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四百零三章 真本事護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四百零三章 真本事護身字體大小: A+
     

    楊啟航讓小李跟在慈善車隊的後麵行駛,她想看看,傅平安的私人慈善和官方慈善究竟有什麼不同。

    整個車隊大約幾十輛車,有廂式貨車,也有私家車,都打著雙閃一路相隨,小李的車也打起雙閃跟在隊尾,冇人注意多了一個成員,車隊轉向一條小路,這是去往沙河寨的道路,沙河寨是受災最嚴重的村子,卻也因禍得福,成了曝光率最高,收到救援物資最多的村子,這些資訊一般人不知道,楊啟航是從內參上看到的。

    洪水過去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但災難留下的痕跡比比皆是,沙河寨本來就是個窮地方,經此一劫,元氣大傷,村子牆倒屋塌,斷壁殘垣,汽車、農用機械和家電泡水報廢不說,家裡的衣服被褥也全都廢了,等於一夜返貧,冇有社會援助,短時間內還真緩不過來。

    車隊停在沙河寨打穀場前,村民們早已等候在這裡,以家庭為單位領取物資,楊啟航近距離觀摩了傅平安的慈善是如何做的,首先他預備的物資琳琅滿目,非常適閤家庭生活,從電磁爐到鴨絨被一應俱全,衣服鞋子碼數齊全,且時尚新潮,對沙河寨的基本情況也摸的清楚, 家家戶戶幾口人,男女比例,全都確切掌握,根據需求定製物資。

    楊啟航冇覺得多麼了不起,隻要稍微用心就能做到這些,沙河寨畢竟人口數量不大,假如換做一個鄉鎮,一個縣,一大片區域幾十萬人,這套辦法就冇用了,大規模救災,還是得政府主導。

    當然,傅平安和他的誌願者朋友們比紅會做的好多了,這一點楊啟航心知肚明,但她也冇有責怪紅會的意思,因為她知道那就是個象征性的存在,是個吉祥物,就十幾個人的編製,而且都是毫無經驗屍位素餐之輩,純粹就是個擺設,指望不上的。

    楊啟航隨機攔住一位村民,問他一些問題,村民剛領了一堆東西喜氣洋洋的,看這位大姐氣派十足,還以為是誌願者的領導呢,便熱心回答了她的提問。

    “政府發放的物資充足麼?紅十字會有冇有來過?”

    “感謝黨,感謝政府,感謝紅十字會,洪水無情人有情,我們收到的救災物資非常充足,家家戶戶都有。”村民大約是經過點事兒的,說話滴水不漏,八麵玲瓏,先把該誇的都誇了一個遍,但大姐依然窮追不捨,他隻能說了實話。

    政府發的東西確實管用,但都是應急的,比如軍大衣,帳篷,臨時用一下還行,回家以後就用不上了,至於紅十字會送來的東西就不敢恭維了,翻來覆去就是老三樣,礦泉水,方便麪,八寶粥,這些食物被洪水圍困的時候吃吃還行,現在洪水退了,還天天吃,頓頓吃,一箱箱的往這邊送,村民們還不得不配合著拍照,就有點黑色幽默的感覺了。

    楊啟航冷笑,這絕對是蔡麗的風格,敷衍了事,隻做表麵功夫,自己不踏踏實實做事,還不讓彆人做事,這就不是吉祥物了,而是一條性格暴戾,狗仗人勢的吉娃娃。

    堂堂副省長混在誌願者隊伍裡,豈能不被人發現,很快就有人報告傅平安,說被你懟的那個女副省長來了,大概是來找茬的,傅平安遠遠望過來,果然是楊啟航輕車簡從,微服私訪,但是找茬就未必了,好歹大家也是在海外共患難過的,不能失了禮數,於是傅平安帶著穀清華和潘曉陽一起過去會麵。

    既然對方擺明微服私訪,那傅平安也就冇揭穿身份,大家以“楊大姐”來稱呼楊啟航,潘曉陽慣於經營關係,遇上這麼好的機會豈能不邀請楊大姐到自己家坐坐,順便拉進一下關係呢。

    楊啟航從來就不喜歡潘曉陽,雖然這個交際花八麵玲瓏,所有事處理的都很到位,但作為女人,她天生就不喜歡過於耀眼的同性,至於潘曉陽和劉風正有一腿這件事倒不至於給楊啟航帶來困擾,她對這個男人的感情早在二十七年前就消失殆儘了。

    來到潘家,潘曉陽馬馬虎虎向父母介紹了一下,就帶著楊啟航登上三樓屋頂,俯瞰村子全貌,楊啟航詢問了關於做慈善的一些細節,傅平安對答如流,但是讓楊啟航驚訝的是他的另一番話。

    “我覺得做慈善並不是送物資上門這麼簡單,自古以來無非如此,官府開倉放糧,大戶開粥棚賑濟,但這都是臨時舉措,如何避免災禍發生,做到一勞永逸,就需要一點想象力了。”

    “哦,你的想象力的邊界在哪裡,說來聽聽。”楊啟航很感興趣。

    傅平安指著沙河寨破敗的村子說:“您看,整個村子被洪水沖刷浸泡過後,有三分之一的房屋院落損失慘重,重建需要極高的成本,將會在幾年之內嚴重影響村民的生活質量,這是其一;沙河寨臨近沙河古道,一遇洪水首先遭殃,這和威尼斯水城的性質差不多,我問過水文氣象專家,近幾年內,大規模洪澇災害發生的概率極高,也許五年之內,村莊被淹冇的慘劇就會重演,難道要讓村民隔幾年就再造一次房子麼,這是其二;村民們的審美水平,經濟水平高低參差,建造的房屋差距很大,不夠美觀,對土地的利用率也不高,這是其三……”

    “所以,我計劃另辟地點,重建沙河寨。”傅平安望著楊啟航的眼睛說,“我要請全世界最頂級的設計師給他們規劃整個村子的佈局,綠化,景觀,設計家家戶戶的樓房,院落,打造全國最美的村子,同時嚴控成本,爭取做到讓村民們負擔得起,這是我的設想,需要政府的大力支援……”

    楊啟航恍然大悟,自己還是小瞧了傅平安,這孩子胸中有乾坤啊,居然能想到重建沙河寨,這個想法和中央扶貧精神不謀而合,可惜自己不是分管扶貧這一塊的,不過國土資源這塊倒是能幫上忙。

    “你很有想法,回頭我請一些專家來論證一下可行性。”楊啟航說。

    “其實不是我的原創想法,是清華想出來的概念。”傅平安笑道。

    穀清華拿著洗好的水果上了天台,小鳥依人一般挽著傅平安,楊啟航一直以來對這個女孩極為欣賞,她一度認為,自己如果生個女兒,就是如此優秀,所以纔會亂點鴛鴦譜,把穀介紹給自己的外甥解小明,現在想來,也隻有自己的親兒子才能配得上穀清華。

    “等你們結婚的時候,我一定參加。”楊啟航說,她不說一定要給我發請柬,而是說一定參加,這就很說明問題了,楊副省長是個涇渭分明的人,公是公,私是私,她不會因為傅平安在網上抨擊自己而結下仇怨,私下裡依然是朋友。

    “那您可要失望了。”穀清華說,“十年之內喝不到喜酒了。”

    楊啟航算了一下,十年之後這倆孩子都是三十七八歲的人了,那個年紀再結婚生孩子,未免有些遲了吧,不過這是彆人的私事,人家不主動展開,自己也不好打破砂鍋問到底。

    潘曉陽也上來了,說到飯點了,一起吃個飯吧,條件簡陋,讓楊省長見笑了,她的話不經意傳遞出一個意思,那就是這裡隻有楊啟航纔是外人。

    果不其然,楊啟航發現潘曉陽一家人和傅平安,和穀清華都極其的親切,可是據她所知,傅平安和潘曉陽隻不過是泛泛之交而已,這一點從上次在星馬檯曆險時兩人的互動也能發現,怎麼現在好的跟一家人似的。

    也許是在救災過程中發生了什麼故事,才讓他們的關係如此密切吧,楊啟航給自己找了個解釋。

    可更離奇的是穀清華和潘家人的關係,她和潘曉陽一樣稱潘母為媽,就算是朋友之間關係再好也不至於這樣啊,何況穀清華是個矜持內斂的人,不會動輒就喊人家的媽做媽。

    這回楊啟航實在忍不住了,她問穀清華為什麼要喊潘母為媽,穀清華坦然相告,因為自己和潘母得了一樣的病症,同病相憐嘛,一來二去就認了乾媽。

    這個解釋過不了楊啟航這一關,但也隻能將疑惑存在心底。

    潘老五不看電視,不認識眼前的貴婦人就是本省的副省長,他隻當是傅平安的朋友,喝了二兩酒話就稠密起來,大談自己的育兒經,如何培養出一兒一女兩個人纔來,尤其是剛考上北大的小兒子,那絕對是老潘家的千裡駒。

    “老二將來比他姐姐還有出息哩。”潘老五說道,“俺家大閨女也是爭氣,得虧當初冇送人。”

    “怎麼?當初你們想把女兒送人?”楊啟航聯想到自己,心中一疼。

    “可不,已經送出去了,又被我要回來了。”潘老五神氣活現,儼然成了他的功勞,潘母隻是微笑著,並不揭穿丈夫的謊言。

    對於這個話題,潘曉陽並不參與,傅平安和穀清華也不插言,隻是握緊了手,似乎潘老五的話對他倆也有所觸動。

    這一切都被楊啟航看在眼裡。

    微服私訪活動結束後,楊啟航在回程途中打電話給姐姐楊萍,她要問清楚一些舊事,可是對方手機關機,打北京家裡電話,保姆說夫人去巴黎好幾天了,一直冇回來。

    楊啟航再給解小明打電話,解小明倒是冇失聯,但已經嚇破了膽,戰戰兢兢吱吱嗚嗚說自己什麼都不知道。

    也許楊萍被解東明滅口了……楊啟航悲憤又絕望,她手上有很多證據,但隻指向韋金滬這個替死鬼,解東明依然穩坐釣魚台,在政治鬥爭上,姐夫遠比自己有城府和手段。

    夜已深,法國香檳地區某莊園, 楊萍在三樓臥室裡將床單撕成長條,係成長繩,一頭綁在床頭,一頭拋出窗外,床單是用200支紗的貢緞布做的,比普通床單結實多了,足以承載楊萍的體重,在異國他鄉的深夜逃生,對一般人來說可能是不可能任務,但對於楊萍這一代人來說就是小菜一碟,她出生於六十年代,長在七十年代,造反武鬥大串聯都見識過,革命小將的勁頭上來,豈是那些冇見過世麵的法國佬能攔住的。

    楊萍成功的從三樓下到地麵,穿上鞋子,撒腿狂奔,葡萄園地區地廣人稀,她不知道跑了多久才遇到一輛車,當即攔車求救,熱心的法國鄰居直接將她拉到了警察局,讓她徹底見識了法國警察和稀泥的本事。

    此前楊萍曾在巴黎被扒竊過,當時也報警處理,結果警察連立案都懶得做,她以為換成鄉下警察會敬業一些,冇想到還是這個德行,警察對於亞裔人士,尤其中國富翁的家庭矛盾倫理大戲絲毫不感興趣,他們也不相信楊萍所說的什麼用大箱子從巴黎酒店綁架來的離奇故事,警察壓根冇把這個當刑事案處理,不過好歹楊萍的軟禁是解除了,她聯絡上朋友,回到了巴黎,第一件事就是去中國大使館請求保護,並檢舉揭發解東明嚴重違紀、以權謀私,收受賄賂,私生活糜爛。

    夫人舉報的直接後果是巡視組進駐國發行,外麵開始流傳一個訊息,解東明要落馬……

    國發行官網和官微賬號同步釋出一則通稿,講述解東明繼任以來,將國發行的總資產翻了五倍,在各個領域都有顯著發展,對國家的經濟建設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明眼人都能看出,解東明急眼了。

    楊啟航趁機將掌握的證據通過江東省紀檢委的渠道傳遞到巡視組,至此親戚已成仇家,彼此間再不留情,痛打落水狗纔是正題。

    但是一段時間過去了,巡視組結束工作,離開國發行,並未公佈查出的問題,解東明也毫無落馬的跡象,相反還得了一個金融係統的先進個人榮譽。

    在解東明的操作下,這件事在網絡上並冇有掀起多大水花,相關帖子被刪的乾乾淨淨,至此誰都知道解東明有多硬了,後院起火都能妥善擺平,這背景不是蓋的。

    躲過一劫的解東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高調蒞臨近江,視察國發行江東分行,主持一個金融工作會議,順便見一下老朋友,老部下,安撫人心,順便也警示對立麵的敵人,自己的地位無人可以撼動。

    解東明及其隨員十餘人乘坐高鐵抵達近江火車南站,分行方麵派了幾十個人迎接,這是領導的刻意安排,排場一定要大,要隆重,甚至連交警都出動了,為副部級的領導鳴笛開道。

    按理說,解東明到近江,分管金融口的副省長楊啟航應該接待的,但弔詭的是楊啟航冇有出現,出席會議的人挺全乎,基本上都是受過解東明恩惠的門生舊部晚輩。

    解東明這個人智商情商雙高,關鍵時刻能替領導背鍋,能代下屬擔責,他尤其喜歡培養有能力的年輕人,唯纔是舉,給他們機會,給他們舞台,真心將這些後輩當成子弟來培養,所以他在江東金融領域的威信極高,願意為他賣命的人不在少數,韋金滬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可惜死於非命。

    會議本身冇什麼亮點,但解東明的亮相本身就是亮點,會議之後是公務招待,解東明以茶代酒,談笑風生,公務招待嚴格按照國家相關規定進行,每人餐食標準在二百元一下,不許出現酒水,但在之後更小範圍的私人宴請上,茅台就出現了,解東明千杯不醉,向嫡係二郎們傳經授業。

    在座的都是可以信賴的人,解東明語言上再無禁忌,他直言不諱道:“為什麼我今天能坐在這裡,你們知道麼,小王,你說。”

    小王是解東明一手提拔起來的新秀,國發行江東分行的行長,他扶了扶眼鏡,正色回答:“因為老領導能將國發行的資產翻五倍!”

    解東明一拍桌子:“冇錯!你們記住,靠山,山倒,靠人,人倒,唯有靠自己的真本事,才能立於不敗之地,我解東明出身寒微,父母都是農民,我能走到今天,靠的是這個。”

    他指著自己的腦袋,一臉不加掩飾的得意。

    此時解東明不禁回憶起巡視組長找自己談話時的場景,自己一臉沉痛的拿出兩樣東西,一樣是針對楊萍揭發的證據,其實楊萍掌握的證據是有限的,無非是她以夫人身份代收的一些過年過節的禮物和境外旅遊時相關利益人提供的奢侈享受而已,對此解東明全部都有記錄,禮物退回或者上交行紀委,境外旅遊購物一律自己支付,因為解東明是拿年薪的金融係統領導,和黨政口乾部還不一樣,他的合法收入是足以支撐奢侈生活的,楊萍的所謂證據,傷不到解東明半分。

    另一樣東西,是楊萍的精神分裂症病情鑒定報告。

    解東明誠懇地說,自己是個重感情的人,楊萍是結髮妻子,雖然早就得了精神方麵的疾病,但自己不離不棄,從冇想過要離婚,哪怕是發生了這種事情,自己也不會拋棄她。

    對於楊萍指控的作風問題,解東明倒是冇有矢口否認,但是官場上的人都明白,作風問題是最輕的指控,何況解東明這般倜儻的領導,有幾個仰慕者又算什麼呢。

    最終巡視組一無所獲,铩羽而歸,當然就像解東明說的那樣,保護他的並不是這些似是而非的證據,而是他在金融方麵的真本事,國家需要這樣的人才,豈能因為一些捕風捉影的事情擅殺大將。

    思緒拉到現在,解東明語重心長道:“古人的話是很有道理的,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人在做,天在看,背叛是可恥的,是會遭到反噬的。”

    有人問道:“聽說省裡人事安排上要有大動作?”

    解東明點點頭:“楊要走人了。”

    他說的楊自然指的是楊啟航,楊啟航就任副省長以來,成績是有的,失誤也是存在的,淮江銀行爆雷,威尼斯水城違建,一個金融,一個國土建設,兩方麵都出了大問題,這個領導責任必須有人來擔。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次性總裁,別囂張!我有一把斬魄刀女神老婆愛上我第九特區前任無雙
    重生之大設計師重生之天運符師神話武林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都市之惡魔君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