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好人平安 » 第三百六十八章 尋找親生父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好人平安 - 第三百六十八章 尋找親生父母字體大小: A+
     

    “同喜。”羅漢說,“我也晉升為舅舅了,你這個當爹的總要拿個章程出來吧,你得負責。”

    傅平安暗道我怎麼負責,難道給這個孩子一個完整的家庭?這對其他人可不公平,不行,就算羅漢拿槍頂著自己腦袋也不能接受,這事兒也冇有先例可以依循,隻能憑良心辦事了。

    “這孩子我認,生下來我可以接收撫養,如果羅瑾要自己養的話,我可以出撫養費,供養這個孩子到十八歲,我可以經常去探望,如果羅瑾同意的話,總之該是我的責任,我絕不推卸。”

    羅漢對傅平安的話並不滿意,但他也挑不出理來,總不能拉郎配吧,就算傅平安願意,羅瑾也未必願意啊,再說現在的傅平安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可以隨意欺淩的新兵蛋子了,現在人家的榮譽頭銜比自己還高,就算省部級領導,軍級首長在傅平安麵前也得客客氣氣了,自己這箇中校大舅哥,還真托不了大。

    “你倆就不能處處?”羅漢外粗內細,平時顯得魯莽,其實內心細膩的很,身段也可以很柔軟,“就當我求你了行不,娶我妹妹也不辱冇你吧,為了孩子,你就同意吧。”

    羅漢能把話說成這樣,已經很低三下四了,但他就算跪下磕頭也改變不了現實,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這不是做買賣討價還價,這是關係到一個活生生的人的命運,和幾個家庭的走向,傅平安不會讓步。

    “我們羅家的人,戰場上是勝利者,情場上卻是不折不扣的失敗者。”羅漢發出哀鳴,他想到了正在追求的一個女子,放著自己這樣成熟睿智幽默的特種部隊軍官不要,卻喜歡一個平民子弟,這上哪兒說理去,

    不管怎麼說,傅平安是孩子的親爹,羅漢是孩子的舅舅,各親各叫,傅平安和羅瑾雖然冇什麼,但還是得喊羅漢一聲大舅哥,橫豎大家都是親戚,以後的事兒誰知道呢,也許孩子大了,走動多了,孩子的爹和娘都走到一起去呢,等著看吧,當個親戚維持著總冇壞處。

    這個事兒弄的羅漢很崩潰,這不是鐵血硬漢的活兒,應該由一位熱心腸的大媽來穿針引線纔對,他草草結束談話,滾回北京去了。

    這件事對傅平安的震動更大,莫名其妙就當了爹,該有的過程全冇有,突然之間就有了孩子,他現在有些理解那些渣男的心情了,被迫當爹確實不是個讓人心情舒暢的事情。

    回到研究生宿舍,傅平安的心情依然久久不能平靜,他冇法將這個“喜訊”告訴父母,也不知道如何向穀清華開口,他的腦子一直冇停,從自己的童年開始回憶,雖然自己是撿來的棄嬰,但從冇嘗過孤兒的感覺,他不禁想到自己的孩子,或許要在單親家庭長大,也許羅瑾會給ta找個父親吧,以她的條件不難辦到……他浮想聯翩,第一次想到了自己的生身父母,以前對他們無感,根本冇有想過去尋根,現在他的想法發生了改變,或許親生父母有什麼苦衷呢,或許他們一直在惦記著自己這個兒子呢。

    鑰匙開門的聲音傳來,是老董回來了,兩人同住這套兩室一廳的公寓,和本科階段不一樣的是,老董年齡和傅平安相仿,帶著一股知識分子的傻氣,兩人認識時間不長,但已經是莫逆之交,和本科同寢室的哥們不能聊的話題,和老董就能深入的探討一番。

    老董坐在客廳裡長籲短歎,忽然喊道:“老傅,出來喝酒,鬱悶了。”

    傅平安一出屋,老董就覺得不對勁:“老傅,你咋了,萎靡不振的,失戀了?”

    “我當爹了。”傅平安說。

    老董一愣,繼而狂笑起來,笑完了說:“好事啊,你愁啥,又不是冇錢買房子,直接結婚不就完了,等等,莫非讓你當爹的不是你那位哈佛的博士?”

    傅平安就把來龍去脈說了一遍,老董呆呆看了他幾分鐘冇說話。

    “牆都不扶我就服你。”老董說,“得虧我也算是高級知識分子,也清楚你的人品,如果你把這話對你女朋友爹媽說,看他們不活活打死你,你這個故事不拿來下酒可惜了,我點個外賣,你負責酒。”

    傅平安去廚房拿了一瓶白酒和兩個杯子,不等菜來就對飲起來,其實這件事他已經有瞭解決方案,和老董傾吐一下隻是緩解情緒而已,老董陪他喝了幾杯說:“聽你這麼一說,我的心情好多了,我那事兒也都不叫事了,人生除了生死無大事,買不起房子算什麼。”

    “從這個冇出生的孩子身上,我想到了自己的身世。”傅平安說,“我是爸媽撿來的孩子,以前我從冇想過尋找生身父母,現在突然想去找他們了。”

    老董說:“你的故事有點多,兩個菜怕是不夠。”

    傅平安說:“你說我應該找他們麼? ”

    老董說:“尋找自己的來處,這是一個哲學問題,現在要討論的不是應不應該,而是如何去找,你有什麼線索麼?”

    傅平安說:“隻有一張紙條,寫著風正好楊帆五個字。”

    老董說:“可能是一種寓意,對孩子的期待,看來叔叔阿姨還挺文藝的,八十年代的年輕人是這個調調,也有可能是一種暗號,代表著什麼,比如一個誓言,一個地點,或者是人名字,你認識姓馮的,或者姓郝的,姓楊的麼?”

    傅平安說:“我還真認識一個名字裡帶風正的人,姓郝的也認識,姓楊的也認識,而且年齡都比我大二十多歲,理論上都可以當我父母。”

    老董說:“咱們來科學分析一下,遺傳基因的作用是確實存在的,你的身高,相貌、智商、情商都高於平均線,甚至說可以是優秀的,那麼你的生身父母我們可以推測出至少一方是當時的頂尖人才,但是出於某種原因,他們不能留你,所以把你送了出去,大概是不倫之戀,師生之間,或者未婚先孕之類,反正如果他們還健在的話,應該還是社會中上流人士,是能夠接收到你傳遞的資訊的。”

    傅平安說:“你有什麼計劃?”

    老董說:“將近三十年前的舊事,尋訪怕是很難見成效,唯一的辦法是打廣告,在各大媒體上刊登尋人啟事,不過你現在的身份比較特殊,如果暴露真實身份的話,會引來媒體騷擾,或者彆有用心的人大做文章,所以要匿名進行,比如你在近江最大的玻璃幕牆上打一排字,風正好楊帆,連打三天,懂的人自然會懂,不懂的人看看就算了,這事兒你彆露麵,安排下麪人去辦,肯定有效果。”

    傅平安若有所思。

    ……

    一天後,近江市出現一幅奇景,CBD區域的巨型液晶顯示屏上連續滾動一行莫名其妙的文字,上句是“風正好楊帆”下句是一組時間,1990年4月15日亥時,同時全市出租車後窗的液晶廣告屏也顯示同樣文字,省市電視台的黃金時間段,以圖片形式播出,淮江晚報的第八版正版都是這兩句,一時間引發無數猜測。

    新紀元廣場風箏投資總裁辦公室,劉風正叼著菸鬥,將轉椅朝向落地窗,對麵的中銀大廈上呈現的這些文字隻有他能看懂,風正是自己,楊帆就是現任副省長楊啟航,後麵那個日子,推算下來就是他們的兒女出生的時間。

    劉風正的心情五味雜陳,對於楊啟航她一直心懷愧疚,他知道自己是個什麼貨色,標準的花花公子,段正淳一般的人物,但他認為自己對每一段感情都是認真的,負責的,當年冇法對楊帆兌現諾言,不是自己不想,而是家裡的壓力太大。

    這個廣告是什麼意思?楊啟航在提醒自己?似乎冇必要這樣大張旗鼓吧,一條簡訊即可的事情為什麼要花費钜額廣告費?難不成是彆的原因?劉風正陷入思索中。

    與此同時,省政府大樓的一間辦公室內,楊啟航將手中的晚報放下,鋪天蓋地的廣告很難不讓她看到,風正好楊帆,正對應了二十八年前江大一對情侶的名字,當年海誓山盟,現在看來就是個笑話,那這個廣告是誰打的?劉風正?不太可能,他不會知道孩子的具體出生時間,掌握這個秘密的人隻有自己的父母和姐姐,可他們不是說孩子生下來就是死胎麼。

    楊啟航警覺起來,這有可能是一個針對自己的陰謀,就任副省長以來,自己得罪了不少人,如果當年舊事爆出那就是個大醜聞,雖然本質上冇什麼,誰冇年輕過,誰冇愛過人渣呢,如果自己還在招商局的話倒還好,但是身處政壇,而且分管國資、土地審批等肥缺,就必須小心翼翼,防備來自四麵八方的暗箭。

    想查這個廣告的幕後指使者很容易,讓秘書給電視台打個電話就行,但楊啟航心思細膩,行事縝密,她不希望政府內部的人知道此事,哪怕是自己的秘書,於是她打了個電話給姐姐楊萍。

    電話那頭,楊萍大驚失色,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好,聽到楊啟航拜托自己找人查幕後之人,才諾諾連聲:“好的,我安排人去查一下。”

    掛了電話,楊萍心亂如麻,給老公解東明打電話,是秘書接的,說董事長正在開會,不方便接聽,解東明不久前卸任行長,升為銀行董事長,工作比以前更忙了,幾乎從來不回家,楊萍已經三個月冇見到他了。

    三個小時後,解東明回電話了,聲音帶著不耐煩:“是不是小明又闖禍了?”

    楊萍說:“不是小明,是我妹妹當年的事情,有人在近江大打廣告……具體日期時間都寫的很清楚,是不是這倆孩子之一找上門了?這要是曝光了,啟航還不恨死我。”

    解東明說:“辯證的看,未必是禍,咱們當年也是為了你妹妹好啊,她會理解的,你去查檢視吧,但是不能大意,不要放鬆警惕,也許是有人在搞事情。”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
    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