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二十六章 早安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二十六章 早安吻字體大小: A+
     

    87_87200言左左嚇了一跳,奮力掙扎,「齊家輝,你幹什麼?放手!」

    齊家輝不說話,一臉怒意,抓著言左左的手更用力了。

    「齊家輝,你瘋了嗎?這可是在何蒼遠的醫院門口,我讓你放手!」言左左是真的生氣了,當初拋棄她的人是他,現在不想放手,對她拉拉扯扯的人也是他,他到底把她當成什麼?

    言左左的大叫,引來一群人圍觀。門口有醫生進進出出,紛紛圍觀過來。齊家輝終於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有多不妥,這才鬆了手。

    他看一眼周圍的人,低吼道,「看什麼看,都走開!」

    閉了閉眼睛,還一會兒,他才說,「我們找個地方談談。」

    「我跟你沒什麼好談的。」言左左決然開口,轉身就走。

    齊家輝氣瘋了,直接衝過去抱她。可他人還沒有碰到言左左,就被一記鐵拳咚的一聲打倒在地上了,「這是我妻子,齊先生想做什麼?」

    齊家輝一愣,眼底閃過一抹懊惱。他真是瘋了,居然在大庭廣眾之下抱池墨卿的女人。不,言左左不是池墨卿的女人,而是他齊家輝的女人!

    他惡狠狠地盯著池墨卿,一雙拳頭握的緊緊的。他忘不了他們在一起的歡笑,忘不了他們牽手談理想的風花雪月,忘不了她的溫柔。是他負了她,可他只是想要得到成功,以後給她更好的生活。他愛她,不想她跟著他吃苦,不想她受一點委屈。

    可為什麼,在他努力給兩個人的未來奮鬥的時候,她就這麼悄無聲息的結婚了。他不甘心,不服輸,他相信,言左左心裡最愛的那個人還是自己!

    「沒事吧?」池墨卿收回怒瞪齊家輝的視線,溫柔看著她。

    言左左搖頭,可是看見池墨卿,突然鼻子一算,開始掉眼淚了。

    池墨卿溫柔的給她擦去眼角的淚水,輕輕把她抱在懷裡,低聲說,「乖,沒事了。」

    言左左把頭埋在他懷裡,吸吸鼻子,點頭。她很感激池墨卿什麼都沒有問,什麼都沒有說,他只是及時出現,給了她最大的安慰。

    池墨卿最後看齊家輝一眼,擁著言左左準備離開。可言左左卻沒動,定定的看著倒在地上的齊家輝,一字一句說的極慢。

    「齊家輝,當初放手的人是你,拋棄我的也是你,說白了你就是個負心漢陳世美,之前你走的瀟洒,走得毫不留戀,現在你有糾纏著不放手是想要做什麼?你以為我是傻瓜嗎?為了你這樣一個背叛感情的人渣痴痴地等?我告訴你,你做夢!從你拋棄我的那個時候開始,我們就不可能了,現在不可能,以後更不可能,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言左左一口氣說完這麼大一段話,整個人氣憤的都在顫抖。池墨卿一言不發,只是緊緊擁著她,給她勇氣,給她安慰。

    齊家輝愣愣的看著她,從來沒有想過這樣發脾氣的言左左。她的話讓他一句也反駁不上來。當初堅持分手的人是他,現在他憑什麼要求她回到他身邊?

    可他不甘心啊,自始至終,他深愛的女人只有她,唯一的她。

    言左左覺得好累,靠在池墨卿身上說,「我們回去吧。」

    池墨卿環著她的腰往車上走。

    「左左……」

    池墨卿回頭,陰沉著一張臉道,「齊先生,請自重。」說完,她跟言左左就上了車。

    齊家輝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落寞的攤在地上。

    躲在樹後面一直看戲的蔡可人錄下了這一幕,嘴角的冷笑更濃了。她走過去,不顧自己的狼狽,伸手去拉齊家輝,一雙美目勾魂的盯著他看。

    齊家輝冷哼一聲,站起身來,看也沒看她一眼,轉身就走。蔡可人恨得咬牙,眼底閃過一抹陰狠的笑意。

    一路上,言左左目光獃滯的看著窗外,池墨卿也不打擾她,只是騰出一隻手緊緊握著。

    言左左和齊家輝的事情,他一直都是知道的。也是因為言左左跟齊家輝在一起,他一直都躲在暗處保護她,直到齊家輝拋棄言左左……

    他一直都希望她幸福,哪怕能夠給她幸福的那個人不是他。但現在情況不一樣了,她是他的妻子,看她為齊家輝那種人渣傷心,他心裡悶悶的,說不出的難受。

    驀地,他抓著她的手一緊,自己絲毫沒有察覺。言左左悶痛出聲,轉頭看他。

    驚覺到自己的失態,池墨卿抱歉的笑笑,「累了就睡會兒。」

    言左左點頭,疲憊的靠在座椅上,緩緩閉著眼上。

    車子開進了小區,池墨卿靠著座椅看言左左,他知道她沒睡,眼珠不停地轉。他也不叫她,只是輕輕抱起她,往家裡走。

    池墨卿把她放在床上,看見她被抓紅的手腕,起身去拿熱毛巾給她敷著。感受到他溫柔的動作,言左左眼角湧出了淚珠。

    她的眼淚落在他手背上,就像是滾燙的岩漿,灼燒的不僅僅是他的手,還有他的心。

    他沒有叫醒她,輕輕給她擦去臉上的越來越多的淚水,又把她的手指一根根擦乾淨。

    言左左終於睜開了眼睛,抬眼看他。池墨卿笑笑,也不說話,言左左眼底的淚水更多了。

    池墨卿的手機響了,他看了一眼,拿著去客廳接電話。好像是何蒼遠打來的,不停給他道歉。池墨卿的聲音很冷,即便可以壓低了,言左左還是能聽見。

    「我妻子受到嚴重驚嚇,我不希望你們再打擾她,也希望何院長轉告齊先生,希望他好自為之。就這樣吧,我還有事。」

    池墨卿收了線,一個人在落地窗前站了好久,落日的餘暉把他孤寂的身影拉的很長。

    言左左躺在床上,睜著眼睛看天花板。一直以來到底是她沒有看清楚齊家輝的真面目,還是物是人非,他早就不是原來那個他。

    在她心裡,齊家輝一直都是溫文爾雅的,總是掛著一臉笑意,陽光體貼。可如今,他貪婪自私,齷齪自我,早就把原來那個他剝落的面目全非。

    她抬起手指看了看,真的很乾凈,這是池墨卿一根根給她擦乾淨的,就像他用溫柔體貼一點點撫平她的傷口一樣。他什麼都沒問,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聽見池墨卿推門進來的聲音,她再度閉上眼睛。池墨卿嘆了口氣,拿著睡衣進浴室去了。直到他出來,言左左移動也沒有動。

    池墨卿關燈睡覺,照常把她摟在懷裡,讓她貼著自己的胸膛。他的下巴抵在她的頭頂,深深嗅著她身上好聞的氣息。

    言左左本能朝他靠近,池墨卿緊蹙的眉頭終於舒緩了。他摟著她的腰,在她發心落下一吻,低沉的聲音緩緩響起,「睡吧。」

    言左左的手跟他十指緊握,沒多久,她就睡著了,呼吸悠遠而綿長。池墨卿勾了勾嘴角,抱著她,一同沉沉睡去。

    第二天言左左醒來的時候,池墨卿已經不在床上了。她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穿著拖鞋往陽台走,果然就看見池墨卿在晨跑。她站在陽台上看他,一身運動服的池墨卿好像一下子年輕了很多,就像是剛出社會的大學生。

    不知道是不是心有靈犀,池墨卿往陽台看了一眼,可能是樓層太高,他也沒有看清楚,可嘴角卻漾出一抹笑意。

    約莫四十分鐘以後池墨卿回家,就看見在廚房忙碌的言左左。像是不小心燙著了手,下意識摸摸自己的耳垂。她穿著睡衣在廚房,陽光照在她身上,池墨卿竟有些看痴了。

    他不動聲色的走到廚房,看著她把金黃的煎蛋放在烤好的麵包上,又鋪了一層生菜,然後是火腿,直到搭配好,這才滿意的點頭。

    她轉身,剛準備把早餐端到餐桌上,就看見池墨卿一張寵溺的笑臉。她一愣,「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她居然沒有聽見聲音。

    池墨卿接過她手裡的餐盤,就往餐桌走,「剛剛回來。」

    言左左撇撇嘴,顯然不相信。她倒了兩袋牛奶在碗里,給他一碗,就看見他手也不洗,孩子氣的把裡面一片火腿先吃了。

    「你……」她瞪大眼睛,有些意外。

    池墨卿好笑的看她:「快吃,要不我連你的火腿也吃了。」說著,他就去搶。

    言左左立刻端著盤子往嘴裡送:「你吃我幫你再切,不準搶我的。」

    池墨卿不理會她的,直接撲了過去,言左左驚呼,護著自己的早餐。可沒想到,下一秒池墨卿就把滿是油印子的嘴貼在了她嘴上,不給她拒絕的機會,與之共舞。

    言左左愣愣的任由他吻著,他口中火腿的味道回蕩在彼此間。她忘了呼吸,只覺得大腦缺氧,像是要暈過去了。

    池墨卿似笑非笑的鬆開她的唇,捏捏她紅撲撲的小臉,臉上的笑意更濃了,「是不是太投入,不會呼吸了?」

    轟的一下,言左左覺得自己的臉肯定能滴出血來。

    池墨卿趁她呆愣的時候,在她臉上吻了好幾口,這才去洗澡。言左左端著盤子久久回不過神來。直到池墨卿的影子消失在浴室里,她這才驚覺自己又被偷襲了。

    啊,壞人!。

    ...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