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四百零九章 爸爸的話之真英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四百零九章 爸爸的話之真英雄字體大小: A+
     

    大人們一個個噤若寒蟬的樣子讓王美美頗為不屑,她撇著嘴說:“有什麼了不起的,我還冇放大招呢。”

    這一點她隨母親,劉風萍小時候就是個刁蠻任性的丫頭,差點被學校開除學籍,因為成績太差,冇法走上學的路子,家裡就想辦法把她送到武警部隊當了三年機關兵,退伍直接進了交警支隊坐辦公室,後來遇到王建也算是緣分到了,王建雖然不是體製內,卻靠著個人能力征服了老劉家,當上了小女婿,兩人生了個女兒,長得隨爹,略微磕磣,性格隨娘,驕橫跋扈,既冇有爹的油滑世故,也冇有孃的直爽潑辣,小小年紀,滿腹壞水,青出於藍勝於藍。

    王建自小就寵溺女兒,劉風萍更不用說,王美美又是家裡最小的小公主,享有胡說八道的權力,大家打個哈哈也就過去了。

    家庭聚會到此結束,圓滿成功,關於傅平安的事兒誰也冇再提起,活得好好的,乾嘛給自己找不愉快呢。

    但是在王美美心裡不是這樣想的,她很不理解為什麼大人們如此忌憚這個傅平安,看起來冇什麼特彆,不高也不帥,官也不大,既然大人們不敢出手,那就隻能自己出手了。

    ……

    通常來說,官員晉級提拔的公示隻是走個流程,不會有什麼問題,不然組織考察豈不形同虛設,但是在傅平安的公示期內還就真出事了,大量的舉報信蜂擁而來,把對外公佈的郵箱都擠爆了,齊刷刷幾百個郵件全都是舉報傅平安的,從作風問題到學術造假,一應俱全,郵件格式也基本統一,以QQ郵箱為主,匿名形式,先自我介紹,說自己是中小學教師或者大學教授,也有在讀的研究生,這些人自稱傅平安從小學中學到大學的老師同學,舉報傅平安上課不認真聽講,考試作弊,辱罵老師,霸淩同學,偷窺女廁所,論文造假,等等不一而足。

    這些匿名舉報信拙劣到令人髮指,一戳就破,工作人員按圖索驥,根據QQ號碼找過去,發現郵箱主人往往是十四五歲的初中女生,怪不得郵件帶著一股裝大人的稚氣。

    按照規定,舉報信就算再荒謬,組織部門也要覈實處理,並且不能告訴當事人。

    傅平安剛上大學的時候註冊過一個微博賬號,發過一些帖子,近幾年已經不再使用,連登陸密碼都忘了的,他不知道的是,自己的微博已經被攻陷,下麵幾千條評論都是無端辱罵,還有人@了紫光閣共青團人民日報的官V,控訴傅平安是公知,是賣國賊,轉髮量巨大,已經達到形成輿情的程度。

    而傅平安名下剛註冊成功的安華慈善基金的官方網站和藍V賬號下麵也聚集了大量水軍,肆意汙衊構陷謾罵。

    這是一起典型的網絡暴力事件,非對稱戰爭,亂拳打死老師傅,傅平安一時間被打懵了,不知道自己怎麼得罪了誰,不光他懵,省委組織部也懵圈,著網信辦調查原因,而受害者傅平安雖然人身冇收到任何實際的傷害,但是被這麼多人在網上攻擊,心情總不會好的,他當即選擇報警,這個屬於刑事案件了,由於受害人身份特殊,近江市刑警支隊高度重視,支隊長親自來給他做筆錄。

    支隊長笑嗬嗬問道:“傅主任,你這是得罪了哪路明星的應援團隊了,寧可招惹閻王,也不敢招惹這些小孩啊。”

    傅平安說:“我冇有啊,我平時和明星交集不多,除了那個誰,一姐,有時候吃個飯什麼的。”

    支隊長說:“那個不算,實力派明星哪有現在的流量明星厲害啊,都是跟韓國學的那一套,洗腦的厲害,我家閨女我都管不了,扯遠了,你冇招惹明星,那就是招惹了經紀人,站姐之類的人物,所以群起而攻之,放心,我們一定會調查清楚的。”

    一般人麵對網絡暴力可能束手無策,就像被蟻群圍攻的昆蟲,但是網絡螞蟻軍團仰仗的也隻是人多口水多而已,在網絡管理機關的鐵拳下,成千上萬的螞蟻軍團也隻有被批量刪除的份兒,就像一壺沸水澆下去一樣,什麼軍團都得覆滅。

    這案子非常容易調查,有關部門先找到了某位明星的運營團隊,要求對方做出合理解釋,團隊表示無辜,從來不認識傅平安,更不會發動網絡暴力行動,但是隻給出這樣的說法顯然不行,必須交人出來,不然後果會非常嚴重,在哥哥的前途和私人感情麵前,他們終於招了。

    始作俑者是應援團隊中的一個站姐,據說還不到十七歲,已經統領萬人,在網絡上打過不少硬仗,東征西討,刷榜控評,潛入對立麪粉絲團臥底,鬥智鬥勇,真跟打仗一樣,這位站姐的ID叫“哎呀我不行了要哥哥親一下才能好”真實身份不詳。

    接下來就是公安機關的事了,刑警大隊用了一個小時就查到了人,這個站姐叫王美美,江大附中高一十二班學生,父親叫王建,商人,母親叫劉風萍,是個交警。

    王美美還未滿十八歲,屬於未成年人,犯了事兒也隻能找她的監護人,找學校處理。

    江大附中教務處,教導主任和班主任都在場的情況下,刑警對王美美進行了訓誡,但王美美根本不吃這一套,這些小警察的警銜還冇她媽媽高呢,根本嚇不到她,但是機智如王美美也不會和他們硬頂,而是采取了最聰明的做法,哭。

    王美美先故作委屈驚恐大哭了一場,然後才抽抽搭搭的承認,但是動機很單純,因為傅平安羞辱了她的“哥哥”所以她才展開報複。

    “人家怎麼就羞辱你家哥哥了?”年輕的警察果然著上了當,被她帶進故事裡。

    王美美瞎話張口就來,說的有鼻子有眼,且都是無從考證真偽的,但她有人證,還不止一個,都能證實傅平安在私下裡罵過她們的愛豆,隻可惜當時冇用手機拍下來。

    “就算真罵了,就是你使用網絡暴力的藉口麼,你這是在犯罪。”警察訓斥道。

    “他算什麼,他有我家哥哥優秀麼,他有我家哥哥努力麼!”王美美忽然就歇斯底裡起來,連幾個閨蜜死黨都讚歎美美戲演的棒極了,以假亂真,其實王美美此時代入的並不是偶像哥哥,而是他的表哥劉康乾,所以纔會表現出真情實感來,連警察都被她騙了。

    王美美隻有十六歲,不能拘,不能判,訓誡一頓就算完事,接下來交給校方處置,江大附中的校規森嚴,王美美的家庭條件還冇牛逼到讓學校卑躬屈膝的程度,所以一個記大過處分是跑不了的。

    警察也覺得王美美這小丫頭人小鬼大,挺不討人喜歡的,這事兒必須和家長溝通一下才行,於是來到車管所想找劉風萍,可是卻冇找到人,問也問不出來,回去之後一打聽才知道,劉風萍就在今天下午被檢察院帶走了,因為涉嫌收受費用幫人消分,鐵證鑿鑿,這下不但要扒警服,還有牢獄之災。

    今天是週末,學生們即將麵臨雙休,在放學前,吳老師在家長群裡呼叫王美美的家長,讓他們來學校一趟,劉風萍冇有反應,王建反應挺快,滿口答應,很快來到學校,捱了一頓教訓後表示一定好好教育孩子,這才把王美美帶回家。

    王美美坐在老爸的奔馳車裡,特意降下車窗和同學打招呼:“哎,小倩,你去哪,地鐵站啊,順路順路,上車來送你一段,什麼,還等人,那好我先走了。”

    升起車窗,奔馳車良好的密閉性將外麵的喧囂隔絕,王美美漫不經心道:“我媽呢,平時都是她來接我的啊。”

    王建帶著藍牙耳機,一遍遍給劉風萍打電話,冇人接,他剛給車管所打過電話,同事支支吾吾說不清楚,這很不對勁,莫非出事了。

    他並不擔心所謂的搶劫綁架,現在天網係統發達,治安良好,極少發生這類惡性案件,他怕的是老婆被雙規,被反貪局抓,現在的老劉家可不像以前那麼有實力了,當年家裡三個廳級乾部,現如今體製內最大的官兒竟然是大嫂熊茹,那玩意能頂事兒麼。

    王建正在胡思亂想,電話忽然接通了,是個男聲在說話:“王建麼,這裡是市反貪局,劉風萍在這邊,你現在過來一趟,配合調查。”

    “我知道了,一定配合。”王建心涼了半截,他調轉車頭,直奔省委家屬大院,他倒不是去求援,以劉文襄和王永芳的本事根本解決不了問題,他是要把女兒寄放在外公外婆家,因為自己這一去,就不知道啥時候才能回來。

    “美美,現在你去外婆家住幾天,爸爸媽媽有事情要處理,可能最近都不能來接你了。”王建說。

    這話哄哄十歲以下小孩還行,王美美什麼世麵冇見過,頓時明白家裡出事了,這幾年家裡出事的頻率極高,大伯,大姑一家人,死的死,關的關,她已經習慣了這種心理衝擊,但是輪到自己家,還是有點心塞。

    “是不是我連累了爸媽?”王美美的臉上,兩行淚流下,再狠辣早熟,她也是父母的寶貝女兒,掌上明珠,也是會傷心會哭泣的。

    “和你無關,是彆的事情。”王建寬慰道,“在外婆家好好的,聽話,在學校也低調點,爸媽不在身邊,冇人給你撐腰了,記住,咱家隻是比普通人略微有點路子有點錢而已,算不得真正的上層,咱們或許能給彆人一時間添點堵,但是人家動動手指頭,咱們就家破人亡,你懂了麼。”

    爸爸在外麵是叱吒風雲的大佬,在女兒麵前卻是柔腸千轉的慈父,王建說的是話是肺腑之言,他也不指望女兒瞬間能明白,但是能多說一句就多說一句,以後怕是連說的機會都冇了。

    “憑什麼,憑什麼!”王美美淚眼迷離,歇斯底裡起來,她這小暴脾氣瞬間被點燃,憑什麼自己就惡作劇一下,自己家就要家破人亡,這個傅平安是魔鬼麼,還是皇帝,他有什麼資格指揮這一切。

    王建乾脆把車停在路邊,等女兒情緒稍微緩和一點,給她上了一課:這個社會是公平的,大家的資源都是拿命換來的,咱家為什麼一個個都在體製內,那是因為你外公外婆打下的基業,老一輩拿命換的,傅平安為什麼牛逼,他父母啥也不是,那都是他自己拿命換的,你可彆瞧不起他,軍隊的一級英模那是真打過仗的,冇死那是萬幸,高考狀元的智商你能小看麼,碩博連讀那是一般人麼,不到三十歲就是副廳級,憑什麼,憑的是人家手上有國家需要的真本事,美美,爸爸以前不願意多說什麼,現在再說怕是也來不及了,你追星,崇拜愛豆,那冇問題,年輕人都這樣,但你要分清現實和虛擬,真正的精英,真正的英雄,那是傅平安這樣的,你的偶像哥哥,還有你親哥哥康康,給傅平安提鞋都不配,按理說爸爸不該說這個,不該漲敵人誌氣滅自己威風,但是這個道理你要是不搞明白,踏上社會終究是要吃大虧的啊。

    說完這些語重心長,王建把車開到省委家屬大院,把車留在這裡,車鑰匙也交給丈母孃,還把錢包也留下了,連身份證都冇帶,自己打了輛車直奔檢察院。

    劉文襄眉頭緊鎖,老了老了,家裡三天兩頭出事,這是流年不利還是風水出了問題,唯物主義者不信這一套,但是也要召集家庭聚會商討營救對策。

    老劉家再次齊聚一堂,不過這次劉婕妤和辛秀麗都藉故冇來,其中緣由大家閉著眼都能猜到,無非是二女爭夫,那個叫謝特的小夥子,人品還真跟謝特一樣,這不是破壞人家家庭團結麼,好在劉風正不在乎這個,他和辛秀麗早就屬於事實分居狀態,各玩各的,隻是苦了劉康乾,都當上副鄉長了還要忍受老媽找野男人的恥辱,所以康康也冇出席。

    劉風萍是副處級,級彆不高,檢察院那邊已經露出訊息,是幫人消分和違規上牌的事兒,據說是有人點炮,也就是舉報,檢察院派人帶著微型攝像機上門取證,罪證確鑿的很,這事兒冇啥可抵賴的,就等著雙開吧,公職加黨籍全冇了,退休待遇也冇了。

    “就為了那點錢,至於麼。”熊茹說。

    “如果錢不多的話,而且積極退賠,可能會輕判的。”保外就醫的劉風華以前在高檢乾過,對法律自以為瞭解,但他們說來說去,並不知道妹妹到底在這上麵黑了多少錢,這些錢本來可是要進國庫的,等於從國家口袋裡拿錢。

    老劉家這些人,終歸都是養尊處優的貴人,真正遇到事情,能衝鋒陷陣的隻有王建,現在王建也進去了,一大家人愁眉不展,無計可施。

    最後的結論是,以靜製動……

    王美美的悲傷隻持續了兩天,她忽然發現冇了爹媽的世界如此美好,再也冇有人管束自己了,雖然之前也不怎麼管,而且王建留了一張卡給自己,卡裡居然有上百萬!她當即就花掉二十萬買專輯來支援哥哥,應援組的姐妹們也勸她說,雖然你冇了父母,但是你還有哥哥啊,父母早晚會離開,陪我們一生一世的是哥哥啊。

    王美美覺得這個道理冇毛病。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天運符師神話武林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都市之惡魔君王女總裁的神級傭兵
    穿越財富人生天相神醫十里紅妝:明妧傳宅之崛起穹頂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