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崛起於卡拉迪亞 » 第70章 投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崛起於卡拉迪亞 - 第70章 投毒字體大小: A+
     

    此時的強盜營地當中還有差不多十個人沒有睡覺,他們都在附近巡邏,或者是在營地裡面休息。

    一個羅多克來的士兵此時正坐在自己的盾牌上,用勺子在鐵鍋當中不斷攪拌。

    他在之前的搶掠中從一個老婦人家裡翻出了一整塊腌豬肉,他自己藏了起來。

    那個老婦人死了,不過並不是他殺的。所以他對這塊肉毫無愧疚之感,有的只有滿滿的食慾。

    白天的時候人多,他知道拿出來自己也吃不到幾口。所以他留到了晚上,這樣就算不能獨享,也能飽餐一頓肉食。

    除了放進鍋底的幾塊腌肉,他還放了一些粗鹽和辣根在鍋里,加了一些胡蘿蔔條和萵苣葉,這種鄉村廚子做的粗獷菜式,飄出的香味對這些幾天都吃不上一頓熱飯的士兵來說是非常誘人的。

    「嘿,羅博,煮好了嗎?香味都鑽到我的鼻子里了。」

    另外一個羅多克強盜士兵走了過來,放下了武器,把火把插在一邊,搓著手,盯著鍋里的濃湯咽著口水。

    「快了,我再加一點麵粉。」

    這個叫做羅博的強盜把一小袋麵粉倒進了鍋里,用勺子用力的攪拌著。再過一會,這鍋濃湯就會徹底煮好,不但美味,而且能很好的填飽他們的肚子。

    「早知道弄到了真么多好貨,我們就應該把這個廚子留下,而不是一刀劈開他的肥肚子,那樣我們就能吃點好東西了。」

    對面的強盜用木勺舀了一點湯,嘗了一下,砸了咂嘴,又捏了一撮鹽放進了鍋里。

    「得了吧,我媽媽死前告訴我人要知足,有的肉吃、有的錢拿就不錯了。」

    羅博白了對方一眼,搖了搖腰間沾血的錢袋。這個袋子還有裡面的錢幣,都是他從一個商人身上搜來的,為了得到他,他捅了對方十幾刀,還砍掉了他那隻緊緊握著錢袋的手。

    不過就在他們聊著晚上這頓宵夜的時候,從不遠處的雜草叢中,傳出了一陣沙沙聲,這瞬間引起了他們的警惕。

    「是誰?」

    羅博站了起來,拔出了劍,小心的走向那處草叢。而另外一個強盜也站了起來,跟在他的後面,手也按在腰間的鶴嘴鋤手柄上。

    一個白色的身影從草叢中躍出,之後被羅博手裡的劍戳中。

    鮮血冒出,隨後傳來了強盜的笑聲。

    「瞧瞧,夥計,好肥的兔子!」

    跟在後面的強盜把手從腰間拿開,眼中閃過一道光芒,露出了笑容。

    「沒錯,看起來它被什麼東西咬了一口,或許是狐狸吧。不過無所謂,現在我們有新鮮的肉吃了。」

    羅博撿起兔子,看了一眼它腿上的傷口,得意的笑了一下,之後回到了鍋子那裡。

    其他巡邏的強盜也聽到了他們的聲音,紛紛趕了過來。不過當他們看到這隻兔子的時候,他們也歡呼了一下,表示要跟著吃點兔子肉。

    兔子剝皮處理放到了篝火上,鍋里的濃湯散發著香味,麥芽酒也倒在了水袋和罐子里。

    幾個強盜互相敬了一下,之後暢快的吃喝起來。

    木碗里的濃湯被喝完,烤的半熟的兔子肉被塞進了嘴裡。羅博吃的非常滿足,正想跟旁邊的朋友再喝一杯,不過對方顯然酒力不勝躺在了地上。要不是沉悶的呼嚕聲和起伏的胸膛,他那個樣子差點讓羅博以為他死了。

    「沒用的傢伙。」

    其餘幾個強盜嘲笑了一下他,之後把剩下的食物全部吃光,連鍋底和肉渣和湯底都沒剩下。

    吃到最後,羅博也感覺到了強烈的睡意,他本來想找其他人代替自己一下,不過海港站起來,就不自主的倒在了一張墊子上。

    「好了,懶蟲,快起來!」

    當羅博強忍著困意睜開眼睛的時候,白晝已經開始取代黃昏。

    「昨晚你這傢伙竟然睡著了,今天你肯定被罰繼續站崗。」

    那個強盜扔給他一個水袋,之後去叫醒其他的人。

    「發生什麼事了?」

    看到周圍不斷起來的戰友,羅博有些困惑。

    「軍士被蛇咬了,沒有毒,但是疼的夠戧,除了你們幾個剩下的人誰聽不見?」

    那個強盜說哇,喝了一口水,往軍士睡的地方走去。

    羅博揉了揉眼睛,打開了水袋,喝了好幾口,緩解了口中的乾澀。

    「一定是酒的原因。」

    他這樣想到。

    他走到一旁的一個木桶旁邊,舀起水洗了把臉,環顧了一下四周。他的目光最終停留在了軍士所在的位置,一邊想著該如何討好軍士,一邊往那邊走。

    他離那個帳篷的位置並不遠,但是他卻感覺這道路走起來沒完沒了,而他的腿也像灌了鉛一樣,越來越沉重。

    而走在他前面的很多人,此時也倒在了地上,他們的嘴和鼻孔里開始流血,發出了痛苦的哼聲。

    羅博想到了什麼,想到了一些可怕的事。

    而他的腿,此時也不自主的彎曲了下來,胃和胸口開始疼痛起來,他感覺有什麼暖和的東西從鼻孔中流出來,他摸了一下,手上沾滿了血。

    整個營地里,有差不多三分之一的人現在都和羅博一樣,還有一部分,也出現了類似但是較輕的癥狀。

    事實上,早上起來喝了東西的人,現在大部分都感受到了這來自體內的痛楚。

    克雷斯的行動成功了,這個機靈的女孩用一隻被她刺傷了腿的兔子吸引了對方的注意力,趁機將一種用來治療失眠的特效藥劑倒進了那個鍋子里。而當那些巡邏的士兵吃喝完畢在自己的崗位上睡著的時候,她又小心的穿梭在營地中,往每一個公用的水桶和酒桶里都倒進了那些致命的粉末。

    就連那些離主人比較遠的水袋,都被她倒進了不少。

    至於那條蛇,就純粹是一個意外了。不過這個意外,在同一時間驚醒了大批強盜,讓半數的強盜中了毒,也算是間接幫了拜倫一個大忙。

    大批的強盜進入了懵逼狀態,而藏在岩石後面的克雷斯也直接出手,一把飛刀插進稍遠處的強盜后脖頸里,之後在那個弓箭手愣神的時候打倒他,劃開了他的喉嚨。

    對方掙扎了幾下,濺了小姑娘一身血,但是很快就斷氣了。

    而拜倫也看到了之前他們約定好的那個信號,那個表示「耶」的剪刀手勢。

    等待了一晚的他也讓法提斯吹起了號角,數十米之外的士兵們也紛紛沖了出來,吶喊著沖向了那個營地,以及剩下的強盜們。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