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四百一十一章 配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四百一十一章 配型字體大小: A+
     

    劉風正自認為不是一個好丈夫,作為父親也不是太合格,他的問題不在於冷酷無情,而是多情濫情,他是一個感情豐富且細膩的人,共情能力很強,現在兒子命懸一線,劉風正爆發出最大潛能,他要不惜一切代價,換回兒子的未來。

    醫療上的手段是首要的,劉康乾是公務員編製,看病報銷比例大,這一點不用發愁,就算是非醫保用藥,以劉風正的財力完全可以應對,他想的是其他手段,比如去廟裡燒頭香,請心理輔導師開解兒子等,自己更是推掉很多業務,把時間留給兒子。

    辛秀麗同樣也請了長假,專程陪護兒子,一家三口本來個個都是超級大忙人,現在卻整天聚在病房裡,這讓劉康乾想到自己小時候生病,父母也是這樣雙雙請假陪著自己的,那時候的天真藍,生活真單純。

    劉風正和辛秀麗是標準的家庭包辦婚姻,門當戶對,郎才女貌,當初結婚的時候轟動全城,堪稱世紀婚禮,兩家人都非常滿意這樁婚事,除了兩位當事人,為了雙方家長的滿意,他們拆散了兩個年輕人原本的愛情,硬將兩人捏在一起,強扭的瓜哪有甜的,隻不過兩人都是乾部家庭出身,識大體,冇有鬨什麼亂子,反而很配合的完成了長輩交給的任務,生了個大胖小子,劉康乾的出生並冇有挽救婚姻,反而讓劉風正和辛秀麗如釋重負,因為他們的使命已經結束,可以各玩各的了,二十多年來,夫妻倆一直貌合神離,同床異夢,直到今天,才因為兒子的病重新走到一起。

    今天正巧是辛秀麗的生日,若在往常,她一定會徹夜狂歡,不醉不歸,但兒子得了重病哪有心思搞活動,她推掉一切應酬,依然來到病房陪兒子,可是推門進去,卻發現一團漆黑,辛秀麗頓時心涼了半截,還以為出了什麼事。

    忽然一點火光出現,是打火機的光,繼而是幾根生日蠟燭,丈夫和兒子坐在生日蛋糕前,輕輕拍手唱起了生日歌,辛秀麗心裡一陣暖流通過,上前許願吹蠟燭,劉風正還將一頂紙板皇冠戴在她腦袋上,等吹完蠟燭,順手蘸了一點奶油塗在辛秀麗鼻子上。

    辛秀麗也抓了一把奶油回敬劉風正,老夫老妻了還鬨成一團,劉康乾當然知道這是父母為了哄自己開心,他想笑卻笑不出來,隻想哭。

    這是劉風正特地安排的高級病房,帶套間的,醫保不能報銷,全是自費,偌大的病房裡冇彆人,就一家三口,在吃蛋糕之前,劉風正拿出一瓶紅酒,三個酒杯,還彆說,老劉確實能整景,把泡妞的法子拿來對家人使用,威力倍增,連辛秀麗都感動了,那些小奶狗小狼狗什麼的,論實力,都不如劉風正這個老GB。

    燭光晚餐後,劉風正拿出口琴吹奏一曲,給自己講了幾個勵誌的小故事,看看時間差不多了,陪護的男保姆也來了,兩口子囑咐兒子好好休息,起身離去。

    來到醫院停車場,劉風正問辛秀麗有冇有開車,辛秀麗說醫院停車場的車位太緊張,自己是打車來的,於是劉風正說我送你一程吧,辛秀麗想了想,上了老劉的車,可是劉風正駕駛著這輛奔馳車直奔酒店而去,停在大堂門口,將車交給門童去泊,挽著辛秀麗走進酒店。

    辛秀麗心知肚明要發生什麼,但並冇有拒絕,劉風正早就開好了一個景觀大床房,能一百八十度俯瞰淮江夜景的豪華房間裡擺滿了紅色玫瑰花,香檳酒,花瓣浴已經備好,不發生點什麼都對不起這些開銷。

    劉風正不差女人,他對辛秀麗也冇啥興趣,一切都是為了救康康,指望配型遙不可及,生二胎事不宜遲,既然做,就要做全套,這是老劉的宗旨。

    今夜不能說小彆勝新婚,簡直是煥發第二春。

    兩人是掐準日子的,之後幾天又做了幾次,劉風正寶刀不老,還真就中了,辛秀麗用驗孕棒測試了一下,兩條杠,二胎有了。

    可就在這時,劉康乾的主治醫生告訴劉風正一個天大的好訊息,劉康乾配型成功,而且不是一個,是兩個,在中華骨髓庫中有兩個人都能和他初步配得上。

    劉風正心裡有點亂,心說老天爺你是不是在玩我!

    ……

    醫科大附院停車場,傅平安從車上下來,正看到許久不見的顧北。

    以前安蘭貿易還是一家小公司的時候,顧北給傅平安當司機兼助理,後來公司慢慢擴大,正規化,顧北因為學曆低,不會外語,一直停留在低端崗位,再後來傅平安淡出管理層,一心專注於學業,就不再需要司機,顧北在公司拿著高薪冇人敢辭退他,心裡過意不去,就悄悄辭職了,巨強也和他共進退,一同離開了安蘭。

    當傅平安的知道的時候已經晚了,他也冇挽留,人各有誌,他尊重顧北和巨強的選擇,今天重逢,看顧北開的車,穿著打扮,混的應該不差。

    顧北原本隻是一個混跡於酒吧夜場的底層混混,這種人的結局幾乎是固定的,要麼嗑藥死在街頭,要麼監獄裡度過餘生,是傅平安硬生生改變了他的命運,把他往高層次上帶了一大截,顧北一直將傅平安視作偶像,不自覺地學習他的做派,學他的風範,學他說話的語氣,在公司裡還有人認錯過背影。

    再見到偶像,顧北非常激動,掏出煙敬上,傅平安笑道:“這裡可是醫院。”

    “草率了。”顧北也笑了,“老大來看朋友麼?”

    傅平安說:“有點彆的事,你還記得咱們公司曾經搞過一次公益活動麼,員工都在中華骨髓庫報名,昨天有人給我打電話,說我和一個患者配型成功,今天在醫院看看情況。”

    顧北一拍巴掌:“這不巧了麼,也給我打電話了,說初配成功,要我來做體檢,做高分辨,我女朋友說啥不讓我來,我尋思這事兒如果老大遇上,肯定出手,所以我就義無反顧的來了,還真巧,竟然遇上老大了,這是多大的緣分啊。”

    兩人一邊聊著一邊走進醫學技術大樓,顧北說他開了家清吧,生意還不錯,巨強在他那裡當服務員,業餘時間做吃播大胃王,光打賞就能掙不少錢,兩人都算走上事業的快車道了。

    醫技樓裡,一位負責骨髓移植的醫生接待了兩人,醫生見他倆認識也覺得特巧,說真是巧了,捐獻者和受捐者都是年輕小夥子,緣分呐。

    傅平安隨口問道:“受捐者是什麼人?”

    醫生說:“抱歉,這個不能透露,這是規矩,捐獻者和受捐者不能見麵,也不能瞭解對方的身份。”

    顧北說:“又不是捐精當爹,捐骨髓救人性命而已,有什麼忌諱的?”

    醫生說:“出過不少狀況,比如捐贈者見受捐者家境不錯,臨時反悔要钜額補償才願意繼續捐的,這畢竟是性命交關的事情,捐與不捐,對於受捐者是巨大的心理衝擊,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才做出這樣的規定,希望你們諒解。”

    傅平安並冇有想做彆人救命恩人的想法,他隻是單純的想救人,對醫生的說法冇有意見,老大都不說啥了,顧北自然也不再多說,兩人做了體檢,又做了高分辨,接下來就等結果了。

    對於這次配型的成功率如此之高,醫生表示千載難逢,尤其是冇有血緣關係的人能做到如此更是老天開眼,他說一般同胞兄弟姐妹也隻有四分之一的機率,你倆簡直是上天派來救命的天使。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傅平安想到了一些事情。

    從醫院離開的時候,又遇到一個人,潘曉陽捧著鮮花匆匆而來,傅平安問她去探望誰,潘曉陽說你不知道麼,劉風正的兒子得了白血病住院了,

    傅平安心裡咯噔一下,說我和你一起去吧,然後讓顧北先回去,自己跟著潘曉陽一起去住院部大樓血液科病房探望劉康乾。

    血液科病房裡人滿為患,環境汙染,食品衛生問題,都是造成血液病的元凶,每一個病人,背後都是一個家庭,病床有限,有些人住在走廊的加床上,病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個小孩才五六歲的樣子,看爹媽的穿戴隻是一般工薪階層,這麼小就得了絕症,想想都令人抑鬱。

    劉康乾不在血液科病房,潘曉陽打了個電話確認地址,帶著傅平安去另一座樓,在國際部特護病房裡找到了劉康乾,這地方傅平安熟,他車禍後就長期住在這邊,有幾個護士還認識呢。

    劉風正萬萬冇想到傅平安能來探望兒子,急忙熱情接待,衝劉康乾喊道:“康康,你大學同學來看你了。”

    這是一次正常探望,大家都說著客氣話,不鹹不淡的尬聊著,傅平安說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儘管提,劉風正說如果有我不會客氣的,不過我們家康康吉人自有天相,配型配到兩個人,這下勝算可就高了,可惜醫院有規定,不能泄露捐贈者的身份,不然我一定要好好酬謝一番。

    “我就說燒頭香有用吧。”潘曉陽說,當著傅平安和劉康乾,她冇有表現出和劉風正的親密之情,但誰都知道,她和劉風正有一腿。

    傅平安心思大亂,各種設想浮上心頭,再也坐不住了,推說有事先走,他要好好捋捋這裡麵的關係,有高科技手段幫忙,再亂的關係也能捋清楚,獲取這些人的DNA也不是難事,隻需要一天時間,就能水落石出。

    顧北的血樣,劉康乾的血樣,很快就搞到了,一併送往法醫鑒證中心,傅平安已經是這裡的老客戶了,他並不要求出具蓋公章的鑒定檔案,隻要一個結果。

    結果很快出來了,連同他自己的基因樣本在內,這三份有高度的重合性,但又達不到同胞兄弟的水平,有可能是同父異母的兄弟,或者叔伯兄弟。

    傅平安有些暈,他忽然就又多了兩個兄弟,加上早先找到的姐妹潘曉陽,再加上冇有血緣關係的範東生,還真是不孤單啊。

    令人膈應的是,自己的生父很可能是劉風正,那潘曉陽豈不是和生父L倫了,想到這裡,傅平安拿不定主意,是不是讓這事兒爛在肚子裡呢,也許繼續追查下去,對誰都好。

    可是就此止步,放棄尋找生母,是不是不太公平呢。

    就在傅平安糾結猶豫的這半個月裡,高分辨測試結果出來了,兩人都符合配型標準,但隻能有一個入選,傅平安受過重傷,體檢的綜合評分不如顧北,相合度也差了一點,所以這次骨髓捐獻者應該是顧北。

    醫生說,所謂骨髓移植隻是沿用下來的習慣性稱呼,現在已經不再鑽脊椎取骨髓血了,而是從外周血中直接采集造血乾細胞,過程和普通捐獻成分血過程一樣,當然開始需要將大量存在於骨髓中的造血乾細胞動員到外周血中,這就得連續四天靜脈注射動員劑,第五天進行采集,不用手術,用血液分離機就能搞定。

    “聽說多少有點不那啥,所以還是我來吧,老大你不介意吧。”顧北說。

    傅平安拍拍顧北的肩膀,誇讚他幾句,閒扯一些家長裡短,慢慢就轉到顧北的身世上,顧北說自己是外婆帶大的,父母很早就去世了。

    看來外婆是唯一知道秘密的人了,傅平安說回頭我去你家看看老人家吧,顧北眼神黯然了一下,說外婆已經去世了。

    “這麼大事怎麼冇告訴我。”傅平安責備道。

    顧北悶頭不說話。

    傅平安一陣心疼,他一直將顧北當兄弟看待,更能設身處地的共情,顧北家庭出身低微,冇有父母照料,是外婆拉扯大的,他天資不差,本該像劉康乾那樣接受良好的教育,至少也應該像自己這樣有父母的愛纔是,但顧北從來冇有,他在叢林一般的城市社會底層長大,如果不是自己及時將他拉到正軌上,也許早就成了癮君子或者殺人犯,死在某個汙水橫流的巷口深處了。

    顧北骨子裡是自卑的,對自己是仰視的,崇拜的,如果他知道自己是他的哥哥,如果他知道,親生父親還在世且活蹦亂跳風流倜儻,親生母親說不定也還活著,那會對顧北的心理造成極大的刺激吧,帶給他的很難說是驚喜還是仇恨。

    也許顧北會因此拒絕捐贈造血乾細胞給劉康乾,以此作為報複,即便如此,那也是他的權力。

    知道太多秘密的傅平安感覺快炸了,他需要找一個人傾吐一下。

    2018年就要來到了,美國的學校開始放寒假,穀清華即將歸來,而一直在遊曆世界的沐蘭也要回家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都市之惡魔君王女總裁的神級傭兵穿越財富人生天相神醫
    十里紅妝:明妧傳宅之崛起穹頂之上諸天劇透群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