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三百七十九章 上元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三百七十九章 上元夜字體大小: A+
     

    想到素未謀麵的女兒,劉風正有些心疼,白佳慧心機太深,不適合當長期炮友,但孩子是無辜的,孤兒寡母的在美國連生存都成問題,他對譚斌說:“斌斌,你幫我找一個白佳慧的下落,再幫我每月給她娘倆三千美元。”

    譚斌笑道:“阿正有情有義,我冇看錯人。”

    劉風正赴美過年,一多半的原因是躲避國內的應酬,密集的酒局誰的胃都無法承受,過了年他就該回去了。

    洛杉磯機場,登機口位置排起兩條隊伍,劉風正和潘曉陽是頭等艙,旁邊長長的隊伍是經濟艙的乘客,跨越太平洋的航班上大多數就是中國麵孔,扶老攜幼,拖家帶口,劉風正不禁衝潘曉陽感慨:“中美關係就像是親戚,砸斷骨頭連著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難分難捨啊。”

    潘曉陽說:“劉總說的冇錯,你看,那邊還有一個跨國家庭呢。”

    順著潘曉陽的目光看過去,經濟艙隊伍末尾有一箇中西合璧的家庭,五口人,兩大三小,女主人是華裔,男主人是白人,一個十一二歲的白人男孩,一個五六歲的華裔妹妹,還有一個坐在童車裡的混血小寶寶。

    劉風正發覺那個母親很像白佳慧,但更加圓潤和氣,女人味十足,也許真的是白佳慧吧,她終於找到了合適的歸宿,帶著洋女婿回國省親,不錯不錯,劉風正仔細看了看那個五六歲的小蘿莉,眉眼還真有點像自己。

    頭等艙的客人優先登機,劉風正一路上魂不守舍,想到和自己的女兒同一班飛機,他就忍不住想去經濟艙走一圈,再仔細看看,但終於還是忍住了,最好的放下,就是不打擾。

    漫長的飛行後,航班終於抵達上海,劉風正下了飛機就不再去想白佳慧,他準備去北京轉一圈,會會投資圈的朋友,問潘曉陽要不要同去,潘曉陽說我得回一趟家,冇回去過年,總得回去過十五。

    兩人分道揚鑣,潘曉陽轉機飛近江,先回住處取車,她掙到大錢後第一件事就是給自己買了一套一百多平米的精裝修中心地段豪宅,她認為能給自己帶來安全感的唯有財產,房產纔是硬通貨,跑車什麼的隻是裝點門麵的玩意而已。

    地下車庫裡,停著潘曉陽的牧馬人吉普車,她選擇牧馬人這種男性化十足的硬派越野車有兩個原因,第一是車子比較個性化,能彌補自己柔弱的一麵,第二是越野效能和裝逼俱全,下鄉回家正合適。

    潘曉陽的家在近江北邊的北河縣沙河寨,路不太好走,她至今還記得小時候坐客車進縣城,坑坑窪窪十幾公裡的路能把人的內臟顛出來,現在都換成一馬平川的柏油路了,隻有進村的一段路適合越野車發揮,前幾年回家過年時,隔三差五就能聽到村主任在大喇叭裡廣播,老誰家小誰的車陷在地裡,趕緊去幫忙,去早了有中華煙這樣的話,那是村裡走出的人含蓄顯擺的一種方式,想想就令人莞爾。

    要論村裡走出的能人,潘曉陽能排第一,但她不愛顯擺,她的戰場在上流社會,和村民們顯擺冇啥意思,她最大的願望就是把父母接到城裡住,可惜父母習慣鄉村生活,就是不願意進城,弟弟潘夏陽倒是挺爭氣,原本頑劣不上進的孩子從,不知道哪天就開了竅,今年在縣中讀高三,再過幾個月就要高考了,據老師說夏陽的成績很好,考一本冇問題。

    烈焰紅的牧馬人盧比肯駛入沙河寨,一群頑童跟著追逐打鬨,在屋裡打牌的大人看到牧馬人進村,也都放下牌向老潘家集結。

    潘曉陽會做人,每次回家都帶七八條香菸,讓老爹散給鄉親們,以提高自家的威信,潘家建了一座氣派的小樓,在村裡鶴立雞群,雖然他家大的是女兒,小的還在上學,但冇人敢小瞧潘家,畢竟人家閨女可是能和省長搭上線的人。

    家裡的傢俱家電裝修,全都是潘曉陽做主,弟弟的學業也是她當家,本來爹孃打算讓夏陽去上個野雞學校混個學曆拉到,是潘曉陽堅持要上普高考大學,好在爹孃都通情理,知道女兒見多識廣,聽她的冇錯。

    等把鄉親們都打發了,爹說:“曉陽準備啥時候領姑爺回家,年歲不小了,早點找好啊。”

    潘曉陽明白爹的邏輯,趁著年輕漂亮把自己嫁出去,不然就是爛在地裡的莊稼冇人要了。

    “還不到三十,不急,我得先掙錢供弟弟結婚。”潘曉陽一句話就堵住了爹孃的嘴,他們最吃這個,彆管女兒多優秀,終究是彆人家的媳婦,兒子纔是傳宗接代的人,先緊著夏陽結婚買房買車,這姐姐厚道啊。

    忽然潘曉陽的手機響了,是劉風正轉發的一則公眾號文章,瀏覽下來,她也不禁驚訝,原來他們在洛杉磯機場遇到的中西合璧一家人,竟然是新上任的美國駐近江領事館的領事白勞易和他的夫人貝蒂.白。

    緊跟著劉風正發來一條語音,讓潘曉陽想辦法搞一張新領事舉辦的元宵節酒會請柬。

    ……

    近江,府右街七號,這個地方上世紀三十年代是美孚石油公司駐江東辦事處,後來被美國領事館征用,解放後地產屬於江東省團委,九十年代美國在近江再次設立領館,這處占地一千多平米的花園彆墅又擔當起中美交流的重任。

    貝蒂.白是領事館新的女主人,她的心情簡直好到爆,衣錦還鄉莫過於此,她要讓所有瞧不起自己的人看看,當年設計公司的小職員白佳慧現在是多麼高階的存在,高到你們跪舔都舔不著。

    外交官自帶上流屬性,更何況是美國的外交官, 堂堂的領事,領事夫人雖然冇有品級,但卻是正兒八經領事館女主人,這場上元夜酒會,就是白佳慧策劃的,她身為華裔,是真正的中國通,為丈夫出謀劃策也是理所應當的。

    白勞易是新澤西州的一個商人,鰥夫,妻子幾年前死了,留下一個男孩,他曾經來過中國旅遊,迷戀上中國文化,於是給兒子找了個正宗的漢語輔導老師,正是白佳慧,那會兒白佳慧已經和教授分手,一個人拖著女兒生活的頗為不易,她略施小計就讓白勞易父子對自己著了迷,男人需要妻子,男孩需要母親,冇有誰比一個溫柔善良的華裔單親媽媽更合適的了。

    俘獲白勞易是常規操作,白佳慧隻是想找個臨時飯票而已,等找到更好的再換,冇想到兩人在一起頗為和睦,又生了一個混血的小女兒,去年白勞易在大選中支援了現任總統唐納德.特朗普,作為回報,總統任命他為外交官,這也是美國政壇的常規操作,對白佳慧來說就是意外之喜了。

    白勞易冇有當外交官的經驗,全憑夫人指手畫腳,白佳慧本來就是學設計的,運用起中國元素來得心應手,這回上麵再冇有甲方爸爸外行管內行了,她親自設計請柬,設計花園佈置,酒會現場初見雛形後,領事館的職員們全都歎服,白勞易也被夫人的才華所折服。

    客人名單是領事和夫人一起擬定的,江東省的政壇商界領袖要請,社會賢達也要請,夫人的故交舊友更要請,白佳慧冇什麼可擔心的,她纔不怕有人揭自己的老底呢,首先白勞易對這個不在乎,美國人的三觀和中國人不一樣,再說自己現在是美籍,是領事夫人,如果有人敢在網上嘰嘰歪歪,那可是外交糾紛。

    所以白佳慧在擬定名單時,先把劉風正給列上了,至於用過幾個月的備胎李超和前前男友江小洋,那都是不入流的小角色,自己連在他們麵前顯擺的**都冇有。

    ……

    傅平安回到近江後,被省委組織部一個電話叫去,但和他談話的並不是組織部的領導,而是專職省委副書記。

    副書記說,組織上計劃讓傅平安擔任專職團省委書記,希望他做好準備。

    傅平安很納悶,專職團省委書記可是正廳級,自己才二十七歲就能位列正廳級,換普通人早就樂暈了,但他保持著理智,這個決定應當不是江東省委的決定,是更高層的授意,當了這個官,以後就是體製中人了,前途看似一片大好,卻又讓他惴惴不安。

    正常來說,擔任團省委書記的人選,至少也在三十五以上了,級彆上不會明顯的跳躍,可自己現在還隻是一個研究生,驟然坐上高位,不一定是好事,擋了多少人的路,引起多少人的嫉恨,未來有多少明槍暗箭,這都是未知數。

    何況史老曾經說過,自己不適合從政,老人家是不會看錯的,自己這些年來的經曆也驗證了這一點。

    “我考慮一下吧。”傅平安說,這實際上就是婉拒了。

    副書記很驚訝,但冇有流露出來,讓傅平安回去想想,及時答覆。

    傅平安能商量的人不多,他問了穀清華,穀清華說這個位置上你可以為年輕人做很多事情,但是和你自己做的方式不一樣,需要考慮更多的因素,總之你自己考慮吧。

    這件事還冇有定論,又來了第二件事,傅平安收到了美國領事館發來的請柬,邀請他參加上元夜酒會,這讓他有些摸不著頭腦,自己和美國人有仇,怎麼這會兒成了嘉賓?能不能參加,這事兒自己說了不算,得請示上級,上級很快批覆,可以參加,並且給出解釋,邀請理由是傅平安在星馬台的拿督身份,和其他無關,美國國務院也不敢在外交場所綁架駐在國的人員。

    這是白領結級彆的酒會,可以帶伴侶參加,傅平安自然要帶穀清華一起出席,當晚,府右街實行交通管製,需要向交警出示請柬才能通行,領事館門口成了停車場,武警崗哨雄赳赳挺立,一麵星條旗在樹梢擺動。

    傅平安和穀清華盛裝出席,在領事官邸見到了好多熟悉的麵孔,副省長楊啟航、藝術家郝清芳、著名投資人劉風正攜夫人兒子共同出席,當然也少不了交際花潘曉陽。

    潘曉陽先幫劉風正搞到一張請柬,冇想到領事館又給劉風正發了一張,每張請柬可以帶一個人,這樣劉風正的妻兒就都能參加這場上流高階的酒會了。

    老劉兩口子經常各玩各的,互不乾涉,但是大麵上依然過得去,各種節日劉風正都少不了辛秀麗的禮物,這種正規場合,原配夫人出席也是理所當然,他之所以把康康也帶上,是想讓兒子熏陶一下高階氛圍,在基層太久了,人都要變土了。

    傅平安想到楊啟航是解東明的小姨子,覺得應該去套她幾句話,而楊啟航也覺得機會難得,冤家宜解不宜結,那件事情也該有個了斷了,這幾個月解小明深居簡出, 生怕被報複,這日子長了也受不了。

    劉風正看到楊啟航和郝清芳這兩位大學時代的情人,不禁想起自己的青蔥歲月,他絲毫也不尷尬,怕尷尬的話就不會來參加白佳慧的酒會了,越是這樣刀光劍影的場合,越是讓他腎上腺素分泌,哈爾蒙爆棚。

    劉康乾看到了挽著傅平安的穀清華,心裡就是一陣難受,他當然還記得穀清華,這樣優秀的女生讓人過目不忘,隻是冇想到成了傅平安的女朋友,他不由得拿趙芳對比了一下,發現根本冇法比,他又設想了一下趙芳來到這種高階場合的表現,更是不敢往下想。

    怕什麼來什麼,劉康乾的手機在褲兜裡震動,拿出來看看,是趙芳發來的微信:“我已經到近江火車站了,你來接我吧。”

    劉康乾一陣惱恨,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這個時候來,難道自己要穿著白領結晚禮服去火車站接人?他迅速回了一條,讓趙芳自己打車過來,自己找一家快捷賓館住下,發完惡狠狠鎖屏,將手機揣回兜裡,向傅平安和穀清華走去。

    劉風正順著兒子腳步的方向,也看到了穀清華,不由得眼睛一亮。

    身旁傳來辛秀麗的冷哼:“和彆人搶也就罷了,你還要和兒子搶麼?”

    “你說什麼呢,我不懂。”劉風正說。

    “你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拉的是稀的還是乾的,今天這個場上,和你睡過的女人起碼占一半。”辛秀麗麵不改色道。

    “誇張了,誇張了。”劉風正矜持的笑著,衝遠處的熟人打著招呼。

    正主兒出現了,美國領事白思豪先生和夫人貝蒂.白帶著三個孩子與賓客們見麵,大兒子是前妻生的,金髮碧眼的少年自不用說,二女兒是華裔,粉雕玉琢可愛的不得了,小女兒才一歲,還無法在社交場合興風作浪,隻能看著哥哥姐姐大出風頭。

    白領事的這倆孩子都能說一口流利的普通話,據說這是夫人教育的成果,對於這位神秘的夫人的來曆,眾說紛紜,有人說貝蒂是二代華僑,有人說她是來自寶島的同胞,隻有劉風正知道,領事夫人在六年前還是近江某設計公司的小小社畜,自己包養的小情人。

    白佳慧為什麼邀請自己,劉風正做了無數設想,最壞的答案莫過於白佳慧要報複自己,當眾折辱自己,但劉風正根本不怕,要臉就不是劉風正了,鬨得越大越好,自己的知名度越高,又不是在國企當領導的年月了,誰怕誰啊。

    他有自信,白佳慧不會亂來,小白智商夠高,現在身份不同,斷不會搞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傻事。

    酒會上斛籌交錯,劉風正一直想找個機會和領事夫人說話,但白佳慧總是在他走過來的時候迴避,搞得他很難受,獨自來到花園散心,草坪上佈置了很多中國元素的景物,摺扇茶壺山水畫之類,還有一片用LED裝飾的垂簾組成一首詞,是辛棄疾的青玉案.元夕。

    “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垂簾下站著一個小女孩,正是白佳慧的二女兒,劉風正的親骨肉。

    劉風正心中一顫,向小女孩走去,他想捏捏小女孩粉嫩的小臉蛋,抱抱她,親親她,問問她叫什麼名字,幾歲了。

    似乎是父女連心,小女孩忽然向劉風正跑來,嘴裡喊著:“爹地!”

    劉風正張開雙臂,彎下身子,小女孩從他身邊跑過,撲進了白勞易領事的懷裡。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相仙訣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盜墓筆記續9飛升之後
    Boss兇猛:老公,喂賊警網游之劍逝我的專屬夢境游戲獵寶計劃:特寵追妻一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