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崛起於卡拉迪亞 » 第229章 國王徵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崛起於卡拉迪亞 - 第229章 國王徵召字體大小: A+
     

    帕拉汶港被諾德大軍掠奪一空,城鎮幾乎被夷為平地。而另一支步兵部隊則由薩哥斯而來,南下攻擊哈勞斯國王統治下剩餘的斯瓦迪亞領土。

    這兩個消息如同轟雷一般,震驚了整個大陸。斯瓦迪亞的平民們要麼擔憂這支大軍是否會對自己造成威脅,要麼很不在乎的把他拿來當做飯後閑談。而貴族們則都有些犯愁,因為大戰一起,他們的財產就不再安全。而國王的徵召令,更是隨時可能到來。

    按照法律來講,斯瓦迪亞國王每年只能徵召一次封臣,其他時間就算髮生戰爭封臣也只需派遣一定數量的士兵就可以。而騎士們一年當中也只要為自己效忠的領主服役一個半月,在這期間自己承擔所需費用。

    不過這些法令隨著時間的推移已經沒什麼效力了,哈勞斯國王本人甚至在酒後失言時聲稱他一直把「徵召法令」當做放屁。約束封臣和騎士的已經不是法律而是複雜的利益關係和聯姻紐帶,以及領主的實力。尤其是在戰爭頻繁的時候,領土更易頻繁,丟掉屬地的斯瓦迪亞的騎士們就會從領主那得到一筆「補償款」,代價是他們必須服役到戰爭結束為止。

    不過有意思的是,這種徵召雇傭關係在小領主和他們的騎士之間依然很受用。畢竟,這些維持自己生活都困難的小領主供應不了規模太大的部隊,對於騎士更是缺少約束力。

    幸運又遺憾的是,拜倫恰好屬於前者,他的騎士們因為種種原因忠誠於他,任他差遣。就像他和國王的關係一樣,國王賜他領地和爵位,不管國王如何算計他,他都必須遵從。

    現在南方的戰況還很難說,羅多克上層似乎放棄了北部的土地,將軍隊安排在南方和西部的山區,以防斯瓦迪亞繼續挺進。

    失去了領地的馬特阿斯伯爵雖然和拜倫幾次交手,但是始終和他保持著秘密的書信往來,在信中為他鳴不平。哈勞斯國王對待拜倫並不公正,強行剝奪他佔領攻佔城市的權利。雖然這是拜倫明白馬特阿斯伯爵都離間計,但是他說的的確很有道理。

    拜倫在王子那也受了不少氣,還被暗算差點死掉,胃部也時常發痛,提醒他自身的處境是多麼不安全。

    所以當國王的使者帶著書信趕到培剛德的軍隊駐地,要求他率領部隊北上勤王的時候,他第一個想法就是把這個使者砍了之後造反,看看在三面受敵的情況下哈老四敢不敢發動第四次戰爭。

    不過他仔細一想,那個糟老頭子好像還真敢這麼干!

    於是,他平復下心情,請使者坐下細談。

    那位使者是個貴族,對拜倫的舉止談吐都有些傲慢,但是好在他記得自己的職責,沒有遺漏國王交代過的那些話。

    「國王陛下要求您至少帶領一千名武裝充足的士兵攜帶足夠的物資在二十天內前往帕拉汶與國王會師,北上征討諾德蠻族。如果您在戰鬥中表現的足夠傑出的話,國王願意封給您伯爵的榮耀頭銜,以及叛變者特瑞典伯爵的封地。」

    使者邊說,邊拿出已經起草好但是缺少國王簽字和印章的羊皮紙卷。

    「請等一下,使者先生。我沒理解錯的話,哈勞斯國王是把他還沒取得的土地封給我,而且是否真的交給我還有待考慮,是嗎?」

    拜倫並沒有伸手去接那兩張目前毫無用處的紙卷,而是凝視對方希望能從對方眼中看出現什麼。

    「您似乎有些誤會。您以為隨便哪個新晉貴族都值得哈勞斯國王這麼看重嗎?」

    使者的臉上閃過一絲不屑。

    「國王賜予了您土地、財富和爵位,忠誠於國王,您得到的會更多。服從他的調遣,您就不會有麻煩。國王的旨意就是這樣,請您理解。」

    使者並沒有說太多,稍微行了一禮之後便離開了。

    拜倫當然聽得出使者言語中的威脅意思,不過也能看出來哈勞斯國王在下毒失敗之後依然打算拉攏他。這並不奇怪,現在王國分裂,外敵入侵,國王需要拜倫的部隊為他而戰,而且一個頭銜和空頭許諾的封地對他來講也不算什麼代價。

    使者走了之後,拜倫把自己關在房間里,沉思了許久。自從毒酒事件之後,他對哈勞斯國王已經沒有信任和忠誠可言了,但是一系列的利益關係讓他不得不繼續為這個自負又貪婪的君主效力。一旦背叛哈勞斯國王,自己不但會名譽掃地,還會和好不容易打好的關係網中的那些大貴族為敵。而且自己現在還沒有自立為王的實力,背叛之後又有誰會接納他?就算接納了,又真的會信任他嗎?

    思考一番之後,雖然很不情願,但是拜倫還是告訴自己要接受國王的徵召北上禦敵。封地他是不抱希望的,不過伯爵的頭銜還是很有用處的。而且打贏戰爭還會得到不少戰利品和聲望,這對他以後的發展會很有幫助。

    唯一的問題就是哈勞斯的召集令十分緊急,組織足夠的軍隊不是個容易事。尤其是新招募的那些羅多克弩手和長矛手,他們願意為了拜倫給的薪水去和同伴戰鬥,但是卻拒絕為哈勞斯國王而戰。在羅多克的酒館里,稱讚斯瓦迪亞頂多會被嘲笑,但是如果向哈勞斯國王敬酒的話,那可免不了一頓毒打,甚至可能丟掉性命。

    這些年來哈勞斯國王的入侵行動和經濟制裁對羅多克造成了沉重的打擊,逼得這些南方人放棄過節同仇敵愾,將對哈勞斯國王的憤怒傾瀉在斯瓦迪亞士兵和商旅的身上。無論軍民,羅多克人對哈勞斯這個名字的憎恨程度不下於惡魔。所以這次行動,拜倫一個非傭兵的南方人都不能帶,而那些空缺,也只能從羅爾夫手下的雜兵和收編的山賊那裡出了。不想也知道,這些士兵的質量絕對不會高。

    其餘的士兵嘛,無論是重騎兵還是弩手,牡丹傭兵團都能提供,斯瓦迪亞的士兵也可以一同帶去。拜倫已經見識過諾德戰士們的手段了,他不敢掉以輕心,步兵的陣線要穩,騎兵的衝鋒要強,只有這樣,才能在對陣諾德盾牆的時候取得優勢。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
    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