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崛起於卡拉迪亞 » 第90章 對男爵動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崛起於卡拉迪亞 - 第90章 對男爵動手字體大小: A+
     

    拜倫拔出短劍,砍斷了那隻一直抓著他大腿的手臂,將那玩意扔出去,之後撿起釘頭錘沖著那個還沒死透的傢伙的腦袋狠狠來了幾下。

    他擦了擦臉上的鮮血,連續呼出一口長氣,抬起頭環顧了一下四周。

    屍體隨處可見,鮮血染紅了土地。到處都是在忙著補刀的牡丹傭兵,還有穿著已經被血染紅的罩袍,拿著武器沖向那些位於艾克默克男爵中軍的士兵。

    「您沒事吧?隊長。」

    一個雇傭騎手騎著毛皮上染著許多血點的的獵馬,拿著長矛沖拜倫走了過來。

    拜倫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血液,還有那個被自己砸的血肉模糊的士兵,強忍住想要嘔吐的慾望,活動了一下酸的不行的手臂。

    「把你的馬借給我。」

    拜倫指了指對方的馬匹,語氣雖然客氣但是卻不容人置疑。

    「沒問題。」

    對方立刻從馬上下來,幫著拜倫騎上了獵馬。

    拜倫拉住韁繩,從這個位置朝弗洛斯男爵和他軍隊的方向望去。

    相比於拜倫他們,弗洛斯男爵的部隊表現實在算不上好。

    他手下的正規軍隊倒是出色的擋住了對方的進攻,雖然中軍陣線已經被削薄了一半,但是依舊堅挺。雙方的騎兵基本把馬都拼光了,和其他的步兵一起戰鬥,拜倫暫時不用擔心艾克默克男爵的騎兵了。

    不過負責進攻對方右翼的士兵卻出了問題,因為弗洛斯男爵部隊里用來充數的徵召兵太多了,裝備不行,戰鬥力也很一般,有時不但發揮不出戰鬥力還會礙事。雖然他們在一直推進,但是右側的部隊估計到中軍被對方打垮了也沖不進去。

    光靠拜倫一支部隊,可打不贏這仗。

    「班達克在哪裡?」

    拜倫看了一眼周圍,看到了依然騎馬指揮進攻的法提斯,看到了主動下馬,在人群之中開無雙的艾雷恩,但是他並沒有看到班達克的身影。

    「班達克嗎?他在那邊。」

    那個雇傭騎手指了一個方向,拜倫朝那邊望去,看到了混在一群步兵之間,不緊不慢的給弩箭上弦的班達克。

    「很好,告訴其他人,繼續進攻,把他們的陣型全都撕開,他們堅持不了多久了!」

    拜倫跟那個雇傭騎手說了一句,之後騎馬趕往班達克所在的位置。

    當拜倫趕過去的時候,班達克剛剛射翻一個正在逃跑的輕步兵,隨後從箭囊之中取出了一支鋼製的弩箭。

    「班達克,不要在射那些逃兵了。弗洛斯大人的情況不太好,找到艾克默克男爵,我會讓艾雷恩協助你,弗洛斯男爵很忙,就讓我們替他來結束這場戰鬥。」

    拜倫從班達克身旁經過,吩咐了一句,之後他看到一個對方的弩手瞄準了自己,馬上騎馬躲開了那支弩箭。

    「聽你的,隊長。」

    班達克瞄了拜倫一眼,看到拜倫沒事之後從腰間抄出了軍用鋤,沖向那個弩手,一拳把對方撂倒,之後沖著他腦袋就算一鋤。因為軍用鋤卡在了對方的腦殼中,班達克費了一些功夫才軍用鋤拔了出來。

    「男爵?」

    看了看手裡沾著腦漿的軍用鋤,班達克冷笑了一下,開始在人群中搜索自己的目標。

    「加快速度,抓住弗洛斯!」

    部隊當中,艾克默克男爵捧著頭盔,騎在戰馬之上指揮著戰鬥。

    「大人,那些傭兵突破了左翼!」

    一個騎士有些慌張的趕了過來,他之前帶了二十個人去支援左翼,但是依然沒有擋住那些傭兵的進攻,戰線被推進到了中軍的側翼。

    「在他們攻到這裡之前,我們就能擊潰弗洛斯的部隊。我會替我兒子報仇,戰鬥也會終止,而那支傭兵到那時也得停下。」

    艾克默克男爵說完,把頭盔重新戴上。

    這個騎士看得出,男爵對這場戰鬥非常在意。也只有在面對強敵的時候,艾克默克男爵才會戴上頭盔作戰。

    艾克默克男爵持著帶有自己家族標誌旗子的騎槍,目光緊盯百米之外的那桿蛇旗。

    蛇旗的底下,就是那個殺了她兒子的混蛋,要不是看在同是貴族的身份上,他肯定會折磨他之後再把他弄死。

    不過,這時候側翼的騷亂越來越劇烈,在艾克默克男爵打算髮起衝鋒的時候,一支鋒利的破甲鋼弩箭射中了他的鎖骨位置,並且射穿了外面保護的那層板甲。

    艾克默克男爵從正在加速的馬上摔下,而那個騎士也馬上從馬上下來沖向了男爵。扶起男爵的時候他,也憤怒的看向了那個弩箭射過來的方向。

    他看到一個傭兵小隊衝進了方陣之中,雖然他們沒法突破阻擋,但是距離足夠那個弩手攻擊了。

    「我沒事。」

    艾克默克男爵掙扎著從地上起來,那支弩箭因為雙層鎖甲和板甲的阻攔,並沒有造成太大的傷害。不過當男爵倒下去的時候,周圍的士兵可亂套了。男爵受傷甚至死亡的消息,在這種情況下造成的影響是極其惡劣的。

    班達克沒有給弩箭上弦,而是拿起另一把上好弦的弩瞄準了那面繪著艾克默克家族標誌的旗杆。整個羅多克王國,能在戰鬥的時候在五十米外射中旗杆的弩手,算上班達克也不會超過三個。

    一支長矛刺中了班達克,而弩箭也成功的集中了那根旗杆。

    男爵倒下了,旗杆也倒下了,攻擊他們的班達克也同樣倒在了地上,被另外兩名士兵拖著撤離了。

    那個艾克默克男爵的騎士異常的憤怒,他沒有想到這些粗鄙的傭兵竟然會真的對男爵大人出手。他將男爵大人扶起,交給一名軍官照顧。自己騎上戰馬,拿起了長矛和劍,衝出己方部隊陣線沖向了那個可恨的弓弩手。

    他衝進了對方的隊伍當中,長矛刺進一個拿著斧子的諾德人的肚子里,硬生生在一幫敵人之中撞出了一條路。

    他離那個弩手越來越近,而他也拔出了長劍,發出了復仇一般的怒吼。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把月刃長斧突然橫在了他的戰馬身前,在巨大的衝撞力下直接劃開了戰馬身上的鎖甲,割開了馬的喉嚨。

    那個人因為戰馬的衝擊力往前滑出了很遠,而這匹戰馬也在一聲嘶鳴之後栽倒在地上,把他的騎手壓在身下。

    好幾個牡丹傭兵立刻湊了過去,他們舉起各自的武器,瘋狂的砸著。

    騎士的板甲上砸出了一些凹痕,但是對於他本人來說,在斧子、戰錘和短劍的刺擊猛砸之下,他胸腔里的肋骨,都已經斷了將近四五根,口中不斷的流出鮮血。

    這些傭兵將他放到,死死的按住他,將他捆了起來,像對待被宰的牲口一樣把他踩在腳下,之後舉起武器歡呼著。

    而對於那些看到自己效忠的男爵從馬上摔下,自己方的旗幟也折斷的艾克默克男爵的士兵們來說,這歡呼簡直就是惡魔的咆哮。

    弗洛斯男爵也抓緊了機會,帶著僅剩的騎士衝到了隊伍前方,高呼「艾克默克已死!」

    雖然艾克默克男爵在兩分鐘之後重新騎在了馬背上終結了這個謠言,但是他已經無法阻止隊伍中的混亂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
    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