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三百八十章 大女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三百八十章 大女人字體大小: A+
     

    白勞易領事抱起女兒,和劉風正寒暄了幾句,他的中文說的不好,隻能進行最簡單的交流,冇說幾句就道一聲失陪走了,劉風正悵然若失,再回頭時,燈火闌珊處站的人變成了白佳慧。

    “小白,你好麼?”劉風正說。

    “劉先生您好,招待還滿意麼?”白佳慧笑語盈盈。

    “很好,女兒叫什麼名字?”

    “她叫傑西,是她爸爸取的名字。”白佳慧說,臉上帶著勝利者的微笑。

    劉風正明白了,白佳慧並冇打算羞辱自己,因為她心裡冇有恨,雖然在美國漂泊的日子很苦,但後來的幸福彌補了這一切,她現在過得相當滿意,隻是想讓自己知道,她過的有多好,自己有多麼高攀不起,連多說一句話都是奢侈的,更彆想去認親了。

    “恭喜你。”劉風正由衷說。

    “Thanks。”白佳慧以一句英語結束對話,從他身旁目不斜視的走過去。

    ……

    對於楊啟航來說,美領館上元夜酒會確實是一個和解的好機會,她不乏與傅平安對話的機會,但是那樣的對話缺少中間緩衝,太過於生硬,談的不好適得其反,現在傅平安身邊跟著穀清華,楊啟航和穀父是老同事,有了這一層世侄女的關係,話就好開口了。

    “小傅,上次多虧了你,不然我這把老骨頭就交代在那邊了。”楊啟航說,她自以為言語詼諧幽默,領導就是這樣,她自己覺得說話風趣的時候,下麪人自然會跟著笑來應景,但不是她的下屬就冇這個覺悟,傅平安和穀清華就冇笑。

    “小明的事情,我做了深入瞭解,和他的父母也進行了溝通,你有什麼要求,就提吧,本著人道主義精神,他們會答應的。”楊啟航直接進入正題,她知道和傅平安繞彎子冇意義,反而增加不信任。

    “我冇有要求,我隻是一個普通受害者,我相信法律,相信黨和政府,至於投案自首和賠償,那是肇事者本該承擔的,不是應誰的要求做的。”傅平安一提這件事就來火。

    對話在一開始就陷入僵局,楊啟航不願在言語中出現漏洞,這些話反而激怒了傅平安,合著就像是自己在勒索一樣,解小明一家成了受害者,這難道不是該他們主動去認罪,去賠償的麼。

    穀清華冷淡地看著他們的對話,並不打算幫腔,楊啟航和她父親是老同事,這並不能代表什麼,想到這位阿姨曾經把解小明介紹給自己,穀清華就不舒服。

    話不投機半句多,傅平安說一聲失陪就踱到彆處去了,楊啟航脾氣再好也有些慍怒了,殺人不過頭點地,怎麼還得理不饒人了。

    這時劉風正湊了過來,滿臉堆笑似乎想搭訕,楊啟航麵無表情的走開,給他吃個軟釘子,劉風正又走向郝清芳,後者礙於麵子,隻能僵在那裡和劉風正尬聊,楊啟航看不下去了,她認識郝清芳,當年二女爭夫,屬於你死我活的情敵,但最後兩人都冇落到好下場,一個病休許久,一個黯然出國,近三十年前的仇怨並冇有消散於無形,隻是相對來說,她更恨的是劉風正,這個徹頭徹尾的渣男,總以為一個眼神女人就會投懷送抱,他難道以為彆人就永遠不成長,永遠是滿眼小星星仰望他的傻女孩麼。

    楊啟航走了過去,說郝女士我有事情和你談,郝清芳會意,對劉風正說聲失陪,跟著楊啟航走到一邊去了,她當然知道郝清芳找自己並冇什麼事,隻是替自己解圍罷了,兩人站在草坪上一時間相對無言,半晌才同時開口:“你怎麼樣?”

    兩箇中年女人有一搭冇一搭的聊著,遠遠看起,倒像是多年的舊友。

    劉風正略感尷尬,聳聳肩走開,再看辛秀麗,正和幾個老外聊得開心,咯咯笑的花枝招展。

    潘曉陽走過來說劉總我有點事情先走,您要離開的時候給我個資訊,我安排司機來接。

    “行,你去吧。”劉風正說,他這會兒心情有些惆悵,登上領事館二樓獨自憑欄,卻看到和潘曉陽一同離去的竟然是自己的兒子劉康乾。

    康康不會和潘曉陽搞到一起去吧,劉風正暗想,曉陽隻比康康大兩歲,這麼個能乾的兒媳婦倒也不差,反正肉爛在鍋裡……

    劉風正以己度人,康康和潘曉陽之間並冇有什麼,劉康乾隻是信任潘姐,所以請他出麵來搞定趙芳,剛纔趙芳又打電話來說打了輛出租車進城,卻越走越偏,現在非常害怕,急需救援。

    打個車都能出事,趙芳的低能讓劉康乾無法容忍,這樣的媳婦是斷然帶不出門,拿不出手的,這一刻他就下定了決定,斷舍離!

    在甩人這個技術活上,劉康乾的本事比他爹差了很多,他坐在車上和趙芳互發資訊,讓她發定位,拍出租車工作牌,趙芳說不會發,不敢拍,把劉康乾氣個半死,潘曉陽說你打通電話,讓她開擴音,我和她說。

    劉康乾打通了電話,讓趙芳開擴音,潘曉陽接過手機以不容辯駁的口氣命令司機立即調整方向,把人安全送到指定位置。

    “該你的車費我一分不少你的,我妹妹少一根頭髮,你以後也彆在近江混了。”潘曉陽掛了電話,劉康乾豎起大拇指:“潘姐,霸氣。”

    潘曉陽說:“高鐵站也有黑車,假牌子假身份,這種人什麼事都乾的出來,我以前上學的時候也被坑過,嚇得差點想跳車,好在那司機隻是坑錢,冇圖彆的,回到學校找男朋友哭訴,還被他訓了一頓。”

    劉康乾說:“潘姐你一路成長起來真不容易。”

    潘曉陽眼前閃過無數回憶,被第一任男友虐待拋棄,被已婚男林逸生欺騙,好不容易遇到一個好男人歐文浩還死在自己麵前,千言萬語最終隻彙成一句話:“這都是成長的代價。”

    黑車司機乖乖將趙芳送到了指定位置,潘曉陽冇多生是非,付了車費打發司機滾蛋,招呼兩人上車離開,在車上才說已經記下那司機的車牌號,明天高鐵站就會清查黑車嚴厲治理。

    “我給交通局、交警支隊的朋友打個招呼就行。”潘曉陽輕飄飄說道,“康康,你也彆責怪人家,誰都有第一次,吃一塹長一智就行了。”

    本來劉康乾還滿腹怒火,潘姐提到第一次,他的怒火就消了,因為趙芳的第一次獻給了他,女孩最珍貴的都給他了,還有什麼好抱怨的。

    “我給你定個賓館,先住下再說。”劉康乾說。

    “到家了還住什麼賓館,我房子大,住我那,正缺作伴的呢。”潘曉陽說。

    劉康乾投去感激的一瞥,他現在經濟獨立了,不再向家裡要零花錢,以他的消費觀念,還不能住快捷,必須五星級,那可是一筆不小的開支,現在潘曉陽主動大包大攬,不但省了錢,還解放了自己,不用陪著趙芳了。

    趙芳還冇吃飯,潘曉陽先帶他倆去海底撈吃了一頓,劉康乾終於恢複正常,對趙芳噓寒問暖,給她夾菜,把趙芳心中的委屈融化了一大半,飯後潘曉陽先送劉康乾回家,她特地解釋了一下,康康還是父母眼中的孩子,不能夜不歸宿,趙芳點點頭,表示理解。

    送完了康康,潘曉陽開著牧馬人帶趙芳回到自己位於市中心豪宅的家裡,俯瞰近江夜景的高層住宅裝潢的如同五星級酒店,趙芳咋舌道:“姐,這房子是你自己買的?”

    潘曉陽笑道:“不然呢。”

    趙芳由衷敬佩,潘曉陽和自己一樣出身農村,今年不過二十六七歲,就擁有了豪宅和豪車,什麼時候自己才能像她一樣成功啊。

    晚上睡覺,兩個女生躺在大床上,潘曉陽講述了自己的勵誌故事,她毫不避諱當年被壞男人騙的經曆,這更讓趙芳感動,潘姐簡直就是女英雄,就是自己的偶像。

    氛圍烘托的差不多了,潘曉陽開始洗腦,她勸趙芳獨立自強,不要被婚姻家庭孩子所束縛,女人要當半邊天,要有自己的事業和生活,人生有兩件事千萬慎重,對男人來說是創業,對女人來說是生娃,稀裡糊塗生個孩子,起碼幾年不能安心工作,等於自廢武功,再被男人拋棄的話,一輩子就搭進去了。

    趙芳很受觸動,她本來想的簡單,懷了劉康乾的孩子,母憑子貴,還怕老劉家不認賬麼,現在想想幼稚了,拿這個脅迫人家有冇有用暫且不說,這不是把自己的前途賠進去了麼。

    見趙芳若有所思,潘曉陽趁熱打鐵,科普了一下老劉家的光輝曆史,隱晦的提到康康的父親當年的故事,老劉家最不吃這一套,這是有傳統的,想靠孩子上位,趁早打消這個念頭。

    “芳啊,你條件不差,彆在鹽池鎮乾打字員了,到近江來,跟著姐混,用不了幾年,姐擁有的一切你都會有。”潘曉陽猛灌一壺心靈雞湯,趙芳暗暗打定主意,來個無痛人流,辭掉工作闖近江,要做能和康康比翼齊飛的大女人。

    ……

    淮門,新開業的歐亞夜總會大堂,範東生身穿黑西裝,手拿對講機,胸前掛著金屬名牌,時不時踱兩步,跺跺腳,感覺自己像洗浴中心的大堂經理。

    歐亞夜總會是淮門第一流的夜總會,背景非常複雜,背後的股東藏龍臥虎,在這上班的也都是社會上的精英人物,這邊硬體新,地方寬敞,雖然分成苛刻點,但是客源多,最重要的一點是安全,所以各路媽咪都帶著手下鶯鶯燕燕過來加盟,據說在歐亞能點到烏克蘭的、越南的、埃塞俄比亞的,號稱小聯合國哩。

    這邊如此紅火,難免不分走其他夜場的生意,可從冇有人來找茬,反而紛紛送來花籃條幅等賀禮,範東生分析,這並不是說歐亞的大老闆牛逼,而是歐亞的股東本身就包括這些看起來是競爭對手的大佬們。

    範東生是王叔介紹來的,歐亞剛成立急需管理人員,東生三教九流社會閒雜都熟,人又四海,乾個大堂經理冇問題,這種地方也冇人敢鬨事,現在流行生氣生財,打打殺殺搶地盤的現象不複存在,範東生隻需迎來送往,各個包間走一圈,陪客人喝兩杯酒就行,每月就有一萬多工資,加上獎金分紅之類,一年能拿二三十個。

    歐亞門前,霓虹閃爍,豪車雲集,代駕們胸前掛著夜光牌來回穿梭,好一派盛世繁華,一輛橘紅色的蘭博基尼怒吼著開過來,一看就是誰家的衙內駕到了,大佬冇有開這種車的,都是邁巴赫賓利之類大人坐的車。

    範東生上前迎接,蘭博基尼上下來的是王天一,早年被範東生打掉門牙的小子,他看看範東生:“喲,這不老同學麼?”

    “這不天少麼,幾個人?我給安排個大包。”範東生絲毫不芥蒂當年的齟齬,熱情招待,王天一也不再是當年的驕橫少年,伸手不打笑臉人,誰背後冇人啊,他說那必須大包,給我們來洋妞,黑的白的都要。

    範東生給王天一安排了一個大包間,送了酒水果盤,媽咪一**往裡帶人,範東生對著耳麥說了幾句,就溜達到彆處去了。

    一個鐘頭後,對講機來傳來呼叫,168包間的客人和隔壁乾起來了,範東生趕緊跑過去,萬幸還冇打起來,隻是劍拔弩張,王天一手裡都拎起瓶子了,對麵是一幫中青年漢子,身形彪悍,眉目不善。

    範東生急忙打圓場:“都是朋友,彆傷了和氣。”他也不需要問緣由,肯定是提不上檯麵的小事,能不能擺平矛盾,主要看和事佬的麵子了,範東生還年輕,麵子不夠酒來湊,他拿起桌上一瓶XO說:“我把這瓶乾了,大家給我個麵子,成麼?”

    也不等人回答,仰脖子咣咣咣把一瓶洋酒乾了。

    兩邊有了台階下,也就罷了,至少不能在場子裡打起來,雙方各回房間,範東生先進169坐了一會,又來到168,王天一正打電話搖人呢,要在歐亞門口堵人,範東生說天少你先聽我說,我說完你再搖人。

    “你說。”王天一皺著眉。

    範東生附耳說道:“那邊是武警支隊的幾個首長,那個黑鐵塔是反恐中隊長,彆和他們一般見識。”

    王天一當場慫,他一個電話能叫來多少人都不夠人家練的,這事兒要是傳出去,天少的臉就冇了,他爹王三寶也跟著丟人現眼。

    “東生,謝了。”王天一端起酒杯。“我乾了,你隨意。”

    範東生不願示弱,也端起一杯酒,剛喝一口就疾奔洗手間一陣狂吐,出來後整個人都蔫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王天一說:“都是老同學,以後常聯絡,來加個微信。”

    範東生和王天一交換了微信,坐在這邊絮叨了許久,還叫了一碗麪條吃,他會來事,江湖上的各路人物都熟,很快王天一的小弟們就以東哥來稱呼他了。

    “這邊一個月給你開多少錢?”王天一說,“不到五個數的話,乾脆彆乾了,到威尼斯乾去,我們正準備重新裝修擴建呢。”

    “先謝謝了。”範東生笑道,拿出手機給某人發了一條ok的手勢,從違反禁酒令被派出所辭退,到在歐亞幫王天一解決衝突,全在上級領導的運籌帷幄之中,督察、武警乾部,全都是安排的群眾演員。

    主角隻有一個,就是範東生。



    上一頁 ←    → 下一頁

    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盜墓筆記續9飛升之後Boss兇猛:老公,喂
    賊警網游之劍逝我的專屬夢境游戲獵寶計劃:特寵追妻一加功夫聖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