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崛起於卡拉迪亞 » 第231章 隨王出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崛起於卡拉迪亞 - 第231章 隨王出征字體大小: A+
     

    時隔快一年之後,拜倫再次踏上了斯瓦迪亞北方的土地。他還記得,上一次來到這裡時,雙方正於瑞泊萊特血戰,爭奪這座諾德南下必須經過的邊防重鎮。

    他還記得瑞泊萊特鎮被燒毀的農田,破碎的房屋,哀嚎不止的傷員和化作焦炭的屍首……

    他也曾在那座城下戰鬥,與斯瓦迪亞的列位伯爵領主們共同迎擊拉格納國王派來的大軍,以及戰場死神般的皇家衛士。那一戰,若不是那股力量相助,他已然命喪於此。

    造化弄人,雖然他不想再去跟這個戰士民族對抗,起碼是完全成長起來之前不想到北方來。但是國王一紙文書,就逼得他四處徵調拼湊了一千多人的隊伍北上勤王。而且最糟糕的是,這一次,戰爭會更加兇險。

    地平線的另一邊,瑞泊萊特的廢墟上飄起縷縷黑煙,農民們起早貪黑新播撒下的種子還不等生長起來便被火焰烤焦。上次戰爭中被焚燒的樹林好不容易頑強的生出幾分綠意,轉眼間就在長鋸利斧的揮動下變成一片只剩下樹樁的荒地。

    這一切和去年如此相似,唯一不同的,就是那些四處施暴的士兵高舉的烏鴉旗換成了黑獅旗……

    「他們本不必這麼做。」

    拜倫一側的法提斯望著遠處的城鎮廢墟,發出了一聲拜倫遇到他之後聽過最長的嘆息,原本因榮譽和贖罪而抬起的頭也隨之落下。

    「戰爭就是這樣,法提斯,他能成就人,更難毀了人,我們已經見過不少了。」

    拜倫也移開了視線,不再去關注那個充滿了眼淚和血水的小鎮,拉動韁繩夾緊腿,駕馭著雷霆來到法提斯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

    「升起牡丹旗,小夥子們,告訴大夥我們要到了。」

    象徵著拜倫力量與權利的紅色牡丹從軍隊之中升起,在風的吹動下緩慢的展開。不遠處看到這一幕的巡邏騎士立刻調轉馬頭奔向這邊,身後是一整隊跟隨他的騎馬輕步兵。

    「向您致敬,尊敬的拜倫男爵,我謹代表國王陛下歡迎您的到來。」

    騎士的隊伍在距離拜倫十步遠的地方停下,他沒有按照一般的貴族禮儀下馬向拜倫行禮,只是在馬上簡單的做了個手勢,難免有些倨傲之意。不過現在是戰爭時期,按照斯瓦迪亞戰爭時期禮儀可以簡化的傳統,拜倫也不能多說什麼,只是點頭回應一下。但是他心裡明白,對方並沒有太在乎他男爵的身份。

    「我響應國王的徵召為他而戰,帶來了我最好的一批士兵。陛下現在何處?我希望覲見國王以表忠心。」雖然不爽,但是拜倫還是很禮貌的像這位騎士詢問。

    「我還有任務在身,請准許讓我的扈從為您領路。」

    騎士說完,叫來一名穿著考究,武裝精良的貴族扈從,命令他引領拜倫男爵去大軍駐紮的營地,面見哈勞斯國王。

    「職責所在我可以理解。」

    對於這件事,拜倫說的可是心裡話。雖然他不喜歡這位騎士的態度,也環疑這是他不想為自己帶路的借口,但是他說的道理沒錯,擅離職守在任何時候都不是值得讚揚的。

    在扈從的引領下,拜倫帶隊穿過瑞泊萊特,前往國王所在的大營。

    拜倫的隊伍排成長長的一列,沿著道路繞過已經快變成廢墟的村落和城鎮。火焰在房屋的殘骸間越燒越旺,逃過一劫的村民表情已經麻木,抱著妻兒呆望著斯瓦迪亞軍隊的通過。

    「國王為何要懲罰他們?」

    拜倫看了一眼那些家園被毀的難民,,有點好奇的向給他們領路的騎士扈從詢問道。

    「這些刁民拒絕為大軍提供糧食,國王便以援助諾德敵人為名判處他們叛國罪。」

    扈從對拜倫的態度十分恭敬,但是說起那些村民的時候態度卻比那些騎士老爺們更倨傲,一副小人得志的樣子。

    法提斯搖了搖頭,但是沒有多說什麼。

    他和拜倫都很清楚上次戰爭后瑞泊萊特已經窮到了何等地步,更知道雙方軍隊交戰前對這座小鎮的強征有多麼嚴重。按照騎砍遊戲里的標準,哈勞斯國王和瑞泊萊特人的好感已經掉到—100了,村民怎麼可能會把保命和播種的糧食交出來。可是他是國王,還有龐大的軍隊,這些可憐人又能做什麼呢。

    在法提斯進行自我反思的時候,殘破的城鎮已經被他們拋在了身後,哭嚎和責罵也漸漸消失在耳畔。

    接下來進入他們視線的,是一座龐大的營寨,象徵著斯瓦迪亞王室榮耀的王冠黑獅旗高高飄揚在空中,底下是一座奢華的大營,那是國王陛下的營帳。

    拜倫在那名扈從的引領下見到了負責管理營地的那位男爵,他也擁有王室的血統,所以雖然爵位不高但是面對和他同級並且戰功卓著的拜倫的時候完全是高人一等的氣勢,彷彿他生來變比拜倫要高貴。他很隨意的給拜倫他們劃分了營地,那裡位置倒還算可以,不過面積不夠,一千多人的部隊駐紮在那裡肯定會十分擁擠。拜倫試著和對方交流讓他給他們一塊更寬敞的地方,不過對方完全不在乎,並且拒絕了拜倫塞給他的錢袋,好像收下他的錢會髒了他的手一樣。

    「您盡可以收起這些金子,拜倫男爵,我們都知道在攻克維魯加之後您奪去了數不清的金銀,更不需要用這麼點錢來羞辱我。如果您不滿意,儘管去找國王陛下申訴,不過恐怕您見不到他,陛下最近因為軍務十分勞累,不想見無關緊要的軍閥。」

    看著那個男爵的那幅滿是諷刺意味的面容,拜倫就很想給他那自以為漂亮的臉蛋來上一拳,教教他怎麼做人。但是他不會真的這樣做,他可不想在國王的軍營里惹事,那樣可是會被上萬人包圍的,到時候見了哈勞斯,他連解釋的機會都沒有。而且從對方那有恃無恐的態度來看,這當中顯然有國王或者某些大貴族的影子,即便殺了這個傢伙也不會對他身後的人有什麼影響。

    他此時才反應過來,自己當初獨佔維魯加財富而又泄露了消息的行為是多麼愚蠢。雖然斯瓦迪亞的所有領主都承認這批戰利品屬於他,或者至少承認有一半屬於他,但是沒人不嫉妒拜倫擁有的財富。貪婪和嫉妒是仇恨生長的良田,現在他在國內基本就是一個暴發戶軍閥,一個徒有虛名的貴族。太多人開始針對他了,如果不早做準備,尋找盟友,他的死亡還會一次接一次的上演,誰知道那個所謂的神靈會從自己這取走什麼。

    就這樣,雖然法提斯和其他幾位準騎士都為拜倫打抱不平,但是拜倫還是隱忍了下來。這次北上勤王,原本是受到國王的徵召,並且得到了豐厚的許諾和紙面上的尊重,但現實給他帶來的打擊比他預想的還要大。直到此時,他才真正確認了一個真理。

    「哈勞斯對自己的許諾,那就跟放屁一樣!」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
    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