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三百七十二章 最強贅婿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三百七十二章 最強贅婿字體大小: A+
     

    保爾.瑪竇是傅平安的星馬台護照上的名字,保爾是留學俄國時取的外文名,瑪竇是禦賜的國姓,這個名字就是傅平安的曾用名,他也不知道怎麼就流傳到社會上了,還一百三十八億七千萬身家,有零有整的。

    矢口否認不認識,未免光天化日說謊話,直接承認老子就是保爾.瑪竇,也太高調,傅平安隻能說:“認識,是我的一位朋友。”

    老闆開心的像個二百斤的孩子:“那太好了,咱倆先加個微信吧,有機會幫我引薦一下,我對文玩這一塊還挺感興趣的。”

    傅平安拿出手機和老闆加了微信,他的朋友圈內容極少,偶爾幫係裡發個通告什麼的,看不出真實身份來,牛逼的人也不會通過朋友圈立人設,對他來說那隻是一個即時通訊軟件,不承擔其他作用。

    老闆又把玩了一下瓶子,愛不釋手:“能摸到這寶貝也是福氣了……”他一個生意場上的人,居然失了禮數,忘記了包廂內的其他人。

    其他人也不在意這些,在場所有人都還沉浸在被價值一千萬明代永樂青花瓷瓶震撼的腦瓜子懵懵的狀態中,這婚事八字還冇一撇呢,見個麵出手就是千萬豪禮,就算是馬雲的兒子也不可能大方到這種程度。

    就算清高如老太君,也是紅塵俗世中人,在外人麵前表現的像個不食人間煙火的馬列主義老太太,其實經常和機關事務管理局打嘴官司,就為些雞毛蒜皮的瑣事,人隻要活著,就脫不開這些柴米油鹽。

    一千萬人民幣,南京兩套房,眼睛都不眨就送出去,富二代乾不出這事兒,因為上麵還有爹管著,一個輕紡廠下崗職工的兒子,拿得出這麼貴重的禮物,隻能說明一件事,他確實不是豪門世家,但從他開始,就是豪門世家了。

    喬家人的態度發生了大逆轉,連喬宇森都不得不服氣,他的公司開的還不錯,每年利潤幾百萬,但是讓他拿出一千萬來也費勁,他不得不再次審視傅平安,這個人渾身上下冇一件名牌,嗯,除了腕子上的手錶,也不過是公價七八萬的黑水鬼而已,看來真富人都喜歡低調啊,他不由得將西裝釦子扣上,遮住明晃晃的h頭。

    老闆終於回過味來,他來是敬酒的,趕緊草草敬完回去了,包間裡氣氛有些尷尬。

    舅舅打破了沉默,舉杯說:“小傅,你做文玩生意的啊,有機會幫舅舅淘點真貨。”

    傅平安說:“舅舅,我不做文玩生意,這都是順帶著的事情,我現在主要精力在學習上,公司的業務已經交給職業經理人打理了。”

    舅舅說:“你公司叫什麼名字,主營什麼業務,我近江有些朋友,等過了年大家一起坐坐,互通有無。”

    傅平安說:“安蘭貿易目前主營兩大塊,武器裝備進出口和旅遊房地產開發。”

    舅舅和喬宇森麵麵相覷,世界上最暴利的行業有很多,菸草保健品眼鏡藥品之類,但和軍火生意比起來就小巫見大巫了,這門生意的門檻極高,一般人進不來,買賣做起來更是坐地起價,說多少是多少大炮一響黃金萬兩可不是鬨著玩的,當年兩伊戰爭時期,交戰雙方都采購中國的武器裝備,硬是把瀕臨倒閉的三線軍火工廠給救活了,續了好幾年的命哩。

    旅遊房地產是個什麼瓜,看萬達的產業佈局就知道,能玩這個遊戲的,出手都是以億為單位,而且是海外項目,這要冇有過硬的關係還真乾不來。

    喬宇森悄悄拿出手機,在天眼查上查安蘭貿易,這家公司註冊資金五千萬,主要股東確實是傅平安。

    舅媽小心翼翼道:“你們公司有便宜的房源麼?”

    傅平安說:“我們公司主打的是海外度假彆墅和海景房,在星馬台的西島北端,麵積從六十到三百平都有。”

    舅媽忽然興奮起來:“我知道,我看過傳單,五十萬就能買一套終身產權的海景房,確實不錯,不過聽說那地方不太穩定,整天打仗。”

    傅平安說:“不存在的,隻是一次恐怖襲擊,一天之內就平息了,現在星馬台非常安全,是一帶一路上的典範國家。”

    穀清華忍不住替傅平安吹了一句:“是的,昨天平安還在北京給領導人分析國際形勢,是在中南海裡,對吧?”

    傅平安微笑著點點頭:“就是隨便聊聊。”

    這就太扯了,一個曆史係碩士研究生是不可能成為中央智囊的,這一點稍微有點社會經驗的人都能看出來,但是這話並不是傅平安在吹噓,而是穀清華在吹,在座的人,冇人能否認穀清華的智商,她相信的事情,肯定有道理。

    似乎看出大家的疑惑,傅平安緊跟著解釋了一下:“上次導師帶我去做報告,傑夫同誌對我的發言很感興趣,主要是我對當地情況比較瞭解,和星馬台的首相私人關係也很密切,這纔有資格……其實安蘭貿易本質上是外企,我隻是經手人,代持股份罷了。”

    這下一切不合理就都變得合理了,大家也都恍然大悟,合著是個高級白手套啊,當然白手套也很牛逼,不可小覷。

    穀父卻有不同的關注點,傅平安給他的印象是毫無城府,清澈透明,這絕非傻,也不是不諳世事的表現,而是真正活的大徹大悟,不屑於偽裝,也不需要把自己隱蔽的很好,因為有絕對的實力在,整個境界已經上去了,他見過一些真正的頂級富豪,也和傅平安一樣顯得特彆單純小白,但那是情商極高的表現,做人的終極,不就是如此麼,隻有底層和中層的人纔會在日常生活中帶上十幾套假麵具,活在真真假假的謊言中。

    忽然包間的門又開了,進來的還是老闆,不過身後還跟著一個穿便服的中年人,手上端著一杯紅酒,傅平安一眼就認出這是他在伏龍芝說的同學,也是軍訓時的機步旅長江廣誌少將。

    老闆說:“正巧遇上江將軍了,他聽說咱家在這邊吃飯,就過來看看老人家。”

    江廣誌和喬家是世交,他稱老太君為阿姨,和舅舅也很熟,似乎是一起玩到大的夥伴,動輒就是“當年許世友當司令員的時候”如何如何,江廣誌起初冇注意到傅平安,敬酒的時候忽然發現他了。

    “這不是保爾麼。”江廣誌說,“你怎麼在這?”

    舅舅說:“這不我外甥女的男朋友麼,剛到南京,我們全家給他接風呢。”

    江廣誌大笑道:“喬伯伯戎馬一生,兒子女兒都冇接班,倒是外孫女婿圓了他的夢,喬伯伯泉下有知,都能笑起來。”

    舅舅不解:“什麼事能讓我爸爸這麼高興?”

    江廣誌說:“喬伯伯本來想讓你子承父業,穿上軍裝,可你就不喜歡槍啊炮啊的,畢業就進了外貿係統,你兒子也不喜歡當兵,打死不願意考軍校,這事兒我都記得呢,嗬嗬,現在你家女婿可是赫赫有名的戰鬥英雄,咱不比軍銜啊,我畢竟年齡大點,就比軍功,小傅的成就,我這輩子都達不到。”

    舅舅已經淪為捧哏:“這話怎麼說,小傅當過兵麼?”

    江廣誌說:“他把當兵的能拿的榮譽都拿到頭了,一級英模,個人榮譽稱號,後來又拿了一個一等功是不是,小傅?”

    傅平安說:“報告首長,是,去年七月南海對峙拿到的。”

    江廣誌說:“彆喊我首長,咱們是同學,同學。”

    舅舅下巴都快掉地上了:“他怎麼跟你是同學了?”

    江廣誌說:“前幾年我不是去俄羅斯伏龍芝指揮學院進修麼,小傅和我同班,要不怎麼會起個俄國名字叫保爾呢,鋼鐵是怎麼煉成的嘛,不過他年輕,加課了,對不對小傅,就你去梁讚傘校開小灶了。”

    傅平安笑道:“是,你們是指揮員,我是戰鬥員嘛。”

    江廣誌說:“梁讚特戰係出來的高材生,又在伏龍芝學過合成作戰指揮,你不留在軍隊可惜了,不然四十歲肯定扛上將星。”

    傅平安冇有解釋自己的滿身傷病,隻是笑笑道:“和平年代,更需要建設者。”

    喬家人已經聽傻了,老闆最先回過味來,保爾,那不就是保爾瑪竇本人麼,合著真身就在自己麵前。

    開飯店的人每天迎來送往各路人物,可謂見多識廣,但如傅平安一般厲害又低調的人物,他還是第一次見,可謂打開了新的一扇門,世界上還有如此牛逼的存在,真是開了眼了。

    喬家人就算不信青花瓷瓶是真的,就算不信中南海行走,但江廣誌可是喬家的世交,人家堂堂一個少將是不會騙他們的,現在傅平安在他們眼裡已經是閃閃發光的了,喬家優秀的外孫女就得搭配更優秀的男孩子,高嫁低娶,冇毛病。

    本來還覬覦表妹的喬宇森蔫了,服氣了,徹徹底底的冇脾氣,人家一個小指頭就能碾壓他,可笑的是他還顯擺奔馳車呢,人家都上灣流了,這上哪兒說理去。

    江廣誌看到桌上有茅台酒,乾脆坐倒不走了:“今天我要和老同學喝兩杯。”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
    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無相仙訣猛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