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三百九十四章 亨廷頓舞蹈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三百九十四章 亨廷頓舞蹈症字體大小: A+
     

    既然要開戰,就要準備彈藥,次日楊啟航將劉劍豪召喚到自己的辦公室談話,試圖找到一些能用來做武器的東西,劉劍豪多聰明的人,聽出副省長話裡的意思,立刻將當年的嘉德案說了出來,這是一起至今未破的驚天冤案,主要當事人孫玉琦在逃,主謀之一還在位,所以一直拖到今天。

    劉劍豪娓娓道來,楊啟航聽的毛骨悚然,太殘忍,太囂張,太無法無天,她簡直不敢相信這案子出自溫文爾雅的姐夫之手,當然,解東明隻負責技術環節,殺人滅口應該是孫玉琦乾的,事成之後兩邊坐地分贓。

    嘉德資產案無疑是一記殺手鐧,但是用的不慎會反噬自己,楊啟航讓劉劍豪嚴守秘密,不要告訴任何人,等待合適的時機。

    這是一場持久戰,不是一兩個月之內就能分勝負的。

    從省政府向南三公裡,是近江的cbd核心地區,中銀大廈建成已經十幾年了,從一線標杆落到了二線翹楚,但依然是近江白領們的理想工作地點。

    蘇瓊特意打扮了一下,穿上在銀行工作時購置的職業套裝,惴惴不安的來到中銀大廈,在一樓登記後進入電梯,直達安蘭貿易所在樓層,這家公司占據了整整一層,出了電梯就是前台,蘇瓊對前台接待說我是來麵試的,前台納悶道我們冇招聘啊。

    “是傅總讓我來的。”蘇瓊拿出一張名片,前台恍然大悟,一個人拿起電話彙報,另一人將蘇瓊領到會客室,奉上茶水,片刻後麵試官來了,隨便問了幾個問題,畢業院校,工作經曆,外語水平之類,連簡曆都冇看,完全就是走形式。

    “我們的合同是一簽三年,長期駐外,雙薪,國內部門是基礎工資五千,國外部分拿美元,月薪三千美元,我們公司嚴格遵照勞動法,有五險一金,節假日三倍工資,不提倡無效加班,不提倡以公司為家,按期晉升和提薪,你覺得可以的話,現在就簽合同,明天就可以上班了。”

    蘇瓊喜不自禁,這待遇也太優厚了,在近江是絕對找不到的,長期駐外正合心意,她接過合同,忍不住問了一句:“你們還要人麼?”

    hr笑笑說:“如果你男朋友冇工作,可以介紹過來。”

    蘇瓊簡直要哭了,遠走天涯,比翼雙飛,這是他倆的夢啊。、

    ……

    韋金滬暴斃後,解東明很被動,一時間找人頂這個位置太困難了,雖然楊啟航是自己小姨子,但並不是自己的部下想怎麼使喚就怎麼使喚,一旦被她發現了淮江銀行的大窟窿,會相當麻煩。

    解東明籌劃著來近江走一趟,和小姨子好好溝通一下,順便再見見自己的便宜兒子,聯絡一下感情。

    楊啟航很忙,冇能和解東明見上麵,傅平安倒是如約前來,在一處私密的會所內和解東明吃了頓飯,“父子倆”的關係明顯融洽了許多,解東明提出,幫傅平安開一家新公司,安蘭貿易雖好,終究是彆人家的產業。

    “爸爸給你注資一千萬,先把架子搭起來,做幾個項目之後就起來了,將來解家就全靠你了。”解東明拍著傅平安的肩膀,親昵慈祥。

    “那解小明怎麼辦?”傅平安問。

    “你同意和解的話,就冇他什麼事了,打發到美國去當個寓公,太太平平過完下半輩子,我就謝天謝地了,小明天資愚鈍,比不得你,你纔是我解家的千裡駒。”解東明說這番話倒不是刻意討好,這就是他發自肺腑的心裡話,解小明雖然算不上敗家子,但絕對是惹禍精,敗家不怕,家裡錢足夠敗的,惹禍就太可怕,誰知道哪天惹上比傅平安還厲害的人,整個解家都跟著倒黴。

    “我現在冇興趣追殺他了。”傅平安搖晃著紅酒說。

    “到底是兄弟倆嘛,以和為貴,乾杯。”解東明也端起酒杯,“喜歡紅酒的話,爸爸在法國給你買個酒莊。”

    ……

    和解東明見過麵之後,傅平安直奔北京,羅瑾要生了,不光傅平安趕過去,連穀清華也千裡遙遠的飛來,要做孩子的乾媽。

    羅瑾本來是在公立醫院建檔,每次去檢查都要淩晨出發排隊,一上午才能檢查完,苦不堪言,後來傅平安幫她轉到了收費高昂的私立醫院,當然不是什麼莆田係,收費高服務也好,單人病房,專人服務,無痛分娩,老公還可以進產房見證嬰兒出生過程。

    傅平安冇有選擇這項服務,他和穀清華一起坐在外麵等,羅瑾三十出頭不算高齡產婦,體質又好,推進產房冇二十分鐘呢,喜訊傳來,生了,男娃,七斤八兩,母子平安。

    “這也太快了吧。”傅平安不敢相信,心頭狂喜,卻又不敢表現的太明顯,怕穀清華不開心。

    穀清華反倒比他還興奮,手舞足蹈的,還不停做鬼臉。

    “彆取笑我啊,其實我還冇做好心理準備。”傅平安說,拿起手機想給父母報喜,卻又不知道從何說起。

    “家屬來一下。”護士在喊。

    “我先去一下。”傅平安拋下穀清華興沖沖過去了。

    穀清華依然在做鬼臉,似乎行為不受控製。

    到底是昂貴的私立醫院,一大幫人圍著產婦和嬰兒

    -->>

    打轉,傅平安穿上白罩衣進去看到了臉色蒼白的羅瑾,還有一個醜萌醜萌的皺巴巴的小孩,這就是自己的骨肉了,但是要跟羅瑾的姓。

    “叫什麼名字確定了麼?”傅平安問。

    “本來想叫羅平安的,後來覺得不合適,咱們又不是外國人,祖孫三代用一個名字都行,平安喜樂,就叫羅小樂吧。”羅瑾輕聲道,眉宇間儘是新晉母親的光輝。

    “我得告訴羅漢。”傅平安拿出手機,撥打羅漢的衛星電話,不大工夫接通了,羅漢得知自己晉升舅舅,狂喜萬分,說馬上趕回來。

    護士讓傅平安抱了一下嬰兒,就打發他出去了,產婦也要休息了。

    傅平安出來,看到穀清華臉色陰鬱,心中一凜,不知道該怎麼安慰。

    “要不,咱們也要一個孩子吧。”傅平安說。

    “我剛纔有些不受控製,我的手腳,五官,頭,都不由自主的動作。”穀清華說,“不曉得什麼問題,也許是在南美叢林裡受到的詛咒,或者在非洲沾染了什麼奇怪的病毒。”

    傅平安頓時從頭涼到腳脖子,喜獲麟兒的喜悅被愛人得了怪病的驚悚抵消。

    “馬上去檢查,這家醫院不行,咱們去協和看病。”傅平安說。

    真正到了動用關係的時候了,傅平安找人聯絡到協和醫院神經內科的專家門診,第二天就陪著穀清華去做檢查。

    一通檢查做下來,醫生給出了診斷,這確實是一種比較少見的病,名字叫做huntington's disease,縮寫 hd,譯名為亨廷頓舞蹈症,是一種常染色體顯性遺傳病,表現症狀就是不受控製的扮鬼臉,點頭,手指亂動,嚴重後悔出現典型的舞蹈樣不自主運動。

    這是一種絕症,發病後隻有十五到二十年壽命,而且越到後期,病人愈發嚴重,在認知和精神上都會出現問題,最讓人絕望的是,目前還冇有特效藥能治療這種病。

    “亞洲的發病率比歐美低很多,國內這種病非常罕見,所以也很缺乏針對治療的方案,如果有條件的話,建議出國診治。”醫生給出了自己的建議,“不久前我這邊收了一個同樣的病人,家庭條件也不錯,建議你們組個團,也好互相幫助。”

    “謝謝醫生。”傅平安從醫生這裡拿到了病友的微信號,他嘗試著加了一下,卻發現這個人早就在自己的微信好友裡。

    這個人竟然是潘曉陽。

    出了醫生辦公室,傅平安給潘曉陽打了個電話,問她家裡誰得了亨廷頓舞蹈症。

    “你怎麼知道的?”潘曉陽很驚訝,“我媽是得了這個病,看了多少專家教授,最後在北京協和檢查了十幾遍才確診,我對誰都冇說。”

    傅平安說:“是給阿姨看病的徐主任告訴我的,很不幸,我女朋友也得了這個病。”

    “你也彆太擔心,這個病一時半會冇事,現在醫學進步那麼快,相信再過幾年就能克服了,對了,我聯絡了一家美國的研究所,咱們一起去看病吧。”潘曉陽說,“我也要做檢查,因為這個病是遺傳病,兒女有百分之五十的概率中招。”

    打完電話,傅平安又來安慰穀清華,而穀清華比他淡定多了,已經在手機上查詢相關的英文資料在閱讀了。

    “平安,我剛做了一個決定,人類學暫時放下,我要讀醫學,我要自己給自己治病。”穀清華說。

    傅平安腦海中一念閃過,跟著道:“我也剛做了一個決定,我要設立一個基金,專門用於攻克亨廷頓舞蹈症。”

    “那我們就一起向病魔宣戰,加油!”穀清華笑的很燦爛。

    ……

    羅漢緊急從國外趕回來,在醫院見到了初生的小外甥,這個糙漢也變得溫柔起來,姿勢僵硬的抱著嬰兒,想親親又不敢。

    “他爹呢?”羅漢左顧右盼,見不到傅平安,就想發飆。

    “他有事兒,你彆瞎嚷嚷。”羅瑾說,“他是孩子爹,但不是我的男人,人家有女朋友,整天在我這兒打轉,就不用照顧女朋友感受麼。”

    “什麼女朋友,我早晚給他攪黃了。”羅漢惡狠狠地說,藉口抽菸先出去了,正要給傅平安打電話,說曹操曹操到,傅平安拎著一保溫桶魚湯來了。

    “算你還有點良心,還知道來看他們娘倆。”羅漢說,眼前的傅平安再不是當年守備區的普通一兵了,說打就打說罵就罵,就算是便宜大舅哥有脾氣也得壓著。

    “壓力有點大。”傅平安說,“女朋友病了,我得兩頭跑。”

    “什麼病,要緊麼?”羅漢關切道。

    “很嚴重的遺傳病,這個回頭再說,你能幫我一個忙麼?”

    “你說。”

    “幫我找到解小明,丫藏的挺隱秘,我的人找不到他。”

    “你終於想通了?我有個退役的戰友,乾這個很專業,要價也很公平。”

    “不,我找他有點家務事……”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游之萬能外掛妻手遮天:全能靈師生活系游戲墨唐伊塔之柱
    異界全職業大師龍潛都市古井觀傳奇主神大道一次性總裁,別囂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