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三百九十五章 母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三百九十五章 母親字體大小: A+
     

    羅漢的能耐和私家偵探比起來,大了無數個量級,讓他去抓間諜可能費點事,但是尋找解小明,簡直是小事一樁,小孩舅幫“妹夫未滿”辦這點事還不是一句話的事情。

    潘曉陽是沐蘭的好姐妹,也是傅平安的朋友,大家當年曾經住在一個屋簷下,現在朋友的母親得了病,而且和自己女朋友患的是同一種罕見病症,不去探望一下說不過去,傅平安和穀清華找個時間,提著花籃前往協和醫院住院部。

    神經內科病房, 潘曉陽剛帶著母親做完檢查回來,這是一個典型的農村婦女,和潘曉陽的形象天差地彆,不知道的萬萬也想不到,這竟然是一對母女。

    傅平安和穀清華喊潘曉陽的媽媽為阿姨,阿姨很熱情,從櫃子裡拿出從家鄉帶來的土特產,一包花生,這時潘曉陽使了個眼色,傅平安會意,和潘曉陽出去談事情,穀清華留下來陪阿姨嘮嗑。

    病房外,走廊儘頭,潘曉陽一臉疲憊, 第一句話竟然是:“平安,能不能借你的肩膀哭一下。”

    傅平安知道潘曉陽是繃的太久,太緊,壓力過大處於崩潰的邊緣,冇有彆的意思,便慷慨將自己的肩膀借給她靠著,潘曉陽用力的哭了兩聲,擦了擦眼淚說好了,我冇事了。

    “這個病看不好的。”潘曉陽說,“屬於不會立刻死的絕症,但比那些絕症還讓人絕望,因為病人去世前的很多年,將會不認識家人,我現在不知道該怎麼做,是送美國去看病,還是送回家好好孝敬,我拿不定主意,平安,你知道的,我其實冇多少錢,我耗不起,可我又不能看著我媽這樣病死啊。”

    傅平安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其實自己也需要安慰,伴侶患了同樣的絕症,自己倒是冇有資金方麵的憂慮,多少錢都花得起,可是這病不是靠錢能解決的事情,哪怕富可敵國,金山銀海,也換不來健康的家人。

    “上大學的時候,我最怕彆人知道我是農村來的,所以從來不讓我爸我媽來學校看我,我以他們為恥辱。”潘曉陽說道,“但是我能有今天的成就,全靠我媽,一個冇上過學的農村婦女,我們家那邊很落後,封建思想嚴重,女孩子上到初中基本上就不再唸書了,是我媽強逼著我爸拿錢給我讀高中,考大學,可惜我太笨了,你知道麼,我媽冇讀過書,自學認識字,會算賬,連初中代數都能輔導我,我冇繼承她的好基因,隻考了一個很爛的三本,雖然是三本,也讓我比村裡的其他女孩多了無限的機會,要不是我媽,恐怕我早就嫁人生孩子,要不在家裡種地,要不在南方打工,哪會有今天的我。”

    傅平安說:“曉陽彆擔心,我計劃成立一個基金,專門為亨廷頓舞蹈症患者籌款,咱們共同努力,保護我們的親人。”

    潘曉陽點點頭:“我支援你。”

    病房內,穀清華和阿姨聊天,迅速拉近距離最簡單的辦法就是聊對方最引以為傲的事物,這個話題自然是潘曉陽,阿姨提起女兒來那真是說不完的話,穀清華更是一個合適的捧哏,附和著吹捧潘曉陽的優秀。

    阿姨聊得開心,提起了一樁舊事:“閨女,我們家曉陽當初差點送人,是我硬要回來的,要不然可就冇今天的福氣了。”

    穀清華想到自己的身世,隨口問了一句:“是潘叔叔重男輕女,不想要女孩麼?”

    阿姨說:“可不咋地,那時候她爹年齡也不大,也才二十歲,家裡是婆婆當家,第一個孩子是女孩,就想著送出去,好生二胎生男孩啊,就把曉陽送人了,我知道以後尋死覓活,我說你們不把我孩子要回來,我就喝藥,跳井,那時候娶個媳婦多難啊,我婆婆盤算了一下這筆賬,就把孩子又要回來了。”

    穀清華說:“曉陽還真是命運多舛……對了,曉陽生日是哪天?”

    “三月二十,1990年。”阿姨說。

    走廊裡,潘曉陽路過護士站,護士叫住她,將一份檢查報告遞過來,不是阿姨的,而是潘曉陽本人的,因為亨廷頓舞蹈症具有高遺傳性,患者的兒女有50%-100%的患病機率,於是潘曉陽給自己做了個基因檢查,未雨綢繆。

    報告顯示,潘曉陽冇有患病可能性。

    她長出了一口氣,但這根弦並冇有鬆下來,因為她還有一個弟弟。

    從協和醫院回來,穀清華向傅平安八卦起潘曉陽的身世,說曉陽也差點成了不知道自己身世的可憐孩子呢。

    傅平安問明白情況後說:“她生日是哪天?”

    穀清華說:“就知道你會聯想到這個,我問了,差很多呢,她生日是三月二十。”

    傅平安說:“你打開手機下載一個萬年曆的APP,看看三月二十對應的陽曆是哪天。”

    穀清華真這麼做了,操作結束後抬起頭說:“農曆三月二十,公曆四月十五。”

    ……

    瑞士,阿爾卑斯山下,綠草如茵,風景如畫,解小明就隱居在一棟山間彆墅裡,冇事開著跑車出去兜風,或者登山滑雪,陶冶情操,小日子過得不要太舒服。

    郵局送來一個包裹,是從中國發出的,一個磚頭大小的紙盒子,包裝非常嚴密,用中英文註明解小明先生親啟。

    解小明拆開了盒子,裡麵還有一個略小的盒子,中間放著防緩衝的泡沫,再拆,裡麵還有一個盒子,解小明的暴脾氣一下就上來了,他是不知道誰寄的,知道的話一定打電話過去痛罵一頓,敢整蠱老子,活膩了簡直。

    拆到最後,是一個小鐵盒,打開,裡麵是一個優盤,解小明的好奇心被勾上來,把優盤插在自己的筆記本電腦上,還不忘先殺毒,優盤裡冇有暗藏的木馬,隻有一段視頻,視頻裡的人物竟然是自己的親爹解東明。

    “爸爸給你注資一千萬,先把架子搭起來,做幾個項目之後就起來了,將來解家就全靠你了。”

    “你同意和解的話,就冇他什麼事了,打發到美國去當個寓公,太太平平過完下半輩子,我就謝天謝地了,小明天資愚鈍,比不得你,你纔是我解家的千裡駒。”

    “喜歡紅酒的話,爸爸在法國給你買個酒莊。”

    對話經過剪輯,非常緊湊,但是聲音和那張臉確實屬於解東明。

    解小明愣在當場,任何語言都無法形容他此刻的心情,憤恨、恥辱、失落、妒忌和悲傷夾雜在一起,複雜而刺激,他不是不知道老爸在外麵有外室,有兒女,但他不以為意,因為自己纔是嫡長子,纔是繼承家業的太子,那些都是不登堂入室的野狐禪,現在打臉的來了,老爸準備廢長立幼了,而且這個人似乎就是自己的死對頭傅平安!

    這是驚天霹靂,這是奇恥大辱,解小明身體都在顫抖,從酒櫃裡拿出一瓶威士忌倒了一杯,吞下去,可是冇能鎮定情緒,反而更加激動,如果這是在古代,如果自己真的是太子,那就到了圖窮匕見清君側的時刻了,可當今法治社會,解家一冇有皇位,二冇有兵馬,如何與解東明對抗?

    解小明想到了自己的天然盟友,那就是生母楊萍,富貴人家體係複雜,對解東明而言,楊萍和解小明隻是正宮娘娘和東宮太子,他還有西宮,還有六院,還有七十二妃,遍地都是備胎。

    此事不能遲疑,解小明立刻連線楊萍,給她放了這段錄像。

    楊萍也是愕然,她同樣清楚解東明在外麵的情況,隻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罷了,任誰也取代不了自己和兒子的地位,這就夠了,冇想到老解在外麵的野種要翻天了,要登堂入室,要取而代之了。

    “媽媽,傅平安到底是什麼人!”解小明帶著哭腔問道。

    楊萍努力從記憶中搜尋著1990年附近的事情,那個年月,解東明官職還不算高,人還算老實,似乎隻和一個銀行女職員不清不楚,那個個子高高,會打籃球的女人很快就在楊萍的壓力下調離,據說冇兩年就死了,莫非傅平安就是她和解東明的私生子,現在回來報仇了,怪不得啊,不死不休的和解小明過不去,原來新仇舊恨加在一起了。

    “小明,你放心,媽絕對不許任何人欺負你。”楊萍惡狠狠道,此刻護犢之情超過了夫妻相濡以沫之情,解東明真敢將他們娘倆當成棄子,那就魚死網破吧。

    ……

    穀清華打了一個電話回家,問父母自己是從哪家醫院抱養的,父親的回答是近江婦幼保健院,而且不存在退回去又換人的情況,但是傅平安詢問潘曉陽的出生地,卻是北河縣第一人民醫院,兩邊差了八十公裡遠,這在1990年可是需要乘坐城際長途車的距離。

    他們人在北京,不能立刻趕回去調查,於是傅平安委托範東生去北河縣一查究竟,範東生立刻開車出發,趕到北河縣當年的第一人民醫院大門口,隻看到嶄新的建築和“不孕不育醫療中心”的牌子,醫院已經被莆田係收購了,老職工星散,得虧範東生是刑警,找人很有一套,他輾轉找到了退休的前任院長,滿頭白髮的院長堅持說,在我們院絕對不會出現抱錯嬰兒的情況,再問他當年的婦產科護士長是誰,老院長戴上老花眼鏡,拿起通訊錄看了一遍說:“她前年去世了。”

    線索斷了,但過程的缺失並不影響結果,基因檢測技術可以迅速給出一個準確的答案。

    現在要做兩個鑒定,一個是穀清華和潘母,一個是傅平安和潘曉陽。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妻手遮天:全能靈師生活系游戲墨唐伊塔之柱異界全職業大師
    龍潛都市古井觀傳奇主神大道一次性總裁,別囂張!我有一把斬魄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