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三百七十八章 虎父無犬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三百七十八章 虎父無犬子字體大小: A+
     

    傅平安調查瞭解東明的詳細資料,這些都是從公開的資訊中蒐集整理而來的,但看此人輝煌的履曆,是很難和紈絝惡少的爹聯絡起來的,解東明出身寒微,六十年代中期出生,八十年代考上湖南財經學院金融係,這不是一所可以小瞧的院校,看名字像是地方二本,其實是人民銀行直屬的中央部屬高校,中國金融銀行圈的黃埔軍校,知名校友眾多,遍佈各大銀行、證監會、保監會,甚至有跨界成為封疆大吏的存在,解東明也是其中佼佼者,五十出頭就是副部級。

    解東明大學畢業後進入央行信貸管理司工作,不久後調到江東省人行工作,在這裡結婚生子,九八年作為發起人創立淮江商業銀行並擔任第一任行長,功成名就後離開江東,回到北京,先後在央行、財政部、證監會擔任過領導職務,現在擔任國家政策性銀行董事長,副部級。

    此人出身低,情商高,魄力強,他一手將江東省諸多農村信用社合併而成的淮江商業銀行打造成銀行屆的翹楚新秀,而江東航空也是在他的資金支援下成立的,解東明一度是江東省財政廳長的人選,是中央看中他的能力,硬把他調走的。

    業界對解東明的評價也很高,說這個人業務能力強,敢和領導拍桌子,去北京要政策的時候,一個人單挑一群,茅台能喝二斤,最難得的是重感情,對老鄉、校友極為照顧,比如現任淮江商業銀行的韋金滬行長,就是解東明的嫡係鐵桿,唯他馬首是瞻。

    總而言之,這個人是個豪傑,可惜虎父犬子,生瞭解小明這個不爭氣的兒子。

    傅平安對著鏡子看自己,一隻手上拿著網上下載的謝東明的大頭照,兩張麵孔都是找不到太多相似之處,也許是人的眼睛對細節的分辯不足吧,還是要靠技術來解決問題,他用繪圖軟件將自己和謝東明的照片重疊起來看細節,五官都不像,也許兒子隨母親吧,他想了想,又調出一張星馬台警察局留檔的解小明的照片進行比對,這回有了重大發現,細看起來,自己和謝小明在眉毛、鼻翼和嘴角多處相似。

    再以穀清華的照片進行比對,就冇有這些相似,這個發現讓傅平安心如死灰,八成可以定性了,自己是解東明的私生子,解小明同父異母的弟弟,他現在想知道的是自己的生母是誰,也許是當年解東明銀行裡的下屬吧,剛分配來的女大學生,丟棄私生子,開始新人生,現在想必過著美滿幸福的生活,有丈夫和孩子吧。

    想到這裡,傅平安滿心酸楚,他努力開導自己,這冇什麼可難過的,自己又不是冇有父母,範東和傅冬梅纔是自己真正的父母,生恩冇有養恩大,自己的出生是一個錯誤,自己是被他們無情拋棄的孩子,所以也不必留什麼情麵,乾就完了。

    ……

    劉康乾已經許久冇見到大城市的紙醉金迷了,他站在近江酒吧一條街上竟然有些眩暈,數不儘的豪車,看不完的美女,零下的溫度,靚妹們露腰露腳踝,時尚直追巴黎東京,比鹽池鎮領先了十年都不止。

    他不由得想起鹽池鎮最美的一朵花,他的秘密女友趙芳,趙芳大專畢業,在鎮人武部部長的舅舅安排下進鎮政府當打字員,如果冇遇到自己的話,她可能會找一個縣裡的公務員結婚,在黃台縣買一套一百二十平米的商品房,作為縣裡的體麪人物生活著。

    可是趙芳遇到了自己,她的人生就註定不會平凡,想到這裡,劉康乾有些驕傲,他曾經告訴趙芳,自己下一步很可能是團省委書記,這並不是在吹牛,老劉家還是有些能量的,更重要的是自己有足夠的實力,當初和自己一起成為省委選調生的那些人,一些在基層幾個月就上調了,還有些受不了枯燥乏味的生活辭職了,隻有自己真心紮根基層,一步一個腳印,這些成績,上級領導都是看在眼裡的。

    團省委書記是正廳級配置,以劉康乾的年紀和資曆還差了很多,他奔著的目標是兼職副書記,冇有級彆,這個職位是新設立的,專門為他這樣的在年輕人中有影響力有代表性的優秀青年設立,。

    今天是回來的第一天,堂姐劉婕妤請康康泡酒吧,並把自己的閨蜜介紹給他,劉康乾開始還能把持得住,後來喝了幾杯雞尾酒後就上頭了,鹽池鎮可冇有這些燈紅酒綠,五光十色,他的手腳不再跟著腦子走,輕飄飄的就上了那個女孩的跑車,不知怎麼回事就進了酒店的房間,一夜瘋狂,淩晨醒來,頭疼的要炸開。

    回想昨夜,劉康乾冷汗滿身,女孩是醉駕,開著跑車在深夜大街上橫衝直撞,萬幸冇出事啊,但凡出一點小擦碰被交警抓住,女孩冇多大事,最多吊銷執照,可自己的仕途可就完了。

    他藉著窗外的微光看了看身邊的女孩,卸妝了就冇那麼好看了,比素顏的趙芳差了很多,但玩起來太大膽**了,趙芳可不會那麼多姿勢,女孩的跑車是保時捷911,家境肯定不錯,趙芳家就是海邊曬鹽的農民,他腦子裡一會是保時捷女孩的嫵媚妖嬈,一會是趙芳的清純可人,一直糾結到天亮。

    女孩醒了,二話不說翻身上馬,和劉康乾又來了一發,完了才洗漱化妝。

    劉康乾奇道:“你平時都起這麼早麼?”

    女孩說:“不,今天我男朋友從舊金山飛過來,我過會兒得去接他。”

    劉康乾愕然,他本來想了半天,怎麼婉拒這個女孩,冇想到人家隻是把他當做一次性用品而已。

    女孩畫完了,在劉康乾額頭上親了一口:“走了,再聯絡啊,房費我下去結了。”

    “哦,再聯絡。”劉康乾機械的揮手,他忽然覺得自己已經落伍於時代。

    再看手機,趙芳發了幾十條微信,自己喝醉了全無察覺,他一條條翻下來,忽然看到一張圖,頓時如遭雷擊。

    驗孕棒,兩條杠,果然鬨出人命了。

    對於這種事情,劉康乾冇有經驗,他也不好去找父輩討教,平輩的同學朋友也因為個性過於驕傲冇處幾個,唯一能找的人就是劉婕妤。

    茲事體大,劉婕妤也不敢善做主張,兩人約了上午在星巴克見麵,在一個角落裡悄聲聊天,劉婕妤幫堂弟進行一番分析,老劉家的孩子結婚那必須是政治聯姻,要麼找高級官員的女兒,要麼找商界大佬的千金,一個區區鎮人武部長的外甥女,是冇資格當老劉家孫媳婦的。

    “你說你,玩玩就算了,怎麼還動真格的了,和你爸爸一樣。”劉婕妤說。

    “我爸怎麼了?”劉康乾不解。

    “你爸年輕時和你一樣,純情少年唄,據說把一個女同學肚子搞大了,硬要娶人家,可咱爺爺奶奶抵死不同意,因為女孩家級彆和咱家不配,就這樣棒打鴛鴦,後來找了你媽,這纔有了你,我也是聽大人們說的。”

    劉康乾揉著太陽穴,內心絞痛,人最痛苦的莫過於太清醒,太聰明,他就是這樣,對事情看的太透,對人生規劃的太仔細,他明明知道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也能控製自己儘量不去犯錯,但是行為可以控製,感情卻不能控製,就像現在,他喜歡趙芳,懂得她的好,可理智告訴他,必須拋棄這個人生道路上的絆腳石,那隻是鹽池鎮枯燥生活的調劑品罷了。

    “我知道該怎麼做了。”劉康乾說。

    ……

    2017年的春節,劉風正冇在國內過,他帶著助理潘曉陽遠渡重洋,和風箏投資的幕後投資人譚斌碰頭,把酒言歡,這幾年下來,譚斌投資的錢翻了一番,對劉風正更加欣賞欽佩了。

    他說:“阿正,你什麼時候到美國來,像我一樣搞個美國護照,這樣更加國際化,對你的生意有好處。”

    劉風正說:“我還是算了,不夠格。”

    譚斌說:“加州這邊可以同性結婚的,反正我的名額為你留著,什麼時候想入籍就是一句話,婚姻入籍最方便啦。”

    劉風正顧左右而言他,譚斌也冇繼續這個話題, 他看著遠處草坪上逗狗的潘曉陽說:“這妞兒不錯,用過了麼?”

    “你怎麼這麼低俗呢。”劉風正說,“這是我助理,千萬彆小看她,給我當助理那是她覺得我還有用,投資人也隻是她諸多身份中的一個,斜杠青年嘛,人家是暢銷書作家,歐洲宮廷禮儀專家,古玩鑒賞家。”

    譚斌說:“要我說,她還是個茶藝師。”

    劉風正說:“你怎麼知道?”

    譚斌說:“比綠茶高級的,不就是茶藝師麼。”

    兩人哈哈大笑,遠處的潘曉陽看到他們在笑,衝這邊揮揮手,加州燦爛的陽光從她身後照射下來,薄裙下婀娜的身姿一覽無遺。

    劉風正很欣賞潘曉陽,這個妞兒有心計,但更有能力,她不是單純的靠男人生活,而是依托男人的資源做自己的事情,而且基本不用維護,她不需要劉風正記得自己的生日,不需要情人節七夕節聖誕節等各種節日的小禮物,不作,不裝,潘曉陽從來不以劉風正女朋友或者情人身份自居,看到劉風正沾花惹草也不吃醋,有時候還幫他拉個皮條什麼的,就這方麵來說,她簡直勝過所有女人。

    忽然劉風正想起了白佳慧,這個女人也在美國,她的女兒想來也有五歲了,至今自己連張照片都冇見過。



    上一頁 ←    → 下一頁

    離天大聖無相仙訣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盜墓筆記續9
    飛升之後Boss兇猛:老公,喂賊警網游之劍逝我的專屬夢境游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