長是個上了年紀的人,又貪圖蔡可人的美貌,看她憤憤不平的樣子,語氣也緩和了很多,「我這也不是擔心你嘛,要是讓池墨卿知道你欺負他老婆,他能放過你嗎?」

    蔡可人咬唇不說話,臉色依舊很難看。

    執行長見她不服軟,冷眼看她道,「你以為你跟上次一樣關了監控就沒有知道是你做的嗎?公司幾百雙眼睛盯著,要是言左左再去報警,我看你到時候怎麼收場。」

    蔡可人身子一僵,沒想到她動手的事情,他跟設計總監都知道,她之前是看部門沒有人了才下手的啊。

    設計總監冷笑一聲:「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蔡可人被他看的心裡毛毛的,可下一秒又理直氣壯了,「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這次是打算力薦言左左升職。我要是不搞點破壞,你還不是替她說好話,直接內定。」

    設計總監冷笑:「就算我要內定她,她評的也是真材實學,難道我還要升職一個沒用的花瓶?」

    「你!」蔡可人一雙美眸里充滿了火氣。

    「不管是設計才華,還是家世背景,你哪一樣比得過言左左。今天執行長在這裡,我還就明說了,我就是要力薦言左左,內定言左左,你要不服氣,隨便。」設計總監說的擲地有聲,看執行長一眼說,「要沒有別的事情,我先出去了。」

    設計總監一離開,蔡可人就憤怒的拍在桌子上,氣呼呼的說,「你答應我給我升職的,怎麼可以出爾反爾?我不管,我一定要坐上組長的位置。」

    執行長扯扯嘴角,一伸胳膊把她摟在懷裡,肥厚的嘴唇就親了過去,「一個小組長有什麼好爭的,我私下給你加錢,只要你在床上好好表現……」他嘿嘿一笑,說的猥瑣,下一秒就把蔡可人壓在了辦公桌上,迫不及待的脫衣服。

    蔡可人掙扎:「你放開我,言而無信……」

    執行長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一張黑卡,曖昧的放在她喋喋不休的嘴上,「這是你最喜歡那家美容會所的至尊卡,錢已經交了,現在輪到我好好享受了吧?」

    他的手流連在她身上,蔡可人一陣噁心。她從來都不想伺候這個又老又肥的男人,可她沒有設計天分,只能靠這種關係呆在公司。現在升職的可能沒有了,她斷不可能再為此損失錢財,只能咬牙忍受。

    她恨言左左,恨死她了!

    言左左覺得公司很悶,心裡又不痛快,拿著包包就往外面走。正好跟憤憤然出來的蔡可人碰了個正著,她的衣服有些皺了,雖然妝容重新補過,可身上還是有股詭異的味道。

    蔡可人冷哼一聲,用力推開她就走。言左左摸了摸被推疼的胳膊,眉頭緊蹙。

    她沒有回家,而是攔車直奔付子欣的住處。早上那通電話讓她很不放心,她決定去看看。

    付子欣眼眶紅紅的,身上帶著酒氣。言左左看見她的時候,差點以為自己敲錯門了。雖然這丫頭不是什麼大家閨秀,滴酒不沾,但也絕對沒有過像今天這樣喝的醉生夢死過。

    她嘆了口氣,進門跟認命的鐘點工似的,把亂七八糟的酒瓶收進箱子里,那些動也沒動,被付子欣拿來當酒友的菜一併被她打包扔了。她不說話,看樣子就是很生氣。

    付子欣喝暈了,倒也沒有醉死,整個人懶散的躺在沙發上,眼睛死死盯著言左左,「要不我們談戀愛吧。」

    言左左一口老血差點沒噴出來,賞她白眼,一腳把她踹到地上,繼續收拾凌亂的沙發。

    「我說真的,你看你是賢妻良母吧,我好歹也是一月入過萬的主兒,又有這房子,養活我們兩個不成問題。」付子欣嘿嘿一笑,醉醺醺撲過去,直接把言左左壓在身下,勾著她的下巴說,「姑奶奶不介意你帶著個拖油瓶,要不我們三個一起過?嘿嘿,妞兒,給大爺調戲一個唄。」說著,她醉醺醺的就讓言左左臉上親。

    言左左一巴掌捂住她的嘴,揪著她的胳膊就往浴室走,「你給我老實在裡面沖個澡,待會兒再跟你算賬。」

    嘭的一聲,她關上浴室的門,又是掃地又是拖地,開了排風扇換氣。等她收拾完才去浴室看那個醉鬼,只聽見裡面傳出細微的哽咽,然後是嚎啕大哭。

    她推開門,就看見付子欣跟個可憐蟲似的蜷縮在地上,一雙布滿血絲的淚眼控訴的看著她,「言左左,你是怎樣,你自己被背叛了就不允許別人追求愛情嗎?他又沒有結婚,我憑什麼不可以積極爭取。我就是喜歡他,就是愛他,我就是要追求他,你管得著嗎你。你誰啊,不要以為跟我多認識兩年就有權利管我,我告訴你,你不配!」

    她張牙舞爪的怒吼,搖搖晃晃站起身來,差點又摔倒。手不經意間碰到開關花灑的龍頭,冰冷的水瞬間噴湧出來。。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