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二十五章 冤家路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二十五章 冤家路窄字體大小: A+
     

    87_87200言左左給池氏的制服設計圖出來了,散會以後,她去總監辦公室交給他。

    總監看完以後很滿意:「不錯,我傳給對方的負責任再看看,有什麼問題再溝通。」

    「好。」言左左轉身要走,就聽見設計總監說,「這件事情終於告一段落了,晚上我請客,大伙兒一起出去慶祝慶祝,你必須參加。」

    言左左點頭,設計總監也是一番好意,要是拒絕就太不近人情了。

    她走到辦公室門口的時候,就聽見設計總監說,「這件事情能洗清楚你清白就好了,至於其他事情你也就別追究了,好好工作,這次提拔的名額,我力薦你。」

    言左左沒說話,開門出去了。果然,這件事情還是有內幕的。

    坐在座位上,她揉了揉酸痛的胳膊,這幾天忙忙碌碌的,白天忙著趕設計圖的事情,晚上又被池墨卿折騰的不清,她壓根就沒有睡好,好累。

    她蹙蹙眉頭,也不知道他哪裡來的精力,真是壞透了。一想到這些,她就又羞又氣,小臉不自覺燒了起來。

    「左左?」蔡可人走到她桌前,敲了敲桌子,「想什麼呢?我都叫你半天了。」

    言左左趕緊回過神來,下意識摸摸自己滾燙的小臉,抱歉的說,「沒、沒什麼,有事?」

    蔡可人看她一眼:「我剛剛聽說吳芳生病住院了,下班一起去看看她吧。」

    言左左這才注意到吳芳沒有來上班:「好。」

    吳芳跟她關係還算不錯,她生病了,她是該去看看。快下班的時候,吳芳去洗手間補了個精緻的妝,換了身性感緊身低胸短裙,腳上的高跟鞋不是開會時候穿的那床了。

    言左左很奇怪,她到底是什麼時候去哪裡換的。不過,她也沒有深究。

    蔡可人撩撥一下自己別有風情的大波浪卷,靠在言左左辦公桌前,「該出發了。」

    雖然她臉上帶著笑意,可是卻沒有抵達眼底。

    言左左點頭,鑒於之前的教訓,快速把設計圖鎖進柜子里,起身跟她出去。

    「坐公交吧,這個時候打車應該很堵。」她說。

    蔡可人看她一眼:「不用,我們今天搭便車。」

    言左左愣了愣,跟在蔡可人身後,剛走出辦公大樓,就看見齊家輝的車子停在那裡。

    蔡可人很自覺上了車,言左左卻沒有上去。

    蔡可人落下車窗,不屑地說,「還愣著幹什麼?上車啊。」

    「不用了,你告訴我醫院,我自己過去。」

    蔡可人挑眉,不過也高興她這麼說。雖然她勾搭上執行長,但畢竟是個結了婚的老頭子,遠不如齊家輝來的帥氣有型。就算齊家輝跟何新蕊訂了婚,只要沒有結婚她就有機會。

    所以,有這種單獨相處的好時機,她沒有道理拒絕。於是,笑道,「市立醫院。」

    言左左渾身一僵,居然是何蒼遠家的醫院。不過,她應該沒有那麼點背,會遇上他吧。

    齊家輝有些不悅,但畢竟是去何蒼遠的醫院,他還是收斂著沒有非邀請言左左不可。

    言左左坐公交去醫院,車上收到蔡可人發來的簡訊,把病房號告訴她。突然,她覺得哪裡不對勁,緊緊握著手機想了半天,這才驚覺池墨卿今天沒有給她打電話。

    他出差了,這是早上他告訴她的。言左左不禁苦笑著搖搖頭,習慣還真是件可怕的事情。

    言左左感到醫院的時候,不小心撞了個人。她趕緊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抬眸一看,竟然是蔡可人,頭髮凌亂,一邊臉頰紅腫紅腫的,像是被人打過。身上的衣服也破了,腳上的高跟鞋不知道什麼時候丟了一隻。她一愣,她還沒有開口,就被蔡可人推了一把,捂著臉跑出去了。

    言左左蹙緊了眉頭,腦子裡閃過一種可能。她猶豫一下,抬腳往吳芳的病房走。經過一間緊閉著門的辦公室,就聽見裡面傳出爭執聲。

    「齊家輝,你別忘了,你現在的一切都是我們何家給的。你要是敢對不起我,我讓你身敗名裂!」何新蕊尖叫刺耳的聲音傳來。

    「我跟她真的沒什麼,就是一起過來看個同事。是她撲過來的,我正想推開她,你就出現了……」何家輝解釋著,緊接著又是何新蕊警告的聲音。

    她加快腳下的步子,低著頭急匆匆往前走。有關何新蕊和齊家輝的事情,她一點都不想摻和。咚的一聲,她今天怎麼就這麼倒霉,又撞到人了。

    何蒼遠也沒有想到會在醫院碰上言左左,看見她的第一反應:這是池墨卿的老婆,第二反應不能讓新蕊知道他們的關係。前者他是不敢得罪的,後者他是害怕的。

    「你……」何蒼遠剛準備開口,就被後面跟在的何夫人打斷了,「這不是池總裁的妻子嗎,怎麼會來這裡?」

    言左左點頭,淡笑,「來看一個同事。」

    說實在,除了何夫人母女看高不看低,她不喜歡以外,她實在怨不上她們,畢竟這一切都是何蒼遠一手促成的,她們也被蒙在鼓裡。

    「這樣啊,不知道是哪床的病人,我也好讓醫生多照顧一下。」何夫人親熱的說。

    言左左笑笑:「應該沒什麼大礙,多謝池夫人了。」

    何蒼遠看她的眼神很複雜,言左左點頭就往病房走。吳芳倒是沒什麼大礙,就是著涼發燒了,有她老公陪著,精神還不錯。

    聊了一會兒,言左左要走,卻不想齊家輝帶著何新蕊進來了。何家的長輩都知道言左左和齊家輝的事情,只是把何新蕊母女蒙在鼓裡。

    何新蕊看見言左左,想起她跟池墨卿的關係,驚訝道,「池夫人,你怎麼也在這裡?」

    言左左看她一眼:「這是我同事。」

    何新蕊一愣,看看吳芳,又看看言左左,「難道你也是繁華建設的員工?」

    齊家輝轉頭沖她笑笑:「是啊,池夫人是我們最優秀的設計師,上次忘了給你們介紹。」他看向言左左,「這是我未婚妻,何新蕊。」

    「何小姐,你好。」面對何蒼遠新歡的女兒,言左左努力維持平靜。

    何新蕊只知道言左左跟池墨卿的關係,何家仰仗著池氏,所以對她格外熱切,「池夫人,上次的事情真是不好意思,還請你多多包涵。」

    言左左意外的看著她,沒想到言小姐和池夫人的待遇差這麼多。她心裡鄙視的笑笑,「時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轉頭,她跟吳芳說,「改天再來看你,我先走了。」

    吳芳嘴角抽搐:「我只是有點發燒,改天早沒事,你這是詛咒我呢?」

    言左左乾笑兩聲,轉身離開了。

    何蒼遠正為池氏這次遲遲沒有簽約的事情煩心,他思來想去肯定是跟言左左有關。所以在醫院門口等她,想要跟她談談。

    言左左聽完他的話,只覺得好笑,「何院長說笑了,池墨卿一直是個公私分明的人。而且,他工作上的事情我也不懂,何院長還是去找他吧。」

    她的心思全然不在跟何蒼遠的交流上,上次那件事情她對他已經徹底死心了,只想著有多遠躲多遠。

    「左左。」何蒼遠攔住她:「我知道你恨我,是我對不起你們母女,可我也是有苦衷的……」

    言左左不知道怎麼有人能夠這麼厚顏無恥,她冷笑,甩開何蒼遠的胳膊就走。可何蒼遠不放棄,又追了過去。這一切都被站在不遠處的齊家輝看在眼底,他一愣,手指不自覺的緊了緊,何蒼遠抓著左左做什麼?

    言左左一點都不想聽何蒼遠說話,可他纏著她不放。就在她生氣的想要發飆的時候,池墨卿的電話打來了。

    「還在公司忙嗎?」池墨卿疲憊的問。

    言左左看何蒼遠一眼說:「來醫院看個同事,馬上就回去。你到家了?」

    「剛到,你在哪兒,我去接你。」說著,電話那頭就穿了池墨卿拿鑰匙的聲音。

    言左左遲疑一下才說,「市立醫院門口,我可以打車回去。」

    「等我。」池墨卿沒有多說就切斷了通話。

    言左左垂眸,深呼一口氣,最後淡漠的看向何蒼遠,「池墨卿待會兒來接我,有什麼事你可以當面問他。」

    何蒼遠清楚池墨卿的脾氣,在外面絕對不談工作。頓了頓,他說,「那、那你媽媽還好嗎?」

    「跟你有關係嗎?你要真關心她好不好,當年也不會丟下她不管。」言左左冷笑。

    何蒼遠被她尖銳的話刺了一下,正好手機響了起來,是何夫人找他,他沉重的看她一眼,最後嘆氣離開了。

    齊家輝剛準備過去找言左左,就看見池墨卿從車上下來。言左左滿腦子都是何蒼遠,有怨有恨,雖然眼睛直視著前方,可瞳孔渙散毫無焦距。

    池墨卿淡笑著走過去,叫她一聲,「老婆,在外面你也能神遊四方?」

    言左左這才回過神來,看見池墨卿站在她身邊,她立刻驚喜出聲,「你來了。」

    池墨卿捋了捋她額前的秀髮,笑道,「是啊,來接我老婆。」

    言左左嬌羞的笑笑,小臉紅撲撲的,心裡莫名感到甜蜜。

    「你在這裡等我一下,我去買點東西。」池墨卿沒說買什麼,直接去了旁邊的藥房。

    齊家輝終於逮到了機會,挺拔的身影快速走過去,看著一臉甜蜜的言左左,心裡一陣嫉妒,「他來接你?」

    言左左不願意見他,蹙了蹙眉頭,「他是我老公,有什麼不對嗎?」

    齊家輝冷哼一聲:「你就確定他這麼喜歡你,說不定只是拿你當替身。」

    言左左看他一眼,沒有說話。

    他們在一起的時候,言左左向來對他言聽計從,溫柔的跟只小兔子似的。可現在,她居然無視他。這讓齊家輝心裡不是滋味,突然伸手抓著言左左就走。。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
    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