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崛起於卡拉迪亞 » 第228章 港口激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崛起於卡拉迪亞 - 第228章 港口激戰字體大小: A+
     

    「繼續射擊,不要停!」

    在軍士的指揮下,弩炮旁的工程士們不斷的裝填著石彈,朝著已經逼近碼頭的諾德長船發射,一會的功夫,就有兩艘船沉沒,一艘重傷。不過這並不能阻止諾德艦隊登陸,碼頭附近的水深困不住那些熟悉水性的諾德水手,沉在水底的鐵索也沒有及時的拉起,擋住那些船隻靠岸。

    一部分船停了下來營救跌落水下的水手,不過更多的長船還是成功登陸,放下數以百計的諾德戰士。他們中的半數是裝備較差但是士氣高昂的輕步兵和獵人,剩下半數則是熟練輕步兵混雜著被招安的海寇,身著鏈甲手持戰斧,勇猛無畏衝鋒在前。而在漂浮在海上的那些大船上,還滿載著裝備精良訓練有素的諾德勇士們,護衛著他們的雅爾,隨時準備登岸。

    旗幟再次揮動,弩炮的射擊方向也改變了。石彈飛向了那些朝著城鎮衝鋒的諾德士兵隊伍,而諾德的輕步兵們也紛紛舉起盾牌,分散開來躲避那些石塊。這些石彈威力十足,稍微觸碰一下盾牌,就能砸碎盾牌,把持盾人的手臂砸斷。四架弩炮一齊發射,就有差不多十人受傷。不過還不等弩炮射出第三輪石彈,諾德獵人們就已經逼近那些塔樓底下,射出密集的箭矢。

    兩名身著棉甲的工程士在裝填石彈的時候被射中,一人倒在塔樓上,一人跌落下去,被底下的諾德輕步兵亂斧砍成碎肉。其餘的工程士驚恐的低下身躲避箭矢,拋下了弩炮。城鎮城牆上的弩手也拉上了弩弦,試圖替塔樓上的工程士解圍。不過因為距離較遠,所以只有少數幾個沒有持盾的諾德獵人被射中,剩下的弩矢不是落空,就是被盾牌擋下。

    隨後趕來的諾德熟練輕步兵和海寇紛紛走到最前方組成盾牆,保護護甲較差的弓箭手和輕步兵們,讓他們砸開塔樓的大門,衝進塔樓內部和那些工程士展開肉搏。那些工程士平時也會接受格鬥訓練,但是又怎是那些兇悍的諾德悍匪的對手。斧刃揮舞,鮮血染紅了台階。工程士的首級被北方人硬生生從身軀上扯了下來,高舉在半空中。

    滿身鮮血的海寇和輕步兵們暢快的發出笑聲,登上塔樓頂部,將失去頭顱的屍體懸挂在塔樓上,之後像玩拋球一樣的拋擲那些頭顱。他們不會浪費這些人頭,海寇們會在船上用大鍋煮掉顱骨上的肉,之後敲開頭蓋骨製作成酒杯,當成戰利品帶回家鄉炫耀。雖然許多人都不齒於這種野蠻的行為,但是他們樂在其中。

    「這群混蛋!」

    軍士望著塔樓上垂下的十幾具屍體,咬牙切齒的甩出了手裡的戰錘,眼中彷彿燃起了火焰。鎚頭撞到了城牆上,砸下一片石頭碎屑。但是軍士並沒有看到,一柄無形的大鎚也在此時狠狠的砸進了他身後所有斯瓦迪亞士兵的心裡,將他們的信心和勇氣敲的粉碎。

    漢克看到了港口周圍燃起的火焰,也看到了數以千計的諾德戰士衝上了海岸,帶著他們早已在船上組裝好的攻城錘和長梯,沖向他們這道薄弱的防線。

    軍械庫里的弩箭源源不斷的被送到城牆上,無論是士兵、巡邏隊、還是臨時武裝起來的鎮民和商販,全都拿起了弩箭,朝著下方的諾德盾牆不斷射擊。

    幾十名諾德輕步兵倒在了衝鋒的路上,後面的熟練輕步兵和海寇們馬上將他們拖到後邊,排列起第二道盾牆,同時將攻城槌推到了城門口,推動攻城槌撞擊大門。

    這座城鎮本身就是為了招待前來港口的商船而建的,城牆只是為了對付海盜侵襲,建造的很矮。城門也高大寬敞,好方便馬車同行。在平時這自然有利於商業流通,城鎮發展,但是一旦面臨戰爭就顯得十分脆弱。

    盾牆擋下了大部分的箭矢,攻城槌快速的敲擊著城門,不一會的功夫就撞斷了門閂。十幾個斯瓦迪亞民兵在門后支起木棒,用身體擋住大門。

    但是血肉之軀怎擋得住攻城槌的衝擊,哪怕這些民兵使出了全身力氣推著大門,支撐在門后的木棍也不斷的向後滑動,上面的裂痕越來越多,瀕臨折斷的邊緣。

    「堵住大門,不要讓...」

    軍士的聲音未落,木棒便一根接一根的斷裂開來,守在門后的士兵被強大的衝擊力擊退,站在隊伍最後面的幾個人直接摔倒在了地上,而站在最前面的民兵的身上也都多了幾道深深的斧痕。

    帶著諾德頭盔的海寇和熟練輕步兵蜂擁而入,飛斧和標槍一齊擲出,擊倒一整排的斯瓦迪亞民兵。城牆上的弩手們不得不轉移視線到身後。城牆下的的諾德戰士們見到城牆上的箭雨減弱,放下了更多的長梯,還不等正門的戰鬥結束,數十名諾德戰士就已經登上了城牆。

    「保護鎮子,幹掉這些北方佬!」

    軍士舉起戰錘,帶著身後的步兵隊衝到了最前面,和那些諾德海寇糾纏在一起。漢克咽了一口吐沫,想起軍士剛才的話,回頭看了一眼集市上空飄蕩的彩旗,鼓起勇氣大吼一聲,沖向一個被擠出了人群,落了單的海寇。

    他雙手持劍斜砍過去,卻被對方的盾牌擋下,還不等把劍收回來,就被海寇用斧背懟到了臉上,鼻樑直接塌了下去。漢克痛苦的哼了一聲,後退了兩步。那個海寇也發現了自己的對手實力並不怎麼樣,咧嘴笑了一下,衝上去一斧子劈過去,逼得漢克舉劍格擋,一直退後到城牆邊上,之後一腳把他踹了下去。

    漢克從城牆上摔下,直接掉在了諾德人衝鋒的人堆中,砸到了一個諾德輕步兵。漢克忍著胸口的疼痛,站起身撿起掉到身旁的劍,用力刺進了身底下那個諾德士兵的身體里,洞穿了他的腹部。周圍的其他諾德人見到同伴被殺,一擁而上,三下五除二就用斧子砍斷了漢克的手腳,剁下了他的腦袋扔了出去。

    滿是鮮血的頭顱在地上滾了好幾十圈,一直滾到那桿飄著紅底黑獅子旗的旗幟底下。頭顱緩緩停下,雙眼瞪得溜圓,死死的盯著那桿旗幟。

    援兵始終沒有抵達,軍士一直奮戰到最後一刻,看著自己的戰友一個個倒下,板甲衣被砍成了幾塊,鐵片散落在地上,和鮮血混在一起。他過了很久才咽下最後一口氣,他腦袋斜著,望著帕拉汶的方向。但是一直到他徹底失去知覺為止,也沒有看到那些身披重甲、手持騎槍的騎士出現...

    諾德人點燃的大火繼續燃燒,吞沒了整個城鎮,還有城鎮集市裡的那些漂亮彩旗。



    上一頁 ←    → 下一頁

    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
    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